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90、 我一定能找到机会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46 2017-03-20 10:35:06

  这时,姜丽萍却说:“凤姐,你也有麻烦吧?家里的事?”

  俞凤媛立刻摇着她的嫩下巴,撇着红红的嘴唇,娇声说:“那可不,我的麻烦更不得了。我都分居好些日子了,等哪天,我非跟那个狗蛋离了不可!”

  金艳妮说:“凤姐,你的麻烦最难受。我们谁都帮不了你,你只能自己扛了。”

  俞凤媛并不想多提这件事。她已经看见栗光英正歪着嘴角向她笑呢,就是一副狡诈的小模样。就笑着说:“小艳妮,你算是说对了。我的麻烦,我自己扛。”

  她撇着嘴盯着栗光英,在心里想,你要是敢瞎说八道,我就掐死你!

  这时,罗兰轻声说:“乔律师,我们这些麻烦,你都知道。你说我们怎么办?”

  她这么一说,乔一福又是一副苦恼无奈的样子,抓着他乱糟糟的头发,结巴着说:“我们……我们……只……只能再忍一忍了。”

  金艳妮就叫了起来:“乔律师,总这样下去,也不是办法吧?”

  袁诺芳细细地打量着傻乔,他模样虽傻,却似乎并不太在意。她略略地一想,也就明白了,所有的麻烦,最后都会过去的,用不着太着急。

  她把手一挥,大声说:“小艳妮,你不用着急,乔律师说的对,咱们就是有天大的麻烦,也有过去的时候!等所有麻烦都过去了,就看我们的了!还有几天,星信公司就要开股东大会了。到那时,我们就算彻底拿下了星信了!哼哼,后面的事,就看我们的了!现在这些麻烦算什么!”

  她这几句话说得,铿锵有力,立刻让桌边的人都高兴起来,用力给她鼓掌。

  这些日子,廖清山的心情极其恶劣。因为他知道,他有大麻烦了!他给光福投资那帮丫头小子们制造的麻烦又算什么,那都是小儿科!迟早都会过去的!但他的麻烦能不能过去,就很难说了!他没想到,他算计了一辈子,最后却被一个女人给算计了!并且至少现在,他没有转身的余地!他为此恨得不得了!

  他望着漆黑的窗外,和那些星星点点的灯光,不能不想到,现在,他只能顾眼前了。他回头看着温庆西说:“庆西,鲁腾怎么样了?”

  他心里又是一阵恨,他竟然不得不努力落实那个女人的指令!

  温庆西也是个贼精,早看出他心情恶劣。就谨慎地说:“廖总,我们这段时间一阵打压,梅总那边也压缩他的销售,鲁腾的日子更难过了。银行和其他债主,一看鲁腾股价下跌,生产萎缩,又开始找他催债了。我估计,他撑不了几天了!”

  廖清山心里有很大的疑问,那个叫雪丽的女人,为什么要如此对付鲁腾?要说对鲁腾有恨,那应该是他廖清山!她为什么如此恨鲁腾呢?

  想到这里,他又问:“你对那个雪丽,有什么了解吗?”

  温庆西摇摇头,“我还真不太了解。不过,我好像听梅美云提到过这个人。”

  精明的廖清山立刻就明白了,那个叫雪丽的女人打压鲁腾,一定和梅美云有关系。这个关系,其实是一个更大的局!雪丽要借这个局,实现她的目标!

  他考虑片刻,立刻给梅美云打电话,说:“梅总,是我,廖清山。”

  这个时候,梅美云正家里擦拭摆放几件艺术品,这是她今天下午和女儿一起上街买来的。她看见女儿似乎很喜欢,就一口气全买了下来。现在,她想把这几件艺术品摆放得更好看一些。也许,女儿看着,心里会高兴一些。

  她接到廖清山的电话,一听他的声音,就知道他有什么严重的事要说。她四面看看,就转身走到阳台上,面对着黑暗的夜色。

  她关:“廖总,这个时候,你有什么事?”

  廖清山声音哑哑地问:“梅总,有一个叫雪丽的人,你了解她吗?”

  梅美云一听到雪丽的名字,就恨得咬牙切齿。她低沉地说:“了解!我对她太了解了!是刻骨铭心地了解!”

  廖清山不由吃了一惊,急忙问:“怎么回事?你赶快跟我说说。”

  连日来照顾女儿,意外让梅美云承受了巨大压力。她必须谨慎,必须小心,不要露出任何她对女儿别有所图的意思。她太紧张了。现在,她站在阳台上,让深秋的冷风吹拂,竟别有一种畅快,甚至不说不快的感觉。

  另一个方面,这些日子她反思自己的失败,更清晰地感觉到,她其实上了雪丽的当!并且是一上再上,让她遭受巨大损失。此时廖清山一问,一下就激起她的全部愤怒和痛苦!

