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81、 我想和楚总说说投资的事

逆行商海 闻绎 3009 2017-03-16 11:06:40

  乔一福一直眨着他的小眼睛,仿佛傻了一般。片刻,他却走过去,摇着手说:“阎总,请……请听我说,请……听我说。”

  但是,阎震强今晚又去筹款,刚刚碰了钉子回来,心里正是怒火冲天的时候,哪里听得进去,仍然大喊大叫地怒斥他们。

  金艳妮也尖着嗓子喊叫,希望他安静下来,同样不起作用。她也快被他气疯了,突然抡起胳膊,一个耳光打在他的脸上,尖声叫道:“阎震强,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!你给我安静一会儿!听乔律师跟你说!”

  阎震强大怒,叫道:“金艳妮,你……你敢打老子!”

  金艳妮哭了起来,跺着脚说:“阎总,你要是为鲁腾好,你要想度过难关,你就安安静静听乔律师说!他在给你想办法呢!”

  阎震强瞪一眼乔一福,大叫:“鲁腾要完蛋了!你还能给老子说什么!”

  乔一福终于抓住他的胳膊,用力摇了摇。他亮晶晶的小眼睛在夜色里闪着光。他提高声音说:“阎总,请……请您听我说,如……如果,最近几天,鲁腾的股价不再下跌,甚至回……回升一些,你是不是好一些?可以缓一缓?”

  阎震强愣怔地看着他,一时还没有明白他的意思。

  金艳妮就向他尖叫:“乔律师问你呢!鲁腾的股价要是涨起来一些,你能不能缓一口气?能不能缓过来!你说话呀!”

  阎震强的眼睛就跟玻璃球似的,好一阵乱转,才渐渐停了下来,满腹狐疑地盯着这个一脸傻相的小个子,难以相信他说的话,“你?你?就你?你……你能吗?你凭什么能让股价涨起来!你有多大本事!”

  乔一福继续摇着他,“阎总,你……你就说,股价涨起来一点,对你有……有没有好处?你能不能缓一口气?”

  阎震强使劲地盯着他,又回头向远处灯光璀璨的街道看了一眼,恶狠狠地盯着乔一福,“他妈的!那能让老子缓一大口气呢!我就能想办法周转资金了!他妈的,你怎么能让股价涨起来!你有资金吗!你有可用的关系吗!你劝得动廖清山吗?你能吗?你他妈的是不是像她一样,想骗我!”

  乔一福不住地说:“阎总,阎总,我……我来想办法,我一定想办法,让……让鲁腾的股价回升一些。时间可能不会很长,你……你要尽快周转才行。”

  阎震强的眼睛瞪得圆圆的,盯着他,怀疑地问:“什么时候?股价回升?”

  乔一福说:“就是这几天,你……你一定要做好准备,尽……尽快周转资金。”

  到了这个时候,阎震强才算认真的,同时也惊愕地看着他,难以相信地看着他,似乎担心这就是一个骗局。

  金艳妮向他尖叫:“你答应一声呀!好让乔律师帮你!”

  阎震强虽然很怀疑,但事关切身利益,到底答应一声,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。街边只剩下乔一福和一脸灿烂笑容的金艳妮。

  金艳妮再次挎住他的腋下,大眼睛亮晶晶地盯着,却又小声问:“乔哥哥,你……你不是骗他吧?你怎么让鲁腾的股价回升?”

  这时,乔一福的小眼睛快速地眨着,并且伸出一个手指止住她,似乎正在考虑什么重大决定。他喃喃地说:“金姐姐,不……不要说话,不要说话。”

  他在原地转磨似的思考好一会儿,这才掏出手机,给楚全富打了一个电话,他嘻嘻地笑着说:“楚总,我……我乔一福。”

  楚全富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大,连金艳妮都听得清清楚楚的。

  他说:“噢,俄说哩,是内乔律师嘛。咋哩,有事情嘛?”

  “楚总,您,还……还没休息呀?”他的声音要多亲切就有多亲切。

  “还莫哩。咋,有事情内就说。”楚全富说话,干脆利落。

  “那,楚总,明天有……有空没有?我……我想和楚总说说投资的事。”

  “咋哩嘛,项总那边,又有啥新情况哩?俄和项总,今天刚刚见过哩。”

  “没有,没有,项总那边都……都很好。我……我是有一个新想法,把您和项总的合作再……再推动一下,让你们合作的……更快一点。”

  “那好哩嘛,俄也愿意快一点。夜长梦多,内说是不是。那,咱们在哪里见?”

