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88、 他似乎还有一线机会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1 2017-03-19 09:56:47

  雪丽叫道:“继续打压!打垮为止!”

  这个时候,杜俊山倒冷静一些了,提高声音说:“雪夫人,你要想清楚!继续打压可能有这么几种结果。要么楚全富收购鲁腾!要么光福投资那帮丫头小子会和楚全富联合收购!第三种,楚全富注资光福投资,由光福投资收购鲁腾!你希望的是哪一种?”

  雪丽厉声叫道:“你不必去管他们收购不收购,由谁收购!就是叫廖清山全力打压!打垮为止!这就是我的要求!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!”

  杜俊山低声说:“行,行,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。”

  他放下电话的时候终于明白,雪夫人并不想要鲁腾,她甚至不希望廖清山或者梅美云收购鲁腾。她就是要把他打垮!打死!要叫他完蛋!但是,为什么呢?他还是想不清楚。以雪夫人的精明和智慧,她一定是有目的的!绝不是为了替廖清山或者梅美云出气!但是,他就是想不明白她是什么目的!这一点尤其让他生气!现在,他必须尽快执行雪夫人的命令,给廖清山打电话!

  整整一个小时之后,杜俊山终于在林小姐茶室里见到了廖清山和温庆西。他只用了两分钟,就把他今天的目的说清楚了:不惜一切代价,打垮鲁腾!

  到了这个时候,廖清山早已愤怒到了极点,用毫无顾忌、恶狠狠的目光盯着杜俊山。连坐在他身边的温庆西也同样怒视着他。杜俊山猜想,他们甚至有扑过来,掐死他的想法!

  他阴沉地笑着,也用阴沉的声音说:“廖总,您辛苦,把鲁腾打垮为止!这一点,您必须做到!”

  “为什么!”廖清山怒吼一声。

  “我不知道!我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!这就是命令!你必须做到!”

  “杜总,你一会儿叫我这样!一会儿又叫我那样!还说这是命令!今天你必须告诉我,谁给你下的命令!谁在背后操纵!我今天必须知道!”

  廖清山向他怒吼。从来就没有人会向他下命令。如今,这个他一向看不起的杜俊山,居然向他下达命令,要他必须怎么样!

  “廖总,我可以告诉你!不过,我也希望你知道,我就是个生意人!”

  “我知道!我也早就对你说过!我可以保证你的利益!这句话今天照样有效!你必须告诉我,藏在你背后的的,究竟是个什么人!”

  杜俊山沉默许久,精明的眼睛始终盯在廖清山脸上。他似乎确认了,廖清山将来有可能帮助他逃脱雪丽的控制,这才低沉地说:“那么好,我就告诉你,她是艾姆特尔集团驻BJ办事处高级主管,她叫雪丽,是一个你斗不过的女人!所有的一切,都是她策划的,也都是她指挥的!”

  “一个女人!我没想到,你居然要听一个女人的指挥!”

  “我必须听!”杜俊山提高了声音,“因为她掌握着我的生杀大权!我告诉你,就是想看看,你能不能斗得过这个女人!我警告你,希望你不要自视太高!”

  “我是不是自视太高,你以后就会知道!她都策划了什么?”

  “因为我拉升海洲股价的资金,主要是她提供的!”

  “所以你必须听她的!我可不一定听!”

  “廖总,你也必须听!我告诉你,我在饭店走廊里第一次见到你,就是她安排的。廖总,你早就掉进她的陷阱里了!你根本逃不出来!”

  “你他妈的胡说八道!”廖清山愤怒得眼睛都红了,仿佛要吃人了!

  “海洲数据是你的旗舰,是你的核心资产,没错吧!你持有海洲数据的百分之十,已经抵押给我了!其实也就是抵押给雪丽了!你掂量一下,你还能把海洲的股份收回去吗!丢了海洲你还有什么!你就会一钱不值!”

  “老子还给你钱!你就得把海洲股份还给我!你敢不还吗!”

  杜俊山冷笑起来。他现在越来越感觉到,廖清山根本不是雪丽的对手!

  他放松下来,双肘支在膝盖上,稳稳地盯着他,说:“没错,南方控股是一家大公司,在外人眼里风光无限!但你还有资金吗!我说的是现金流!拉升海洲股价,你已经付出巨资。之后你在打压ST星信时又吃了大亏!那又是一笔巨资!现在你让我打压鲁腾,出资给梅美云让她赔本销售!也是一笔巨资!廖总,你告诉我,你还有资金吗?你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!”

