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49、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8 2017-02-26 10:41:10

  楚国林一动不动,那么深情地注视着许莹湘,什么也没说,终于转身走开了。

  许莹湘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,就像风一样化进了阳光里。她眼睛里似乎有了泪,她用力擦了一把,转身回到项玉菲身边。

  项玉菲石雕一般望着远方,也是全身颤抖。她慢慢回头,眼神冰冷地看着许莹湘,用很轻的声音问:“姐,他说什么?”

  许莹湘没办法说实话,只好说:“他就是无赖,还想继续纠缠!”

  项玉菲仍然盯着她,“姐,你为什么流泪?你为什么难过?”

  许莹湘看着她,心里有很复杂的感情在波动着。眼前的状况,诡异而复杂。和楚国林门当户对的,本来应该是玉菲。而他喜欢的偏偏是玉菲的护卫。可是,她不仅仅是玉菲的护卫呀,她还是玉菲的知心的朋友,是忠心的朋友。她怎么能夺朋友所爱?这么一种状况,让她纠结而苦恼。

  她沉默片刻,才轻声说:“玉菲,我现在才体会到,你那天夜里的心情,想爱,却爱不成,仿佛一切都是假的。”

  项玉菲的聪明,不是许莹湘想瞒就可以瞒过去的。只是,她的内心太高傲,不肯随便承认自己的失败,更不想在许莹湘面前承认。说一句实话,她也不太相信国林哥哥会喜欢许莹湘。那么,许莹湘呢?

  她似乎很随意地问:“姐,你喜欢他吗?”

  许莹湘抓住她的手,紧紧地握着,摇着头说:“玉菲,你别问了,我和他一个天上一个地上,永远也走不到一起!”

 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就明白这是一句实话。一个天上,一个地上,这种情况,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!但这句话,也如刀一样插进自己的心里。

  这时,上课的铃声响了,仿佛催命似的,十分刺耳。周围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向楼里走去。她们周围的人少了,变得有些空旷了。她们互相注视着。

  项玉菲轻声说:“姐,咱们走吧。”

  许莹湘就向她点点头。她们挽着胳膊,一起向学校外面走去。

  躲在树后的葛涛看见这种情况,急忙给罗兰打电话,小声说:“阿兰,她们要走了,要走了!你在哪儿呢?”

  罗兰此时正乘车赶往清华大学。她接到这个电话,说:“我正在路上,马上就要到了。”她伸手向前,拍了拍沙子哥的椅背。

  沙子哥并不用回头,只是点了一下头,随即就加快了车速。

  罗兰望着车外的景色,略略思考一下,就给项玉菲打电话。

  项玉菲看着手机,向身边的许莹湘冷笑一声,“姐,看到没有,这又是一个。阿兰也要掺和到我的事里?我不明白,她想干什么?”

  许莹湘望着她,可不敢轻易说话。她猜想,阿兰来,一定乔律师的安排!

  项玉菲接通电话,笑着说:“喂,是阿兰呀,咱们好久没见了。”

  罗兰轻声说:“玉菲姐姐,咱们真的好久没见了。你现在在哪儿呢?我刚从外地回来,特想和你,还有许姐见个面,好吗?”

  项玉菲微微地笑着,说:“阿兰,我刚从清华大学出来。本来准备去上课的,现在不想上了,正要回家呢。”

  罗兰说:“幸亏给你打了电话,要不然我去你家,就要扑空了。”

  项玉菲细细感受一下,阿兰似乎不知道她已回妈妈家了。就说:“我现在不在家里住了。我现在住我妈家里。”

  罗兰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一点惊讶,“是吗?为什么呀?”

  项玉菲哼了一声,“有些事,等见面再跟你说吧。咱们在哪儿见面?”

  玉菲肯见面,让罗兰放心下来。她说:“我现在离南二街不远,这里有一家湘菜馆,挺好的,咱们在这里见吧。”

  项玉菲说:“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她抬头向前面说:“喂,去南二街。”

  她身边的许莹湘悄悄打了她一下,补充说:“柯总,麻烦你送我们去南二街吧,谢谢你。”她扭回头,又瞪了玉菲一眼。

  她忽然想到,难怪那个帅家伙会离开玉菲。就算你是主子,也不能这么跟人家说话呀!人家好歹是博云公司的总经理呢!

