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84、 杜俊山背后一定有人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7 2017-03-17 10:21:03

  袁诺芳用小调羹慢慢搅着杯子里的咖啡,眼睛却瞄着身边的乔一福。这个傻乔,现在的模样是越来越傻了。你看看他,头发乱成一堆草,衣服皱皱巴巴的就像一个小民工。他那张脸,总是愁云密布,这几天就没有放松过。

  她轻声说:“乔律师,鲁腾的麻烦,可能不是涨一点股价的事吧?”

  乔一福一副苦恼的样子,向她摇着头,却说不出话来。

  袁诺芳继续说:“那么,接下来会怎么样呢?”

  乔一福想了一下说:“希望……希望阎震强,赶快利用这几天时间,尽……尽量周转过来。姐,我感觉,那……那个廖清山可能不会完,还要打压他。”

  这时,罗兰静静地说:“乔律师,我怎么觉得,你和楚总商量收购鲁腾的事,应该是有什么目的吧?是什么呢?”

  乔一福傻傻地向她笑起来,说:“你……你说对了。前几天,我……我在这里,和楚总商量收……收购鲁腾的事,很快,鲁腾的股份就……就开始反弹了,是不是?可是,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

  袁诺芳把这件事盘算一下,就说:“你的意思,有人不想让我们收购鲁腾?”

  罗兰紧接着说:“乔律师,你其实并没有真的想收购鲁腾,是吧?”

  栗光英撇着嘴说:“他拿什么收购呀!咱们根本就没有钱!就算楚全富入股光福,也不可能让他注入很多!他注入多了,岂不要成第一大股东了?”

  乔一福又傻傻地笑了起来,来回看着她们,说:“你……你们都……都比我聪明,一下子就看出我的小花招了。我吧,只是想让鲁腾缓一缓,让阎震强有……有时间恢复一下。可是吧,廖清山果然就停了手!怪不怪?为什么呢?廖清山最恨的就……就是阎震强。打垮鲁腾,应该就是廖清山的目的!可是,他……他为什么忽然收手了呢?我想不明白。”

  桌边的几个大美女,都把她们美丽的大眼睛转了起来,思索其中的隐情。

  罗兰轻声说:“袁姐,杜俊山能决定廖清山的行动吗?”

  袁诺芳嘴一撇,说:“廖清山那个人,可不是听人指挥的。”

  罗兰立刻说:“所以,杜俊山背后,另有一个人。乔律师,你其实是想让杜俊山向他背后的报告,说我们要收购鲁腾了。那个人就下令停止打压,对不对?”

  乔一福一住点头,“是,是,就是这个意思。那个杜俊山背后,有……有人。”

  罗兰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了,轻声说:“我们都知道,杜俊山拉抬海洲股价,背后就有人给他提供资金!乔律师,杜俊山背后一定有人!甚至,我们遇到的所有麻烦,都是这个人搞的鬼!”

  栗光英问:“阿兰,知道这个人是谁吗?”

  罗兰摇摇头,“不知道。这个人藏在所有人背后!他一定有什么目的!”

  这时,乔一福向她点着头说:“还是阿兰聪明,一下了就……就把我担忧的事给说出来了。我……我不明白,这个人想干什么呢?”

  他这么一说,桌边的人都面面相觑,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现在,情况越来越复杂了。袁诺芳也想到她现在面临的又一个危机,似乎也和目前的情况有关系。她看看桌边的人,轻声说:“乔律师,还有一件事,我想告诉你,也告诉你们大家。几个月前,那时我还不认识你们。有一天,我刚下班,就接到一个电话。那个人也不说他是谁,只是问,沪市4412是不是挺好的?”

  桌边的人都看着她,一时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。

  她继续说:“那时,我和姜丽萍刚刚买了一批沪市4412,是偷偷买的!我们判断,这只股票可能和和第二批自贸区有关系。没想到,我们刚买好,就被这个人发现了。他在电话里说,沪市4412是不是挺好,还希望今后和我合作!”

  栗光英突然明白过来,叫道:“他这是在威胁你呀!你不知道他是谁?”

  袁诺芳眼神凶凶地说:“我现在,差不多知道了!前天,乔律师和楚全富商谈投资的事,我刚刚从外面进来,就听到有人在会议室里说话。那个声音,我听着有点耳熟,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给我打电话的人!”

  乔一福惊愕地看着她,“杜俊山?”

  袁诺芳大声说:“就是他!我听那个声音,非常可能就是他!”

