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40、 他的贼眼也太尖了吧

逆行商海 闻绎 3000 2017-02-19 10:10:24

  许莹湘在窗边坐下,苦恼地看着窗外。玉菲去了她妈妈家,在项家,这就是一个坏消息!她猜不出项伯伯会如何反应。

这时,她却意外地接到乔律师的电话。

这一天,乔一福从早上到现在,一直在房间里转来转去。他终于明白,什么叫危机,从你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来的小事,就是危机!楚国林和项玉菲谈恋爱分手,对他,对他的光福投资来说,就是一次非常严重的危机。

他一副痴呆憨傻的模样坐在窗前,考虑再三,终于决定给许莹湘打电话。

他鬼似的说:“许姑娘,我……我乔一福。”

“乔律师。”许莹湘在电话里喃喃地说。

“你们到家了?”这是乔一福最关心的一件事。

“我是到家了。不过,玉菲去她妈妈家了。她说,她不再回来了,要一直住在她妈妈家。”她觉得,乔律师是项伯伯的律师,对他什么都可以说,是没有什么忌讳的。另外,她也说不上为什么,她就是希望乔律师知道所有情况。她听出来了,乔律师果然大吃一惊。

“啊,为什么呀?”他惊讶地问。

“在路上,玉菲说,她这次是被人利用了。乔律师,她指的是她和楚国林谈恋爱这件事。我猜,她可能是指她爸爸。乔律师,是不是这样呀?”她问道。

“这个,这个,我……我也说不太清楚。许姑娘,他……他们两家,都是大企业家,是吧?他们搞投资,总……总是要有点保险的,是吧?”他小心地解释,既希望许莹湘能听明白,又不至于有什么不好的想法。

许莹湘确实听明白了,玉菲和楚国林的恋爱,就是两家投资的保险。她想了想,还是能理解这个道理的。

她说:“乔律师,要真是这样,对玉菲就有点不公平。现在她很难过,不想再回家去了。”这时,她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,玉菲要是不回家了,我又成什么人了呢?她说:“乔律师,你说我怎么办呀,我现在成了多余的人。”

乔一福对这个问题是又同情又无奈。他只好说:“等……等项总回来,你看看项总怎么说吧。哎呀,这事怎么闹成这样了。许姑娘,玉菲真的不回家了?”

许莹湘说:“是,她就是这么说的。”她这么说着,又长叹一声。

乔一福惊讶地合上手机。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,他又抓头皮又转圈,终于抓起皮包往外走。这件事,他得赶快想办法解决,否则,要出大麻烦了!

这个时候,项玉菲已经洗完澡,躺在床上睡着了。但是,她睡得并不安分,似乎还在梦中挣扎。出现在她梦中的,仍然是楚国林。楚国林正从她的身边走开,而她则无助地站在原地,那么热切地希望他转身回到她身边。

睡梦中的项玉菲根本不会想到,她这一回家,立刻在外面引起不小的波动,并如同涟漪一般,迅速向外扩散开来。一些她想不到的人,正在暗中谋划着。

这其中,就包括她的母亲梅美云。此时,她就坐在床边,小心谨慎地看着她的女儿,也看出她在梦中的不安。她站起身,悄悄出了卧室。

她进了厨房,小心地关好门。她站在这间精致而近于豪华的厨房里,四面环顾,似乎担忧有人躲在某个角落里。她走到灶台前,给廖清山打电话。

此时,廖清山正坐在他的办公室里,凝神思考他近期正在做的事。他不是一个甘于失败的人,每时每刻都在思考反击的办法。

他抓起电话,一听到梅美云那在冷静中藏着激动的声音,他就意识到,可能有某个机会,正在悄然降临。他听到她在问:“廖总吗?”他回答:“是我。”接下来,梅美云说的话,让他意外。

梅美云用一种很低的气声和摩擦音说:“廖总,我女儿回家来了!”

廖清山的眉毛扬了起来,却没听明白,“你女儿?回家了?什么意思?”

梅美云的声音更低,明显藏着什么深意。她说:“我女儿失恋了。她失恋的那个对象,姓楚。廖总,他姓楚,你想到了什么?”

廖清山心里,正把各种情况拼凑起来,希望从中看出蹊跷。他说:“噢,我隐约听说,项雨轩正在和一个姓楚的老总在谈合作。这个人,不会就是这个老总的儿子吧?失恋了?你女儿和姓楚的儿子吹了?”他老练的眼睛快速转着。

梅美云冷静地说:“我知道的情况,似乎就是这样。我还不敢确实。关键在后面!我女儿说,她不想回去了,要一直住在我这里!”

