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55、 真的是让我给弄坏了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6 2017-03-02 10:41:26

  她沉默了一会儿,才轻声说:“请问,您是杜叔叔吗?”

  “是我。您是……您是……”其实杜俊山已经预感到是谁了,但还不敢相信。

  “我是项玉菲。”她不动声色地说

  杜俊山不由张大了嘴。他相信,项小姐这个电话,绝对不是打着玩的,一定有什么重要原因。他拉着长声说:“噢——,是项姑娘呀,你好,你好。有事?”

  “也没什么事。就是睡不着,就给您打了一个电话,不影响您吧?”她说得很轻巧,但心里一直在盘算,她心里的话如何说出来才好。

  “不影响,不影响。”他不轻不重地笑起来,“不瞒你说,我也有失眠的毛病,这会也没睡着。项姑娘有什么话,尽管说,咱们聊聊天。”

  聪明的项玉菲,哪里会上他这个小当,只是淡淡地说:“杜叔叔,我今天上午去了清华大学。”她这句话如此简单,仿佛真是随口而出的,却如匕首一般抵在杜俊山的喉咙上,就看他如何回答了。

  杜俊山当然察觉到这句话里的潜台词,真实的意思是,你杜叔叔在我的事上,究竟掺入到什么程度。他不能说知道,更不能说不知道,怎么回答都不好。

  他转着眼睛,小声说:“噢,我确实听说,项姑娘在清华大学上课,是吧?”总算把项玉菲这把匕首给让了过去。

  不过,项玉菲怎么会轻易放过他?她不把他治住了,怎么说后面的话?

  她随后说:“我是在清华上课,想考一个大专本儿。”但接下来,她的话灵巧一转,直接刺进他的喉咙:“今天上午,杜叔叔也在清华大学吧?”

  杜俊山几乎要笑出声了。这丫头实在是太聪明了,让人防不胜防。不过,他还想和她再绕一绕。跟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斗斗心眼,也是挺有意思的事。

  他笑着说:“是……是,我经常去那里,因为国林在那里嘛。他父亲不常在BJ我得经常去看看他。这个事……”

  但是,项玉菲却截住他的话,直接说:“您今天也在吧?”

  这下子,杜俊山就躲不过去了。再躲,更招人怀疑,项小姐就不会再和他说话了。所以,他一咬牙,镇静地说:“今天也在。不过,我可没有……”

  项玉菲再次截住他的话,直截了当地说:“是您让国林过来的吧?”

  一向自认精明老练的杜俊山,竟被项玉菲这么简单几句话给逼到墙角里了,并且动弹不得。从来都像泥鳅一样油滑的杜俊山,也变得结巴起来了。他突然发现,说实话竟然这么费力。

  他吃力地说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项姑娘,您千万不要误会。这……这个事吧,是这样的,是您先和楚国林那孩子认识的,然……然后我才觉得,楚家和项家,是……是可以联合投资的。项姑娘,这个事怪我,我办得太仓促了,就……就好像是两家的大人,合伙算计两个孩子似的。您说,这怎么可能呢?是不是?”

  项玉菲进一步问:“是我和国林认识在先,然后才有联合投资,是这样吗?”

  杜俊山急忙说:“千……千真万确就是这样的。是我这个人太……太急功近利了,才把这个好事给办坏了。项小姐,都是我的错。”

  项玉菲并不关心是谁的错,她继续问:“那么国林呢,他是怎么想的?”

  到了这个时候,杜俊山的全部聪明狡诈,才如醍醐灌顶一般恢复过来。他立刻意识到项小姐今晚来电话的真实目的,并且从中看到了一线生机。

  他那么诚恳地说:“项小姐呀,您……您还看不出来吗?国林那孩子,他……他是个特别正派的人,特别诚实的人。现在,他……他可能也和您一样,也……也认为他是被利用了,就……就特别生气。你知道,人在特别生气的时候,真有可能干一些不太聪明的事,说一些没经过认真考虑的话。项小姐,这些话是做不得数的,可是吧,确实造……造成现在这种局面。哎呀,项小姐,我是个旁观的人,您和国林那孩子,真是蛮般配的,俊男美女呀!嗨,都让我给弄坏了!”

  项玉菲虽然聪明,但到底年轻。说一句实话吧,天下最可怕的,就是顺耳的话,想听的话!杜俊山这几句话,正是她最想听到的话。虽然是这样,她还是多问了一句,好让自己有思考的时间。

  她轻声说:“杜叔叔,您说话怎么结巴起来了?”

