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87、 我怎么好意思支使他们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3 2017-03-19 09:55:21

  她虽然低着头,但谁都可以看出来,她脸上带着藏不住的微笑。她不时向沈格富那边张望,看他是否有需要自己做的事。

  大概没人会想到,俞凤媛也坐在桌边整理文件资料。是栗光英叫她来的。她说:“凤姐,那边缺人手,你也去帮帮忙吧。”

  凤姐就妖娆的扭着腰,说:“我才不去呢,我去那里干吗呀!”

  英子就狡黠地笑着说:“我的好凤姐,你真不去?是不是真不去?”

  这样,凤姐就端着她的贵妇架子,也来这里帮忙了。

  凤姐哪里是干工作的人。沈格富一上眼就看出来了,分配给她的工作就是装订文件或资料。她干着这些事的时候,就会有意无意地向许家城那边瞄一眼。当她发现那个狗蛋也在注视自己的时候,就撇撇红嘴唇,或者翻翻丹凤眼,很不屑的样子。这个狗蛋,现在天天晚上都要来,戴着眼镜和口罩,帽檐还压得低低的,就像台湾派来的特务一样。不过,到了夜里,这个狗蛋又振起他可以捅破大天的威风来,她都快招架不住了!这个狗蛋!真是的!

  在另一边,许家城正和乔一福、罗兰、沈格富商量他们的重组方案,但他的眼睛,却总是瞄着俞凤媛。真应了那句混帐话:好夫妻也要折腾,不折腾就不知道是好夫妻!他现在再重新偷窥凤姐时,就更看出她的妖娆和可爱,她的单纯和娇憨,真的是无人可比的。雪丽说的对,俞凤媛是他最合适的妻子。对了,眼前这个傻律师也说过这个话!

  这时,乔一福递给他一份文件,“许总,这个资产审核,您看过了?”

  许家城急忙收回肚子里的歪念头,说:“是,看过了,没问题。”

  沈格富抬起头问:“许总,新的股份结构,你算过了?”

  许家城找出另一份文件递给他,“是,我组织了一些人算了一下,审计所又给算了一遍,大体上已经比较清楚了。”

  沈格富笑着说:“您应该是第一大股东吧?”

  许家城不由叹息一声,歪着嘴说:“一个月之前,也许还可以算是。但ST星信现在天天涨停板,三十天均价算下来,我可能就不是了。再说,就算是,那也不过是光福投资的控股公司,没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  沈格富和罗兰不由都笑了起来。罗兰心里很清楚,到召开股东大会的时候,ST星信还会继续涨,那时,他就成不了第一大股东了。想到这里,她就又瞄了一眼身边的乔一福,他一脸傻傻的样子,却是神机妙算,真是不可思议。

  远处的柳卓兰看见老沈在笑,她也笑了,甚至脸都有点红了。

  这时,一个职员走过来说:“许总,到时间了,该吃饭去了。”

  许家城就大声说:“那好,咱们都吃饭去,都走吧。”

  那些忙碌的职员们放下手里的工作,纷纷起身,说笑着出了会议室。

  沈格富就走到柳卓兰身边,拉起她的手,就向外走。柳卓兰像个孩子似的跟着他,脸上仍是羞涩的笑容。

  罗兰碰碰乔一福,示意他看柳卓兰。乔一福眨着他的小眼睛,也笑了。

  许家城摇摇晃晃着从俞凤媛身后经过,有意无意地在她身上蹭了一下,小声说:“晚上,咱们出去吃吧。”

  俞凤媛翻起眼睛盯着他的背影,把两片红嘴唇撇了又撇,连身体都扭了起来。

  柳卓兰跟着沈格富走了,她留下的那一摊子财务工作,只能由栗光英自己来承担了。罗兰说,许莹湘和楚国林是你不花钱的员工嘛。她倒是想,可是,她怎么好意思支使他们呢?

  不过,许莹湘可是个聪明人,一看见栗光英在忙这些琐碎事务,就急忙走过来说:“栗姐姐,这些事,就交给我来做吧。”

  那个大帅哥楚国林也凑过来,笑容可掬地说:“栗姐姐,我也行,我什么都能干。我和莹湘肯定能干好。”

  栗光英咯咯地笑起来,风光无限地说:“你们两个,又不是我的员工,我怎么好意思给你派活呢。要不然,我再给你们两个开一份工资?”

