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39、 女儿一定受到了打击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2 2017-02-19 10:08:39

  楚国林还想跟过去解释,被乔一福拉住,“别说了,别……别再说了。”

乔一福陪着项玉菲和许莹湘向小区外走去。他在街边替她们叫了一辆车,看着她们上车走了。

他回到楼门口时,楚国林仍然站在台阶上发呆。他走到他身边,左转转,右转转,不由长叹一声,说:“国林,这……这件事很严重呀!”

楚国林看着他,嘴巴一鼓一鼓的,好像在给自己鼓气。

他突然说:“乔律师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但是,再怎么着,我也不想为了财产,为了投资而结婚!我没有那些富家子的想法,朝秦暮楚!玩游戏!我已经问过自己许多次了,我的心都清清楚楚地告诉我,我喜欢的是莹湘!不是玉菲!乔律师,我特别特别坚信这一点!”

“这件事一闹出来,还……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。”他心烦意乱地说。

“乔律师,你是我们两家的律师,请你帮帮我,求你了。”到了这个时候,他挺高的个子,也变软了。

“你……你叫我怎么帮你?我是他们两家的律师,我……必须为他们的利益考虑,按他们的意愿办事。你……你这件事,我怎么开得了口!”

“乔律师,我求你了,帮帮我。”楚国林现在真的没办法了,哀求说。

乔一福忍不住长叹一声,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。

此时,在出租车里,项玉菲一直冷眼看着车外,眼睛里仍然盈着泪水。

许莹湘小声安慰她,说:“玉菲,好了,不要难过。为了那个无赖,不值得。你瞧着吧,过几天咱们再去上课,那家伙还会来找你。”

项玉菲摇摇头,眼神更加冰冷,“他不会再来了,我看得出来。”

许莹湘把纸巾递给她,“那也说不定,万一……”

项玉菲用力摇头,“姐,你别说了。送我去我妈家吧。”

这下子,许莹湘就有些担忧了。在项家,玉菲要去妈妈家,永远都是大事。项伯伯不知要怎么盘问她呢。她小声说:“你先回家吧,洗个澡,睡一觉再说。”

项玉菲用她冰冷的眼睛盯了她一下,说:“我说了,去我妈家!现在就去!”

许莹湘小心看着她,说:“玉菲,那……你去住一两天,就回来吧。”

她摇摇头,眼神更加冰冷,“我不回去了,再也不回去了!”

“为什么?就为了那个无赖?”许莹湘现在可真的担心了。

“不光是为他,你知道吗?不光是为他!”她的眼睛里闪着凌厉的光,瞪着她。

“为什么?”她看着她的眼神,心里也有一些恐惧。

“姐,我好傻!我想到今天早上才想明白,我是被人利用!你知道吗?楚家,还有我父亲!我是被他们利用!就是为了他们的利益!他们的投资!我不过是个筹码!是他们下酒的菜!我再也不回去了!我不想再被他们摆布!”她说到这里,又流出了眼泪。

许莹湘不敢再多说什么了。一涉及到资产,涉及到项伯伯他们的投资,就是她说话的禁区。万一项伯伯的投资出了问题,玉菲可能没什么事,她可能就成替罪羊了。她小声说:“玉菲,别难过。好,去你妈妈家。师傅,前面右拐。”

项玉菲也掏出手机,给她妈妈打电话。她小声说:“妈,我要回家。”她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哭腔。她又说一遍:“妈,我想回家呀!”

接到这个电话梅美云被女儿的声音吓了一跳,不知出什么事了。她急切地问:“菲菲,你在哪里?你在哪里?出什么事了?”

项玉菲哭着说:“妈,我正在路上,马上就到。妈,您别问了,我到家以后再跟您说吧。我马上就到。”此时,她已经哭得说不下去了。

出租车在梅美云家门外停下时,她已经在门外等着了。车一停下,她立刻冲到车旁,拉开车门向里张望。她看见,项玉菲正坐在车里哭泣。她什么也没说,先搂住女儿,然后才扶着她下了车。

许莹湘也下了车,非常无奈地看着她们。现在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梅美云搂着女儿,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许莹湘,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情况来。但最后,她还是向她挥挥手,说:“你走吧,你回去告诉她爸爸。玉菲,咱们回家。有什么话,咱们回到家里再说。”

许莹湘看着她们互相挽着进了楼门,只得上了出租车,也走了。

梅美云挽着女儿进了家门,谨慎而疑惑地看着她。她什么也不敢多问,只是简单地问:“玉菲,吃过早饭了?”