  此时,虽然已是秋天,杜俊山早已一身大汗了。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,谨慎地说:“哎呀,您实在是……您实在是个聪明姑娘,我要有一点假话,您肯定听出来了。再……再一个,我真的希望您和国林和好,真的,你们应该还有机会。”

  到这个时候,项玉菲已经知道了她特别想知道的情况,心里也特别满意。但她却只是简单地说:“杜叔叔,谢谢您告诉我这些,谢谢。”

  杜俊山听出来了,项小姐要挂电话了。他急忙说:“我说,我说,项小姐,您和国林,找个时间再谈谈吧。把这些事都说清楚了,也许你们就和好了。项小姐,这个事,真的是让我给弄坏了。国林应该也知道这个情况。”

  项玉菲静静地说:“这个事,以后再说吧,谢谢您,杜叔叔。”

  杜俊山慢慢合上手机,却不住地擦着额头上的汗。他感觉,这个事有希望了。他立刻就想到了雪丽。这个事如果能反败为胜,将是他的一大功劳!

  此时,天色已是凌晨。杜俊山这个电话,就把睡梦中的雪丽给叫醒了。

  他匆忙地说:“雪女士,我觉得,项小姐和楚国林的事,或许还有转机。刚才,她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  雪丽顿时清醒过来,急忙问:“谁?项玉菲?”

  他说:“是呀!就是她!我反复向她解释了。我说,她和楚国林认识在先,楚家和项家联合投资在后。是我把她和国林的事给弄坏了,倒好像是我利用了他们。雪夫人,项小姐听了我的解释,似乎口气缓和了许多。您说,如果真有机会让他们再见一面,会怎么样?您准备怎么办?”

  雪丽一下子就看清其中的结果,她说:“杜总,最首要的,就是楚家和项家的联合投资,希望你能促成。项玉菲和楚国林再见面的事,你要好好安排一下。”

  杜俊山很随意地问:“您特别希望,他们两家能联合投资?是吧?”

  大概人人都知道,刚从梦中醒来的女人,智力可能要打一点折扣的。不幸的是,雪丽再精明,也脱不出这个框子。所以,她再自然不过地说:“是的,这就是我的希望!”她考虑片刻,又说:“另外,我感觉,你还可以和那个乔律师接触一下。他是他们两家的律师嘛,也许会起一些作用。”

  杜俊山那么顺从地说:“好,好,我会认真考虑这件事,一定安排好。一有消息,我就给您打电话。雪夫人,您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  雪丽仔细思考片刻,说:“杜总,希望你尽快和廖清山见一面,对那个阎震强,最好再用一点力!这个意思你明白吗?”

  杜俊山说:“夫人,请您放心,我完全明白!”

  他收起电话的时候,眼睛里竟然闪出了绿光,像狼一样。

  今晚的两个电话,一个是项小姐给他打来的,一个是他打给雪夫人的。这两个电话让他看到了另一个机会。他一直就想摆脱雪丽对他的控制,今夜就是一个机会!他绝不能放过去!

  他低头一看表,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。他不管,立刻就给廖清山打了一个电话。他要求,立刻和廖清山见面。他说:“就是现在!立刻!极其重要!”

  天快亮的时候,廖清山、温庆西和杜俊山,这三个精明、狡猾、奸诈的人,在他们经常碰头的地方,林小姐茶室里见面了。

  杜俊山进入单间的时候,廖清山和温庆西已经到了。他慢慢坐下,拿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,不动声色看着他们。

  他略带一点歉意说:“廖总,温总,让两位久等了。”

  廖清山脸上带着冷笑,似乎很不屑地看着他。讥讽地说:“杜总,你该不会又去见了什么人,甚至可能是带着指示来的吧?”

  杜俊山向他点点头,笑着说:“廖总,我并没有见了什么人。我说实话吧,大约一个小时前,我接到一个重要电话,廖总,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电话!我原来是躺在床上的,不得不坐起来,万分谨慎地接这个电话!”

  廖清山大为疑惑,问道:“是谁?可以告诉我吗?”

  杜俊山嘿嘿地笑起来,但眼神仍然是阴阴的,“是项雨轩的女儿。我再说一句实话吧,接她这个电话,让我全身的汗都出来了!紧张得要死!”

  廖清山更加疑惑看着他,“你究竟什么意思?她还能说出什么来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