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65、 我竟然不得不让你利用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2 2017-03-07 10:42:59

  这还不算,他还寄希望于廖清山的庆亚信息,想和廖清山合作!

  许莹湘坐在一旁,不安地看着他,却插不上话。

  雪丽虽然很生气,但她对家城的感情太深了,不希望他把自己陷在泥坑里。

  她坐在他身边,拉着他的手,认真地说:“家城,你不要再固执了,商海里的残酷博弈,是生是死都不见血,更不会白白把好处送给你!除非你有逆行商海的能力,驾得住重重危机,抗得住大风大浪。否则,一切都无从谈起。家城,听我一句劝,无论今天的事,还是今后的事,你都要以自己的利益为重,不必在意他是朋友还是敌人。宜海注入ST星信,符合你的最大利益。我一切都是为你好。”

  许家城这个固执的家伙,虽然还是不说话,但他心里明白,雪丽讲的每一句话,都是为他好。他明白雪丽的心,但他就是转不过弯来。

  许莹湘也说:“哥,你就听姐一句吧,何苦要跟自己过不去?”

  就在这时,门铃响了。她匆忙去开门。只片刻,她就引着乔一福进来了。

  乔一福永远是一副不可救药的傻样子。他一进了门,就那么痴傻地向屋里的人点头,满脸都是憨厚的笑容。

  他先看见了许家城,就向他点头说:“许总,咱们又……又见面了。”回头看见雪丽,又张口结舌地说:“雪……雪……,对不起,我……我不知该怎么称呼您。”

  雪丽微笑着,用她冷静的目光审视着他。她总是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这样一个人,怎么可能得到别人的敬重。但是,理智又清楚地告诉她,她必须敬重并且谨慎地应付这个人。这个人所做的事,让她防不胜防。

  此时,她轻声说,“乔律师,叫我一声姐行吗?”

  乔一福点头说:“是,是,雪丽姐姐。今天,和您是第……第二次见面。”

  雪丽心里有几点疑问,还是想弄清楚,就说:“乔律师,我有几句话想问你。”

  乔一福急忙点头说:“雪丽姐姐,您……您请说。”

  雪丽冷眼盯着他,淡淡地说:“伊都马总,为什么要增持宜海的股份?”

  乔一福就咧开了嘴,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,向她点着头说:“雪丽姐姐,真是对不起。凤……凤姐那个人吧,其实挺厚道的。她……她只要有钱用,就天下太平了,凡……凡事都不会问的。许……许总一封她的账户,就……就把凤姐给吓坏了。她就怕她的财产会……会那个了。挺……挺那个的。”

  雪丽明白这个情况,就简洁地问:“你的主意?”

  乔一福又咧开嘴,仿佛他有多苦恼似的,低声说:“我这个人,挺……挺笨的,也没别的办法。我想来想去,最……最笨的办法,也就是伊都审计宜海的时候,凤姐的财产就……就比较安全一些。主要是我笨。”

  雪丽的人生阅历,要比许多人都深厚得多,看人看事,更能看到深处。到了现在,她才隐约看清这个一脸傻相的乔律师。他的痴傻和笨拙,决不是伪装出来的,但确实隐藏了他的精明。甚至他的口吃,都会叫人上当!

  她冷笑一声,紧接着又问了另一个问题:“乔律师,我还想问一下,你们的光福投资,究竟想干什么?能对我说实话吗?”

  乔一福嘻嘻地笑起来,“我们就……就是想挣钱。我也是。”

  雪丽讥讽似的盯着他问:“控制了ST星信,你们就挣着钱了?”

  这下子,乔一福就真像个财迷似的,满面红光了,快乐地说:“哇,它现在天天涨停呀,已……已经有十几天了,我好开心。我们大家都……都特别开心。”

  雪丽不动声色地问:“如果你们不能把宜海注入星信,会怎么样呢?”

  这时,乔一福就紧张起来了。他确实知道,今晚要是有一个关键点的话,那就是这一句了。他老老实实地说:“那……那我们就要赔光了,全……全赔了。还有,我……我就成罪人了,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  许家城却在这时插了一句,气哼哼地说:“你们全赔光了才好呢!”

  许莹湘把他一推,说:“哥,你不要这么说话。你这是干嘛呀!”

  雪丽却露出了笑容,温和地看着乔一福,说:“乔律师,他的话你也听见了。如果他不同意注入呢?你们怎么办?能放弃吗?”