  栗光英立刻说:“那就是他了!不会错!我们都想想,最近一直在我们周边秘密活动的人,就是杜俊山!拉升海洲股价,安排楚国林和项玉菲见面,打压鲁腾,都有这个杜俊山的影子!你听着耳熟,那就是他了!”

  袁诺芳又说:“我看,这个杜俊山只是一个跑腿的,关键是他背后的那个主谋!现在来看,所有的事,都是这个主谋在背后操纵!”

  这时,罗兰轻声说:“袁姐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杜俊山背后的人,很早就开始策划了。你可能是那个主谋准备采取的一个步骤!”

  袁诺芳说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但我猜不出这个人想干什么!”

  罗兰冷静地盯着她,轻声说:“关键是,这个主谋是谁!这个主谋,对我们可太危险了!我们最好想办法找一找!”

  这时,桌边的人再次面面相觑,都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这个时候,被光福投资的美女们疑虑的主谋,也就是雪丽,正和黛西站在大屏幕前,看着鲁腾的股价在回升。她们悄悄议论的,也就是这个鲁腾。

  “你想出办法了吗?”黛西回头盯着雪丽。

  “你指什么?”雪丽不动声色地看着她。

  “鲁腾手里的百分之一点五,博远的股份呀!”黛西叫道。

  “还没有。先让他回升吧,至少不会被光福投资给收购了。”雪丽疑虑重重地看着股市。她总觉得光福投资突然要收购鲁腾,是一件很怪异的事。但是,万一他们收购鲁腾成功,它手里的百分之一点五就再也到不了她手里了。所以,她只能让廖清山暂时收手。她还要继续思考这件事!

  “你要赶快想办法。说起来,只有这个百分之一点五离你最近!”

  “黛西,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办法。那个百分之一点五是我必须拿到的!”

  “你现在在想什么呢?”黛西脸上突然露出微笑,盯着她。

  这时,雪丽却沉默了好一会儿。她说:“我一直在想梅美云,和她的女儿。”她回头盯着黛西,“我一直在考虑,如何才能让项玉菲把她的股权,委托给她母亲!黛西,你也可以想想办法。”她看着黛西时,脸上却露出讥讽的微笑。

  其实,雪丽在想的事,也正是梅美云在想的事,如何让女儿把股权委托给她。但她又很明白,她绝不可以操之过急,因为她的这个女儿,可不是一般的精明!

  她每天细心地照料女儿的生活,但绝不过分。有时,她也拿一些公司里的资料给女儿看,或者请她翻译一份业务文件。她笑着说:“妈的英语,早还给体育老师了。”她甚至叫来柯建设,和她们一起讨论这份业务文件。

  在她做所有这一切时,都会不经意地观察女儿的脸色。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要考虑如何劝说女儿。没有特别打动人的说法,女儿不会轻易把股权委托给她。

  有的时候,她也会和女儿一起去逛街。她发现,女儿至少在逛街这件事上很有兴趣。她会一边挽着母亲的胳膊,一边和她说这个说那个。

  这一天,梅美云又和女儿去逛街了。天气渐凉,她和女儿商量着,都想添一件厚实一点的衣服,要又好看,又时尚的。梅美云说:“杀马特?”于是,女儿就和她一起大笑起来了。

  梅美云虽然精明强干,但本事都在企业圈里,在特工行里就不行了。她并没有注意到,从她们出门时起,就有一个人远远地跟着她们,甚至想接近她们。

  这个人就是陈一峰。

  陈一峰在长沙冒险放了一把火,虽然干得漂亮,却并没有帮助梅美云得到星信公司。这是他们都没想到的结果。但陈一峰却把自己置于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。

  他虽然极其精明,一把火放得干净利落,但警察也不是吃白饭的。他们最终找到了起火点,并且就此确认,这把火属人为纵火,并不是电线短路引起的。因此,警方开始秘密寻找纵火者。陈一峰的危险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  星信公司失火之后,他一直在外地躲避,想把这股风头避过去再回京。他判断,警察即使知道这把火是人为,但要找到纵火者是谁,恐怕也不容易。

  但是,机警的陈一峰却通过蛛丝马迹发现,他竟然被人跟踪!这个情况让他大吃一惊。他细细分析,判断跟踪者不是警察。警察发现他的踪迹,直接上来把他带走就完了,何须跟踪。那么,就有可能是与星信失火相关的某一方的人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