  柯建设并没有说话,只是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们一眼。说一句实话,他这颗心,真是一凉再凉,都快结冰了。对这位项家大小姐,他简直不知该怎么办好了。

  十几分钟后,柯建设的汽车在南二街的街边停下,前面就是湘菜馆的高大门面。项玉菲先下了车,随后许莹湘也下了车。不过,项玉菲却站在街边,看着车里的柯建设。那眼神,尖尖的,就跟小刀子似的。

  许莹湘忽然明白了,这位大小姐,其实为刚才那个“喂”道歉呢。可是,哪有这么用小刀子道歉的。她急忙抢先说:“柯总,你也来吧。人多热闹一些。”

  柯建设淡淡地说:“你们吃饭,我去凑什么热闹。我在这里等你们吧。”

  项玉菲一扭头,拉着许莹湘就进了湘菜馆,真有一副主子模样。

  柯建设坐在车里,望着玉菲苗条挺拔的背影,心里一声叹息,这位大小姐,肯回头看着他,就已经相当不容易了,只是……他心里又是一阵叹息。

  女孩子只要隔三日不见,再见面时,那份虚张声势的热闹,是很不容易形容出来的。她们简直有一百年没见了,那么亲切,那么欢笑,互相抢着说话,就怕对方把最好听的话给先说了。那么大的餐厅,就听见她们笑语喧哗了。

  “姐呀,咱们才几天不见呀,你怎么就变了这么多!”

  “我是变丑了,还是变瘦了?阿兰,你还是那么漂亮。”

  “我哪有你漂亮呀。你怎么会变丑呢,你要是变丑了,别人怎么办呀。姐,你漂亮还是漂亮,就是瘦了一点。”

  “哈哈,快变成柴火妞了吧。咱们俩一起瘦,还有许姐,咱们三个都变成柴火妞,那才好看呢。”

  一番喧哗,三个人这才在桌边坐下。

  罗兰说:“好了好了,咱们三个柴火妞今天就都多吃一点吧。我点了剁椒鱼头,还有红椒辣牛肉,还有蟹黄锅巴,就是都有点辣,你没关系吧?”

  项玉菲耸起尖尖的小鼻子,说:“阿兰,我现在就需要一点辣辣的东西!咱们再要一瓶白酒吧!这么久没见了,还不要干一杯吗?”

  许莹湘小声说:“玉菲,咱们还是喝啤酒吧,白酒太厉害了。”

  项玉菲却向她瞪起眼睛,“不,今天就是要喝白酒。阿兰,你陪我喝吗?”

  罗兰拍拍许莹湘的胳膊,说:“许姐,没关系的,咱们总量控制吧。玉菲姐姐,我今天可是舍命陪君子了!”

  一瓶昂贵的白酒被送到她们的桌上。许莹湘只得开了酒瓶,给她们倒进杯子里。好在,酒杯并不大。她希望她们真能控制住自己。

  菜一上齐,项玉菲首先端起酒杯,和罗兰、许莹湘碰一下,说:“这第一杯,都干了!”说完一饮而尽。

  此时,罗兰和许莹湘都是一种想法,千万不要忤逆了这位小姐,要是被她发起飙来,就不好了。所以,她们两个人是一狠心,才喝下这杯酒的。她们被辣得捂着嘴,好一会儿喘不过气来。项玉菲看着她们的模样,却高兴得大笑。

  她一放下酒杯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已如锥子一般盯在罗兰的脸上。她似笑非笑地说:“阿兰,我的事,是谁告诉你的?”

  罗兰听出来,她这句话里,其实藏着一个空档,甚至就是一个小小的陷阱。她说“我的事。”那么,是指什么事呢?罗兰虽然年轻,却极其聪明。她知道,在这么精明的项玉菲面前,她不能装傻,反问“什么事?”那她今天就什么也问不出来了。但是,如果她跳过这个空档,就表示她知道玉菲出了什么事,那么,将直接暴露出她今天的目的。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。

  不过,她很快就决定,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。她似乎不经意地说:“是乔律师告诉我的。他是项家的律师,很关心你。他说,你最近遇到一点事,可能心里不痛快。他说,也许我能安慰你一下。我现在一看,你根本不需要我安慰,还是从前的爽快姐姐。”她这么说着的时候,就注意地看着项玉菲。

  项玉菲微微地笑着,忽然说:“那好,我们再干一杯!”她说着,就和罗兰、许莹湘碰了杯,然后仰头一口喝了下去。

  这一次,罗兰和许莹湘都不敢再喝了,只能少少的抿一点。

  项玉菲放下酒杯,一双笑眼又盯在罗兰脸上,“阿兰,我告诉你吧,今天上午,我都快成焦点了,被许多藏在暗处的人关注,一个个就跟做贼一样。你对我说一句实话,你是不是也在关注我呀!”她一动不动地盯着罗兰。

  罗兰冷静地说:“是呀,我也关注。”

  项玉菲扬起尖尖的下巴,斜视着问:“为什么呢?”

  罗兰仍然不慌不忙,说:“是为了项伯伯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