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41、 你也有失算的时候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8 2017-02-20 10:01:46

  雪丽略沉一下,谨慎地说:“我确实听说过这件事。怎么呢?”

梅美云从她的话音听出来,雪丽不仅知道,甚至有可能是幕后推动者。

她不动声色地说:“我听说,在他们合作投资的生意里,其中就包括楚家的孩子和我女儿谈恋爱的事,这个你听说了吗?”

这时,雪丽就感觉到某种被动。似乎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而她却不知道!其实,这也难怪她。楚国林和项玉菲分手的事,是今天早上才发生的。这件事再重要,也来不及传到她的耳朵里。

此时,她转着眼睛,只能说:“这件事……我似乎也听到一点。”

梅美云一声冷笑,阴沉地说:“雪夫人,你恐怕不止听到一点吧?如果我没猜错,这件事应该和你有关系!是不是!”

雪丽的性格决定了,在这种事上,她不会撒谎。但是,她也不会承认。她说:“梅总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和楚项两家有关系?”

梅美云冷冷地说:“和你有没有关系,我迟早总会知道的!我告诉你,我女儿和姓楚的小伙子吹了!那个姓楚的小子变心了!”

雪丽确实吃了一惊。这是她计划的一部分!楚国林那孩子,确实流露过喜欢许莹湘的意思,但一直没引起她的重视!现在,他果然和项家的姑娘吹了!这件事必然要影响她的计划!

她还是太关切了,就问:“真的?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?”

梅美云不由大叫起来:“雪丽,你混蛋!这就说明你和这件事有关系!你到底想干什么!你利用了我,还要利用我女儿!你究竟什么目的!”

雪丽很快让自己冷静下来。梅美云有理由发怒,但她却不能发怒。她要努力收拾目前的局面!她平稳地说:“梅总,请你冷静一些。不管出了什么事,多么不好的事,别人有什么反应都不要管!你一切要从你的利益出发!冷静考虑!”

梅美云叫道:“我冷静不了!我一直就被你利用!所以才有现在的下场!”

雪丽再冷静,也感觉此事正向她难以掌握的方向发展,这就叫失控!她必须想办法挽回!她说:“梅总,现在不是争论这些事的时候!你应该考虑下一步!”

梅美云怒吼一声:“还有什么下一步!”

雪丽说:“你的下一步!请你告诉我,你女儿现在在哪里?”

梅美云一阵阵冷笑,说:“雪丽,你也有失算的时候!她现在在我这里!我告诉你,她不会再回去了!她在我这里要一直住下去!”说完,她用力挂断电话。

雪丽放下电话,焦躁地在房间转来转去。

有一个意思,可能让梅美云说中了!她说,你也有失算的时候!楚国林和项玉菲分手,就是她失算的一步!这就是说,项玉菲那百分之三,不可能再带到楚家去了!这是她长远计划的一部分。但是,认真想起来,似乎也并不那么严重!

不知什么时候,黛西站在门口,正警惕地盯着她。她说:“我并不是有意听你的电话,但你说梅美云的女儿怎么了?”

雪丽心烦意乱地挥挥手,表示她不在意黛西是否在偷听她的电话。她说:“梅美云的女儿和楚全富的儿子,他们两个人吹了!分手了!这应该就是今天的事!昨天夜里,杜俊山还告诉我,他们一切正常!甚至要在一起过夜!”

黛西冷笑着说:“丽萨尔,看来,你的计划失败了!是不是!”

雪丽严厉地盯了她一眼,很想反击她。但此时,她还没有把整个事考虑清楚,并不想接她的挑衅。她冷淡地说:“还不一定呢!”她给杜俊山打电话,说:“杜总,项雨轩女儿和楚全富儿子,他们到底还是出问题了!现在,那个女孩子已经回梅美云家了!你赶快去把这件事查清楚!告诉我!”

杜俊山:“好,好,我马上去查。妈的,怎么会出这种事呢!”

