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74、 就怕一不留神梦醒了

逆行商海 闻绎 3052 2017-03-12 10:03:04

  袁诺芳看着他那傻样子,快乐得不得了,笑了又笑,说:“看你急的,我又没说你什么。那么,英子呢,你追她没有呀?”

  这下子,乔一福就一脸傻笑,望着车外的夜景,无限遐想的样子,喃喃地说:“哎呀,这个事吧,有难度,有难度。我这样子吧,狗都嫌,不……不好办。”

  袁诺芳再次大笑起来,伸手就在他头上抓了一把,多少有点亲昵地说:“既然英子有难度,那就换一个嘛,好姑娘多得是,你还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呀?”

  乔一福就把他那个脑袋左一歪,右一歪,非常认真地说:“姐呀,我跟你说过的,只……只有英子让我抱过,别人都没有。姐,这个不一样的。”

  这时,袁诺芳就盯着他,把两片红嘴唇拧了又拧。她非常想说,老娘也可以让你抱!这算个什么事呀!但是,等她再细看他那个傻样子时,这个话又实在说不出口。妈呀,怎么优秀男人都是一个比一个丑呀!丑到什么地步?竟然让她这样有心献身的人,下不了手!这叫个什么事呀!

  冷静地说,袁诺芳心里,为了这么一件扯淡事,已经矛盾许久了。

  大约两天之后,杜俊山终于从乔一福嘴里得到一个可靠消息,项雨轩仍然愿意和楚全富继续进行投资合作。他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紧急约见雪丽。

  这天夜里,杜俊山和雪丽坐在海岛咖啡的卡座里,向她报告这件事。

  雪丽得到这个消息,就很疑惑,一时猜不出项雨轩的用意。但总的来说,项雨轩只要同意继续合作投资,就是一件好事。只是,她仍然猜不出项雨轩的想法。

  她不动声色地问:“你确信,项雨轩同意和楚全富合作投资了?”

  杜俊山用力向她点头:“这是那个乔一福乔律师,亲口告诉我的。不过,他也说了,项雨轩同意是同意了,但特地说明了,要慢一点。”

  雪丽忍不住问:“还是那个乔一福起的作用?”这又是一件让她疑虑的事。现在几乎可以说,这个小律师的作用是怎么估计都不为过的。

  杜俊山谨慎地观察着她,说:“可不就是的。我还真看不出来了,那么一个傻律师,能量还不小。几乎处处都有他的影子!几个老总,快离不开他了!”

  雪丽不由笑了起来,轻声说:“杜总,他比你想的,要聪明的多。我可是领教过的。你可不要小看他。”

  杜俊山听出来了,这位精明无比的雪夫人,似乎还吃过那个小律师的亏。这一点尤其让他意外。他随意地问:“真的?是为什么事呀?”

  可是,雪丽怎么会把她被乔一福利用的事说出来。她摆着手说:“你别问了。总之,你尽量从旁推动他们的合作投资,希望他们尽快开始。”

  杜俊山说:“行,没问题,我一定尽力。”

  到了这个时候,雪丽倒不禁感叹起来,低声说:“我倒是没想到,楚国林和项玉菲之间出了一点小问题,竟然把我的整个计划都打乱了。现在来看,只有梅美云尽快说服她女儿了!”她这么说的时候,还不住地摇着头。

  杜俊山不动声色地看着她。最近一段时间,他逐渐感觉到,雪夫人在暗中操作的,是一盘非常大的棋局。如果他能猜透这盘棋,他就可以提前做好准备,获取更大的利益。但是,雪夫人也极其精明,就是不肯说清她的核心目标。

  所以,对雪丽的核心目标,精明狡猾的杜俊山,还要再猜上一段时间。

  雪丽希望梅美云尽快说服她的女儿,是因为她了解梅美云,同时,也是为了尽快完成她的任务。但她绝不会想到,梅美云说服女儿的这个过程,却是极其复杂而细致的。更简单地说,梅美云说服女儿的过程,不是用语言,而是用精心设计的行动,以及在这个行动中不经意流露出的真情。

  譬如,梅美云想给女儿烤制一些小点心,让她吃个新鲜,过程是这样的。

  一天晚上,她陪着女儿一边看电视,一边闲聊天时,就说起她曾经去一家法国企业做客的情景。她说到那晚的奢华过程,那些尊贵客人,以及她们说的无聊话题。项玉菲微笑看着母亲,一直在猜想母亲会把这个话题引到哪里。但是,梅美云最后却说,那次做客,给她留下印象的是一种小点心,非常好吃。

  她微笑看着女儿,轻声说:“我特地向女主人请教过做法,似乎并不复杂。现在你来了,我好想试着做一回,咱们一起尝一尝。”

