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75、 件件事都和杜俊山有关

逆行商海 闻绎 3049 2017-03-13 11:04:54

  许莹湘很无奈。她不能躲在家里,因为家里实在太无聊了。她感觉,保姆和厨师看着她的眼神都不对了,好像她是个白吃饭的。今天,楚国林又来了,她也不能赖在公司里不走。因为她看出来了,罗兰从长沙赶回来了,乔律师他们似乎要开会。现在,她只能顺着街道快速向前走着。但是,楚国林就在后面紧跟着她。

  街上的人很多,好像每个从她面前经过的人,都那么怪异地看着她,也看着她身后的楚国林,好像看出了他们的尴尬。

  她恼怒地回头说:“你不要跟着我!你总是跟着我干什么!”

  楚国林在她身边走着,一直侧着脸看着她。他的嗓音低沉而有磁性,那么悦耳地说:“莹湘,我怎么说,你才会相信我?”

  许莹湘叫道:“我不相信你!就是不相信你!你快走吧,不要跟着我!”

  楚国林说:“我送你到家,就送你到家。莹湘,就让我陪着你。”

  她终于到了小区的外面,急忙回头说:“我到了!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!”

  楚国林默默注视她,目光深沉而真挚。他轻声念道:“上邪,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。冬雷震震,夏雨雪。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莹湘,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话,也是我的一片真心。莹湘,请你相信我。”

  许莹湘心里就仿佛有浪涛在翻滚,一缕柔情就在她唇边飘动。有人说,人生最怕遇到真爱,那就仿佛是深渊。你要爱,就得纵身跳下去。但是,她和他的距离,实在太大了,大到后患无穷呀!就是这种情况让她担忧。她默默看着他,心里忍了又忍,终于什么也没说,转身走了。

  楚国林眼里含着泪,看着她的背影,直至消失。

  光福投资今晚的会议,是在乔一福的要求下召开的。罗兰特地从长沙赶回来参加这个会议。现在,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,还有就是袁诺芳和栗光英。

  从他们在会议桌边坐定,乔一福就一直盯着罗兰,眼神很怪异。

  袁诺芳和栗光英也注意到他这个表情,都疑惑地看着他。

  罗兰微微地笑着,轻声说:“乔律师,你这是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乔一福拍着脑袋,笑着说:“我……我笨死了,有个事,我怎么也……也想不起来了。阿兰,你还记得不记得,咱们开始准备投资的时候,你……你曾经说过,有人正在拉升海洲数据股价的,有这个事吧?”

  罗兰冷静地说:“是的,有这个事。这是阿哥告诉我的。”

  乔一福问:“你……你还记得名字吗?”

  罗兰说:“名字我记不清了,但那个公司我还记得,叫独山投资。”

  乔一福惊讶地张大了嘴,急忙去翻自己的口袋,然后又在自己的提包里找。他终于找出一张名片,惊愕地看着,说:“独山投资的总经理,叫杜俊山?”

  罗兰立刻说:“是,我想起来了,是叫杜俊山。怎么了?”

  乔一福张口结舌地看着她,嗫嚅地说:“他……他,就是杜俊山,前天到公司里来了,和……和晋北能源集团的楚总一起来的。”

  这一下子,桌边的人都愣住了,互相惊讶地看着。许多已经过去,仿佛很久远之前的事,就都被她们想起来了。

  袁诺芳首先说:“当初廖清山的海洲要和项雨轩换股,结成战略联盟,就是从独山投资拉升股价开始的!阿兰,你还记得不记得?”

  罗兰目光冷静而尖锐,“我记得,海洲的董事会讨论过。蓝金湖就说,海洲要获得博远的溢价!”

  袁诺芳说:“对呀,我们当时都挺奇怪的,博远的股价要比海洲高得多,海洲怎么获得溢价?他们甚至还要在博远派一个董事!”

  罗兰说:“是的,随后不久,海洲的股价就开始上涨。阿哥告诉我,是一个叫独山投资的私募基金在拉升股价!就是杜俊山的独山投资!”

  袁诺芳说:“按说,这个杜俊山,应该和廖清山是一伙的。但是,他又怎么和楚全富走到一起的呢?”

  这时,栗光英忽然说:“还有一件事,也挺奇怪的。我听许莹湘说,好像项玉菲她们两个,和楚国林认识,就是杜俊山在背后安排的。这家伙有什么目的吧?”

  罗兰回头说:“乔律师,你怎么认识杜俊山的?”

