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86、 似乎想找个地方躲起来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3 2017-03-18 10:38:10

  乔一福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望着在外面忙碌的柳卓兰,用力向她点头。

  第二天早上,天气很好。初起的阳光照耀在玻璃幕墙上,向四面反射着光芒。光福公司外面的街道上,行人和车辆都不多,是一种洁净、高雅的冷清。

  栗光英的汽车开过来,在街边停下。她下了车就要往公司里走。

  她经过一家小小的百货店时,许莹湘出来向她招手,“栗姐姐,过来,过来。”

  栗光英看着她那神秘的样子有些吃惊,就走过去问: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  许莹湘脸上藏着诡秘的笑容,直接把她拉进小百货店里。栗光英进去一看,小百货店里还有袁诺芳、乔一福、金艳妮和王五等人,把小店挤得满满的。

  她说:“咦,你们躲在这里干什么?”

  金艳妮嘻嘻地笑着,很兴奋的样子,小声说:“栗姐姐,乔律师的主意,我们大家要给柳姐姐创造一个机会。一会儿老沈要来,就从这里过。”

  栗光英还是不明白,说:“你们躲在这里就创造机会了?”

  袁诺芳一摆手说: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这时,楚国林的跑车也在街边停下。他下了车,也要向公司里走过去。

  金艳妮就妖娆地向他招手,叫道:“大帅哥,大帅哥,人在这里呢。”

  楚国林看见许莹湘也小店里,急忙走过来,满脸都是笑容,小声说:“莹湘,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呀?”

  许莹湘却背着脸,不肯看楚国林。

  金艳妮笑嘻嘻地推着他们说:“哎呀,你们两个往里去,别在这里碍事。”

  此时,在光福公司的大办公室里,柳卓兰用抹布擦着桌椅。今天公司里的人少,不过,这样更好,她擦拭那些桌椅时,就更轻松一些。

  罗兰从小办公室里出来,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,平静地说:“柳姐姐,我们大家要出去参加一个活动。今天就是您看门了。”

  柳卓兰笑着说:“行,没问题,没问题。我一个人还清静一点。”

  罗兰说:“那好,我走了。”她拉开门就出去了。不过,她把那扇推到底,让它敞着,就无声地走了。

  罗兰出了公司,很快也走进那家小店里。她有点心事重重的看着身边的人。

  栗光英轻声说:“阿兰,咱们这个办法行吗?”

  罗兰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不过,也没别的办法了。乔律师的办法最简单,我觉得,最简单的办法可能最有效。我就希望老沈能原谅柳姐姐。他们要是和好了,对星信公司的工作有利。”

  这时,站在门口的金艳妮叫道:“别说话,他来了,他来了。”

  大家都向门外看。只见沈格富穿着一件长风衣,刚刚在街边下了出租车。他向两边的写字楼看了看,就向光福公司所在的那栋楼走去。

  金艳妮回头叫道:“王五,你叫上面做好准备,老沈要上去了!”

  王五急忙打电话,小声说:“张三,张三,你注意,老沈上去了,你准备好。”

  在光福公司对面走廊的角落里,张三接到这个电话,就伸出头,像个密探似的向外面张望。很快,他就看见电梯门开了,沈格富出了电梯。他向左右看看,就向公司大门走过去。张三从角落里闪出来,无声地跟在他后面。

  此时,柳卓兰正在大办公室里拖地。她心情很好,自从她到光福公司来,心情就一直很好。王五他们一见着她,就柳姐长柳姐短地叫着,不管有什么事都和她商量。李四还教她玩游戏。她这辈子,还是第一次玩游戏呢。虽然已是深秋,但办公室里很暖和,她微微出了一点汗,脸色粉红,甚至有哼唱小曲的念头。

  这时,沈格富走进公司大门,四面一望,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保洁在拖地,竟没有其他人。他随口问:“对不起,请问阿兰在吗?”

  只一瞬间,沈格富和柳卓兰都僵住了,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。沈格富一看见她的背影,就认出她了。而柳卓兰听到他的声音,也知道他是谁了。他们都愣住了,一动不动站在原地。

  这个时候,张三悄悄溜过来,轻轻关上大门,并且在外面上了锁。

  他身后的电梯门开了,所有人都跟做贼似的向外张望,又互相挤挤挨挨地走出来,都向公司那边张望。张三摆手叫他们不要出声。

  此时,大办公室里寂静无声。沈格富脸色变得严峻,盯着那个背对着他的女人。柳卓兰则仍然躬着背,双手握着拖把,全身都颤抖起来了。

  但他们心中,都仿佛有火焰在燃烧,更仿佛有海浪在翻滚。

  他们相爱了五年还是六年,沈格富已经记不清了。因为在最初,他们也有过四目相对,情弦轻拨的时候。但一旦爱上她了,他就倾注了全部感情,时时刻刻思念着她。但是,从他们相爱那时起,她就一直在背后出卖他!成为廖清山放在他身边的奸细!每当他想到这一点时,就恨她恨到全身颤抖!

