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64、 今天就是一个关键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6 2017-03-06 09:59:12

  许家城甩开她的手,叫道:“小妹,你不要上他们的当!他们是不敢提离婚的事!你问他们敢提吗!”他这么说的时候,又回头看一眼柜子上的小镜框。

  许莹湘可不知道这些事,连声问: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  许家城大声说:“因为你姐还有一个孩子!是俞腾远的孩子!他们就怕那个孩子分走他们的财产!他们就怕这个!他们根本不敢提离婚的事!”

  许莹湘惊愕地看着他,又回头去看雪丽,仿佛在说,你们究竟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呀!你们还做过什么事呀!

  雪丽最不想提到的,就是这个孩子,那几乎就是她生命的全部。她最不愿意的,就是把这个孩子扯到什么是非里。

  她严厉地说:“家城!你不要再提那个孩子!那是我的孩子!不是你的!告诉你,我从未想过,用我的孩子从俞家得到什么!俞腾远误解我,我可以理解!媛媛怨恨我,我也可以理解!但是,谁也不能利用我的孩子,去博取什么利益!家城,请你一定打消这个念头!”

  许家城叫道:“他们就怕这个!我提一下,有什么不可以!”

  雪丽脸色冷峻,目光更加尖锐,盯着他说:“不可以!”很快,她就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这样争吵毫无用处。她用平和的语气说:“家城,你怎么不明白,你要是提孩子,他们就会提重婚!我没关系,我可以离开这里。你可怎么办!被判刑,净身出户!一无所有!小妹怎么办!你是她的哥哥,是她的依靠!”

  客厅里,好一会儿没人说话。有些事就是这样,没人提,就好像不存在似的,就可以不放在眼里似的!非得有人把它说出来,直截了当地摊在那人面前,才能在人心里产生激荡!许家城就是如此!雪丽的话,残酷,却真实!

  许莹湘痛心地看着他,小声说:“哥,要是真那样,你就什么都没有了!”

  雪丽心里很无奈,她其实不想说这些。但不说出来,家城就不理解。也许,他是故意不这样理解吧。但是,她要顾及到家城的利益呀!

  她轻声说:“家城,这就是一个平衡,谁也不能破坏的平衡。还有,孩子的事,不能碰!希望你今后也不要再提了。”

  许家城原本满腔怒火,此时也燃烧不起来了。小妹的话,雪丽的话,他不能不听!他低声说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究竟想叫我怎么样!”

  雪丽轻抚他的手,缓和地说:“家城,接受乔律师的建议,把宜海电工注入到ST星信里。这是你难得的机会,也符合你的最大利益!你不应该错过去!”

  许家城哼了一声,有些不屑地说:“那有什么了不起的。错过了ST星信,我还可以注入到庆亚信息里!一样也是上市!”

  雪丽震惊地看着他,急忙问:“注入庆亚信息?廖清山找过你了?”

  许家城说:“是的。而且他说明了,我是第一大股东!新公司由我负责!”

  雪丽站了起来,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着。她略略思考就明白了,廖清山足够精明,他已经猜到光福投资的下一步,只能是将优质资产注入到星信公司里。而这个优质资产,毫无疑问就是宜海电工!光福投资只能选择宜海电工!

  紧接着,她就想到了更深的一层。如果廖清山就是为了阻击光福投资,甚至让它崩溃,那么,他就未必是真想把宜海电工注入到庆亚信息里。只要有了这个消息,光福投资必然崩溃!那么反过来,宜海就不是简单地被涮一把的问题了,它也会有很大的损失,关键的一点是,家城的媛媛的关系,将彻底结束!

  想清楚这连串的事,雪丽的脸色已经非常严峻了。她严肃地盯着他说:“家城,我给你一个忠告,你必须记住!在任何时候,任何情况下,你都不要和廖清山发生任何关系!你连他的边都不能沾!他就是一头野兽!吞食猎物,连骨头都不会吐出来!你和他合作,他最终一定会剥了你的皮!割了你的肉!再把你一脚踹出去!他做得到!他已经瞄准了博远电子,要不是偶然冒出一个乔一福,项雨轩就保不住他的博远了!你一定不要和廖清山合伙!”

  这几句话,其实正印证了许家城对廖清山的耳闻。这几句话,从雪丽的嘴里说出来,就更加严重了!他相信一点,雪丽一定特别在意他的利益!

