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44、 这几乎是一箭双雕呀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02 2017-02-21 10:30:26

  袁诺芳想是这么想着,但并没在嘴里说出来。首先,此事关系到博远,还关系到她的光福投资,都有巨大的利益关系,她不想因为这个生出是非来。其次,老娘着什么急!等从项雨轩那里出来,我再好好地审他一下!甚至还有一种可能,就算老娘不当场拿下他,让他知道什么叫美女柔软,什么叫美玉无瑕,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!说不定,这个傻东西还会爬上身来求她呢!那就更有意思了!

  所以,当袁诺芳开车,在津成律师所外面,接上这个傻到家却又比贼都精的傻乔时,心里打的就是这个主意。她不时斜着眼睛,审视这个又傻又丑,却让她惦记了很长时间的小男人。

  现在,她和乔一福都坐在项雨轩小书房里的沙发上,并且,一如既往地由袁诺芳向项雨轩介绍情况。

  项雨轩有些疑虑,不安地说:“袁总,乔律师,照你们这么说,那个楚总还想继续合作投资的事?”他眼睛盯着乔一福。

  乔一福就搓着手,拘谨地说:“项总,这……这是您和楚总的根本利益!”

  项雨轩一下子就听出他的话外音了。这个乔律师,可真不是一般人。他的意思是说,玉菲和楚国林的婚事,并不是他们的根本利益!乔律师以前就问过他,儿女婚事跟合作投资,能不能分开?现在来看,即使不想分开也不行了,人家干脆吹了!散伙了!但是,玉菲一回她妈妈家,情况可就不一样了!

  想到这里,他淡淡地说:“这是老楚的意思吗?”

  乔一福说:“是。他……他想和您见一面,把这个事,再说一说。”

  项雨轩的眼神就变得严厉起来了,低声说:“乔律师,袁总,我现在处于危机之中!你们也都知道,还谈什么合作投资!”

  乔一福那么苦恼地看着他,张了张嘴,却欲言又止,就是一副很傻的样子。

  项雨轩精明而细致,察觉到了,就盯着他问:“乔律师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  乔一福把双手摆了又摆,说:“项总,我……我建议您和楚总见一面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项雨轩严厉地盯着他。

  “合……合作投资,关系博远今后的发展,您……您一定看得明白。但要说具体实施,我建……建议您缓一缓,慢一点。”

  “投资关系到我的发展,这个我理解。但为什么还要缓一缓呢?”项雨轩自认是个精明老到的人,考虑问题谨慎而细致。但他对这个乔律师说的话,却有点看不明白了。他似乎另有目的。

  乔一福傻乎乎地笑着,似乎做好准备要说蠢话了。他说:“项总,我……我是这么想。玉菲回她妈妈家,可能有点不高兴。她可……可能认为,她是被楚家给利用了,所以,她……她很生气。投资的事缓一缓,她……她可能好受一点。”

  他这句话一说完,项雨轩和袁诺芳都有点震惊地看着他。

  即使是精明老到的项雨轩,也不得不在心里暗暗佩服。这几乎是一箭双雕呀!和楚全富继续合作,当然有利于博远未来的发展。缓一缓,或许可以让玉菲心里好受一些,至少暂时不把她手里的股权委托给梅美云!这一点虽然还不确实,却至关重要!想清楚这两点,他脸上渐渐露出微笑。

  他说:“乔律师,难得你考虑得这么仔细。”

  乔一福更加一脸傻笑地说:“是……是袁总的建议。”

  果然,项雨轩就满脸笑容地转向袁诺芳,那么亲切地说:“袁总,我们是利益共同体,是吧?希望袁总今后常来,也可以多到公司里看看。”

  袁诺芳心里可是一股怒气。傻乔这一手,简直就是说媒拉纤的招数,给初次见面的男女双方脸上贴金,好像你们是天生一对,地设一双,没有比你们更合适的了!妈的,老娘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想法!

  她心里是这么想着的,但脸上却不能这么露出来。她只能微笑着,频频向项雨轩点头,好像她和他是一个想法似的。

  她这个微笑,就更让项雨轩高兴了,连眼神都变得柔和而有光彩了。

  袁诺芳怀着一肚子怒气,离开项雨轩家。她一上了车,一把就扭住傻乔的耳朵,居然和栗光英是一个招数,用力摇了起来,仿佛要用他的耳朵发动汽车。

  傻乔就傻笑着叫了起来,歪着脑袋求她轻一点。

  袁诺芳怪异地盯着他,叫道:“贼精,我还真看不出你了,真是比贼都精!我以后不叫你傻乔了,就叫你贼精!”