廖清山精明老练,一个情况立刻跳进他的大脑里,就仿佛一道闪电突然照亮了黑暗的荒野!项雨轩的女儿,可有博远百分之三的股份呀!老天!她要在她母亲家住下来了!不回项雨轩身边去了!

他立刻就问了一句话:“梅总,她和你一条心吗?”

“我不知道!我现在不敢这么想!”梅美云的声音渐渐激动起来了。

“但是,梅总,我感觉,你似乎有机会了!”

“我不敢说!我拿不准!”她此时,已经有些慌乱了,手足无措的样子。

“你镇静一点!”廖清山在电话里叫道:“你要相信!你终于等到了机会!”

“廖总,现在还不好说。我要等等看。关于我女儿失恋这件事,可能还有什么情况,你要帮我打听一下。我必须弄准确!”

廖清山坚定地说:“行,没问题!”

他挂断电话,立刻给温庆西打电话,说:“庆西,我听说梅美云的女儿失恋了,对方是一个姓楚的年轻人。”

温庆西立刻说:“那就是楚全富的儿子!楚全富是晋北能源集团的老总,最近一直和项雨轩谈判合作投资的事。廖总,你想怎么着?”

廖清山回答:“我现在还不知道。但是,我感觉这件事可能给我们提供一个机会!如果是,我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!总之,你想办法把这件事整个都打听清楚,我要所有情况。一有结果尽快告诉我!听明白了?”

温庆西说:“明白,明白,你放心。”

这个时候,乔一福正走在去公司的路上。他忍不住,还是给袁诺芳打了一个电话。他在电话里说:“姐,咱们可能出问题了!”

袁诺芳被他吓了一跳。现在他们可不是箭在弦上的事,而是已经发射出去了!绝对没有回头的可能!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出什么想不到的问题!

“什么问题?ST星信?你快说!”她几乎被吓成惊弓之鸟了!

“姐呀,项总的女儿,就是项玉菲,失……失恋了!对方就……就是楚总的儿子,楚国林。姐,项总和楚总的生意怎么样,咱们先……先不说。项玉菲说,她不回家了,就住在她妈妈家里了!”

袁诺芳对项总的情况可是太清楚了!项总和楚总的合作投资,也是她的优选基金密切关注的事!他们两家的儿女亲事如果出了问题,妈呀!会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合作投资呀!接着,她就想到那个更可怕的事。项玉菲可有百分之三的股份呀!她在电话里叫道:“妈呀,她要是和梅美云联手,项总有大麻烦!咱们也有大麻烦了!你是不是这个意思!”

乔一福连声说:“是呀,是呀,我……我就是这个意思!”

袁诺芳忽然想到,傻乔给她打电话,应该是有什么想法了。她忍着微笑说:“傻乔,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呢?”

乔一福在电话里那么沉重地说:“姐,这……这个事太重大了,我……我必须尽快告诉项总,让……让他有个准备。”

袁诺芳心里明白,这是必须的。就说:“让他有个心理准备,应该的。还有呢?”

乔一福就说:“姐,你……你和我一起去吧,咱们去见项总。”

曾经有过的疑问,现在又在袁诺芳心里泛起来了。似乎回回去项总那里,傻乔总要叫她一起去。她几天前曾经隐约察觉,项总似乎对她有什么想法。妈的,那傻乔早就看出来了?他的贼眼未免也太尖了吧!

她冷笑一声说:“为什么呢?”

乔一福在电话里笑着说:“姐,我……我结巴,说……说不清楚。”

袁诺芳心里一阵又一阵的冷笑,这个傻乔,真是比贼都精!他早就看出项总的想法了。妈的,他居然利用我!

不过,她还是说:“那好吧,咱们在博远公司门口碰头。”

项玉菲失恋,准备在她妈妈家住下来,就这么一件平凡小事,居然如水中涟漪一般,渐渐扩散开了。再一个被波及到的,自然是少不了的雪丽。

梅美云给廖清山打过电话之后,略略地考虑一下,就决定给雪丽打电话,向她通报这个情况。她感觉,必须集中所有可利用的力量,因为她只有一击的机会!

她努力平静地说:“雪丽,项雨轩和一个姓楚的老总做生意,你知道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