  这时,小妹许莹湘说:“哥,你就听姐的吧,姐肯定是为了你好。”

  许家城也明白这个道理,可是,他实在是不情愿。他苦恼地说:“可是,你让我和他们合作,我心里转不过来!我就是转不过来!”

  雪丽俯过身来,双眼盯着他的双眼,低沉而冷峻地说:“家城,你转不过来也要转!今天转不过来就明天转!明天转不过来就后天转!但你必须转!家城,你要为你的家庭,为你的根本利益考虑!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!”

  房间里很安静。许莹湘轻轻推疑虑重重的许家城,希望他赶快答应下来。许家城却望着雪丽,眼睛里有乞求,也有苦恼。

  雪丽太了解他了,他就是这么一种人,心里认输了,嘴里也不会认!

  她抬头说:“小妹。”她看着许莹湘停顿并且犹豫了许久,才说:“小妹,你给乔律师打个电话,问他能不能到这里来一下。就是现在。”

  许莹湘立刻掏出手机给乔一福打电话。

  她这个电话,就把乔一福吓了一跳,也把袁诺芳她们吓了一跳。

  这一天,光福投资的四个核心成员,一直就聚在公司会议室里。她们从乔一福脸上看出来,今天就是一个关键!乔律师已经采取了措施,但有没有效果,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,她们谁也不知道。因为她们都猜不出乔律师采取了什么措施!

  铃声还在响着,但乔一福看着手机里的号码却是一副恐惧的样子。

  罗兰伸头看他的手机,小声说:“乔律师,是许姐来的电话,是你等的吗?”

  乔一福有点恐惧地说:“怎……怎么是她……她来电话?”

  他这句话,让袁诺芳她们都紧张起来了。

  他拨通电话,小声问:“许姑娘,你……你还没休息呢?”

  许莹湘在电话里说:“乔律师,你能来一下吗?到我姐这里来?”

  乔一福惊恐地捂住嘴,瞪着眼睛看着袁诺芳等人。袁诺芳急忙轻拍他的背。

  乔一福喘过气来,努力缓和说:“你姐?你姐住哪儿?”

  许莹湘:“我把我姐的地址发给你好吗?”

  乔一福:“好的,好的。我……我这就过去。”

  这个时候,袁诺芳正把乔一福各种东西塞进他的提包里。

  乔一福:“我走了!”他提着提包就往外跑。

  袁诺芳急忙追上去,叫道:“乔律师,我送你去!”

  他们进入下行的电梯里,互相注视着。袁诺芳注意到,乔一福脸色雪白,双手还在颤抖着。她忍不住就要猜想,这个傻乔,所有人眼里的傻子,究竟耍了什么招数?他希望雪丽来找他,雪丽果然就让许莹湘给他打了电话。妈的!他得有多精明,才能预测到雪丽会来找他!她很想问一问,但还是忍住了。

  他们到了地下停车库,匆忙上了车。袁诺芳一发动汽车,就加大油门冲了出去。街上的汽车虽然很多,但她开得更快,几乎就是在车流中疾驶。

  乔一福哆嗦着向她叫了起来,:“姐,姐呀,不……不要太快,不要太快。咱……咱们慢一点,要……要好一点。”

  精明的袁诺芳一下子就听明白,傻乔不希望到得太早,好像他们多么急不可待似的。她放慢了车速,就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。

  她忍不住,还是问道:“傻乔,跟姐说,你到底耍了什么花招?”

  这个乔一福,显然还没从他的紧张中恢复过来,他哆嗦着说:“姐,别……别问了。我的心,都快……快要跳出来了。妈呀,今晚的事要是能成,还……还可以算是个小花招。要是不成,我就……就比猪还蠢了!”

  袁诺芳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。她回头看他一眼,伸手把他的一头乱发整了一下,又顺手捏了一下他的耳朵。她心里想,傻乔,你知道姐有多喜欢你吗?不过,她也知道,现在绝对不是她表达感情的时候。

  汽车终于驶进雅苑小区,并且在五号楼前停下来。

  她回头说:“你上去吧,我在车里等你。”

  乔一福说:“姐,你……你辛苦。”他匆忙推开车门下了车。

  袁诺芳突然叫了他一声,拉住他的手说:“傻乔,不管你打的是什么主意,一定要成功!我等你的好消息!”

  乔一福也盯着她,认真地说:“姐,咱……咱们必须成功!”

  此时,在雪丽家的客厅里,许家城仍然是怒气难消,不肯轻易向俞凤媛低头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