  傻乔就笑着说:“我……我不行,姐才是真聪明呢。”

  “喂,我问你,你见项总,为什么总是叫上我?什么意思!”

  “姐说话清楚。我……我不行,口吃,说不清楚。”

  “放你的狗臭大驴屁吧!见了项总几回,哪回我插上话了!”

  她这么说着,一只手就又扭他的耳朵,又抓他的头发,要不就是在他身上捣来捣去的,就差要把他揪到怀里来了。这个傻乔,缩着肩膀嘻嘻地傻笑,居然不往她怀里扎,简直叫她发不出这股怒气来。

  “傻乔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!”她那只手,几乎伸进他的领子里了。

  “有……有姐在,项总说话,要……要和善一些。”他都快缩成一团了。

  “贼精,你敢利用我!你居然还能猜出项总的歪心思!帮他打老娘的主意!”

  这时,乔一福就睁着他万分无辜的小眼睛,说:“没有呀,绝……绝对没有!”

  他这个样子,简直叫袁诺芳没办法了。对这个傻子,真是扔又舍不得扔,下手吧,他妈的又下不去!只能揪着他的耳朵摇了又摇。

  袁诺芳把傻乔收拾一顿,还是下不了手,只得开车回去了。

  有关项玉菲回她妈妈家的消息,青森资本公司的总经理洪金,是从栗光英嘴里知道的。他和其他股东都不太熟,能聊到一起的,只有栗光英了。

  今天,栗光英在下班的路上,就顺便到洪金这里来坐一坐,也跟他说说公司里最近发生的事,其中就包括项玉菲回她妈妈家的消息。

  洪金很意外,没想到这么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,居然有这么大的作用。他说:“怎么着,项雨轩的女儿一回家,咱们的计划就可能前功尽弃!”

  栗光英也很无奈,拍着桌子说:“可不就是呀!这个丫头片子身上,有百分之三呢,现在就成了关键中的关键!现在,一福和袁姐他们,就为这事忙呢。”

  洪金一副笑眯眯的模样,倒仿佛事不关已似的,很洒脱地说:“咱们光福,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,没想到会在阴沟里翻船!”

  在洪金面前,栗光英完全是一副小姑娘吃错了药的样子。她嘟着嘴,那么懊恼地说:“可不就是呀!所有事都连着,这里一动,到处都动。你上前了,赶上麻烦,你要是拖后一点,妈的,就被麻烦赶上!你说咱们怎么办?”

  洪金望着她可爱的样子,嗬嗬地笑着,问道:“那,你的财神怎么说呢?”

  栗光英把嘴一歪,很不屑地说:“别提了,从昨天到今天,他都成香饽饽了,人人都找他!你看他忙的,叫袁姐给他开车,拉着他到处跑,都快有毛病了!”

  洪金眯着眼睛盯着她,隐约的,他察觉这个像瓷器一样精致的小姑娘,似乎对乔一福有特殊的好感,可不仅是把他当财神呢。他想,现在的小姑娘可真是说不准,她们有什么想法,想要什么东西,可真是说不定的。不过呢,那个乔律师也真是的,模样太让人难过了。对这个事,他只能静观其变了。

  不过,他心里还有另外一件事,一直拿不准要不要说出来。有关ST星信失火的事,郭宽河已经给了他大致的情报。郭宽河比较确定的,这是人为纵火。他比较不确定的,这个火可能是梅美云手下的陈一峰放的!这是一个要人命的消息,在现在这个时候说出来,会产生什么作用,他可有点说不准。另外,梅美云明显和廖清山是一伙的,这两个人,他都不想得罪。

  想清楚这一点,他就模棱两可地说:“哎呀!这个乔律师,越来越让我奇怪了。我都不明白了,他还能干出什么事来?”

  栗光英可没想那么多,张口就说:“他还能干出什么来,我都不管,关键的关键,是咱们拿什么资产注入到ST星信里!注不进去,洪总,你就等着赔钱吧!

  也正是由于拿什么资产注入到ST星信里这件大事,长沙星信公司年轻的董事长罗兰,被召回BJ参加光福投资的核心会议。

  这一天下午,罗兰匆匆回到BJ直接就去了公司。

  她一进了公司大门,首先就看见正在忙碌的柳卓兰。她和王五他们一边说笑着,一边把成摞的财务档案放进墙边的柜子里。罗兰注意到,柜子里的档案已经装订成册,整齐地排在里面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