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52、 她的细腰扭得像柳条一样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3 2017-02-27 10:32:31

  俞凤媛大大咧咧地说:“没错呀,还是阿兰说的有道理。乔律师,你说吧,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?你是董事长嘛!”她这么说着,还低声地笑了起来。

  别人说话,都救不了乔一福,只有凤姐说话,才能给他一个机会。

  这时,贼精的乔一福就傻乎乎地笑着,向她说:“凤姐,我……我就想挣钱。”

  俞凤媛笑得更开心了,“乔律师,让你说着了,我也就想挣钱。”

  栗光英立刻就叫了起来,“就是的嘛,我们投资就是为了挣钱嘛!”

  贼精的乔一福立刻就抓到了这第二个机会,转向她说:“英子,我……我跟你的想法一样,就……就是想挣钱!挣得越……越多越好!”

  这下子,袁诺芳和罗兰都疑惑起来了,难以相信地看着他。怎么回事?乔律师今天怎么会说出这样的傻话?这不是倒退吗?转念一想,似乎他的话里还藏着什么意思,但她们一时想不出来。

  栗光英和金艳妮等人则很高兴。她们感觉,乔律师是支持她们的意见的。

  这时,乔一福仍然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,继续说:“我……我吧,就投了一百万,毛估估,现在至少值……值一百五十万了!妈呀,真是来劲儿!ST星信一直涨,一直涨!妈呀,再涨下去,我……我就可以在BJ买套小房子了!不过呢。”他说到这里,却住了嘴,贼一样巡视桌边的人,眨着他的小眼睛,又说:“不过呢,我觉得吧,ST星信这一份钱,也……也就可以挣这么多了。要……要是再加上庆亚信息那一份钱,妈呀!那我不是挣得更多了吗?我就可以买大房子了!”

  这么几句傻话,把桌边的美女精英们说得目瞪口呆。她们就如醍醐灌顶一般,两眼都放出光来了。

  袁诺芳心里一声喝彩,妈的!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,老娘就没想起来说!她一拍桌子,叫道:“你们说,你们想挣一份钱,还是想挣两份钱!庆亚信息,就是第二个ST星信!也要连续涨!你们谁想挣第二份钱!说!现在就说!”

  这一回,桌边的人都面面相觑,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俞凤媛这个实心眼,说话是用不着拐弯的,立刻就说:“那还有什么说的,我当然赞成挣第二份钱了。你们说是不是?当然是越多越好了!”

  这时,金艳妮就笑嘻嘻地扭了起来,那个模样,是要多妖娆就有多妖娆,要多妩媚就有多妩媚,满脸都是灿烂的笑容。她莺歌燕舞地说:“袁姐,阿兰,你们都别在意,我们当然想挣第二份了。我刚才不过是随便说说的。咱们当然还是要按乔律师的计划办了,是吧,各位?”

  栗光英和姜丽萍,一眨眼的功夫就把这个事想明白了。她们当然想挣第二份钱,越多越好嘛。只是,这个话有点不好意思说罢了。

  葛涛的思维就要比她们慢半拍,还是有点不放心地问:“喂,乔律师,咱们真能挣第二份呀?也是这样天天涨?”

  乔一福就笑着向他说:“涛哥,咱们能挣到第……第一份,就……就能挣到第二份。涛哥,我……我是最想挣钱的!”

  葛涛看着他,就不再说话了。他妈的,谁不想挣钱呀!

  现在,袁诺芳就如刚刚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,昂起头来,四顾着说:“听见没有!你们都听清楚没有!英子,现在你怎么说?”

  栗光英当然有些恼火。不过,说到底,她更想挣钱!她的财神都说了,可以挣两份钱,那还有什么好说的!

  她悻悻然,把两片红嘴唇撇了又撇,嘟囔着说:“哼,这有什么呀,不就是悄悄收购庆亚信息吗?跟收购ST星信有什么区别!真是的,我明天就叫王五他们开始,一边抛ST星信,一边收购庆亚信息!这还不可以吗!真是的!”

