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66、 你记得那首SX小调吗?

逆行商海 闻绎 3050 2017-03-07 10:44:58

  乔一福扭回头看着她,惊讶地张开嘴,说:“有呀。我……我是项总的律师。”

  雪丽疑虑重重地看着他,心里非常拿不准。宜海注入星信的事,至少和她的任务没关系。但他是项雨轩的律师,今后和她的任务有没有关系,就不好说了。

  她这么想了一下,终于向他挥手说:“好了,你走吧。”

  乔一福告辞雪丽,匆匆走出来,急忙钻进汽车里,说:“姐,咱们走吧。”

  袁诺芳开着车,驶上大街。她把着方向盘,不时回头看着乔一福。

  她不动声色地说:“傻乔,我看见许家城和他妹妹跑出来,两个人出了门还吵来吵去的。后来,他们开车走了。你怎么才出来?”

  乔一福两只手握在一起,还在瑟瑟地抖着,小声说:“是,他们先走了。后来,雪丽姐姐又……又和我说了几句话,我……我才走。”

  袁诺芳疑惑地看着他,“怎么回事,你叫她雪丽姐姐?”

  乔一福嘻嘻地笑着,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该……该怎么称呼她。她说,叫她姐就行了。要……要不然,我叫她什么呢?”

  袁诺芳的嘴唇微微地动着,心里总有怪怪的感觉。她问:“结果怎么样?”

  乔一福望着车外,一副苦恼的样子。他犹豫了一下,终于说:“姐,现在还……还不好说。雪丽姐姐好聪明,她……她看出我利用她,好生气的!”

  袁诺芳不由吃了一惊,“什么,你利用她?”

  乔一福拍着膝盖,几乎是恐惧的样子,念叨说:“姐,我没办法呀!实在没……没办法了。咱们这……这个事办不成,就……就全完了!姐,现在就看许家城怎么想了。他应该……应该……会听雪丽姐姐的话吧?姐呀,我……我估计,许姑娘也……也会劝他,一定会劝他。他……他可千万不能固执呀!”

  袁诺芳惊讶地看着他。她现在才看出来,注入资产这件事,对傻乔有多么大的压力。她忍不住想,幸亏我们有了傻乔!这时,她的念头也转到那个许家城身上。她在心里默想,这家伙千万不能固执呀!

  但是,她和乔一福惦记的许家城,偏偏就特别固执。他在送小妹回家的路上,就和她争吵了一路,两个人的情绪都很激动。

  现在,他的车就停在小区外面。他们兄妹两个坐在车里,都没动。他气哼哼地望着外面无人的街道。车外小雨迷蒙,浸湿的街道映照着五色的灯光,仿佛浸入水晶般的梦境里。许莹湘坐在旁边,无声地流着泪,也看着外面。

  他扭回头时,才看见她脸上的泪水。他抽出纸巾递给她,“小妹,小妹……”后面,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  许莹湘哭泣着,喃喃地说:“哥,爸和妈都不在了,我就你一个亲人。你要是出了什么事,我怎么办呀!我现在,在项家也是上不上,下不下的,还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。你要是出了事,我的工作再丢了,你叫我找谁去呀!”

  “你不用担心,我不会有事,我决不会有事。”他的声音,也是喃喃的。

  他心里也很忧郁。他感觉他现在简直无路可走。他不能失去宜海,失去宜海他就什么也没有了!不能失去宜海,他就不能失去俞凤媛。和俞凤媛离婚将是他的末路。他也不能跟廖清山合作。雪丽说过了,那也是一条死路!可是,他又不愿意向俞凤媛屈服。把宜海注入星信明明对他有好处,他也不愿意!他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。

  “哥,姐是为你好呀,也为我好。你为什么不听她的?”许莹湘哀伤地说。

  “我没说不听她的!”他心里烦躁,不耐烦地说。

  “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答应!姐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,你还治什么气,抬腿就走!你让我担心,还让姐担心!你干什么呀你!”

  “我总要……总要心里转过这个弯来才行吧!你看看,你嫂子就是那个样子,早就说了要和我离婚!我还去就着她,我心里怎么能舒服!”

  “那你就和嫂子好好说嘛!认个错有什么!你是个男人,就应该有肚量。嫂子那么单纯的人,你和嫂子计较什么呀!我就相信嫂子是明白事理的人,不会认死理。你就和嫂子说一说嘛,认个错不行吗?”

  “以后再说,以后再说!你总要让我转过这个弯来才行吧!”

