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83、 她总算对得起阎震强了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8 2017-03-17 10:18:59

  这下子,杜俊山就不敢再说话了。很显然,楚全富和乔一福要收购鲁腾,严重触犯了雪夫人的利益。但是,还是那个问题,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?

  这天夜里,林小姐的茶室里很安静。高几上的一炉香笔直如线,画中的仕女看着茶室里的客人一动不动。窗外的车声极其遥远,寂静就如一把刀,悬在茶室的上空,也悬在杜俊山和坐在他对面的廖清山、温庆西头上。

  他们慢慢地喝着茶,互相注视的眼神更是冰冷如刀。

  “杜总,你今天,又有什么事!”廖清山忍不住先开了口,他对这个杜俊山,还有蒇在他背后的人,是越来越疑惑了。

  “廖总,我先告诉你一件事,明天,我要停止对鲁腾股价的打压!我要松一松手,我甚至可能让它回升一点!”杜俊山的声音阴冷如冰。他心里很明白,要说服廖清山这种老狐狸,至少在语气上,就不能客气!

  “是你背后的那个人,对你下的命令吧!你就这样对我下命令!”廖清山眼里藏着讥讽,语气更像是一种审问,豪不客气地说。

  “你说的一点不错!她的命令,我必须服从,没有商量的余地!同样道理,你廖总也必须服从,也没有商量的余地!”

  “你胡说八道!我凭什么要听你背后那个人的!”

  “很简单,你的海洲数据就攥在她手里!那是你的身家性命!没错吧!”

  这句话,直接戳进廖清山的心里!他虽然愤怒,却没有反抗的余地!当初为了拉升海洲的股价,他把海洲的一部分股权抵押给杜俊山,如今竟然成了他的把柄!现在,他尽管后悔到了极点,却没有办法!

  他目光阴沉地盯着他,哑声问:“杜总,你背后的这个人,到底是什么人!”

  杜俊山冷冷地笑着,并不在意他阴沉的眼神,只是淡淡地说:“廖总,我以前就说过了,到了该说的时候,我一定会告诉你!但不是现在!另外,建议你节省一点资金,请梅总不要低价销售产品了。”

  廖清山怒不可遏,既是对阎震强,也是对眼前的杜俊山。他吼道:“鲁腾支持不了几天了!他很快就会垮掉!我不能白白付出那么大代价,又放过他!”

  杜俊山也提高了声音,严厉地说:“他垮不了!你必须放过他!就是现在!”

  廖清山怒视着他,“为什么!最多两三天,他就会垮掉!你给我解释一下!”

  杜俊山的心里,其实也很恼火,因为他至今没有看出雪夫人的目标,无法从中折冲取利。他只能执行她的命令,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!

  他同样恨恨地说:“他垮不了!是因为光福投资那帮小子丫头,要收购他!他妈的,你知道不知道,它现在正是最便宜的时候!最多一个亿,光福投资就能收购阎震强手里的百分之五,成为第一大股东!”

  廖清山愤怒得从沙发上跳起来,在宽敞的茶室里来回走着。他望着那些瓷器、那些精美的艺术品,真想把它们摔在地上!

  他回头叫道:“怎么又是光福投资!他从哪里弄来这么大的资金!”

  杜俊山说:“是楚全富给他提供的!楚全富要入股光福投资!间接控股鲁腾!廖总,我们必须住手,否则,我们就是为人作嫁!是傻到家的大傻逼!”

  到了这个时候,廖清山才渐渐冷静下来。他忽然意识到,杜俊山背后的那个神秘人,是个极其精明的家伙!遇事不仅反应快,且思维缜密深入,采取的措施也更精确。那么,这样一个高手,肯定不会单单为了打压一下鲁腾就算了!

  他冷静地问:“你让我,就这样放过鲁腾,放过光福!不会吧?”

  杜俊山嘿嘿地笑起来,“当然不会的。廖总,我可以告诉你,我身后的那个人,同样对光福投资耿耿于怀。我感觉,她迟早要收拾光福!”

  廖清山阴沉地盯着他,再次问:“他到底是谁!”

