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38、 姐,他心里有别的姑娘

逆行商海 闻绎 2994 2017-02-18 11:11:17

  许莹湘是练过武的,这一拳是如此沉重。楚国林的头几乎撞到车门上,眼前更是一片缭乱。汽车尖叫着在街上急拐弯,撞上路肩,然后就冲到对面的路上。幸亏幸亏,对面的路上没有汽车。楚国林踩下刹车,猛打方向盘,终于控制住汽车,就在对面的路上停下来。

他们两个人都受到惊吓,脸色变得苍白,好一会儿都不敢动。

楚国林小声说:“莹湘,即使你恨我,也不要对我动手,会出车祸!莹湘,莹湘,我一直就想叫你莹湘。我想让你知道,你就是我心里的姑娘。”

许莹湘瞪着他叫道:“你胡说八道!”

楚国林深情地看着她,目光专注而沉静,轻声说:“我没有胡说八道!我第一次看见你,在五食堂,你就在我心里了!”

许莹湘瞪着他再次叫道:“你胡说八道!”

楚国林凝视着她,继续说:“后来,你给我买面,在我的面里倒了许多醋,放了许多辣椒,你用挑衅的目光瞪着我,从那时起,你就牢牢地在我的心里了!”

许莹湘又一次叫道:“你胡说八道!”但她的声音已经低了许多。

楚国林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“我没有胡说八道!对我心中的姑娘,我绝不会胡说八道!莹湘,这些就是我的真心话!我一直都想对你说的话!”

许莹湘的内心复杂到了极点。有惊喜,也有愤怒。眼前的惊喜是她不敢接受的。她要接受,就会受到所有人的指责。眼前的愤怒却更直接一些,无论是对她还是对玉菲。她盯着他说:“你一直对玉菲就是假情假意的!你一直在欺骗她!你骗了她多久!可她却拿你当正人君子看!她还是上了你的当!被你欺骗了!才有今天的事!你叫她怎么办!啊!你叫她怎么办!”

楚国林痛心地闭上眼睛。他伤害了玉菲,伤害得那么深!这让他心中愧疚。但是,他又能怎么办呢?他陷在利益圈里,挣扎了许久才挣扎出来!他不想伤害玉菲呀!可是他又能怎么办呢?

他低声说:“我不知道!我真的不知道!我就知道你在我心里!我想放开你,我想摆脱你,但就是不行!我对不起玉菲!我没办法!”

这么一种情况,让他们都很为难,也都很痛苦,不知今后该怎么办了。

跑车的速度,真是快得没法比,十分钟之后,楚国林直接开进小区里,在乔一福家楼下停下来。他们跳下车,一直向楼里跑去。

他们跑上楼梯,冲到乔一福门口。他们看见,房门竟然是虚掩着的。他们走到门口时,都听见玉菲的哭泣声。他们轻轻推开门,只见乔一福正吃力地抱着哭泣的项玉菲。她正在向下沉,乔一福快要抱不住她了。

乔一福抬起头,惊恐痴呆地看着门口的许莹湘和楚国林。

许莹湘冲过去,一把抱住项玉菲。她叫着她的名字时,没有听见她的反应。她注意看了一眼,发现她已经失去知觉了。

他们三个人终于把项玉菲抬上床,盖上被子。

许莹湘向他们叫道:“你们出去!你们都出去!”

乔一福看看床上的项玉菲,又看看许莹湘,就拉着楚国林出了门。

他们其时无处可去,就在门外的台阶上坐下来。乔一福一番询问,这才知道这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乔一福仿佛看见外星人似的,瞪着他,语无伦次地说:“你……你……什么?项姑娘那……那么漂亮,不在你心里!怎么就……就不在你心里呢!你……你要死呀!那样……那样说,什么叫不在你心里!你要害死她呀!”

楚国林苦恼地看着他,无奈地说:“乔律师,我不能骗她,不能骗她呀!”

乔一福简直要着急上火了,斥责说:“那……那你怎么不早说?都……都到这个时候了,你……你又说项姑娘不在你心里!你们两家是要合作投资的!投资的事怎么办?啊?你……你说,怎么办!”

这也是楚国林心里最纠结的事。他最忧心的就是他的父亲。父亲呕心沥血一辈子呀!才创下晋北能源!现在想借由他的婚事,创建新公司。他对不住父亲呀!他看着乔一福,痛苦得说不出话来。

此时,项玉菲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无声地哭泣。

许莹湘为她擦着眼泪,小声说:“玉菲,不要哭了,不要哭了好不好。你说话呀,你们到底怎么了?你说出来,我去教训那个无赖!”