项玉菲摇摇头,小声说:“我想先洗个澡。”

梅美云立刻说:“好,好,先去洗个澡,泡一泡,人也舒服一些。”

她看见女儿去了浴室,就去抽屉里找女儿穿的衣服。这时,她的双手已经开始颤抖起来了。她看出来了,女儿一定受到什么打击,并且很严重。如果这个打击和项雨轩有什么关系,老天!那就是她的机会了!

她拿了几件衣服去了浴室。项玉菲躺在热气腾腾的浴盆里,脸色憔悴而疲惫。

她坐在浴盆边,谨慎地看着她,思索着如何开口问话。

女儿先开了口,小声说:“妈。”

有了这个开头,才有她问话的机会。她轻声问:“菲菲,怎么一大早的,想起回家来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项玉菲那么哀伤地说:“妈,我想住在您这里。那边,我不想回去了。”

梅美云全身心都颤抖起来了。女儿说,她不想再回去了。她就此判断,女儿的事,一定和项雨轩有关系!但是,她可不敢露出惊喜的表情,更不敢把话说得太满,害怕引起女儿的警觉。

她淡淡地说:“菲菲,妈这里也是你家呀,多住几天,少住几天,都没关系。好了,你先泡一会儿,我去拿几条毛巾来,过一会儿,妈帮你擦擦背。”

项玉菲幽幽地说:“好。妈,我还是住在您这里舒心。”

梅美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,眼睛慌乱地转着,茫然无所视。人也慌乱地转着,焦虑无所措。现在,当机会来临的时候,她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最近,她因为收购ST星信失败,背上了巨额债务,连手中的博远股权也抵押出去了。她其实早已沉入深渊,毫无翻身的希望,正处于万劫不复的绝境之中。突然之间,女儿回来了,并且说要住下来,不再回去了。梅美云在绝望之中看见了一线希望。而这一线希望又是如此渺茫,甚至稍纵即逝。她太明白了,她必须小心应对,才能保住这一线希望。

这时,她才想起送玉菲回来的许莹湘。梅美云拿出手机就给许莹湘打了一个电话。她努力用平稳的语气问:“许姑娘,谢谢你送玉菲回来。我想问一句,玉菲出什么事了?她为什么那么伤心?”

正走在小区里的许莹湘只好说:“伯母,玉菲可能是失恋了。”

这是一个梅美云完全没想到的问题。玉菲竟然谈恋爱了!她这才想起来,玉菲已经二十二岁了,确实应该谈恋爱了。那么,她和谁?她能看上谁?

她很随意地问:“是吗?她失恋了,和谁?”

许莹湘就鼓起嘴说:“和楚国林,清华大学的一个学生。”

梅美云更惊讶了。在她的感觉里,玉菲应该喜欢的是成熟的男人。她问:“一个大学生?玉菲喜欢这个学生?”

许莹湘说:“是,挺喜欢的。”

梅美云的脑子再次拐了个弯,问道:“这件事,玉菲爸爸知道吗?”

许莹湘只得实话实说:“项伯伯知道。项伯伯要和楚国林爸爸谈生意,合作投资什么的,我也不太清楚。现在,楚国林不知为什么,不乐意了。”

梅美云更加惊讶了,“合作投资?和楚家?”

许莹湘小声说:“是。我听说,已经谈得差不多了。”

这件事大出梅美云意外,她非常想问得更清楚一些。但她警告自己一定要谨慎,不要做得过分。这是她的一线希望呀!在她确实获得这一线希望的时候,任何事都可能发生,包括电话里的这个小保镖。她如果在项雨轩面前多说几句话,就可能破坏她的希望!

所以,梅美云非常小心地对许莹湘说:“好,好,只要玉菲爸爸知道就好。好了,没事了,谢谢你。”她准备挂断电话时,稍稍迟疑了一下,又说:“许姑娘,玉菲最近可能不太安定,希望你有空时,给玉菲打打电话,聊聊天什么的。”

这句话,大出许莹湘的意外。玉菲妈妈从来没正眼看过她,现在却请求她常和玉菲通电话。对了,对她来说,这也是一件巴求不得的事。

许莹湘站在小区里的路边,有点疑惑地合上手机。她一时还想不清,玉菲妈妈为什么会这样请求她。但她确实为些而高兴。

许莹湘回到家里,才得知项伯伯已经上班去了。这倒给了她一点时间,考虑一下,应该如何向项伯伯报告这件事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