  “要不然,您……您还是到我的公司里来吧,我这里也安静些。您……您也可以看看我……我们的公司怎么样。啊,那个什么,许姑娘也在公司帮忙。”

  这个说法,倒真是挑动了楚全富的神经。儿子和玉菲姑娘的事,眼瞅着不中哩,但儿子的亲事总是他最关心的。儿子也一再说了,非许莹湘不娶。这就莫有办法了。那怎么着呢?趁这个机会,咱再把许姑娘相看相看?

  他这么想着,就说:“那中哩,俄就去内那圪。下午中不?”

  乔一福急忙说:“中,中,就下午。我……我等着您。”

  他终于收起电话,歪眉斜眼地擦着汗,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子。

  金艳妮眨着大眼睛看着他,心里很疑惑。他打的这个电话,和鲁腾风马牛不相及嘛,一点关系也没有。她一脸困惑地问:“乔哥哥,鲁腾的事,你这样就行了?”

  乔一福竭力安抚着她,小声说:“金姐姐,你千……千万不要着急。鲁腾的事,咱……咱们看吧,希望能行。万一不行,我……我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
  乔一福这个贼精,被金艳妮和阎震强逼到没办法,在街边一阵乱转,就想了一个极其精巧的小花招。花招虽然小,却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此外,这个小花招几乎是一箭双雕,甚至是多雕!但是,风险也极大,弄不好,他会失去楚全富对他的信任,甚至打乱他的全局。但是,到了现在这个时候,他也只有这个小花招了。

  对楚全富来说,能加快和项雨轩的合作投资,当然是重中之重的一件大事。第二天上午,他就给他的幕后军师杜俊山打电话,告诉他这个情况,并叫他中午过来吃饭,下午一起去光福投资,和乔律师见面。

  杜俊山就很惊讶,没想到这个小律师能量还不小,还能加快楚项两家合作投资的进度。他想,这最符合雪夫人的愿望,就转手给她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她这个情况。雪丽同样很惊讶,就叮嘱杜俊山见完面之后,尽快告诉她结果。

  中午,杜俊山和楚全富在一起吃饭时,又提到乔律师的建议。

  他说:“那个乔律师,真能加快您和项总的合作进度?”

  楚全富说:“昨个夜下,俄都要睡下哩,乔律师打来电话。俄琢磨着,他准定是有什么想法哩嘛,要跟俄先打一下商量。”

  “哎呀,你和项总的合作,要是真能快一点,那就太好了。”杜俊山谨慎地盯着楚全富,心里总是对这个说法有点怀疑。

  “俄说就是哩,介个,是俄头等大事嘛。”楚全富倒是快人快语,一点疑惑也没有。他时不时的,还要看一下时间,害怕晚了似的。

  “乔律师,他就没说别的事?”杜俊山继续追问。

  “他就说投资个事嘛,再莫说别个。咋,内还有啥不信地?”

  “不,不,没有,没有。我感觉,那个乔律师,真是个足智多谋的人呀!”他意在言外地说。

  吃完中午饭,两个人又喝了一口茶,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一起乘车去了光福公司。

  乔一福早就在公司里等着他们呢。他热情地把楚全富和杜俊山迎进公司里,向他们介绍了总经理栗光英,又带着他们在公司里转了一圈。

  经过会计室时,在乔一福的指点下,楚全富果然看见许莹湘和一个叫柳卓兰的中年妇女在里面忙着。许莹湘看见他,表情似乎还有点尴尬,但还是笑着向他点点头。楚全富到了今天,才算看清楚这个姑娘。他感觉,这个姑娘蛮秀气的,也蛮懂礼貌的,心里已经有了几分好感。

  这时,乔一福才领着他们进了会议室。

  柳卓兰给他们送来茶,还笑着向乔一福说:“小许有点不好意思。”

  乔一福和楚全富、杜俊山闲聊了几句,这才从皮包里取出一份文件,恭恭敬敬地放在楚全富面前。

  他笑着说:“楚总,您……您和项总的投资协议,我又做了一点小修改,很小的修改。实质内容没……没变,主要是文字方面的。楚总回去以后,再看一看。如果楚总没意见了,咱……咱们挑个好日子,就……就可以签字了。您说呢?”

  这个时候,不要说杜俊山,就是楚全富也有些疑惑了。他目光敏锐地盯了乔一福一眼,心里转了转,才淡淡地说:“中哩,俄拿回可,再好好瞅瞅,若中,俄尽快给内乔律师回个话。就是这个事吧?”此时,他就不动声色地盯着乔一福。

  乔一福傻傻地向他们笑着,完全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