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57、 他们怎么会有资产呢?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0 2017-03-03 10:46:42

  “你还有什么事!没事我就挂了!”梅美云心中的怒火已经升起来了!

  “好,关于你女儿的事,我点到即止,决不再提了!我要说的第二件事,是阎震强的产品仍然有销路,你的压价还不到位!”

  “我已经尽力了!已经是最低价了!”她低声叫道。

  “你还要继续压价!再往下压!我和你有过口头协议,差额部分,我给你补!但你必须把价格压下来,让阎震强死透!这件事,你总该做到吧!”

  “行!没问题!我今天就能安排下去!”她咬着牙说。

  “好,我等你的好消息!梅总,再见!”廖清山干脆利索地挂断了电话。

  梅美云也慢慢挂断了电话。压价!没问题!阎震强在她最关键的时刻抄底收购了一大批ST星信,让她功败垂成!她绝不会放过他!

  但是,廖清山的话语里,关于女儿的事,却让她犹豫难决。说一句实话,一边是女儿的利益,一边是自己的利益,此刻她还真的拿不准,该以哪一边为重!

  廖清山挂断了梅美云的电话,第二个电话,却打给了他的表侄女金艳妮。

  这个时候,金艳妮正在一大堆表格里和资料里忙碌着。最近公司经营状况不好,上上下下都很紧张。所有人都在加班,检查各部门的情况,其中销售部门和生产部门是最紧张的,他们都希望开辟出新的销售渠道。

  桌上的电话响了,她抓起电话夹在肩膀上,仍在翻看面前的报表。她一听,竟然是廖清山来的电话,不由紧张起来了。

  她又妖娆又谨慎地说:“哎哟,是叔呀,您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?”

  廖清山轻松地笑着,说:“你这孩子,也好些日子没来看叔了,倒是我给你打电话,太不应该了吧?已经忘了有我这个叔了吧?”

  金艳妮笑着说:“哪能呀,您是我叔呀,我忘了谁也不会忘了您呀。这不是公司里最近事多吗?这些日子一直在公司里忙呢。”

  廖清山阴阳怪气地说:“看来,鲁腾的业务还不错呀,是不是呀?”

  金艳妮警觉起来了。公司目前的状况这么差,就和这位廖清山有关系!她一边猜测着他的目的,一边说:“还行吧,跟您可比不了。我们就是一家小公司嘛。”

  “什么小公司!你们阎总,不是还要大发展吗?”他的口气变得凶恶起来。

  “叔呀,我们还提什么发展呢,我们……”她忽然意识到廖清山可能是要打探鲁腾的情况!也许还对鲁腾打什么主意呢!她急忙改口说:“叔,您还跟我们提什么发展呀,在您眼里,我们鲁腾还不都是小意思。要说呢,我们阎总的想法是有一点,他最近正在做新计划呢。”

  “是吗?那你们还是想大发展嘛。我希望鲁腾发展得更好!”他最后这句话,几乎就是恶狠狠地说出来的。

  金艳妮可不敢接他这个话碴,更不敢惹着他。她眼睛转着,小心地说:“叔,那我就先谢谢您了。”

  这时,廖清山却转换了话题,口气阴阴地说:“艳妮,你的光福投资公司,最近怎么样呀?出手不凡嘛,一下子就控制了星信公司。我听说,你们还要对星信公司搞资产重组,有什么具体方案吗?”

  金艳妮很清楚,这件事是光福公司的核心机密。按照乔律师的说法,虽然已经有了目标,但能不能实现,却谁也没把握。妈呀!要是廖清山在中间插一手,光福的麻烦不就更大了吗?

  她嘻嘻地笑着,随意地说:“叔,我最近一直在忙公司里的事,光福那边的事,我都不清楚。我也不知道他们准备怎么弄。我听说,现在什么都没定呢。”

  “是吗?你告诉罗兰还有其他什么人,要是我能帮上忙,我倒是很乐意的。我也是生意人嘛。你们有目标了吗?”

  “真的呀。叔,那我可要谢谢您了。您的意思,我一定转告他们。行吗?至于有没有目标,我可真的不知道。要是有消息了,我一定告诉您。”

  金艳妮终于放下电话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已经非常紧张了。她忍不住自语道:“什么帮忙,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!”她想,这个情况应该尽快告诉乔律师才好!

  廖清山放下电话之后,就在办公室里来回转着,皱着眉头思考。眼前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如何打一打光福的气焰!但是,金艳妮那个小丫头,却一丝口风也不露,让他找不到下手的缝隙!