项玉菲不住地摇头,终于说:“姐,他反悔了,他反悔了!”

许莹湘不安地看着她。这就是说,那个帅家伙真的拒绝了玉菲。帅家伙是不是有毛病呀!玉菲多漂亮,玉菲家里多富有,他竟然拒绝了她!

在来的路上,帅家伙说:“在我心里的是你!是你!”就让她心里纠结。现在,看着玉菲哭成这样,心里就更纠结了。她觉得,简直是自己害了玉菲。

她小声问:“你是不是说话不注意?让他不高兴了?”

项玉菲看着她,不住用纸巾擦着脸,望着房顶说:“姐,要是那样,倒好了。我其实也看出来了,早就看出来了,他一直没把我放在心里。我一直心存幻想,我对他好,他最终会把我放在心上。但没有。姐,他心里有别的姑娘。”

许莹湘慌乱地说:“不会,一定不会的。从我们和他第一次见面,他就一直注意你,你还记得吗?后来,他天天和你在一起,还为你唱情歌。再说,你们两家的老人是见过面的,他爸爸是认你的。他也从来没说过反悔的话。玉菲,别哭了。也许过几天,他又会回来找你。”

项玉菲用力摇头,“不会,不会,我看得出来。他喜欢的不是我。”

这时,在楼房外面的台阶上,乔一福惊愕地瞪着楚国林,叫道:“你喜欢谁?”

“喜欢莹湘!我就是喜欢莹湘!”他倔强地瞪着乔一福。

“你喜欢许姑娘?你喜欢许姑娘?”

现在,乔一福简直就是一副恐怖模样。项总和楚总的生意怎么办呀!之前,许姑娘说她喜欢楚国林的时候,他还没有太当回事,那是她的一厢情愿,让他同情。现在,楚国林也说他喜欢许莹湘,现在可就麻烦了!

乔一福可并不傻,绝对不傻!否则他不会有今天!现在,他隐约意识到,这个麻烦不仅和项总有关系,可能还和他的光福投资有关系呀!

可是,楚国林哪里能意识到这些情况。他仍然固执地说:“就是的!就是的!我就是喜欢莹湘!我已经跟她明说了!”

乔一福希望能把这个麻烦在萌芽状态就消弥掉。他简直就像一只斗架的公鸡一样,冲着他叫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能喜欢许姑娘呢!她就是项小姐的护卫!你和项小姐的婚事,是为了你们两家的投资!许……许姑娘对你们,没有……没有……”

楚国林也耸起了他的翎毛,亮出他的爪,气势汹汹地说:“乔律师,你怎么和我杜叔,杜俊山,是一个说法呀!你们就是为了投资!就是为了投资!你们什么也不管!我不能为了投资,把我的爱情葬送掉!我就是喜欢莹湘!”

乔一福简直要发怒了。他越来越感到此事的危险。他一时还说不清这是个什么危险,但对他的光福投资,就是一个大危险!

他生气地说:“你就是个有钱人!你就是任性!毫无道理!你……你们家有许多钱!是不是!你看看你开的车,那得多少钱!你……你还想要什么!就想要得不到的东西?什么得不到,你……你就要什么!”

楚国林愤怒的瞪着他,叫道:“不是的!绝不是的!我不是那样的人!那些钱,还有这辆车,都不算什么!我只要我心里最想要的!莹湘就是我想要的!从第一次见到她,我就喜欢她!”

乔一福说:“我……我不信,就……就是不信!也许,终于有一天,你……你能得到许姑娘了,你又会不想要了!你们有钱人就是这样!”

楚国林一下子跳起来,用力把他推倒在地上,要杀人似的向他叫道:“你胡说八道!我根本不是那种人!”

这个时候,天已渐渐亮了起来,附近有了早起的人。有人站在远处看着他们,似乎在猜测他们在争执什么。

到了现在,乔一福和楚国林互相瞪着,已经没什么话可说了。

这时,许莹湘搀着项玉菲从楼里走出来。乔一福和楚国林都站了起来,关切地看着她们。项玉菲瞄了楚国林一眼,就看出毫无希望,转头再不看他了。

许莹湘说:“乔律师,我们回家了。”

乔一福张着嘴,说:“好,好。我帮你们叫辆车吧。”

那么帅的楚国林却看不出眼色,还在说:“玉菲,对不起。”

项玉菲却扭着脸,就是不去看他。

许莹湘向他喝斥一声:“你滚开!我们再也不想见着你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