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45、 如果她委托了呢?

逆行商海 闻绎 3031 2017-02-24 11:04:44

  看见柳卓兰,罗兰自然就会想到还在长沙的沈格富。沈格富曾经简单向她提起柳卓兰的事。他提到柳卓兰的时候非常愤怒,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心。

  他几乎是咬着牙说:“就是奸细!也做不出这种事!”其中,他还提到,罗兰对他说过的一些话,也被柳卓兰泄露给廖清山了!

  罗兰很替老沈难过。但她也不想责怪柳卓兰。毕竟,她帮助过她们,给她们提供了至关重要的信息。只是,两个有情人会弄到这种地步,还是让她难过。

  罗兰在公司里转了转,看到柳卓兰终于轻闲下来,就悄悄走过去,拉着她的手,笑着说:“柳姐姐,你好吗?”

  柳卓兰看着她,有点难为情,不安地说:“罗董,对不起,过去我……”

  罗兰急忙拦住她的话,仍然笑着说:“柳姐姐,快别这么说了,过去的事都过去了。我听说你到公司里来了,就特别高兴。”

  柳卓兰浑身都不自在了,低头说:“你们都是好人,愿意收留我。”

  罗兰说:“柳姐姐,哪里的话呀,你也帮了我们好大的忙呢,我们都记着呢。”

  此时,她一方面想给柳卓兰宽宽心,另外,也想把老沈在长沙的情况都告诉她。不过,看见她那么不安和局促的样子,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
  这时,袁诺芳从会议室伸出头,向她叫道:“阿兰,你回来了,快来开会!”

  罗兰就拉着她的手,最后说:“柳姐姐,老沈在长沙,他挺好的。”

  柳卓兰低声说:“他可能……要恨死我了。”

  罗兰用力握一下她的手,说:“姐,咱们看缘分吧。只要缘分还在,什么都好说。咱们有空再聊吧,我要去开会了。”

  看着罗兰进了会议室,站在外面的柳卓兰就像被定住了一般,好一会儿都没动。如果说,她心里还有什么人是她念念不忘的,那就格富了。可是,格富只有对她的恨!那天,在廖清山的办公室里,他瞪着她,脸黑得就像涂了墨,黑漆漆的。他能不恨吗!她一直就在出卖他,出卖了好几年呀!

  柳卓兰回到自己的财务室里,无力地在桌边坐下。眼泪又从她的脸上流下来。只不过这一次,她是为了格富,而不是为了自己。

  此时,在会议室里,乔一福、袁诺芳、栗光英,再加上罗兰,四个核心成员都坐在会议室里。袁诺芳通知开这个会时说过,今天的会议很重要。所以,他们坐在桌边,脸色都很严肃。

  乔一福笑着说:“阿兰,你……你最辛苦。”

  罗兰一如既往地不动声色,静静地说:“乔律师,不要这么说。其实,大家都是一样的。我们各有各的责任。”

  袁诺芳关切地看着她,“阿兰,长沙那边,情况怎么样?”

  罗兰轻声说:“还不错。老沈很有魄力,大刀阔斧,终于把星信公司拉上正轨了。再抵押的资金已经到位,恢复装配车间的方案也基本成型了。这样,公司里上上下下的人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。我估计,星信最近就能恢复正常生产了。”

  栗光英意在言外地说:“这两天,总算听到一点让人高兴的事了。”

  袁诺芳没有看她,但察觉她有意无意是冲自己来的。哼,我不跟你一般见识!

  罗兰继续说:“玉菲的事我听说了,不知现在怎么样?”

  这正是让袁诺芳心里有点恼怒的事。她又想起栗光英刚才说的话。他妈的,项玉菲去不去她妈妈家,又不是我造成的!你冲我来干什么!

  但此时,她嘴里只是说:“玉菲住到她妈妈家去了。她这一去,关键的关键,就是她会不会把她持有的股权,委托给她妈妈梅美云。”

  今天回BJ罗兰心里最大的忧虑就是这件事了。她问:“如果她委托了呢?”

  袁诺芳高声说:“这你还想不到吗?她一委托,梅美云立刻就能拿下博远电子!咱们的计划就全完蛋了!”

  罗兰眼神冰冷,慢慢转向乔一福,问道:“乔律师,你怎么说?”