  此时,柳卓兰则脸色苍白,全身冰凉,仿佛见着猫的老鼠,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她羞愧呀!真正是羞愧到了极点!那天,在廖清山的办公室里,她跪在地上,哭着叫沈格富赶快走的时候,就看见他那张紫黑色的脸,还有他那双痛恨她的眼睛。她感觉自己的心,就像一块石头一样,一直沉到了海底。

  现在,柳卓兰一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,就知道是老沈。她没有听见脚步声,就知道老沈就站在她的身后,甚至凶狠地瞪着她。她不敢回头看,更害怕看见他那双眼睛。她只能用眼角左右窥视,似乎想找个地方躲起来。

  沈格富脸色严峻地看着她,慢慢向她走过去。他真想揪着她的领子,问她一句,她为什么要做那么卑鄙无耻的事!

  柳卓兰察觉到他正走过来。她低着头,始终背对着他,绕着那些桌子,想躲开沈格富。沈格富也同样绕过那些桌子,逐渐向她逼近。

  柳卓兰察觉老沈越来越近,她突然向门口跑过去。她想拉开门,却拉不开。她失声痛哭起来,低着头向角落里躲。

  沈格富仍然严厉地瞪着她,就像一只狼一样,慢慢向她走过去。

  柳卓兰退到角落里,无路可退。她哭泣着说:“你别过来!求你饶了我吧!”

  她跪在地上,缩在角落里,双手捂脸,颤抖哭泣。

  沈格富走到她跟前,看着她,也在她面前跪下来。她的哭泣声让他想到了许多。她每次受到温庆西的虐待后,都是这么哭泣的,哀伤无助,软弱颤抖,那情景,同样像刀一样插进他的心里。他终于伸手去拉她的手。

  可是,柳卓兰竭力挣扎,哭泣着说:“我没脸见你!我没脸见你!”

  眼泪也从沈格富的脸上流下来。看见她哭成这样,也让他心疼得不得了。他终于张开怀抱,把她搂在怀里。他们就那样搂在一起,抱头痛哭。

  办公室的门无声地开了,一直躲在门外的人都悄悄进来,伤感地看着哭在一起的沈格富和柳卓兰。他们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是陪着他们一起流泪。

  两个有情人,就这样,在拥抱哭泣中冰释前嫌。

  一直为他们担忧的罗兰也流下眼泪,他们的深情让她很受触动。情感就如风中的旗帜,令人鼓舞,更令人精神振奋。她现在再也不用为老沈担忧了,他心中的情感又回来了,让他压抑的精神负担也全部卸下了。

  果然,沈格富在向光福投资股东们汇报了星信公司的恢复情况后,就向罗兰说:“阿兰,请你别在意,今后我走到哪儿,都要带着卓兰,我不会让她再离开。”

  罗兰当然不在意。乔一福和袁诺芳他们也很乐意。就是栗光英嘀咕说:“哎呀,我那一摊子财务工作怎么办呀?”

  罗兰笑嘻嘻地在她耳边说:“你有许莹湘和楚国林两个不花钱的员工,你就先用着吧,不行再说嘛。”

  之后,沈格富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柳卓兰。她就像个羞涩的小女孩似的,始终跟在沈格富身后,脸上带着令人怜爱的微笑。实在说,她心里幸福到了极点。

  沈格富回BJ除了向光福投资汇报工作之外,还有一项重要工作,就是配合许家城,共同做好宜海电工借壳上市的工作。

  他们的工作地点就在宜海的那间大大的会议室里,双方抽调了许多人,共同加班加点,抓紧时间做好准备。星信公司已经发出公告,将于下月初再次召开股东大会,讨论资产重组方案。宜海和星信共同上报给管理层的报告,也递交上去了,正等待核准。此时,正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。

  这一天,在宜海的会议室里,长长的会议桌上,仍然堆满了各种文件资料,账册报表,许多工作人员都在桌边忙碌。

  柳卓兰也在其中,整理着成堆的文件资料,逐一审核和分类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