  杜俊山说:“我估计,我很快就要告诉你了。别忘了,我是个生意人,哪边利益大,我就在哪边下注!廖总,请你耐心等一等吧。”他说着,就站了起来,笑着说:“廖总,我还有事,要先走一步了。请按照我说的办!”说完,他就出了茶室。

  到了这个时候,即使是一向唯我独尊的廖清山,也只能俯首帖耳,按照雪丽的指示,放松对鲁腾的打压,并且通知梅美云,暂缓低价销售。

  其实也是大形势使然,此时是二〇一四年十月,中国股市正处于缓缓上涨的阶段。廖清山和杜俊山一旦暂停对鲁腾公司的打压,鲁腾的股价立刻就开始缓缓回升了。并且,由于它是补涨,涨势就比其他股票要快一点。

  阎震强大为惊讶!那个小律师竟有如此大的本事,说让鲁腾股价回升,就果然回升了,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!股价一回升,各方面的压力立刻就减轻了。

  把这些惊讶抛在一边,他现在首先要做的,就是赶快腾挪补救,让鲁腾公司尽快脱离泥潭。他的这些补救,说穿了,就是挖东墙补西墙。

  这几天里,阎震强一边看着电脑里的股市,一边打着电话,联络各方。

  他说:“哎呀,我的好赵总,你不要催我嘛,我的情况正在逐渐好转。麻烦你看一眼股市,我的股价正在回升。股市是最好的晴雨表,反映的就是我目前的情况,我正在好转。是不是?你看见了吧?咱们弟兄,有什么不好说的,您说是不是?您的投资,我保证会让你见到好处!好,再见。”

  有时,他也把公司高管召集到一起,仔细商量哪些资产可以卖掉,或者抵押出去,以换回更多的资金,填补窟窿。

  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,他几乎没有睡觉,就是在忙着这些事。时不时的,他就会想起金艳妮,那个妖精一样的女人。不管怎么说,是金艳妮找了乔一福想办法。而那个小律师乔一福居然有办法让鲁腾股价回升,他还真是不简单!

  这时,他就拿起电话,打给金艳妮。电话很快就通了。他不想给自己一丝尴尬的时间,立刻就大吼大叫地说:“金艳妮,你怎么不上班!你几天不上班了!现在正是公司最忙的时候,你怎么能在外面躲清闲!”

  这个时候,金艳妮正在光福公司的办公室里,也在看着股市。看到鲁腾的股价回升,她别提有多高兴了。她觉得,她总算对得起阎震强了。

  她突然提到阎震强的电话,又被他一阵吼叫,原本聪明的脑筋,竟然没有转过弯来。她委曲地说:“阎总,是……是你让我走的!”

  阎震强叫道:“我叫你回家休息!你就不来了是不是!你是不是还要我八抬大轿去请你!你就有那么大的架子!啊!你说,你是不是有那么大的架子!”

  金艳妮到了这个时候,才算回过味来。只见她一边打着电话,一边就在办公室里扭了起来,让王五他们都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她妖娆地说:“阎总,我哪里还有架子呀。那好吧,我这就回去上班。”

  她一放下电话,就如花蝴蝶一般在房间里飞舞起来,四处寻找她的包,她的外衣,却怎么也找不着,就仿佛世界末日似的惊叫着。

  最后,还是李四提醒她,“金经理,您的包和衣服,都在您手上呢。”

  半个小时之后,金艳妮终于回到鲁腾公司,心神不安地站在阎震强面前,看着他,不知他会怎么说自己。

  阎震强仍然是一副心安理得的老总样子,几天前的那些烦躁事,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。他说:“艳妮,你来得正好,赶快给我准备一份清单,看看我们在外面还有多少窟窿!哪些是最紧急的!妈的,挖肉补疮,有哪些窟窿必须先填平!你现在就弄!”

  金艳妮眨着她美丽的大眼睛,很想甩出一点委曲来,但还是不敢甩,只好听话地说:“行,我现在就弄吧。”她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坐下来。

  阎震强却一甩手,怒气冲冲地进了里屋,继续打他的电话去了。

  金艳妮隔着门缝瞄着他,一边打开电脑,一边悄悄给乔一福打电话,声音低低地说:“喂,乔哥哥,我可要谢谢你了。就是,就是,鲁腾股价反弹了。我跟你说,阎震强正在想办法周转资金补窟窿呢。哎呀,他什么话也没说,直接把我叫回来,我现在就开始忙了,他连句道歉的话也没有!好了,好了,我不给你打电话了,我要忙了。”

  至少在这几天里,鲁腾算是缓了一口气。不过,所有人都隐约明白,这个时间不会很长。阎震强就很明白这一点,他拚命想把最主要的窟窿都补起来。

  这天夜里,光福投资的核心成员们,仍然坐在会议里开会。他们都很明白,光福公司并没有脱离危险。在这个会上,他们也提到了鲁腾。

闻绎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