  乔一福用难以相信的目光看着她,又回头看看许家城,那么单纯地说:“可是,许总,这……这么好的机会,很难遇到的,您……您怎么会不同意呢?许总,您一定会同意吧?是吧?多……多好的机会呀!”

  许家城却瞪着他,一句话也不说。他实在是想不通,就这么一个小律师,又傻又结巴,雪丽却对他那么谨慎,总是试探着观察他的表情,说每句话都是谨慎小心的。他真想把这个小律师赶出去拉倒了!

  雪丽对他的了解,早已到十分透彻的地步,知道他此时的想法。她不动声色地说:“家城,我刚才已经跟你说了那么多,你也说一句话吧。对乔律师的建议,你到底是个什么意见?都说一说吧。”

  许莹湘也推着他,小声催促他,“哥,你说话呀!好好说。”

  谁想到,许家城这个犟种,却猛地站了起来,满脸不屑地说:“我要再考虑一下!怎么着,不可以吗!同意不同意,明天再说!”他说完,起身就往外走了。

  许莹湘也急了,勿忙去追他,一直追到电梯前才把他拉住。她揪着他的衣服左右乱扯,说了许多斥责的话,几乎都要哭出来了。

  雪丽却并不为许家城担心。她知道,许家城到了最后,还是会听她的。此时,她站在客厅里,目光尖锐地盯着对面的乔一福,仔细地打量着他。一次又一次,她的计划,都让这个小律师给破坏了,甚至许家城和俞凤媛的关系,都受到这个小律师的影响。可是,当她面对面看着他的时候,她总是有一种难以相信的感觉。

  因为乔一福现在的模样,实在是痴傻,实在是不起眼。他那么尴尬地向雪丽笑着,手里提着他的大提包,不知是该提着,还是背在肩上。

  此时,雪丽就像个杀手似的,一步一步逼近他,一直走到他面前,目光严厉地盯着他,低沉地问:“乔律师,你究竟是什么人!”

  乔一福眨着眼睛,手足无措地看着她,说:“我……我是律师,小律师。”

  雪丽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:“乔律师,今天这件事,你居然敢利用我!我竟然还不得不让你利用!去劝说许家城!你的精明,简直让我不敢相信!”

  乔一福更加慌乱了,结结巴巴地说:“不是,不是。我……我吧,特别笨。您知道,我们遇到了难题。我……我就想呀想呀,还……还是没有办法。后来,我就觉得,您……您雪丽姐姐,是……是最明白的人。这个事吧,对许总有好处。”

  雪丽出人意料地尖叫一声:“所以你就利用我!去达到你的目的!是不是!”

  乔一福快要怂了,不住向她弯着腰,说:“雪丽姐姐,对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,我……我笨,实……实在没办法了。我们要是赔了,把我卖了都赔不起。真的。”

  雪丽看着他那慌乱的样子,很突然地大笑起来。是那种杀了仇人而后快的笑法,痛快而惨烈,虽然无奈,却又不得不如此!说到底,许家城永远是她心中放不下的那个人!而这个乔律师,恰恰是利用了这一点!她心里有一句狠话,非常想吼出来,却最终也没有吼出来:“奸诈乔一福!我记住你了!”

  此时,她努力克制着情绪,缓缓地说:“我倒没想到,你竟然肯说实话!”

  乔一福拘谨地说:“我……我笨,不……不敢说假话。”

  雪丽终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低声说:“好了,我就让你利用一回吧!今后怎么样,咱们再说!我记住你了!”

  乔一福不住向她弯腰,连声说:“雪丽姐姐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  她想了想,又问:“那么,我再问你一句,媛媛会和家城离婚吗?”

  乔一福傻乎乎地笑着说:“您……您一定记得,我……我答应过您,不劝凤姐离婚。他……他们要是离婚,都有很大损失,太……太不值得了,您说是不是?就是……就是希望,许总能……能主动一点,就好了。”

  雪丽忍不住点头微笑:“好了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你也不必多说什么了,我会劝他,让他主动一点。乔律师,现在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乔一福如同遇到大赦一般,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说:“那,雪丽姐姐,再见,我……我先走了。”他说着,就向门口走过去。

  雪丽盯着他的背影,疑虑重重,突然问道:“乔律师,我再问一句,你们的光福投资,和项雨轩有关系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