  乔一福就说:“我……我第一次见着楚总,就……就是杜俊山带他来的。也……也是他建议楚总签我做法律顾问的。前天,也……也是他带着楚总来的。”

  袁诺芳说:“怪事了,这个杜俊山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罗兰又补充说:“阿哥调查过,他说独山投资的资本只有几个亿,却投资了许多项目。他们其实没有多少资金为海洲拉升股价。所以,他才判断,独山投资的背后,应该还有人!给他提供资金的人!”

  栗光英问:“阿哥知不知道,他背后是什么人?”

  罗兰摇摇头说:“不知道。他只知道独山实力不够,他背后另有资金来源。”

  袁诺芳皱着眉说:“这么一说,可就有点奇怪了,他为什么那么积极的想让楚总和项总合作呢?他有什么目的吗?”

  这个时候,乔一福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脑子不够使了。他还用他的老办法,拿出一张纸,把刚才说到的各种情况都写了出来。其他人也伸头过来,看着纸上的情况,并且互相做着补充。他把这些情况用箭头连接起来,就发现,几乎件件事都和杜俊山有关系。

  他很笨拙地扳手指,一一数着:“项总和楚总合作投资,和他有关,这……这是好事。他还安排项玉菲和楚国林认识,没……没成,楚国林现在喜欢的是许莹湘。他还帮廖清山拉升海洲的股价。可是,阿哥说,他又……又资金不足。他背后有人给他提供资金?会……会是廖清山吗?”

  罗兰摇摇头,“乔律师,肯定不是廖清山。廖清山要能拉升股价,何必多拐杜俊山一道手。”这时,她的目光变得尖锐起来了,惊呼一声:“老天!”

  她这个表情,就引起所有人的注意,都疑惑地看着她。

  罗兰指点着那张纸,不动声色地说:“乔律师,你在每件事都画了一个问号,这些问号都是指着杜俊山的。如果你把这些问号引出来,集中在一起,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杜俊山的背后另有一个主谋!就是这个主谋在操纵这一切?杜俊山不过是个傀儡,什么拉升股价、安排相亲、促成楚项合作?都是按照这个主谋的指挥行事的!但是,杜俊山和他背后的主谋,想干什么呢?”

  这时,袁诺芳把桌子一拍,疾言厉色地说:“所有的事,不光和杜俊山有关,还和博远电子有关!杜俊山背后的主谋,目标就是博远电子!”

  罗兰冷静地盯着她,小声说:“袁姐,谁是那个藏在后面的人!”

  这一下子,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了。那个藏在后面的人,目标就是博远电子,这一点已经很清楚了。但这个人是谁呢?这是他们疑虑的第一点。其次,他们的投资计划,恰恰和博远电子有密切关系。如果博远出了大问题,他们的投资计划也同样会遇到大麻烦的!这么一个局面,让所有人都担忧起来了。

  袁诺芳已经养成了习惯,有事先问乔一福。她说:“乔律师,你说怎么办?”

  乔一福眨着眼睛拚命思考,犹犹豫豫地说:“不知有没有办法,试一试这……这个杜俊山。但是,怎么试呢?”他不住地摇头,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样子。

  袁诺芳可不担心这一点。傻乔的鬼主意,已经被多次证明过了。她一拍乔一福的肩,笑着说:“乔律师,你就去试吧,到时候,你肯定有主意。”

  这时,罗兰就说了一句至关重要的话:“乔律师,你要是能找出他背后的那个主谋,就更好了!不然的话,你设计的两步走计划,可能有危险!”

  杜俊山身上的异常疑点,以及隐藏在他身后的主谋,让光福投资的股东们都紧张不安起来。作为公司的董事长,乔一福更加不安。现在他们比较明确的是,那个隐藏的主谋早已策划好了一个巨大的局,且步步推进,目标就是项雨轩的博远电子。而光福投资和博远电子有密切的一损俱损的生死关系!他们终于发现,他们其实正处于一个暗藏的危机之中!

  这天夜里,疑虑重重的乔一福在自家小区的门口下了出租车,就向里走去。到了他家楼下,却意外看见正在焦虑等候他的金艳妮。他远远的就看见,苗条美丽的金艳妮在楼门外面走来走去,似乎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。

  乔一福走到她面前,疑惑地问:“金姐姐,你……你找我?”

  金艳妮就仿佛找到救星似的,一把抓住他的手,连声说:“哎呀,可不就是的!乔律师,我等你都快一个小时了!你怎么才回来呀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