  她压低了声音,用更加激烈的语气说:“廖总,我希望你千万不要和她有任何关系!她是最阴险的阴谋家!你斗不过她!一定会上她的当!”

  梅美云的这个说法,一下子就触到廖清山的痛处,让他痛不可忍!

  他说:“你告诉我,她究竟对你干了什么!”

  梅美云已经控制不住了,她开口就说:“她是特意要认识我的!她借口帮我的公司发展,为我策划和提供建议什么什么的!就这样和我认识了。结果,她在暗中不断推着我向前走!包括和你建立联手打压ST星信!都是她的建议!这个恶毒的女人,就是个阴谋家!她一直把我推到泥坑里!让我损失了大量资金!最后还把我的博远股份抵押给她!廖总,我损失惨重!我恨不得杀了这个女人!”

  “梅总,我大意了,没想到,杜俊山的背后,竟然是她!”廖清山恨恨地说。

  “她早就在暗中策划了!不光我,连你也被她算计进去了!我现在才明白,她让我和你联手,就是要把你也套进去!廖总,你一定被她套进去了!”

  廖清山再次感到胸口被狠狠地插了一刀!他的处境,果然被梅美云说中了!

  “你说的对!梅总,我持有的海洲股份,也抵押给这个女人了!”

  “她就是用这个控制我!也用这个控制你!你上当了!”

  “梅总,我确实上当了!我现在,还必须按她的要求,去打压鲁腾!”

  “正是!包括我在内,我们都得这么办!廖总,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缓一缓,争取一点时间!廖总,我一点力量也没有了!你还有!我请求你一定要做好准备,一旦找到机会,就叫她下地狱!要她的命!”

  到了这个时候,廖清山对那个雪丽,真是恨到了极点!恨得全身都颤抖起来了。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!

  “好了!我听明白了!我一定能找到机会!叫她下地狱!”

  “你一定要找到机会!否则我们就没有出头之日了!”

  “我知道!我决不会放过她!”廖清山最后吼叫一声,重重合上手机。

  梅美云也合上手机。此时,她感觉全身的神经都如琴弦一般,绷得紧紧的。她希望廖清山找到机会!她更希望廖清山直接掐死她!

  但是,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,却意外看见项玉菲站在阳台的角落里,正用惊讶甚至惊恐的目光看着她。看到她的眼神,梅美云几乎喘不过气来。她猜想,她的脸色和眼神,一定特别吓人!她的另一面,竟这样暴露在女儿面前!

  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激动,慢慢走过去,目光深沉地看着女儿。她明白,她已经无法隐瞒。也许,她更应该让女儿知道所有的事!

  她轻声说:“菲菲,你……都听见了?”

  项玉菲仍然用惊恐的目光看着。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母亲用这样的语气说话。她感觉到外面世界的可怕,更感觉到母亲所面临的危险境地。

  她有点颤抖地问:“妈,你是不是遇到了麻烦?你是不是有了危险?”

  梅美云慢慢张开双臂,抱住女儿。女儿现在是她唯一的力量源泉。她用力把女儿一抱,随后就松开来,目光坚定地看着她。

  她轻声说:“菲菲,妈遇到的事,遇到的灾难,是你想像不到的。妈所在的企业圈里,就是杀人不见血的战场!妈每天就处在这样的战场里!菲菲,妈今天不能对你多说什么,等过几天吧,妈把所遇到的所有事,都一件一件告诉你,让你知道,现在的世道有多险恶!”

  项玉菲惊恐地看着母亲。母亲的一个电话,突然在她面前打开一扇大门,让她看见了阴谋诡计,尔虞我诈,弱肉强食,巧取豪夺!母亲说,那是杀人不见血的战场!她从母亲的眼神里看出来,母亲就在那个战场里,并且处于危险之中!

  梅美云看着女儿,她一时还看不出女儿是怎么想的。她还需要时间考虑一下。女儿今后的决定,其实就决定着她的生死!

  她深深喘了一口气,决定把话说得更直接一些。她面临深渊,还有什么可顾忌的!她拉起女儿的手,用力握着,就好像握着汪洋里的一根稻草。

  她轻声说:“菲菲,我现在要出去一下。我必须努力化解我面临的危机。菲菲,到了最后关头,妈可能需要你的支持,你明白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