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70、 光福投资就能死里逃生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0 2017-03-09 11:14:34

  俞凤媛立刻张牙舞爪地向她大叫起来:“小光英,你敢胡说八道,我就掐死你!”

  栗光英咯咯地笑起来,好像多么得意的样子,快乐地说:“好好,我不说,我不说,我什么都不说。凤姐呀凤姐,没想到,你竟然和许家城……”

  这时,俞凤媛怪叫着冲过来,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前后乱晃,仿佛真要掐死她似的,大叫:“小光英,你还说!我看你还瞎说不瞎说了!”

  栗光英笑得快要瘫在地上了,不住地求饶:“好凤姐,好凤姐,我不说,我不说,好了,好了,快饶了我吧。”到底还是笑瘫在地上了。

  一旦许家城同意将宜海电工作为优质资产注入到星信公司里,并且和乔一福接上了头,这件事就推进得很快。乔一福早就准备好借壳上市的方案,所有条款也都合情合理。许家城也确实想让宜海上市,再加上雪丽在背后的大力推动。很快,宜海电工的上市方案,就被提交到股东会上讨论。

  这一天,宜海电工股东会整整开了一下午,讨论的就是这件事。马维世是宜海董事长,当然主持这个会议。股东们对这个方案当然也是非常赞成的。

  会议开到最后,马维世微笑看着大家,说:“谁还有话说呀?”

  股东们都面带微笑,频频点头,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这其中,关键的两个人,一个是俞凤媛,还有一个是许家城,却一直互相注视着。他们的眼神,说起来也都有一点复杂。他们的婚姻曾经“痒”过,能不能继续维持下去,今天就是一个关键了。

  看到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,马维世就说:“那么好,既然大家都没什么可说的了,那咱们就表决吧。同意将宜海电工作为优质资产,注入到长沙星信公司,并借此实现上市的股东,请举手。”

  股东们都面带微笑,很快就举起了手。俞凤媛也举起了手,同时,还用很凶的目光盯着对面的许家城。她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,这个狗蛋要是敢不举手,老娘当场就跟他翻脸!

  许家城此时,心里并没有要反对的意思,他心里就是有一点抵触。他有一种怪异的感觉,他原本是一个待字闺中的黄花大姑娘,就想嫁一个好人家。不料,却被一个狡诈的叫花子耍了阴谋诡计,给强行娶走了!他居然还不得不嫁给这个叫花子!所以,他此时的脸上,就是一种很怪异的笑容。不过,他再磨蹭,到了最后,也慢慢举起了手。所幸,他看见俞凤媛向他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  马维世见所有股东都举起了手,就说:“很好,这个方案获得股东们全体通过。那么下一步,我们就要做好借壳上市的准备了。我听说,后面的事也很麻烦,什么聘请律师所、会计所、审计所,资产评估事务所。你们听听,光是这些所那些所,就不得了。我们还要清理资产,起草各种报告和申报文件等等,这些事,主要都由家城和乔律师负责办理了。我估计,他们恐怕要忙上一段时间才行。不过,这件事如果最后办成了,我们是可以增发股票,筹集一大笔资金的,这对宜海的发展大有好处!”

  股东们都快乐地笑了,互相小声议论着。而俞凤媛,则撇着她好看的红嘴唇,又妖娆又诱人地盯着许家城。她也明白,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  但是,黛西的调查人员可不是白吃饭的。宜海公司通过注入星信公司的决议后,只过了两天,黛西就得到这个消息了。

  她愤怒得不得了,直冲进雪丽的办公室,把这份调查结果摔在她桌上,严厉地问:“宜海注入星信的事,你是不是知道!”

  雪丽目光冷峻地盯着她,平静说:“是,我知道。”

  “和你有没有关系!”

  “这是我向许家城提的建议!有什么问题吗!”

  “这样一来,光福投资就能死里逃生!你为什么要这么做!”

  “光福投资能不能死里逃生,与我的任务无关!”

  “就是光福投资破坏了梅美云的收购计划!你难道不知道!”

  “我早就告诉过你,梅美云收购星信,输面大,赢面小!梅美云输了对我有利!你还看不出其中的要点吗!”

  “我看不出来!我就是希望梅美云赢!”

  “那说明你还不成熟!你还应该多思考这个事!”

