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77、 我们有责任帮他一下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6 2017-03-14 10:32:11

  想到这里,他只好说:“金姐姐,你……你让我想一想,我……我一定帮阎总想办法。你给我一点时间,好不好?”

  但他心里却明白,光福投资的实力,根本不可能对抗廖清山的南方控股。他现在可一点办法也没有呀!

  也是这天夜里,罗兰却从阿哥那里得到另外一个消息。

  她离开公司,就直接去了阿哥家。这些日子她一直在长沙,已经好久没见阿哥了。等她进了阿哥那间堆满了垃圾的房间时,才意识到,她有多想念阿哥。

  她像以前一样,又是一阵忙碌,清理垃圾,擦洗地板和桌椅,把阿哥换下来的脏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洗,这才来到阿哥的身边。她搂着阿哥的脖子,让自己的小身体歪在他身上。阿哥则搂住她的腰,那么痴迷的看着她。

  她笑着说:“我这些日子没来,想我了吗?”

  阿哥把她的一只手贴在嘴上亲吻,说:“天天都想,时时都想。”

  罗兰像个小孩子似的拨弄着他的头发,声音柔柔地说:“哪里想?”

  阿哥认真地指着胸口,“这里,心里想。好些日子没见到你了。”

  罗兰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她在长沙忙碌,其实就是忙她心里的那个目标,要为了父亲,收回海洲。她只好说:“我在这里只能呆两三天,之后还要去长沙。”

  “我能和你一起去吗?”阿哥仰着脸,认真地看着她。

  “阿哥,我在那里的工作很忙。你还要独自住在饭店里,倒让我牵挂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那我还是在这里等你吧。天天想着你。”

  罗兰微微地笑着,说:“这样就好了。好了,咱们来干活吧。就找独山投资,看看它都有什么动作。还有它的老总杜俊山,我都想知道。”

  阿哥转向电脑,调出一个很怪的小程序,然后就开始在网络里搜索。他的神情很专注。罗兰仍然偎在他身上,一只手伸进他的领子里,摸着他的脖子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阿哥慢慢回头,严肃地看着她,“阿兰,你知道独山投资最近在干什么吗?”

  “他干什么了?”她急忙问。

  “他最近筹集一笔很大的资金,正在打压鲁腾的股价!”

  “他筹集一笔资金?从谁那里?廖清山?”

  阿哥认真地点点头,轻声说:“独山投资和南方控股,最近一直有资金往来。独山自己,可没有力量打压鲁腾公司,那需要的资金量很大!”

  聪明的罗兰把这个情况想了一下,立刻掏出手机,分别给袁诺芳和乔律师打电话,把这些情况告诉他们。

  第二天上午,光福投资核心成员的紧急会议,再次在公司会议室里召开。和以往不同的是,这一次把金艳妮也叫来了。

  按照乔一福的要求,金艳妮就把昨天夜里说的整个过程,又叙述了一遍。

  她刚说完,栗光英就先开了口,说:“金姐姐,阎震强买了那么多ST星信股票,全给卖了?”她这么说的时候,满脸都是惋惜的样子。

  金艳妮比她更痛苦,虽说挣多挣少都是阎震强的,但她看着就是心疼。英子这么一提,她就叫了起来:“哎呀,哪里还留得住呀!债主上门讨债,银行也催着还债。阎震强没几天就把ST星信都卖了!他挣了一点小钱,也都拿去还债了!”

  栗光英非常可惜地说:“那可都是吃到嘴里的肉呀!又给吐出去了!”

  金艳妮说:“他不吐出来行吗!他有那么多窟窿,填不平呀!”

  袁诺芳到底眼界高一些,挣钱不挣钱,得看能力。眼下公司有了新的危机,不解决好,还挣什么钱呀!她转向罗兰问:“打压鲁腾的,确实是独山投资?”

  罗兰淡淡地笑了一下,轻声说:“袁姐,绝对没错!阿哥已经侵入独山的股票账户里了。他是高买低卖,打得很凶。”

  袁诺芳又问了一句:“和廖清山有关系?”

  罗兰点头说:“毫无疑问,独山投资的背后,就是廖清山!阿哥说,他们最近一段时间,一直有大笔的资金往来。独山投资没有资金来源,就打不了鲁腾!”

  袁诺芳不由凑近罗兰的耳朵,低声说:“那个杜俊山,肯定是个大麻烦!”

  在会议桌的另一边,金艳妮正热切地对栗光英和乔一福说:“乔律师,你想办法救救鲁腾吧。鲁腾被廖清山打压,是因为我们呀!阎震强买了星信股票,是帮了我们大忙的!我们可不能撒手不管呀!”