  项玉菲没想到,母亲的话题竟然落在这里,只能笑着说:“那好啊。”

  第二天,梅美云就拉着女儿去采购做这种小点心的配料。项玉菲惊讶地看到,母亲在一家相熟的西式糕点店里,买了细砂糖、奶油奶酪、玫瑰水、玫瑰霜馅料、杏仁粉,塔塔粉、草莓酱,还有一小瓶鲜红的食用色素。此外,她还买了挤面糊用的挤袋、盛放点心的烤纸、打鸡蛋的电动搅拌器。她甚至买了专门做糕点的橡皮刮刀和调羹,足足装了一大包回来。

  当天晚上,梅美云就开始制作这种小糕点。她用电动搅拌器细致地搅拌蛋白直至起泡,又往里面加了塔塔粉和食用色素,再徐徐加入细砂糖,最后才加入杏仁霜。她在搅拌这些配料时,细心地调整转速,终于搅拌出粉红色面糊。

  接下来的一步,是把这些面糊放进挤袋里。她双手握着挤袋,往一个一个烤纸里挤上一小团面糊,然后把烤盘放进烤箱里,细致地烤制。十分钟后,烤箱里传来一阵音乐声,预示着糕点已经烤好了。

  梅美云面带微笑,对她的杰作很满意。她说:“咱们把它放在阳台上,很快就晾凉了。玉菲,你不要着急,还有最后一步呢。”

  几分钟后,她把晾凉的小点心拿回来,然后细心地在小点心之间夹上玫瑰霜的馅料,最后,就把它们整齐地码放在盘子里。

  她微笑看着女儿,轻声说:“现在,你可以尝尝了。尝一个吧。”

  项玉菲仿佛从事某种仪式似的,小心拿起一个小点心,轻轻咬了一口。她立刻就轻声哼哼起来,连声说:“妈呀,真好吃,真好吃。妈,这个点心叫什么,它总有一个名字吧?”

  梅美云笑着说:“那天,女主人曾经告诉过我。它叫巴黎草莓玫瑰马卡成。马卡成是法文,意思就是法国蛋白杏仁小圆饼。真的好吃?”

  项玉菲连连点头说:“真的好吃,太好吃了。”

  梅美云很高兴,轻声说:“你要说好吃,妈忙这一天也就值了。”

  项玉菲又说:“妈,不就是一个小圆饼嘛。虽然好吃,可是做起来实在太麻烦了。您看,您费了那么大功夫烤出来的,我已经吃掉好几个了。”

  梅美云无声地看着她,沉默许久才轻声说:“菲菲,等你将来有了孩子,就明白了。女儿愿意回来跟妈住,对妈来说,就像梦一样。”这时,她脸上带出一点带着伤感的微笑,小声说:“就怕一不留神梦醒了,才发现不过是一场梦。”

  项玉菲有些惊讶了,她没想到母亲会说出这样的话。她说:“妈。”

  梅美云却继续沿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:“菲菲,有的时候,妈也知道,这就是一场梦,女儿不可能永远跟妈住在一起。妈只是希望,这个梦做的时间长一点。”

  她微笑看着女儿,目光温暖,表情柔和,眼睛里流露出母爱深长的目光,那么亲切地看着对面的女儿。

  眼泪一下子就从项玉菲脸上流下来。她轻声说:“妈,我就想跟您住在一起。”

  梅美云微笑抚摸她的手,似乎还在克制着心里的激动,说:“菲菲,妈就是这么说一说。你不必在意。女儿大了,总是要离开母亲的,妈知道。”

  这一下子,项玉菲真被母亲感动了。她满脸都是泪,起身搂住母亲的脖子,坚决地说:“妈,我不会走,真的,我今后就陪着您。”

  但梅美云是个极其精明而细致的人。她仍然平和委婉地说:“菲菲,你愿意陪妈多住些日子,妈已经好高兴了。”

  项玉菲就更坚决地说:“妈,我永远不走,一直陪着你。妈,您是我妈呀!”

  梅美云搂着女儿,眼睛里也有了泪水。但她的内心是非常复杂的,是又高兴又哀伤。高兴的是,她距离成功又进了一步。哀伤的是,她竟然要对亲生女儿耍这种手腕。她此时理解了那句话:金钱之下,所有灵魂都是卑微的!

  冷静地说一句,这场财富战争,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。所有相关的人,那些碎片们,都在暗中做着各自的准备,向最终的目标移动着。

  在这天夜里,也在向自己的目标移动的,就是楚国林。

  自从上次在光福公司里找到许莹湘之后,楚国林就找到了自己坚决追求的目标。他每天快到下班的时候,就到光福公司来等许莹湘,并且坚持要送她回家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