这个时候,在项雨轩的办公室里,女秘书推开门,轻声说:“项总,乔律师和袁总来了,他们说有要紧事。”

项雨轩警觉地盯她一眼,一摆手说:“请他们进来。”

乔一福和袁诺芳进来的时候,脸色都有些不安。项雨轩老练而沉稳地看着他们,并请他们坐在沙发上。

他说:“怎么回事?你们两位突然到我这里来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袁诺芳注意到,乔一福正斜着眼睛看着她。她想,不管这个傻乔到底是怎么想的,今天只能由她来说了。她说:“项总,出了一点小事,不知您是否在意。”

项雨轩推开面前的文件,说:“你这么说,看来绝不会是小事。你说吧。”

袁诺芳说:“项总,我确实听说,您女儿和楚国林谈恋爱的事。不过,昨天夜里,他们吹了,分手了。那个楚国林说,玉菲不是他心里的那个姑娘,他不愿意欺骗她。我们来跟你说的,就是这个事。”

项雨轩疑惑地看着她,说:“就是这个事?不止吧?还有什么?”

袁诺芳尽可能平稳地说:“看来,玉菲受到了打击,很伤心。今天早上,她回她妈妈家去了。她还说,要在她妈妈家住下来,不再回来了。”

项雨轩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他瞪起眼睛,严厉地瞪着她,“你说,她去她妈妈家了?不再回来了?乔律师,你确定吗?”他一连串地问。

乔一福没办法了,只得老老实实地说:“是,是,我……我问了许姑娘。玉菲她……她是这么对许姑娘说的。”

袁诺芳看得出来,项雨轩的脸色已经相当严峻了。对她们的光福投资来说,情况也相当严峻。她说:“项总,我们觉得,这件事很严重,必须尽快告诉你,也希望能和您商量出一个办法来。我们俩就赶快来了。”

正是古人们常说的那句话,阴沟里翻船!项雨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他会在女儿谈恋爱这件事上翻船!这件事的结果,想一想都让他害怕。他说:“乔律师,袁总,你们都知道,玉菲手里,可有百分之三呀!”

袁诺芳和乔一福都用力点头,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
项雨轩终于向他们吼叫起来:“如果玉菲和她妈妈联起手来,跟我争夺博远,我怎么办!我怎么办!你们说!”

袁诺芳和乔一福都明白这个结果,不仅项雨轩将失去博远,他们的光福投资也可能在倾刻间翻船!

项玉菲回母亲家,看着不起眼,仿佛是无关痛痒的小事,却是整个大事件里非常重要的小碎片。现在,这个小碎片终于拼贴到那个大事件上了!这件小事,一定会波及到楚全富的家里。

这天的上午,容貌沧桑的楚全富和儿子楚国林就坐在沙发上,互相注视着。他实在心疼这个儿子呀!儿子好争气,样样都拔尖。容貌、学业、品德,哪一样不是最好的?他还是个特别孝顺的儿子。老伴早就不在了,儿子就是他的一切!他愿意顺从儿子的一切要求,要月亮给月亮,要星星给星星,儿子要什么都行!可是,儿子现在要的是一个姑娘,这就让他纠结了!

晋北能源好几万人呀!晋北能源每年要亏损好几千万呀!那些挖煤的工人们都眼巴巴地看着他,希望他带着他们挣出一条生路!和项雨轩合作投资,就是他们的生路!但是,这条生路却维系在一个年轻美丽的项玉菲身上。但是!但是!儿子要的是许莹湘,那个出身平凡的私人护卫!

他不知该如何跟项总交待这件事!

楚国林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,不住地搓着双手。他完全完全明白父亲的心愿,他完全完全明白集团目前的处境!差不多可以这么说,能让父亲高兴的任何事,他都愿意做,并且做好。但是!但是!唯独在爱情这件事上,他怎么也拧不过自己这颗心!这颗心就是向着许莹湘,惦记着许莹湘,完全被她占满了!

他望着苍老的父亲,望着父亲焦虑的眼神,他苦恼得快要哭出来了。他真的觉得自己忘恩负义!真的觉得自己卑微渺小!但他就是放不下许莹湘!

他咧开了嘴,乞求地说:“大,内说哩哇。内要气俄,就打俄两下。大,俄给内跪下,内打俄哇!”他跪下来,双手扶着父亲的膝盖,那么悲伤地望着父亲。

楚全富望着跪在面前的儿子,真的是犹豫了又犹豫,终于轻声说:“儿呀,内将就一下,不中哩?”

楚国林就深深地垂下头,几乎是带着哭声说:“大呀,那玉菲身边个,若是没有莹湘,俄……俄早就将就了!玉菲也中哩,好着哩。可是,俄瞅上了莹湘哩,心里巴巴地想着,瓷实得不行咧!大,俄实在……实在是将就不了哇!大,求内了,饶我中不?饶过我?大,求内了!”

儿子打生下来,从来没有这么向他求过一件事。儿子可懂事哩,从莫强求过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