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53、 我没有做任何违规的事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54 2017-02-28 10:39:16

  罗兰沉默一会儿,终于轻声说:“沙子哥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  她望着从车窗外掠过的景色,心里不由想到,这也是一件她要做出抉择的事。她只是拿不准,今后怎么跟沙子哥说。这个是很不好说的话呀。

  这天夜里,罗兰到了阿哥家。阿哥家里果然变成下不去脚的猪窝,到处都是废弃的垃圾和扔在各处的脏衣服。到了这时候,一向挺拔矜持的罗兰,竟然变成任劳任怨的小媳妇,那么勤快地收拾、打扫、清理、擦洗,把扔在各处的脏衣服都送进洗衣机里,轰轰响地清洗着。

  等一切都忙完了,她也出了一身的汗,脸色也是粉红而滋润的。这期间,阿哥仍和以前一样,坐在电脑前,两眼痴呆地追随她忙碌的身影。

  阿兰脸上带着微笑,一边擦着手,一边走过来,倚在他的身上,抓一抓他的头发,扭一扭他的耳朵。阿哥则伸手伸手轻挽她的小腰身,痴迷地笑着。

  这时,阿兰才想起金艳妮的事来了。她说:“阿哥,你有空的时候查一下,是谁在打压鲁腾公司的股价,他们的力量有多大。”

  阿哥点点头,说:“行,我回头,就,查一查。”他说话总是断断续续的。

  这时,聪明的罗兰,脑子里就把这件事又转了一下。她隐约察觉,金艳妮说的这件事,可能不简单。这个不简单主要有两个方面,一方面,打压鲁腾股价的,确实有可能是廖清山。那么,他的目的呢?似乎和光福公司有间接的关系。另一方面,金艳妮居然请她和袁诺芳帮忙,其实,她已经猜到是廖清山所为,为什么还要找她和袁姐帮忙呢?

  把这两个方面想清楚,小罗兰不由笑了起来。金姐姐真是够聪明的。廖清山打压鲁腾股价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阎震强收购了一批ST星信股票!但金姐姐却不去找乔一福,更不肯向乔一福抱怨。当初,正是乔律师请她劝说阎震强,出手购买ST星信股票的。

  罗兰想清楚这些情况,就明白,金姐姐是想通过她向乔律师传达这个信息的。于是,她就给乔律师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这些情况。但是,乔律师虽然说话结巴,但他说的一句话,却让小罗兰隐约冒出一身的冷汗。

  乔律师说:“阿兰,那……那个廖清山,怎……怎么知道阎震强,买了一批股票?他……他怎么知道的?”

  老天!整个事情的发展,似乎另外有人在暗中操控!这个人是谁呢?

  这天夜里,袁诺芳开着车,驶过没有什么车辆的街道。当她减速驶进小区里,快要抵达家门时,也遇到一件意外的事,让她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她在楼前停好车,正向楼门走去的时候,旁边的阴影里却走出一个人,并且拦在她的面前。她吓了一跳,急忙问:“是谁?”

  那人轻声说:“袁总,是我。”并且向前走了两步。

  袁诺芳终于看清楚,站在她面前的竟然是谭森。她万分惊愕地说:“谭总,你怎么在这里?等我?要上楼吗?”

  谭森摇摇头,仍然低声说:“不上去。你到这里来,我跟你说几句话。”

  他引着袁诺芳走进一片树丛的阴影里,并且谨慎地看着前后左右。这么一种情况,让袁诺芳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不安地盯着他。

  谭森低声说:“袁总,我在这里等你,一直等到现在!将近两个小时!”

  袁诺芳大为惊讶地看着他,“我晚上出去有事了。你找我为什么不打电话?”

  谭森的眼睛,在黑暗中居然闪出一丝绿光,就如狼眼一般。他哑着嗓子说:“从现在起,你我之间,不要再用手机打电话!如果找我有事,就在办公室里说!”

  袁诺芳仿佛掉进恐怖电影里,头皮一阵阵地发麻,“为什么?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袁总,你仔细听好了!我今天在总公司里得到一个信儿!证管办的人已经开始调查你和我了!”他的声音更加阴沉。

  “为什么?”她恐怖地张大了嘴。

  “具体原因,我也不知道!但我考虑,不外乎两件事。一件是打压沪市4412的事。还有一件事,你最近是不是买了沪市4412?”他阴沉地盯着袁诺芳。

  袁诺芳大为吃惊,嘴张得更大了。这就是姜丽萍干的好事!也是她一直担心的一件事!但是,姜丽萍偷偷买入沪市4412,只告诉过自己,没对任何人说过!谭森怎么知道的?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  谭森在黑暗中一声冷笑,低声说:“袁总,已经到这个时候了,就不要对我隐瞒了!你别忘了,我们是一条船上的!”

