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59、 有一个极其精明的三步曲

逆行商海 闻绎 3047 2017-03-04 10:36:42

  金艳妮又转向乔一福叫道:“乔律师,当初是你叫我劝阎震强收购ST星信的,你现在也要帮他一把呀!”

  袁诺芳说:“咱们现在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了!”

  金艳妮尖声说:“袁姐,你可不要说这个话!过去我一直敬着你,什么都听你的,现在是鲁腾生死关头,你们不能见死不救!乔律师,你说话呀!给我一句话!”

  这时,桌边的人都回头去看乔一福,希望他能拿出什么好办法来。

  可是,乔一福现在也是一脑袋糨糊,什么办法也没有。他万分苦恼地站起来,看着大家,终于说:“咱……咱们上了车,是吧?”

  罗兰立刻听出来了,乔律师是想鼓舞一下大家的信心。就说:“乔律师,你说的没错。我们已经上了车!就决不下车!这是我们的口号!”

  乔一福又说:“我……我们一直在闯,一关一关地闯,闯到今天,是吧?”

  袁诺芳也听明白了,大声说:“没错!过去有多少难关,都让我们闯过来了!”

  乔一福的嘴抽筋似的一歪一歪的,倒露出一股倔强的样子来。说:“我……我们继续闯!只能继续闯!宜海的事,鲁腾的事,都……都和咱们有关系!你们,你们让我想一想,我……我得想一想。明天……明天……”

  罗兰的大眼睛里闪着锐光,不动声色地说:“好,乔律师,明天,我们等着你!”

  光福公司的核心会议,就这样结束了。

  至少到目前为止,她们什么办法也没有。只能等明天再说了。她们现在的唯一希望,就是对乔一福的信任,相信他到了最后一刻,一定能想出什么歪门邪道的主意来。

  她都出了公司,来到街边。一时却舍不得散开,都看着愁眉苦脸的乔一福。

  在这些人里,罗兰是最冷静也最聪明的。她心里一直猜测着乔律师可能会有什么办法。她其实不想说出来,但忍了又忍,还是忍不住,就盯着他说:“乔律师,我问你一句话,你是不是想利用许家城重婚的事?”

  乔一福苦歪歪地看着她,又来回看着她们每个人,摇头说:“我……我答应过雪丽,不……不劝凤姐离婚。这个,这个,不行。”

  栗光英疑惑地瞪着他,说:“一福,凤姐的想法,你应该知道!她就是想离婚!你不帮她离婚了?”

  乔一福苦恼地看着她,“英子,我……答应过雪丽了。”

  袁诺芳摇着头说:“凤姐离不离婚是另一回事。但是吧,咱们用重婚这个事威胁许家城,总是不太好。”

  罗兰却说:“袁姐,我们现在处于生死之时,顾不得这些了!自古战场无德,兵不厌诈!乔律师,我们不要太书生气了。”

  乔一福很无奈地说:“阿兰,不……不要说了。让……让我再想一想吧。”

  他说完,就独自走了。其他人都看着他摇摇晃晃的背影,渐渐消失在夜色里。她们现在没办法了,只能等着乔律师拿出什么古灵精怪的奇妙主意来。

  这一夜,即使是像袁诺芳和罗兰这么精明的人,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来。但是,别人可没闲着。廖清山把他的猜想考虑了一夜,越来越相信,将宜海电工注入到星信公司里,几乎就是光福投资那帮丫头片子的唯一出路!

  他是个说干就干的人。早上一上班,就叫秘书和宜海电工的董事长许家城联系,说有重要的业务,要与他商谈。秘书的电话一打完,他就带着温庆西出发了。

  一个小时后,他们在一名女办事员的引领下,顺着走廊一直向许家城的办公室走过去。女办事员推开总经理办公室,说:“许总,廖总和温总来了。”

  许家城得知廖清山和温庆西要来拜访他,心里就有了许多疑问。但看见他们进了门,还是热情地和他们握手,并请他们在沙发上坐下,和气地说:“廖总,我还是在昌平郡王府见过您的。”

  廖清山哈哈地笑着,热情地说:“是的,是的,我记得,咱们打过招呼,就是没有深谈过。对许总,还有宜海电工,我是早就听说过的。”

  许家城心里藏着疑惑,随意地问:“廖总这次来,一定有什么大事吧?”