  乔一福仍然是一副没办法,没主张的样子,嗫嚅说:“我……我吧……”

  袁诺芳有点受不了了,就接过来说:“还是我来说吧,乔律师也采取了一些措施,一方面稳住项雨轩和楚全富,另一方面,就是让项总暂缓和楚总的合作投资。不是取消,是暂缓。不对,也不是暂缓,而是放缓,慢一点进行。”

  罗兰冷静地看着她,疑惑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  袁诺芳就向她点点头,认真地说:“我们判断,玉菲可能认为,她是被楚家利用了,借她和楚国林谈恋爱,以达到和项总合作投资的目的。再一点,她可能还对她父亲生气。所以,暂时缓一缓,她心情可能会好一点。”

  罗兰回头看着乔一福。她猜测,这些可能都是他的建议,也算不是办法的办法。她点点头,静静地说:“袁姐,听上去有点道理。可是,梅美云那么精明的人,会放过这个机会吗?她一定会想办法,让玉菲把股权委托给她!玉菲也随时都会委托给她!她一旦委托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  这个情况,是大家都想到的,只是都不愿意说出来。现在被罗兰一口点出来,桌边的人面面相觑,都是没办法的样子。

  这其中,只有栗光英心里是有主意的。她早就想过,万一出现这种情况,她干脆把ST星信的股价拉起来,赚不赚钱不好说,但至少不会赔。所以,这个时候她就冷笑一声,是准备开口说话的样子。

  袁诺芳早把她那点心思看清楚了,就不想给说话的机会,立刻就说:“也不要太忧虑,这个事呀,还得听乔律师怎么说吧。乔律师,你说。”

  乔一福把他那双小眼睛眨了又眨,就回头专注地看着罗兰,说:“这……这个事吧,我……我想来想去,是不是这样。阿兰,你还记得玉菲的那个小官司吗?”

  罗兰不由疑惑起来了,今天的事,和那个小官司有什么关系。但她只是平静地说:“我记得,所谓的故意伤害案。”

  乔一福傻乎乎地笑了起来,做贼似的说:“玉菲要……要打官司,却……却找了我,我是最……最没本事的小律师,为什么呀?”

  罗兰轻声说:“她就不想打赢那个小官司,是吧?”

  乔一福却扎针似的说:“那……那个小官司,她和她妈妈是……是同伙。”

  袁诺芳和罗兰都清楚那个小官司,还一起参加过庭审。她们都感觉乔律师一针见血,说到要害处了,却一时想不出是什么要害。

  乔一福笑着说:“玉菲要……要是和她妈妈一条心,那……那个时候就……就把股权委托给她了,不……不会等到现在,更用不着打什么小官司,是不是?”

  罗兰忍不住笑了起来,道理就是这么简单,她却没想出来。

  袁诺芳也说:“乔律师说的没错,也许,项玉菲根本就不会委托给她妈妈!”

  罗兰也是这么想的。不过,她是个极其聪明的小姑娘,很快就想到了另一个方面。她说:“袁姐说的对。但是,现在情况变了,玉菲失恋了,又对楚家和她父亲不满,也许,她的想法也变了。乔律师,她会吗?”

  乔一福仍然跟贼似的盯着她,说:“这……这是我想说的第二个意思。你和玉菲的关系最好,是吧?也许,你……你能和她聊一聊,她……她就不变了呢?”

  罗兰到这个时候才明白,她今天被召回来,原来主要目的是在这里。她忍不住就要想,这个乔律师,还能多狡猾呀!也难怪袁姐那么相信他!自己要不是经过这些事,也真看不出他的狡猾来!

  她不动声色地笑着,淡淡地说:“我明白了。找个机会,我要和她聊一聊!”随后,她又说:“今天的会议,是不是就是这个?”

  这时,袁诺芳大声说:“阿兰,还有一个大问题呢!”

  不料,乔一福马上对她说:“姐,姐,那……那个事,就不说了吧。”

  袁诺芳听他这么一说,就低下头,只顾看着自己的手。

  罗兰有些惊讶,把他们一个一个盯过来,立刻就明白是什么事了。这也是她心里的大事,她们究竟拿什么资产,注入到ST星信里!这是生死存亡的大事!

  她静静地说:“袁姐,乔律师,是为了把宜海电工注入到星信吗?有进展吗?”

  袁诺芳歪着她好看的嘴角,露出一副美丽的苦恼来,向她摇摇头。

  乔一福向罗兰摆摆手,“阿兰,你……你在长沙的任务,够重了,这……这个事,就……就交给我吧,我负责。你只要做好星信那边的事,就……就行了。”

  罗兰永远都是不动声色的样子,问:“你有办法了?”

  乔一福又是满脸傻笑,左望望右望望,“我……我和袁姐、英子她们再商量,总……总有办法,你放心好了。眼下的关键,还是玉菲姑娘的事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