  袁诺芳犹豫了一下,只得实话实说:“谭总,我确实有一个股票账户,但一直都是别人替我操作。我已经很长时间没管这个账户了。”

  谭森嘿嘿地冷笑起来,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,低沉地说:“袁总,你这么说,管用吗!屁用都没有!我确实知道,你的账户最近收购了一大批沪市4412!仅此一件事,就证明你在这件事里有鬼!”

  此时的天气,其实已经是秋天了,很凉爽。但受到惊吓的冷汗却从袁诺芳的脊背上流下来。她明白,这种事,一旦被人抓住,只有两种结果,要么终身不得介入股市,要么进监狱!这两种结果都让她恐惧。

  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。此时高声喊叫毫无意义!她平静地说:“谭总,这个账户不是我操作。另外,除了打压沪市4412,我没有做任何违规的事!”

  她其实很明白,这句话有点冒险。她就是想检验一下,谭森到底和她是不是一条船上的。如果是,并且真的是,或许还有应对的办法。但如果谭森把这句话当作威胁,就可能在背后对她下手!现在,她没有别的办法!

  谭森却很冷静,只是简单的冷笑一声,说道:“袁总,你用不着拿这件事来威胁我!我再说一遍,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!你明白不明白!”

  袁诺芳暗暗松了一口气,点头说:“是,我明白。”

  “你明白就好!”他说这句话的口气非常严厉。“现在,你可一定要对我说实话!我问你,你是不是在小春那里放了一部手机?”

  袁诺芳大吃一惊,心里多少明白一些了,“谭总,原来是秦仁在背后捣鬼!”

  “秦仁的事,呆会儿再说!这就是说,你确实在小春那里放了一部手机!”

  “放过几天!因为我另外有其他事,必须和外面保持联系。谭总,我保证和公司业务无关!后来就收起来了!我没用这部手机干过任何违规的事!”

  “不要解释!没有用!你藏了一部手机,本身就是违规的事!好了,不要再解释了!这件事,你知我知,明白吗!另外,秦仁也知道这个事,但他没证据!你要记住,打压沪市4412的事,和手机的事,你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松口!”

  “我明白,我明白。”她不住地点头,又问:“你准备怎么处理秦仁?”

  “现在动不了他,只能以后再说!”

  “证管办什么时候来调查?”这是她最关心的事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!你反正小心就是了!好了,就这样,我先走了。记住,你我之间,不要再用手机!你有事,就到办公室来找我!”

  谭森说完这几句话,又盯着袁诺芳看了片刻,就转身走了,很快就消失了。

  袁诺芳仍然站在那片树丛后面,只感觉全身冰凉。她思考,现在该怎么办!片刻之后,她转身就向汽车走去。

  袁诺芳脸色严峻,快速地开着车,直奔姜丽萍家。她在心里想着,这个妖精,终于给老娘找了一个大麻烦!我非得好好训她一顿不可!

  她冲到姜丽萍家门前,就跟要打劫一般,用力地敲门。

  姜丽萍开了门,惊讶地看着她,“袁姐,怎么回事?你这么晚跑来?”

  袁诺芳吼了一声:“进去!进去再说!”

  此时,葛涛正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。他一看见袁诺芳进来,也吃惊地站起来,惊讶地说:“袁姐,怎么了?这么严肃?”

  袁诺芳一屁股坐下来,说:“都坐下!有重要的事!”

  姜丽萍笑嘻嘻地看着她,“妈呀,不会是地震了吧?”

  袁诺芳凶巴巴地瞪着她,叫道:“臭姜,我没跟你开玩笑!告诉你,我刚刚接到警告,说证管办正在调查我呢!主要的事就是两件,一个是我的基金打压沪市4412的事!还有一件事,就是他妈的,我们两个的股票账户收购沪市4412的事!臭姜,你知道不知道!咱们原来已经把沪市4412卖了!偏偏又被你买了回来!现在就出大麻烦了!”

  姜丽萍也睁大了眼睛,无辜地说:“证管办?调查你?”

  袁诺芳叫道:“就是的!人家现在正在秘密调查呢!”

  姜丽萍目瞪口呆地看着她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她猜想,我会不会也受到调查呢?这可是一件要命的事呀!

闻绎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