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85、 他们得挣多少钱呀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7 2017-03-18 10:35:21

  陈一峰转念又一想,他们甚至有可能借助了黑道的人来追查他。这些人有自己的渠道和手段,追踪这类事,可能比警察更有效率。

  陈一峰没办法,只好在各地躲避,想甩开追踪的人。但是,这可是要花钱的。他手里的钱很快就要耗尽了。他绝不敢叫家里人给他寄钱,唯一的办法,就是找到梅美云,请她资助他。

  这一天,陈一峰刚刚回到BJ躲在梅美云家的外面,想和她秘密见面。看见她和女儿一起出去逛街,就觉得这是和梅美云见面的最好机会。

  但是,到了商场里,他准备上前与梅美云见面的时候,就察觉跟踪他的人也出现在附近。他没有办法,只得离开商场,想再次把追踪者甩开。

  让他意外的是,后面的追踪者却更有经验,始终跟在他的后面。这个情况让陈一峰很意外。冷静地说,无论从谁的利益上讲,追踪者只须把他交给警察,就万事大吉了。但追踪者只是跟在他后面,似乎并没有要抓住他的意思。

  整整一个白天,陈一峰地铁、公交、出租车,轮流转换。有时他已经相信甩掉追踪者了。但稍一停顿,总有被人追踪的感觉。这个情况让他很紧张。

  到了夜里的时候,追踪者终于露出了他们的真面目。

  此时,陈一峰正在一条小街上匆忙穿行。小街长而直,他几次回头观看,都没发现身后有人。但周围诡异的气氛让他不安,总怀疑身后有人跟踪。

  他拐进另一条小胡同里,快速地走着。前面有一家旅馆。他不是要住旅馆,而是要穿过去。他相信,再高明的追踪者也会被他甩掉。

  可就在这里,从他经过的一个黑暗角落里,突然闪出两个人,一下子架住他的胳膊,并且捂住他的嘴。陈一峰恐惧到了极点,拚命地挣扎。

  但架住他的一个人,却在他耳边说:“别动,别动!不要出声!”

  陈一峰很惊讶,不明白这两个追踪者是什么意思。他们不像要把他带走,或者交给警察,而是架着他退到黑暗的角落里,躲在树丛后面。为首的那个人一再在他耳边说:“不要出声!不要出声!看看后面是什么情况!”

  陈一峰不出声了,也不再挣扎,也在恐惧和疑惑之中静静地等待。

  几分钟之后,又有两个人从陈一峰来的方向跑过来。他们停在小胡同的中央,向四面张望,显然在寻找陈一峰的踪影。他们低声嘀咕几句,很快分头走了。

  陈一峰惊讶地看着这两个人走远了。他没想到,盯着他的人不止一方的。

  他身边的人在他耳边低声说:“陈先生,看清楚没有?你早就被人盯上了!你老老实实的,不要动!”

  他说着,就走到一边去打电话,低声说:“洪总,我是郭宽河,我们找到那个家伙了。是梅美云手下的陈一峰!我现在怎么办?”

  此时,青森资本公司的洪金接到这个电话,就有些犹豫了。他当初派郭宽河去找放火的人,并没有别的目的,只是想把这件事弄清楚。没想到,郭宽河比猎狗都厉害,很快就找到放火的人,并且是梅美云的人,这个事就比较麻烦。说到底,他并不想与廖清山和梅美云为敌,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呢。

  想到这里,他就说:“你问一问失火的事,然后让他走。”

  郭宽河有些惊讶,“就这么让他走了?“

  洪金说:“是,就这样。”他随后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郭宽河收起电话,回到陈一峰身边,严厉地盯着他。

  陈一峰也同样盯着他,不知他要对自己怎么样。

  郭宽河冷笑一声说:“陈先生,你跑得了吗?有多少人盯着你呢!你听着,我们不想难为你,但我要你说一句实话。”

  “什么?”疑虑重重地看着他。

  “星信公司失火的事,和你有关系吗?你说实话,我就让你走!”

  “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!”陈一峰犹豫了一下才这样回答。他想早点脱身。

  “我理解,你这就算是承认了。”他盯着陈一峰说。

  陈一峰不想再回答了,只是更凶地瞪着郭宽河。

  郭宽河终于向他点点头,向远处一摆头,说:“你走吧。不过,我劝你走远一点。你要是被人抓住,对谁都没有好处。你要记住这一点!”

