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48、 成不成你都要去一下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33 2017-02-25 11:14:18

  若说美女如仙,这一个就是了。她那么美丽,那么轻盈,矜持而端庄,就仿佛走在云上。杜俊山心里的期待渐渐升起。他在心里想,小子,这样的美女,你还能拒绝吗?

  在另一侧的草地上,黛西坐在一群外国学生中间,一边聊着天,一边看着走过来的项玉菲。她很清楚,今天是丽萨尔的一个关键,精明的中国女人也有内心不安的时候。如果楚国林能和项玉菲意外和好,那么,丽萨尔的计划就要顺利一些。否则,她恐怕就要另辟蹊径了。甚至,另谋高就了!

  黛西可不想错过这么一个关键时刻,她就想来看一看。

  在几株大树后面,葛涛手持一架小型摄像机,正偷偷对着项玉菲拍摄。他接受袁姐的安排,前来刺探情报。这个情报,就是项玉菲今天的整个过程。

  袁姐很凶恶地瞪着他,说:“你一定把整个过程拍下来,让我们看清楚。这个过程关系到光福的未来!”

  葛涛可不是一个只会动嘴的电视主持人,他刚入行的时候,就是一个摄影助理。对他来说,眼下做的一切简直是驾轻就熟。先来个全景,交待环境。然后逐渐拉近,看清她的相貌和表情,电视剧就是这么拍的。他想,我应该当导演。只要识字就能当导演,我为什么不能当!

  此外,还有温庆西。他坐在一张长椅上看报纸,眼睛去四面转着。

  项雨轩的秘书小王,则像个特务似的,站在墙角后面。甚至连洪金也派来一个手下,观看整个过程。最后,就是柯建设了。他在西门外停好车,就慢慢地踱进校门,远远地看着项玉菲。他不看清整个过程,如何回去向梅总交待?

  最后一个看见项玉菲的,反而是一直坐在教学楼前的草地上,手里拿着书,却四面张望的许莹湘。她一看见项玉菲,急忙起身向她走过来。

  她们走到一起,互相注视,脸上都是若有若无的笑容。许莹湘拉着她在草地上坐下。她们的膝盖上虽然放着书本,但谁也看不进去。

  “才几天没见,你瘦了不少。”许莹湘万分关切地看着她。

  “是吗?瘦点好,瘦点精神。”项玉菲笑着说,眼睛却不时看着周围。

  “喂,玉菲,你还回家吗?你不在,我好孤单。”

  “不回去了。你也不要劝我。不过,要是有人问,你就说使劲劝我来着。”她很突然地笑出了声,还拉着她的手摇着。

  “玉菲,我一个人呆在家里,可不自在了。你说我算干什么的,就那么呆着,什么事都没有。你要是不回来,我就想走了。”她噘着嘴,委曲地说。

  “姐呀,你想都别想,我爸不会叫你走。他还指着你把我劝回去呢!”项玉菲脸上露出很得意的笑容,她早就猜到这种情况了。

  “那我就劝不动你了?”面对精明的玉菲,许莹湘感到今天的任务很难完成,只好这么无奈地说。

  “你想想,谈恋爱这件事,这么美好的事,都要被人利用,我为什么还要回去!你说,我成什么了!他们手里的筹码!”她脸上显出一股怨气,脸色也变得雪白了。她继续说:“你不必对我费口舌了!我一定不会回去!”

  “也真是的,这事怎么弄成这样了。以前,我还以为那个家伙要占你便宜呢,原来是为了投资,这么可恶!”

  “我一想起来,心里就别提多难受了!我算是看明白了,现在的人只认钱!”

  “那你,以后还来上课吗?”她对玉菲的话没法接,只得转换话题。

  “上不上课已经没意思了,心情没有了。今天我也不想参加什么复习。”

  “那你今天为什么还要来?”许莹湘有些疑惑地看着她。

  项玉菲的眼睛定在许莹湘的脸上,轻声说:“姐,你说你好孤单,打动了我。所以,我今天来,主要是想看看你。”

  许莹湘心里很感动,就拉着她的手来回摇着。她想了想又问:“还有什么?”

  项玉菲笑着向四面指了一下,“姐,你没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异常吗?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?我一来就感觉到了,我们被人盯着呢!我就是想看看,他们还能耍出什么花招来!”

  让她这么一就,许莹湘立刻向周围张望,“我们被人盯着?我怎么没看见?”

  项玉菲冷冷地向她笑着,真仿佛吸血鬼一样,轻声说:“你等着瞧吧,很快就会有人出现!并且向我们走过来!”