  许莹湘和楚国林脸都红了,急忙说:“不用,不用。我们就是想帮帮忙。”

  在后来的几天里,许莹湘忙碌着手里的报表和资料,偶尔瞄一眼身边的楚国林,心里却非常忧虑。她心里总有一种很怪的感觉,楚国林天天来缠着她,和她一起忙这忙那,倒好像是她对不起项玉菲了。也不知玉菲现在怎么样了。

  这些日子,聪明美丽的项玉菲一直住在母亲家里,其实并不快乐。她有她的心事,她的心事就是楚国林。楚国林是她心里的矛和盾,矛刺过来,盾又挡过去,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了。还有,她也看出母亲有很重的心事。她大体上能猜出母亲的心事,就是为了博远。她心里一直犹豫一件事,要不要把手里的股权委托给母亲,让她达到她的目的。但是,另一边是她的父亲呀,是伤不起的!

  这一天,项玉菲和母亲坐在桌边摘豆角,为午饭做准备。她注意到,母亲好一会儿没说话,一直沉默着。

  她轻声问:“妈,怎么了?你怎么不说话?”

  梅美云放下手里的豆角,那么忧伤地看着女儿。她心里有一个想法,一个会让女儿伤心的想法,她一直犹豫着怎么说出来。

  项玉菲聪明而敏锐,她很快就看出,母亲想说的话和自己有关,就说:“妈,有什么话您就说吧,我现在什么都不在乎,什么都经得住!”

  梅美云看着女儿,沉默了好一会儿,终于说:“菲菲,我听到一个消息,说楚国林那孩子,喜欢的是许莹湘,就是你那个护卫。他们现在天天都呆在一起。”

  这个消息,其实早在项玉菲的猜测之中了。她只是不太相信,甚至不愿相信。现在,这个话终于由母亲说出来了。她相信,这个消息不会错!她默默地放下豆角,就起身去了阳台。她看着楼下绿树成荫的街道,还有那些往来的车辆。她好难过,她没想到楚国林喜欢的不是她,而是许莹湘。就是这一点,让她心里好难过。她眼睛里渐渐溢出了泪水,哀伤而又无奈。

  梅美云慢慢走到她身边,轻拍她的后背。

  她轻声说:“菲菲,不要难过。他们就是为了生意,哪管儿女的感情。这样也好,要是结了婚,再看出他们的本意,就更不好了。”

  项玉菲明白,母亲所说的生意,是指楚家和项家的联合投资。

  实在说起来,楚家和项家的联合投资,一直也在雪丽心里盘旋着,从来没有放下。其中还有让她不放心的事,是她一直思考的。

  此时,她坐在艾姆特尔办事处的办公室里,看见黛西从外面进来。她突然脑子里一亮,不由大吃一惊。她一拍桌子站起来,在房间里来回走着。

  黛西疑惑地看着她,“丽萨尔,你怎么了?”

  雪丽来回转着,还在思索着。她又一拍桌子,大声说:“我刚刚想明白!我刚刚想明白!什么光福投资要和楚全富合作!要收购鲁腾!全是骗人的!不过是缓兵之计!是要给鲁腾争取喘息的时间!我们上当了!”

  黛西立刻就想明白了,光福投资要和楚全富合作,就是那个乔一福从中撺掇的。她不由冷笑一声,说:“又是那个傻头傻脑的小律师吧!”

  雪丽瞪着眼睛说:“他绝不傻!他比鬼都精!这个乔一福,把我也给算计了!”

  黛西冷笑说:“丽萨尔,说起这个,我倒要多说一句了,那个乔一福把你算计几次了?可不是这一次吧?海洲和博远换股不成功,是他吧?收购星信公司是他吧?甚至许家城的宜海,注入到星信公司里,也是因为他吧!我看,你现在终于遇到一个对手了!”

  雪丽至少在心里,不得不承认黛西说的对。这个傻头傻脑的小律师,已经让她失算了好几次了!其中宜海注入星信,甚至利用了她,她还不得不被他利用!简直叫她不可忍受!今天又是一例,她居然想了几天之后才想明白!

  她努力克制心里的愤怒,用平静的语气说:“可能是吧,可能是吧。他确实很精明。他那个样子容易让人上当!我也得打起精神来!我能对付他!”

  她顾不得再和黛西说什么了,立刻给杜俊山打电话,急切地说:“杜总,你最好尽快和廖清山见面。尽快见面!”

  杜俊山很惊讶,雪夫人还是第一次用这么急迫的口气和他说话。他甚至听出她语气中的紧张。他问:“怎么着,又有什么情况了?”

  雪丽克制不住心里的激动,大声说:“你立刻告诉廖清山,叫他继续和梅美云合作!全力打压鲁腾!全力打!直至把他打垮!你现在就告诉他!”

  杜俊山眼睛转了又转,立刻说:“雪夫人,你想清楚没有?还要继续打压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