  “你以为我筹不到资金!以我的信誉,可以从银行里贷到款!”

  “胡说八道!雪丽早已把你算得清清楚楚的了!你的银行贷款快到期了!你还有几笔大额债务也快到期了!对不对!廖总,你还能活多久!”

  杜俊山的话,就像钢刀一样,刺进廖清山胸口,让他喘不过气来!更让他愤怒异常!他怒视着杜俊山,伸手抓住茶杯。

  不料,杜俊山也很快,他一把抓住廖清山的手,紧紧地按着,低声说:“廖总,你砸个茶杯很容易,可你有钱赔偿吗!现在你是个什么处境,你比我清楚!用不着再跟我装什么老大了!”

  此时,最冷静的人倒是一直没说话的温庆西。廖清山最近做的事,他全都知道!南方控股现在是个什么情况,他更清楚!他明白,杜俊山,其实就是他背后的那个女人,已经扣住南方控股的命脉了,他们没有挣扎的余地!

  他也拉住廖清山,紧紧地抓着,轻声说:“廖总,冷静,冷静。现在不是咱们生气的时候。我看,杜总可能还有没说出来的意思吧。杜总,你是不是还有别的话要对廖总说?有话你就全说出来吧!现在这个时候,你还等什么呢?”

  杜俊山冷静地向廖清山点点头,低沉而坚定地说:“廖总,请你按温总说的,冷静一下。我一再对你说,我是个生意人,做事以利益为先。这是一。其次,我要是希望你死,就不会说这么多废话!”

  廖清山目光严厉地盯着他。他已听出杜俊山的意思,但还是问:“你什么意思!”

  杜俊山回头说:“温总听明白了吗?”

  温庆西先看了廖清山一眼,然后阴沉地盯着杜俊山,谨慎地说:“我猜,你也想逃出那个雪丽的手心吧?”

  杜俊山哈哈一笑,点点头说:“温总你说对了!这就是我今天来的本意!廖总,你现在要做的,就是逃生!保住你的海洲!不过,你也是我逃生的机会!是我唯一的活路!你能逃出去,我也就能逃出去!你和我,其实是一条线上的!但前提是,至少眼下,你必须服从她的命令!所以,我建议你,先打垮鲁腾,后面的事,我们还可以再慢慢商量!你我合作,总有机会的!”

  廖清山怒视着他,却说不出话来。眼前这个局面,他其实早已察觉到了,并且非常忧虑。他总想着,以他的精明和手段,纵横捭阖,没有躲不过去的难关。但是,现在杜俊山却把话说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他也就看清楚了,他确实难逃厄运!只不过,因为有这个杜俊山,他似乎还有一线机会罢了!

  此时,杜俊山慢慢站起来,面带微笑地说:“好了,话都说完了,我有事,要先走了。茶钱我已经付过了,两位慢饮。有机会的时候,我们再通电话。”他说完,就如飘渺的鬼魂一般,无声走出茶室,消失了。

  温庆西和廖清山互相注视,然后轻声说:“廖总,我们就先对付鲁腾吧?其他的事,咱们以后再说!总有机会的!”

  这样一来,刚刚缓过一口气的阎震强,又要遭到厄运了。正是老话说的,祸不单行!同时遭到厄运的,还有袁诺芳。证管办对她的调查,还在继续着。

  这一天,那两名和她多次谈话调查的证管办工作人员,继续找袁诺芳调查。那位中年人仍然温文而雅,说话不紧不慢。那位年轻人仍然埋头在笔记本上做记录,很勤快的样子。袁诺芳则小心谨慎地应对着。

  他们的谈话记录大体如下:

  “你的股票账户,由你自己管理吗?”

  “不是,我委托姜丽萍帮我管理。我想挣钱,但不方便。”

  “一直都是姜丽萍替你管理?”

  “是,一直由她管理。她也是业内人,有经验。”

  “你倒是挺省心的,就是和她讨论一下股票就行了,是吧?”

  “不是,我们从不讨论股票。”

  “为什么呢?你那么多资金都交给她了,去买卖股票,却不和她讨论哪只股好,哪只股不好,这不合情理吧?”

  “我们理念不同。我受职业影响,习惯于做长线。她的消息来源多,更喜欢做短线。我们两个人经常为了长线短线的事发生争吵,我们都吵烦了。再加上我不方便买卖股票,所以就全交给她了,也不和她讨论了,随她怎么办。”

  “从你的账户里看,年初,你们就买入过沪市4412,而且很不少呢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