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43、 你的计划彻底完蛋了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1 2017-02-21 10:29:36

  精明的雪丽,这时又想到另外一个情况。项玉菲能否和她母亲联手呢?这是一个不确定的情况。另一面,如果她们联手不成呢?那么,楚全富能否和项雨轩继续合作投资,就显得十分重要了。项雨轩有可能向楚全富增发百分之三呀!

  她轻声说:“杜总,你想办法打听一下,项雨轩那边,是否还愿意继续和楚全富合作投资?这个事很重要,你一定要问确实了。”

  杜俊山也是个精明的人。他立刻就从雪丽的话里听出来,她可能要改变策略了,似乎,楚国林和项玉菲分手这件事,对她已经不重要了。这让他松了一口气。

  他急忙说:“好,没问题,我想办法打听一下。”

  杜俊山挂断雪丽的电话,把这件考虑一下,就知道,他只能从楚全富这边打听了,因为他和项雨轩还没有比较直接的联系。他决定先给楚全富打一个电话。

  他这个电话一打,就意识到,楚国林和项玉菲分手这件事,已经惊动了许多人。因为现在这个时候,光福投资的乔一福,正和楚全富在一家茶室里密谈呢!

  他从楚全富口中得知,他们见面的这家茶室,距离楚家并不远。他由此看出,是乔一福主动来找楚全富的,并且还可以肯定,是和楚国林和项玉菲的事有关!毫无疑问,乔一福会对楚全富说什么,一定是雪丽最关心的事!

  于是,他对楚全富说:“老楚呀,关于那两个孩子的事,我还想再和你商量一下。你就呆在那里别动,我很快就到。”

  十几分钟后,杜俊山停了车,下车走进街边那家正在密谈的茶室里。

  他一进门,就看见一脸傻样的小律师乔一福,正和楚全富坐在桌边,一边喝茶,一边头挨着头密谈着,显然他们已经谈了好一会儿了。

  他不想显出特别关切的样子,就在桌边坐下,看着他们,很随意地说:“楚总呀,我还在想,国林那孩子,还有没有回头的可能?”

  楚全富非常苦恼地摇摇头,说:“倔死个儿,小毛头从小就倔起哩!”

  杜俊山连连叹息,说:“哎呀,你看看,国林和玉菲姑娘这两个孩子,真是可惜了,可惜了!多好的两个孩子呀,竟然成不了!”这时,他就转向乔一福,仍然很随意地说:“乔律师,你看呢,这两个孩子还会和好吗?”

  乔一福一副傻到不能再傻的样子,结巴说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杜俊山立刻说:“要是这两个孩子不成了,嗨,也是没办法的事。你说,项总和楚总商定的合作投资,还能进行下去吗?”随后,他就注意地看着乔一福。

  乔一福就抬头望着楚全富,说:“不知楚总,是……是怎么想的?”

  楚全富对这种情况,又是叹息,又是摇头,终于说:“乔律师,介是俄最大地心愿嘛。孩儿们不中哩,生意终要做哈去吧?咋个玉菲姑娘一回她妈妈家,生意啥都不做了,莫有道理嘛!内说哩?”

  大概杜俊山绝不会想到,乔一福今天来找楚全富,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,就是希望楚项两家的合作投资,还能继续下去。这个事,是他琢磨了一上午才得出的结论。一方面,他是楚项两家的法律顾问,必须为他们的利益考虑,只有继续合作投资,才最符合他们的利益。还有另外一个比较自私的目的,他还要为光福投资的利益考虑。光福投资目前非常意外地处于危险的边缘,这是一个只有他和袁诺芳看出来的危险。但是,要维护好这三方的利益,他必须万分谨慎才行。

  乔一福傻笑着看看楚全富,又看看杜俊山,谨慎而又很随意地说:“楚总,这个事,我……我要解释一下。项总持有博远百分之八的股份,他的前……前妻呢,持有百分之六。而玉菲姑娘呢,持有百……百分之三。所以,玉菲姑娘一……一回她妈妈家,项总就有一些担心了。”

  杜俊山和楚全富都在企业圈里打拚多年,对这些股份什么的,一听就明白了。所以,他们都有些惊愕地看着乔一福。

  楚全富惊愕,是他没想到,项雨轩的博远电子原来是这么一种股权结构,玉菲姑娘的百分之三,竟然是关键的百分之三。他这才明白,项雨轩为什么愿意向他定向增发百分之三了。这是一种安全策略。

  杜俊山感到惊愕,是因为他现在,才算完全猜出雪丽的计划了。原来雪丽是想控制博远电子!雪丽的目标实在太大了!这时,他就要从自己的利益出来,重新考虑这些问题了。自保,当然是一个方面。另一个方面,是他能否从中获得更大的利益!他感觉,能如此,这个事就有点意思了!