  “许总,确实是有一件大事,不然我不会亲自来。”廖清山虽然语气平和,但眼神里总是闪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锐光,盯着许家城。

  “请廖总指教。”许家城也是个精明的人,这样的眼神,他也见过多了。

  “许总的宜海电工。是一家优秀企业,技术先进,产品畅销。不过,为了今后更好的发展,许总是否有意借壳上市呢?”

  这倒是一件让许家城意外的事。他自然地想起来,他曾经希望马维世帮助他借壳上市,却没有办成。他得到的消息,是这位廖清山不愿意与马维世合作。但眼下,廖清山却提出这样一个建议,让他感觉到异常。

  他笑着问:“借壳上市?借什么壳?不会是ST星信吧?”

  廖清山哈哈笑着向他摇手,似乎很坦荡地说:“不是,不是。很遗憾,那个机会已经错过去了。”他指着身边的温庆西说:“我说的是庆亚信息,温总的公司。”

  他这么说着,就向温庆西伸出手。温庆西立刻把一个文件夹递到他手里。

  廖清山把这个文件夹放在茶几上,向许家城推过去,“许总,我是很有诚意的。这是庆亚信息的基本情况,你有空的时候可以看一看。我也不瞒许总,最近,庆亚信息遇到一些困难,主要是产品方面的原因。如果许总的宜海电工能够注入进去,一可以解决庆亚信息产品研发落后的局面,二可以给宜海提供一个上市的机会。我相信,这是一个双赢的方案,你们一定会珠联璧合,优势互补。”

  让宜海上市,一直就是许家城的最大心愿。但要是IPO,难度就太大了。他听说,排队等着IPO的公司有数百家之多,而且每一家都有很强的路子和背景。宜海要是通过这种方式上市,简直是难于登天!相对而言,借壳上市要容易许多。

  但是,他早就听说,廖清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,并且极其精明狡猾。他今天突然登门造访,要和他谈借壳上市的事,自然会让他起疑心。

  所以,他的下一句话,直奔要害。他笑着说:“那么,廖总有什么考虑吗?比如,在股份方面?”

  廖清山的心里,却有一个极其精明的三步曲。第一,让宜海电工借壳上市也很好,可以把庆亚信息拔出泥潭。第二,双方谈不成也没关系,毕竟谈成的代价比较大。第三,关键的关键,就是不让光福投资那帮丫头小子们,借着宜海电工上市的事脱困!这才是他今天来的根本目的!

  所以,他非常诚恳地说:“具体的持股比例咱们都可以慢慢商谈。我倒是认为,许总占百分之五十五上下,可能更合适一些。另外一点,许总的经营能力有目共睹,我希望许总出任新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。”

  许家城难以相信地看着他,竟然说不出话来了。这么好的条件,几乎就给他一种诱饵的感觉。那么,他的目的是什么呢?他认真的思考一下,认为可能有两种情况。一种是,廖清山确实另有目的,宜海借壳上市不过是个幌子。另一种是,那个什么庆亚信息,可能糟到了极点,不这么办,就可能退市了!如果是后一种,他还可以应付,甚至在股权结构上提出更高的要价。至于前一种可能嘛,他相信,他完全可以设法避免!

  廖清山面带微笑,精明地看着许家城。他几乎完全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想法,只想占便宜,绝不吃亏!说起来,这也是经营者应该采取的措施。

  所以,他进一步说:“许总,我再说一遍,我是很有诚意的。我希望许总也认真考虑我的建议。”

  到了这个时候,许家城只能点头应允:“当然,当然,我一定认真考虑。”

  也是在这个时候,发了傻的乔一福,正一动不动地站在律师事务所他那间办公室的窗前,望着外面的天空发呆。天气雾蒙蒙的,一如他的心情,沉闷而晦涩。

  他一夜未眠,一直想着的,就是如何说服许家城,同意把宜海电工注入到星信公司里。他有许多理由可以用来说服许家城,但都抵不上许家城对他,对凤姐的气恼。他的宜海电工业绩不错,他有足够的底气去贬斥他们。

  这个时候,乔一福可是苦恼到极点了。他的光福投资面临崩溃的危机,他怎么对得起那些相信他的股东们!

  也就在这个时候,他隐约感觉办公室里似乎有了什么变化,或者说,有了什么特殊的情况。某种他意想不到的气氛,正悄悄在他身边回旋着,这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。他慢慢地扭回头,却意外看见美丽的许莹湘,脸上带着一丝羞涩的笑容,正站在门口看着他呢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