  栗光英就说:“金姐姐,就算我们想帮鲁腾,可我们怎么帮?鲁腾现在最需要的是资金,可我们现在也缺资金。我们也在卖ST星信股票,腾出来的资金,都用来买庆亚信息了。这些情况你都知道!”

  金艳妮焦虑地左右看着,不住地说:“哎呀,那可怎么办呀!袁姐,阿兰,你们就看着鲁腾被廖清山打垮呀!那是我工作的地方,是我的饭碗!阎震强买股票,也是我劝他买的,那不成了我害他吗!乔律师,你倒是说话呀!”

  乔一福虽然坐在上首,却一直苦恼地看着每一个人。至少到现在为止,他还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。刚才英子说的,也是公司的实际情况。

  袁诺芳也看了一眼乔一福,也看出他现在根本没办法。不到最后关头,他是不可能有办法的。她就说:“艳妮,你说的都在理。我们也不是不想帮鲁腾,可是我们现在……英子,如果我们再卖一部分ST星信股票,能腾出多少资金?”

  栗光英拿来一台大号的计算器,噼噼啪啪的一阵计算,摇着头说:“袁姐,咱们就算想腾,也腾不出多少来!而且,咱们还要收购庆亚信息呢!咱们还差着一大截呢!如果收不够庆亚信息,我们就全白忙了!金姐姐,包括你的投资,也全都赔进去了!你们看吧,这就是咱们的实际情况!”

  袁诺芳把她的下巴左一歪右一歪的,勉强说:“英子,这些我们知道!但鲁腾确实是因为我们才被廖清山打压的!我们有责任帮他一下。哪怕少帮一点!”

  栗光英却哈哈地一声笑。她今天不想和袁姐争吵,也没什么可吵的。说一句实话,对一福设计的两步走计划中的第二步,能不能走成,她根本无所谓。现在,光是星信股票就快让她乐疯了。连续涨停二十多天呀!什么股票能有这样的涨势!简直太厉害了!她毛估估就知道,她的投资已经翻了两个跟头了!要是第二步也有这个结果,当然更好。但你们要借钱给阎震强,第二步就走不成了!

  她想清了这一点,就大大咧咧地说:“那你自己就权衡吧,帮了鲁腾,我们的第二步计划就歇菜了!不帮,我们就能按计划实现我们的目标!你们衡量吧!看你怎么办!金姐姐,里面也有你的投资,你也想想吧!”

  现在,不要说袁诺芳和罗兰犹豫,就是金艳妮也犹豫了,她们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。只要一涉及到自己的切身利益,你就是有再宽阔的胸襟也不行!

  金艳妮左看看,右看看,左想想,右想想,两边都放不下。就转向乔一福,叫道:“乔律师,你说句话呀!想想办法,帮帮鲁腾吧。再这样下去,鲁腾要完蛋了!我的工作也要丢了!”她这么说的时候,眼泪都快流下来了。

  乔一福愁眉苦脸地看着她,却毫无办法。他只好说:“金姐姐,你……你再让我想想吧。最好……最好……还是阎总自己想办法扛……扛过去。”

  金艳妮就拍着桌子叫了起来,“我不管,我不管,乔律师,当初是你叫我劝阎震强的。我劝成了,他才买的!反正你要想办法帮他一下!”

  乔一福望着桌边那些左右为难的人,自己更是左右为难。他只能答应金艳妮,一定帮她想办法,请她再等一等。

  可是,金艳妮一回到鲁腾公司里,就没办法再等了。

  阎震强一看见她,两只眼睛都要冒出火来了,叫道:“你跑到哪里去了!公司遇到这么大的困难,你还有心到处闲逛呀!”

  要是平时,金艳妮或许还可以和他耍耍赖,但在今天这个情况下,她只好小声说:“我……我不是出去想办法了吗?”

  阎震强恶狠狠地瞪着她,大声吼道:“你胡说八道!你还会出去想办法!你想什么办法呀!是不是又有什么祸害我的办法!很行啊你!金艳妮,你现在居然也学会吃里爬外了!”

  这么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,金艳妮还是第一次遇到。她委曲得都快哭出来了。低声说:“阎总,我没吃里爬外!”

  阎震强原地跳得有三尺高,叫道:“骗我买ST星信!是不是你!这是不是吃里爬外!你给老子说!”

  眼泪到底还是从她脸上流了下来,抽泣着说:“阎总,我没骗你买。我当时就是想跟你借点钱,是我想买一点。你别冤枉我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