  陈一峰说了一句:“多谢了。”转身就走。他不时回头,看看郭宽河是不是追了上来。很快,他就悄悄消失黑暗的小胡同里。

  但是,有一个疑问一直存在他心里。他听到那个大个子打电话,一听他说“洪总”,就明白,这两个人是青森资本公司的人。他没想到,青森的洪金会掺入这件事里。不过,这也不算奇怪,洪金也许受什么所托呢,也有可能。

  奇怪的是另一点,还有两个也在追踪他,就叫他想不明白了。他们是哪一方的人呢?他猜了好一会也没猜出来。他想,我要是能把这两个人的背景查清楚,对梅总可能有利。陈一峰想着这个问题,继续在夜路上奔走。

  自从星信公司的股东大会开过之后,至今已有一个多月了。光福公司里的人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,每天上午九点一刻时,都聚在大屏幕前等股市开市。

  今天也不例外,柳卓兰和许莹湘,还有王五他们三个操盘手,都站在大屏幕前。此外,还有到公司里来的美女股东们。今天除了栗光英,还有罗兰和乔一福,他们都站在办公室门口,远远看着墙上的大屏幕。

  九点十五分,股市开始集合竞价,只见一个大买单上去,ST星信又被封在涨停位上。所有人都欢呼起来,互相击掌,哈哈大笑着。

  王五大叫:“哇,三十天呀,连续涨停三十天呀!太厉害了!”

  李四说:“早知道是这样,我就是卖房子卖地,砸锅卖铁,也要凑钱出来买这个股呀!哎呀,看得我都心酸死了!”

  张三说:“你有那个气魄吗?你根本就没那个命!告诉你,我可买了两千股呢!已经翻了好几倍了!我馋死你们!”

  王五和李四揪着他打,非要他请客不可。

  柳卓兰一忙着手里的事,一边小声对许莹湘说:“真不得了,又涨停了。你说说,他们得挣多少钱呀!”

  许莹湘笑着说:“柳姐,别说了,我们只能看着他们挣钱。”

  柳卓兰说:“不看着还怎么着?你没钱,我也没钱,我们就在旁边看个热闹吧。”

  许莹湘说:“要不,你也开一个账户,多少买一点。他们不是在收……”

  她一回头,却不见柳卓兰的影子,却看见楚国林站在她身后,正深情款款地看着她,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。

  这些日子,楚国林也几乎成了光福公司的员工,只要一有空,就到公司里来。他一来,就凑在许莹湘身边,她干什么,他就跟着干什么。这个楚国林是在公司里实习过的,办公室里的日常工作,他拿起来都能干。

  许莹湘就走到一边,低头整理桌上的资料,不肯和他说话。

  这个局面让她很尴尬,很无奈。但是,又让她心里好舒畅。她从来没想过,这个大帅哥会天天守在她身边,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她搭讪。通常她都不理他,甚至会冲他一句,让他下不来台。但是,如果哪一天这家伙没来,或者晚来了一会儿,她又会不时向办公室里扫一眼,连嘴巴都会鼓起来,有点生气的样子。

  现在,她拿着一摞发票,跟王五坐在桌边一一核对。楚国林就很尴尬地站在她身后不太远的地方等着。他每天最大的目的,就是和许莹湘说几句话而已。

  张三悄悄走到楚国林身边,小声说:“兄弟,别灰心,你还得再坚持一下。”说着,还递给他一个计算器,向许莹湘那边示意。

  楚国林受到了鼓励,连连向他点头。他拿着计算器走过去,说:“王哥,你报数,我计算,这样更快一点。”

  这样,他们三个人就围坐在桌边,计算那一大摞发票来。

  此时,罗兰站在小办公室里,透过房门看着外面正在忙碌的柳卓兰。

  她向乔一福点点头,说:“乔律师,你看。”她示意他看柳卓兰。

  乔一福也回头看着柳卓兰,看了一会儿,回头问:“她……她怎么了?”

  罗兰叹了一口气,轻声说:“乔律师,明天沈格富要回来汇报工作。他的任务很重,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。不过,我看得出来,他心事也很重。”

  乔一福眨着眼睛看着她,又回头去看柳卓兰,“你……你是说柳姐?”

  罗兰点头说:“是。老沈的心事,就是柳姐姐。老沈很难原谅柳姐姐,而柳姐姐也不敢见老沈。他们总是这样,我担心会影响老沈的工作。”

  乔一福明白她的意思了,苦恼地抓着头皮,“这……这个,这可怎么办呀!”

  罗兰轻声说:“乔律师,你最好想个什么办法,让他们和好。行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