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69、 其实是设了一个连环套

逆行商海 闻绎 3034 2017-03-09 11:13:34

  她们一看见栗光英的特工眼色,立刻就都像做贼似的聚在一起,一个个都神头鬼脸地看着她,等着她说出什么意外情况来。她们都被许家城折磨好几天了,就盼着有什么意外呢!

  栗光英又苦恼又神秘地看着她们,小声说:“袁姐,阿兰,你们说,许家城这几天天天去凤姐家,还在那里过夜,这算是什么情况?”

  袁诺芳就把她那个美女加高级分析师才有的下巴左一摇,右一摇的,思维深邃地说:“按道理来说,许家城和凤姐的关系已经和好了,他就没道理反对咱们的建议了,而且还是对他有好处的事,他应该同意呀?”

  姜丽萍和金艳妮今天才来,还不了解目前的情况,急忙问: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注入资产的事,和他们夫妻和好有什么关系呀?”

  袁诺芳就瞪起眼睛,诡秘地说:“乔律师就想把宜海注入到星信公司里!但是吧,许家城那个家伙,对凤姐,对乔律师,连带着也对咱们这些人,一肚子火!乔律师要是直接找他谈吧,肯定会被他给呛回来!那咱们的事就瞎了!”

  金艳妮就说:“是呀,是呀,那怎么办呢?”

  袁诺芳说:“没想到,乔律师贼精贼精的,他先把许莹湘给拖下水,然后利用雪丽去做许家城的工作!”

  金艳妮惊讶问:“乔律师利用雪丽?那女人一看就是个特别精明的人!”

  罗兰也笑着说:“开始,我也没想到。后来我才想明白的,乔律师其实是设了一个连环套,他先利用了许莹湘,再利用雪丽。”

  袁诺芳说:“就是呀!然后让许莹湘去挑许家城和雪丽,一下子就把他们两个给挑起来了!雪丽是什么人?许家城从前的心上人,她能不为许家城考虑吗?”

  栗光英也说:“就是,谁劝许家城都没用!只有雪丽才能劝动他。”

  金艳妮惊叹道:“妈呀,乔律师可不是一般的贼精,他比贼他爸都精呀!”

  几个美女都低声笑起来,心里都是挺赞叹的。但是,一想到现在还没个结果,心情又沉重起来了。

  袁诺芳小声说:“现在就等结果了。真要成功了,我非得给乔律师一个……”她说到这里却住了嘴,只是用一种高傲的目光盯着栗光英。

  栗光英也听出她的话外音,就盯着她说:“袁姐,你想给他一个什么?”

  袁诺芳就撇着嘴说:“我给他一个爆炒毛栗子,怎么啦!”

  这两个美女,一个挺拔高大,一精干玲珑,为了一个矮小丑陋的乔律师,动不动就要对峙起来,在光福投资里已经成了一种常态。其他美女一看见这种情况,就嘻嘻哈哈地笑着,挤到她们中间劝阻,或者说其他事打岔。

  金艳妮就压低声音,惊乍乍地说:“喂,喂,乔律师来了,乔律师来了。”

  其他人都扭回头,只见乔一福背着他的大提包进来,一头乱发,一身皱皱巴巴的衣服,就是一副苦歪歪的样子。他一抬头看见美女们关切的目光,那模样就更怂了,无可奈何地向她们傻笑着。

  这几个美女都睁着她们大眼睛,细致观察他的脸色,就如围捕猎物一般,排成半圆形,慢慢走到他身边,把他围在中间。

  罗兰淡淡地笑着,一指大屏幕,说:“乔律师,ST星信涨得还不错吧?”

  乔一福慌乱地看看大屏幕,点头说:“啊,是,还……还不错。”

  罗兰冷静地盯着他,“那么,宜海电工呢?什么时候才会有消息呀?”

  看乔一福那样子,似乎就准备要逃出去了。他眨着眼睛,抓着头皮,苦恼地说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我不知道。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袁诺芳逼问道:“乔律师,你是不是应该再拿出什么办法来?”

  姜丽萍则说:“都这个时候,你有什么办法就说出来吧!”

  罗兰冷静地说:“乔律师,已经过去半个月了,我们时间可不多了。”

  金艳妮扭着她柳腰,尖声说:“要不然,我齐打伙去堵住许家城,问个明白!”

  栗光英凑到他跟前,小声说:“一福,你不希望凤姐和他离婚,现在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了,怎么到现在还没有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门口那边传来俞凤媛的一声高叫:“乔律师!”