  这些日子,温庆西一直呆在廖清山的办公室里。他心里最关心的事,既不是梅美云,也不是光福投资,他就想着柳卓兰!没有柳卓兰,他心里的戾气就发作不出来!让他浑身都难受!他就希望廖清山给他下一个令,把柳卓兰抓来!

  廖清山给梅美云和金艳妮打电话,他都听到了。他随口问:“光福怎么着?”

  廖清山凝神思考着,说:“我听金艳妮的意思,光福投资那帮小子丫头,似乎想在星信公司里注入资产。他们拿什么注入?”

  温庆西怪异地向他笑了一下,说:“他们那个小公司,现在倒是可能有点钱,ST星信的股价一直在涨。但是,他们怎么会有资产呢?不可能。”

  不过,廖清山考虑问题可不会这么简单。光福投资有什么资源吗?他很快就想到了马维世。他说:“你可别忘了,马维世和项雨轩都是他们的后台!也许会帮他们想办法!”他伸出一根手指向温庆西摇晃着,“等一下,等一下。这么一说,我倒想起来了,马维世曾经对我提过,想让宜海电工借壳ST星信上市,当时我没同意。哎呀,他们会把宜海电工注入到ST星信里吗?”

  温庆西说:“我好像听说,许家城那个人和光福的人不对付,他会同意吗?”

  廖清山眼睛转着,越想越感觉此事的可能性很大,“宜海电工要是能借壳上市,他怎么会不同意!如果光福那帮小子丫头,真把宜海电工注入到星信公司里,妈的,他们可就真要成事了!”接着他就想到了梅美云,光福那帮人要是能成事,他和梅美云的交易可就难说了!想到这里,他立刻给杜俊山打电话。

  他说:“杜总,你现在在哪里?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说!”

  这个时候,杜俊山正和雪丽、黛西坐在一起,商量他们眼前的几件大事。头一件,就是楚家和项家的合作投资是否还能继续下去?第二件,与第一件相关,项雨轩是否还能向楚全富定向增发?第三件却是一件比较扯淡的事,项玉菲还会和楚国林和好吗?雪丽不得不考虑,是让他们和好有利,还是不让他们和好有利呢?他们现在琢磨的就是这么一件事。

  这时,杜俊山接到廖清山的电话。当廖清山说,他判断,光福投资有可能把宜海电工注入到星信公司里时,他们三个人都吃了一惊。

  杜俊山一看雪丽的脸色,就知道此事严重。他平静地说:“廖总,我正在外面办事呢。您说的事,让我考虑一下,再和您商量,是否可以?”

  廖清山一听他的语气,就明白,他要去和他背后的那个人商量。想到此事的严重性,他倒希望杜俊山能拿出一个好办法来。他说:“好,我等你的电话。”

  这个意外的消息,虽然是廖清山的猜测,但冷静的想一想,却是光福投资那伙人最有可能采取的策略,甚至也是他们唯一的出路。想明白这一点,这三个极其精明的人,都仔细考虑此事对自身利益的影响。

  黛西首先开口说:“丽萨尔,一旦光福完成注入,你恐怕就什么也得不到了!”

  但雪丽考虑问题,却更深一步。她很快就想到,这个结果,是廖清山和梅美云都不可接受的!这简直能要他们的命!他们必然会采取反击措施!这是一。其次,光福投资如果成功,当然获利巨大。但他们如果做不成呢?不能把宜海注入到星信公司里,那结果只能是死路一条!

  把这两点考虑清楚,雪丽就明白,此时绝不是她冲锋陷阵的时候!而是应该坐山观虎斗!等他们两败俱伤时,她只需去收取战利品就可以了!

  所以,她轻声说:“杜总,你不必介入这件事。首先,许家城不会同意!其次,就算许家城同意,廖清山和梅美云也会竭力破坏这件事!我们坐观其变吧。”

  杜俊山没说话。他确实看出来,雪丽的精明和智慧,绝不是一般人可比的。她要坐收渔利!却不费吹灰之力!

  廖清山虽然是猜测,却恰恰猜中光福投资当前的命脉!他只有掐住光福投资的命脉!才有他下一步和梅美云换股的生路!他此时和温庆西商量的,就是如何出手!阻截光福投资的策略!

  将宜海电工注入到星信公司里,正是光福投资当前的关键!是最重要的事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