  “我不管这些,我现在就向你提出郑重建议!许家城和你有特殊关系!我知道!总公司和詹姆斯都知道!在这件事上,你没有什么可避嫌的!我建议利用你和许家城的关系,不要把宜海电工注入到ST星信里!”

  “许家城的事,是我的私事,和我们的任务无关!”

  “现在有关系了!我就要让光福投资垮台!我要求你现在就去找许家城,叫他不要接受光福的建议!这件事你能做到!”

  “我能做到也不做!”

  “为什么!”

  “你要想清楚这件事!”

  “我想得很清楚!整垮光福公司,也应该是我们任务的一部分!今后,它就不会给我们造成新的麻烦!或许我们还可以拿到那个百分之二点四!”

  “你说的不对!于公,光福公司就算严重亏损,也仍然是ST星信的第一大股东!那个百分之二点四,还在他们手里!我们拿不到!于私,许家城确实和我有特殊关系,从私人角度讲,宜海电工注入ST星信,更符合他的利益!我不能让他自毁发展机遇!”

  “你就是自私!”

  “在这件事上,我自私就对了!如果你的亲人有这么一个发展机遇,你也给他毁掉吗!我再说一遍,许家城的事,是我的私事!和我们的任务无关!”

  “你必须完成你的任务!”

  “但不是用这种办法!损人不利己!毫无益处!”

  黛西气得脸色发白,怒视着雪丽,凶恶地说:“我告诉你,这次你可不能怪我,我一定要向总公司报告这件事!”

  雪丽也同样愤怒,大声说:“你请便!我必须按照我的原则办事!”

  黛西怒气冲冲地走了,只剩下雪丽独自坐在办公室里,望着窗外发呆。有一个情况,黛西是不知道的。雪丽竭力劝说许家城同意注入,关键的一点,是她居然被那个小律师利用!她在艾姆特尔几年,操作过各种或明或暗的兼并案子,被人如此利用,甚至是不得不被人如此利用,还是第一次。

  冷静地说起来,她对此是很服气的。有一个想法,一直在她心里悄悄地滋生着,她很想和那个小律师再斗一斗!见一个高低!理由很简单,这个小律师领导的光福投资,很可能已经成为她完成任务的大敌!

  但是,如果像黛西所说的那样,整垮光福投资,几乎易如反掌,但却会严重损害家城的利益!这也是她不能容忍的!她相信,今后一定还有机会,和那个小律师,和那个光福投资,见一个高低!

  宜海公司决定注入星信公司的事,廖清山也很快知道这个消息了。他和温庆西坐在他的办公室里,愤怒得发疯!

  他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:“好啊,很好!许家城居然不识抬举!他表面上和我们虚情假意地周旋,原来都是假的!他到底还是注入到星信公司里了!庆西,我们有什么办法对付他!不能叫他这么自在!”

  这个消息,原本就是温庆西带来的。他一得到这个消息,就一直在考虑怎么办,但想来想去,就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。所以,他只能看着廖清山摇头。

  廖清山却很不服气,一再说:“宜海一旦注入星信,光福投资那些丫头小子们,就算是站稳脚跟了!他们就可以一本万利了!”

  温庆西想不出办法,只得改变思路。他考虑片刻说:“这是没办法的事,只能看着他们得手了。廖总,我考虑,我们还是应该抓住重点才行。”

  廖清山回头盯着他,阴沉地说:“重点?你是说博远?”

  温庆西急忙说:“是呀,这才是关键呢。我们不能为了一口气,和那帮丫头小子们斗气!抓住了重点,什么问题都好说!”

  此时,廖清山也多少冷静一些了。大丈夫能伸能屈,边边角角的事,不应该太过计较,还是应该抓住博远电子这个核心!

  他这么考虑片刻,就拿出手机给梅美云打电话,说:“梅总,近来好吗?”

  这个时候,梅美云手里拿着一把剪刀,正给阳台上的一大排花草修剪枝叶。项玉菲则拿着一只水壶,给这些修剪过的花草浇水。她们配合得很默契。

  这些日子里,梅美云十分细心地照顾女儿的一切。但她又十分小心不把这一点表露出来。所有的关切,都是从不经意的一句话或一个眼神显露出来的。给这些花草修剪浇水,并不是她的真实意思,她只是想随时呆在女儿身边,在不经意中施加影响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