  大家回头一看,只见俞凤媛双手插腰,撇着一张红唇,脸上还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气,虎视眈眈地盯着乔一福。

  乔一福慌忙说:“凤姐,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只见俞凤媛下巴一摇,身体一扭,气势汹汹地说:“乔律师,我的事你到底还办不办了!你拖着我呀!你要让我拖到什么时候呀!”

  大家一听她这个话,都惊讶地看着她。看她的意思,是马上就要离婚呀!难道凤姐这几天和许家城住在一起,又说崩了?又吵架了?又要离婚了?那,她们的注入计划不是又要落空了吗?

  这时,俞凤媛却把手一招,高傲地说:“乔律师,你给我过来!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,就是不行!”她说着,就转身进了栗光英的办公室。

  再看这个乔一福,就像一只哈巴狗似的,匆匆忙忙小跑着跟她进了里屋。

  外面的人就听凤姐一声断喝:“关上门!”那扇门就关上了。外面的人都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着,都感觉要坏事了。

  谁知,俞凤媛一见门关上了,忽然之间就换了一副面孔,那么妖娆地向他笑着,简直要眉飞色舞了。她低声说:“乔律师,你不要说话,听我跟你说行了。我家那个狗蛋,让我告诉你,ST星信那个事,他说他同意了!”

  乔一福几乎是万分恐惧地看着她,更是难以相信地看着她,小声问:“真的?”

  俞凤媛就仿佛展示她手指上的大钻戒似的,那么美妙地向他一挥,嘴巴张合得那么大,声音却低低地说:“乔律师,告诉你,千真万确的!绝对没错!”

  乔一福那双小眼睛开天辟地第一回,瞪得那么大,张开嘴就要大叫。

  不料,俞凤媛早就在防着呢,立刻伸手捂住他的嘴。低声说:“我的乔律师,千万不要出声!千万不要出声!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?”

  乔一福连连点头,也做贼似的小声说:“凤姐,你说,你……你说。”

  这时,俞凤媛也开天辟地地扭捏起来了,又娇憨又可爱地说:“乔律师,这个消息嘛,你对她们,只能说是我家那个狗蛋跟你说的,你一定不要说是我说的!你听明白没有?啊,你说话呀,你明白不明白?”

  “许……许总他真的同意了?”他的嘴仍然张得那么大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了!他真的同意了,我还能骗你呀!你可记住,绝不能说是我说的!”她怪模怪样地盯着乔一福。

  “凤姐呀,你……你……你和许总,已经……已经……和好了?”

  “哎呀,你先不要说这些嘛!好像我多随便似的,大家要看我笑话了,那多不好呀。你可一定要保密!”

  “凤姐,我……我明白,我明白,我一定保密。”乔一福夸张地张着嘴说。

  “那你现在,怎么出去说呢?可不能让她们猜出来呀!”凤姐仍然盯着他。

  乔一福眨着他的小眼睛想了一下,就掏出手机,按在耳朵上,“凤姐,我……我就当刚刚接到许总的电话,行不行?”看见凤姐笑着点头了,他就拉开门走出去,大声对着手机说:“哎呀,是许总呀?您……您是许总吗?啊,我……我是乔一福。什么?那个那个,ST星信的事,您……您……您同意了?”

  外屋的美女们,都清清楚楚地听见这几句话,睁大了眼睛看着他。

  乔一福继续表演着,“好的,好的,我……我这就去见您,我这就过去。”

  他随手关上身后的门,却突然高举起双手,那么兴奋地向外屋的美女们摇摆起来。随后,他指一指手机,又指一指里屋,两只手抡了又抡。但很快,他又把一根手指竖在嘴唇上,向里屋指了指,又向大家摆手,然后就背起提包往外走。

  外屋这些美女们,可一个个都是精明透顶的妖精,一下子就看出来,许家城同意注入的消息是凤姐带来的。但是,很显然,凤姐还不肯承认她已经跟许家城和好了。妈呀,凤姐居然还这么爱面子。

  她们一看见乔一福出了门,都兴奋异常地互相击掌,嗓音低低地互相说:“妈呀,我们成功了!我们又闯过一关!”互相又是击掌又是拥抱,只是都没发出声音,就好像是在表演一出哑剧。

  栗光英可不管这些,趁大家还在拥抱庆贺,她就悄悄走进办公室,并且关上门,眼神怪怪地盯着俞凤媛。

  凤姐做贼心虚,表情有点讪讪地看着她,假模假式地整理着头发。

  栗光英就狡黠地笑着,声音妖妖地说:“我说凤姐呀,前天的早上,我去你家找你,我在你家外面,怎么看见许家城的汽车停在……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