  楚全富明白了项雨轩的担忧,就不住地说:“啊呀,原来是格莫个事呀,咦!难怪项总担心哩,格莫严重哩!乔律师,内给俄接洽一哈,哪天俄去项家府上,俄跟项总说一哈,说一哈,中不?该合作嘛,还是要继续合作才中哩。”

  乔一福笑着,不住点头,说:“中,我……我跟项总说说,看他什么意思。”

  杜俊山瞄着他,谨慎地问:“乔律师,你感觉,项总还能把双方合作投资的事,继续做下去吧?”

  乔一福认真地说:“我……我也是这么希望的。希望楚总和项总,能继续下去。”

  杜俊山就跟贼一样,一看清乔一福的想法,立刻就出去给雪丽打电话。他一直走到街边,左右看看,这才拨通雪丽的电话。

  他说:“雪夫人,我相信,楚全富和项雨轩的合作,还会继续下去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雪丽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看着外面的天空,淡淡地问。

  “我在老楚这里看见乔一福了。您猜怎么着,他正在打探老楚的态度呢。老楚当然愿意继续合作。这个乔一福就说,他希望楚总和项总的合作还能继续下去。他是他们双方的律师,当然希望他们合作下去了。”

  “乔一福?”雪丽一听到这个名字,心里就有异样的感觉,“他现在在哪儿?”

  “他去见项雨轩了,我相信,他会劝项雨轩继续合作。”

  雪丽听到这里,不由点点头。她忍不住想到,她制订的计划,居然需要那个乔律师的帮助才能实现,简直有点匪夷所思了。如果项雨轩能够继续与楚全富合作投资,那么,她的计划仍然有成功的可能。

  想到这里,她说:“杜总,你这个消息很好。你最好紧跟这件事,如有什么情况,尽快给我打电话,好吗?”

  杜俊山不由笑了起来,心里轻松一些了,说:“雪夫人,保证没问题。”

  雪丽收起电话,疑虑地思考着这件事。她一回头,却看见黛西站在她身后,一直在注视着她。

  她盯了黛西一眼,说:“你听到什么了?”

  黛西冷笑一声,说:“丽萨尔,如果项雨轩不和楚全富合作,你的计划是不是就要失败了吧?我看你很担心这一点。”

  雪丽目光冰冷的盯着她。她心里再次感觉到黛西的愚蠢。这个世界上,只有蠢人才野心勃勃,真是一件让人奇怪的事!她冷酷地说:“黛西,希望你看清楚这件事的本质,而不仅仅是它的表面。他们无论输赢,都是我赢!你明白吗?”

  黛西恼怒地看着她,却无话可说。她想了又想,仍然想不出为什么是雪丽赢!

  她克制住心里的愤怒,说:“丽萨尔,你能解释一下吗?”

  雪丽不动声色地看着她,说:“我判断,项玉菲一定会把她的股权,委托给梅美云!你可以等着看这个结果!”

  这时,黛西终于把这些情况琢磨过来了。她不由一阵冷笑,刻薄地说:“你以为我没看清楚!如果项玉菲把股权委托给梅美云,博远就是梅美云的了!她也就可以轻易地偿还你的资金,收回那百分之六!你的计划就彻底完蛋了!”

  雪丽慢慢地站起来,收拾整理自己的提包。她把提包挂在胳膊上,准备出门的时候,才淡淡地说:“黛西,你考虑问题,应该再全面一点。好了,我先走了。咱们明天见吧。”

  她脖颈笔直,肩背挺拔地出了门,把一脸激愤的黛西扔在房间里,走了。

  这天傍晚,乔一福再次给袁诺芳打电话,说要和她一起去见项总,谈一谈项总和楚全富合作投资的事。

  袁诺芳听清他的意思,简直要怒了。这个傻乔,怎么回事呀!只要是去项总那里,他一定要叫上她,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呀!难道项雨轩真的对自己有意思?他妈的,两个当事人还不知道的事,至少我就不知道的事,他一个旁观者却看清楚了?让老娘嫁项雨轩?怎么可能呢!他那么大岁数了,还有一个已经成年并且极其精明的女儿,他还有一个更加精明的前妻呢!老娘从来没动过这个心思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