  许莹湘再次向四周张望,好像在寻找鬼魅一样。一分钟之后,她果然看见了!

  正是这个时候,躲在树丛后面的杜俊山,把手机递给身边的楚国林,小声说:“给,是你大的电话,你接不接?”

  楚国林只得接过来,同样小声说:“大,咋哩?”

  楚全富在电话里的声音很不安,说:“儿,那个玉菲姑娘,在学校里?”

  楚国林回头向草地上望了一眼,许莹湘还在和项玉菲小声说话。就小声说:“在哩。咋?”

  楚全富叹息一声,慢慢说:“儿,大的心思内知道。内是啥心思,俄也知道。内杜叔也唠烦俄好一阵阵了,他也是好心肠,为大好哩。儿,俄不强求***好歹再可瞅瞅人家姑娘嘛,再可瞅瞅。要中,就好好和人家姑娘唠唠,赔个不是。要不中哩……儿,大的心思内也知道,内再瞅瞅吧,可中?再可瞅瞅吧?”

  楚国林心里好感动。父亲的心,他怎么会不知道?他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,终于说:“大,俄知道哩。俄可瞅瞅吧。”他说完,就把电话还给杜俊山。

  杜俊山谨慎地看着他,小声说:“国林,你大的意思,你明白了?你啥都不念着,你大养育你这么多年,你也不念着?怎么样?就按你大说的,过去和玉菲姑娘说几句话。成不CD说几句话。”他看见楚国林还是站着不动,不由急了起来,“国林,你倒是去呀!还犹豫什么呢!成不成你都要去一下!”

  楚国林又痛苦又犹豫,但终于向玉菲那边走过去了。

  此时,所有像特务似的潜伏在附近的人,都从各自的地方看着楚国林,也看着他向项玉菲那边走过去了。所有人都用不安甚至焦虑的眼神看着他。

  所以,许莹湘一抬头,看见走过来的是楚国林时,就吃了一惊。她绝没有想到,首先出来的会是他!他脸色苍白,几乎没有血色,人也瘦了一些。他是用那种有些阴沉的目光盯着这边的。他一定看见了自己,也看见了玉菲!

  她急忙低声说:“玉菲,是他来了,楚国林!他正向这边走过来。你要和他说话吗?”她看着走过来的楚国林,心情很复杂。她想了想,只得说:“玉菲,我先离开一会儿,你们说几句话吧。”

  项玉菲的心情,比许莹湘更复杂。她实在拿不准,国林哥哥再看见她时,会怎么样。他会和她重修旧好吗?她感觉,这种可能性似乎不大。所以,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心情,就是不回头。

  她坚决地说:“不,姐,你不要走!我不想和他说话!你叫他走开!”

  许莹湘小心地看着他,说:“玉菲,好说好散吧,和他说几句话吧。”

  她用力一摇头,“不说!绝不说!你叫他走开!现在就走开!”

  许莹湘再次看看她的脸色,确认她说的是真话,就起身向楚国林走过去,并且拦住他,盯着他的眼睛说:“喂,你别往前走了,她不想见你!”

  楚国林果然停了下来,却用坚定的眼神盯着她,几乎是咬着牙说:“莹湘,我不是来找她的,我是来找你的!我有话要对你说!”

  血涌到她的脸上,她也说不清此时是什么心情,既激动,又愤怒,甚至是更愤怒!天下的公子哥们,大概都是这样开口的吧!实在让人生气!她狠狠地瞪着他,低沉地说:“你少来这一套!我不爱听!你!你们这些人!利用她还不够!还要来利用我呀!告诉你,我什么都没有!我就是一个穷光蛋!你走吧!”

  楚国林也渐渐激动起来,嘴唇瑟瑟地抖着,哑着嗓子说:“莹湘,和玉菲的事,我知道我有错!我有错,我认错!我会向她道歉!但是,我对你是真心的,你一定要相信我!我没有别的想法,就是想和你在一起!”

  实在说不出为什么,许莹湘却更愤怒了。她几乎是高声叫道:“闭上你的嘴!什么花言巧语,玉菲不会相信你!我更不会相信你!你现在就走!走开!”

  楚国林非常想用他低沉而富于感情的话打动许莹湘。他说:“莹湘,跟你说一句实话,我心里满满的都是你,你还要叫我咋?”

  许莹湘觉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,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她只能拚命地克制自己,大声喊道:“你走!你走呀!我不想再看见你!谁都不想再看见你!”她全身都在颤抖,咬着牙,快要疯了似的瞪着楚国林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