  许莹湘默默地看着他。她感觉,哥哥似乎已经转过一点弯来了。她轻声说:“哥,那就不要拖太久,行吗?见着嫂子好好说。我该下车了,明天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她下了车,看着汽车远去,这才转身向小区里走去。

  细细的雨丝从天上飘下来,冰凉而湿润,让她心里的愁绪也仿佛化在水里一般。她希望哥哥一切都好,同样的,她也希望自己一切都好。但是,她也知道,她目前的处境怎么也好不起来。玉菲不肯回家,她在项家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。也许,要不了多久,她就要离开项家了。她心里还有另外一件忧虑事,也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她正想到这里的时候,很突然的,从黑暗中闪出一个人影,拦在她的面前。

  她吃了一惊,担心遇到坏人,立刻拉开架式,说:“谁?你要干什么!”

  正是她刚才忧虑的那件事,那个不知死活的帅家伙楚国林,竟走到灯光下,向她说:“莹湘,是我。”

  许莹湘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,心里在吃惊之外,也翻腾起来了。他也不知在这里等了多久,细雨虽然如雾,却也**了他的头发,贴在他的额头。他肩上的衣服也湿了一大片。只有他那双眼睛,在路灯下闪着明亮的光,注视着她。

  他是她心里解不开的结,是化不开的忧,是她梦中时时出现的影子,更是让她柔肠百结的那一段情。可是,他是玉菲的心上人,他是楚项两家投资的保证,他和她有千山万水的距离,只能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!她非常清楚这一切!

  此时,她只能硬着口气问:“你来干什么!”

  楚国林走到她的面前。他脸色苍白而瘦削,雨滴从他的发梢上滴落,他的目光在夜色里闪耀,就如两颗闪烁的星星,照射在她的脸上。

  他仿佛怕吓着她似的,用很轻的声音说:“莹湘,我就是想见到你。我去过你家了,阿姨说你不在。我就在这里等。我等了五个小时,就是想见到你。我每一天都想见到你。”

  “你走吧,我不想见到你。求你了,不要再缠着我。”

  “莹湘,你记得那首SX小调吗?哥心里有你,你心里可有我?”

  “我心里没有你!没有你!你不要再问了!”
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?难道你看不明白?”

  “没有为什么!你走开!再也不要来找我!”

  “求你给我一个解释。告诉我,你心中的那个人,是什么样的!”

  “我不想解释!也没什么好解释的!说不定哪一天,你又遇见别的姑娘,更好的姑娘!你这种人,每天都会遇到别的姑娘!你不要缠着我!快走开!”

  “请你听我说。我遇到过别的姑娘,就像你说的,每天都会遇到。但她们从来没有进到我心里。从我第一次看见你,你就进到我心里了,让我忘不掉。我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。我只想说,我心里只有你,从来没有别人!”

  “我不信!我不信!你给我走!我不想再看见你!”

  浪涛掀起时,乌云再低也压不住。许莹湘心里的浪涛已经掀起,不敢在他面前多停留。她害怕自己会软弱,会给他错觉。她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。她低下头,绕过他,想尽快离开。可是,楚国林却不肯放过这个机会,他拦住她,去抓她的手。许莹湘尖叫一声,挥起一拳就打在他的脸上。

  他们都在震惊中对视着,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击。

  许莹湘感觉全身都在发抖。她终于离开他,快步向前面走去。

  楚国林在她身后大叫:“莹湘,你骂我!你打我!可你还在我心里!你叫我怎么办!你还在我心里呀!”

  眼泪从许莹湘的脸上滴落下来。她仍然快速地走着。她心里幽幽地想,结束了吧,只能这样结束了。你我相隔千山万水,怎么可能走到一起!

  几乎也是与此同时,她哥哥许家城也是泪流满面的。痛苦和委曲,就如两把铁钳子,夹住他的内心。此时此刻,他也无处可去。家里空无一人,冷清如墓地。公司里肯定也是空无一人,他去那里也只能傻坐着。

  他的人生正在滑入深渊。雪丽对他,虽然仍是一往情深,但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他,她今后要和他拉开距离,他们再也不会回到过去了。小妹为他焦虑。他的地位不稳,小妹的处境也不稳呀!他今后怎么办呢?

  此时此刻,在他眼前出现的,是他和雪丽一起经历过的那些苦难和挫折。他唯一的慰藉,就是和雪丽面对面时的心心相印,深情抚慰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