  袁诺芳喜笑颜开,“干这个你当然最有经验了。那好,咱们就这么定了。”

  一件大事,终于在光福公司的董事会上作出了正式决定:现在是九月二十日,要求栗光英掌握节奏,一边抛出ST星信,一边秘密收购庆亚信息,争取在十一月底之前至少收购百分之十四。

  这件大事一确实,光福公司的股东会也就结束了。她们互相说着话,都走出写字楼,有人向自己的汽车走去,有人去街边打车。

  可是,金艳妮却拉着袁诺芳和罗兰,最后才走出来。

  她一副哭相地说:“袁姐,阿兰,有个事,我要求你们两个帮帮我了。”

  袁诺芳疑惑地看着她,“你有什么事呀,你说。”

  金艳妮还没开口,就把她的细腰扭得像柳条一样了,满脸都是苦难表情地说:“哎呀,袁姐,阿兰,我现在真是烦死了。我们鲁腾吧,最近也不知怎么了,老走背字,事事都倒霉。开始吧,我们的产品忽然滞销,卖不出去了,简直就是莫名其妙的。我就到处去打听消息,结果发现,是梅美云的博云电子,用低价和我们抢客户,把我们的销路给断了。后来吧,我们股价又在下跌。袁姐,阿兰,你们是最清楚的了,现在整个股市都在慢慢向上走的,已经到两千三百点了。可是,我们的股价却在下跌,跌得还挺厉害的!”

  一听说鲁腾的事里有梅美云的影子,袁诺芳就谨慎起来了。她相信,梅美云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断鲁腾的销路。但梅美云未必有力量砸鲁腾的股价!

  她小心地问:“有人故意砸你们的盘?”

  金艳妮就叫了起来,“可不就是的!股价这么一跌,我们贷款呀,还有预付款什么的,就都出了麻烦。阎震强现在焦头烂额的,到处借债堵窟窿。他以前买了一批ST星信,是挣了一些钱的,昨天也全部卖出去还债了。现在ST星信还在上涨,把他给气坏了。”

  袁诺芳不由笑了一下,“他昨天卖的,也挣不少了吧?”

  金艳妮就跳着脚说:“他挣了一些也全都堵窟窿去了!可是还有好多窟窿呀!现在鲁腾可有大麻烦了,上上下下都乱套了!”

  袁诺芳想了想,就问:“梅美云断你们的销路,那么,谁砸你们的盘呢?你们心里有点数吗?有没有?”

  这下子,金艳妮就不太敢说了。她左望望右望望,终于一下狠心说:“袁姐,我猜吧,十有八九是廖清山!我们得罪他了!”

  她这么一说,袁诺芳大体也就明白了,有可能是为了收购ST星信的事。她问:“你找我们,想怎么着?不会是和我们借钱吧?”

  金艳妮歪着嘴,把头摇了又摇,认真地说:“咱们的情况,我都知道。刚才在会上争论的,不就是为了钱吗?我就是想借钱也张不开口呀。嗨,袁姐,不是那个事。我就是想弄清楚,到底是谁砸我们的盘,是不是廖清山。袁姐你在股市里路子多,或许可以帮我们查出来。阿兰家的阿哥在网上有办法,或许也可以帮我们查一查。我就是想吧,如果真的是廖清山在干这个事,我们也好想办法去对付他呀。袁姐,阿兰,能帮我一下吗?”

  袁诺芳问:“就是这个事?”

  金艳妮急忙说:“可不就是这个事。我们总要知道是什么人,背后对我们下手吧?鲁腾虽然业绩一般,但到底是我上班的地方,阎震强也一直对我不错。我怎么着也要出点力才好。”

  袁诺芳点点头说:“行,我想办法帮你查一查。”

  罗兰也说:“金姐姐,你放心,我今晚就跟阿哥说,看看他能不能找到线索。”

  金艳妮笑着说:“哎呀,那太好了,我替阎震强谢谢你们了。”

  袁诺芳说:“好了,你也回家去吧,等有了消息,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她们互相挥手说再见,各自向自己的汽车走过去。

  罗兰上了自己的车,静静地看着车外。她心里还有想着金艳妮说的事。她想,如果真是廖清山在背后砸鲁腾的盘,就可能和光福有关系了。

  沙子哥开车驶上大街,回头看了她一眼,说:“回家?”

  罗兰也没有多想,就说:“先送我去阿哥那里,去看看他。”

  沙子哥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,淡淡地说:“你今天跑了一天,又喝了不少酒,最好回家睡觉去吧。”

  罗兰刚要开口说话,忽然明白沙子哥的意思了。

  她每一次去阿哥家,沙子哥的脸色都是沉的。他虽然从来没说什么,但罗兰感觉到,沙子哥不希望她常去阿哥家。这是一个很微妙的感觉,常常让罗兰难以抉择。沙子哥从前为父亲开车,父亲去世后,就一直给她开车。沙子哥的忠诚是最坚定的,也是她每一天都离不开的。但她心里的情感,似乎总倾向于阿哥。

  此刻,她轻声说:“我有半个月没去他那里了。他那里一定乱成猪窝了。”

  沙子哥在后视镜里看她一眼,小声说:“那就先去阿哥那里吧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