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36、 你是不是欺负她了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3 2017-02-17 11:06:38

  项玉菲见许莹湘不接电话,懊恼地合上手机。她很快发了一条短信:“回家!”这时,她偏偏又接到楚国林来的电话,问她路上是否平安。她用全身的意志,努力用平静地语气说:“哥哥,谢谢你的关心。”她更加痛苦了,索性关了手机。

她看着车外,眼泪终于流了下来。她这辈子,还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打击!从她记事时起,就从没有被人拒绝过。如今,她却被她最亲爱的国林哥哥拒绝了!他虽然努力说得委婉,但拒绝就是拒绝,如锋利的刀一样,一下子就把他们之间的关系给切断了!她想到这里,忍不住痛哭出声来。

开车的司机惊讶地回头看她,问道:“姑娘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他这么一问,项玉菲竟然嚎啕大哭起来。她心里的委曲,如火山爆发一般,都倾泄了出来。她一手捂着嘴,任泪水在脸上横流。

那司机惊恐地看着她,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在乔一福家里,许莹湘一阵宣泄,心里终于轻松了一些,渐渐止住哭泣。

乔一福也安心一些了,小声说:“你……你别难过了,还是接电话吧。”

许莹湘终于拿起电话来看,一条短信蹦出来:“回家!”是玉菲发来的。这个情况让她很意外。现在才什么时候,她竟然要回家了?她急忙给项玉菲拨电话,但那边却关机了。她惊讶地看着乔一福,猜不出这是什么情况。

乔一福惊讶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她用纸巾擦了一把脸,不安地说:“玉菲给我发了一条短信,就回家两个字。我打她的电话,她却关机了。”

“她关机了?”乔一福惊愕地看着她。

这时,他们两个人几乎同时想到一个可能,也许,玉菲和那个帅家伙,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吧?如果是这样,那就一定出了什么事!

许莹湘急忙站起来,收拾自己的东西,说:“乔律师,我要赶快回去了。”

乔一福也说:“对,对,你赶快回去吧。很晚了,我送你吧。”

他送许莹湘出了小区,终于在街边拦下一辆出租车。他说:“许姑娘,很晚了,我还是送你回去吧。”

许莹湘摇头说:“不用,不用,我没问题。师傅,快走吧。”

出租车开走了。乔一福看见出租车远去,只得往家里走。他在想,项姑娘会出什么事呢?不应该呀,楚国林应该和她在一起呀。

此时,在项玉菲的出租车里,她嚎啕大哭,已经到了痛彻肺腑的地步。她一声一声地哭泣,一把一把地抹着眼泪。她真是伤心到了极点。

那司机不住回头问她:“姑娘,你这是怎么了?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?你别哭了。你要我报警吗?”

但项玉菲只是不停地哭泣着,哭得全身乱颤。

司机被她的哭泣弄毛了,害怕发生什么让他说不清的事。就把汽车停在一个有探头的路口。他下了车,离开汽车两步远,就站在那里看着车里的项玉菲。

许莹湘乘坐的出租车很快从这辆出租车旁驶过。她根本没注意到,这里发生了什么事。她只想赶快回家去。

终于,她在小区门口下了车,焦虑地向两边张望。但附近并没有项玉菲的影子。她再次给她打电话,但电话里总是那句:“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。”她焦虑地看着周围,心里生出更多的疑问。

她忽然想到,玉菲是不是已经回家了?她悄悄给保姆打电话,小声说:“阿姨,玉菲回家了吗?”

保姆在电话里说:“没有呀,出什么事了?”

许莹湘急忙说:“没事,没事,您接着休息吧。”

十分钟之后,她仍然没有等到玉菲,心里更加焦虑。她终于忍不住,就给楚国林打了一个电话。她气哼哼地说:“楚国林!玉菲呢?”

楚国林在电话里的声音非常惊讶,说:“她……她走了呀,回家去了。”

“她走了多久?”她愤怒地问,但心里,却有了某种异样的感觉。

“她走了,有……有半个多小时了。许同学,怎么了?她没回家?”

“她到现在还没回家!你把她弄到哪里去了!你说!”她的声音更尖锐了。

“她……她真的回家了。真的。我要送她,她不让。”

“她到现在还没回家!你到底干什么了!你是不是欺负她了!”她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也许,他们之间什么事也没发生。要真的发生了,就不会是这种样子了。但是,肯定出了什么事!才造成现在的局面!

“你是不是欺负她了!”她再次叫道。

“没有,没有。”他在电话里拚命解释,“我们吃完饭,看完电影,然后在我这里喝了一点咖啡,她就回去了。我说要送她,她不让我送。她真没回家呀?她会不会去了什么朋友家?”

“你混蛋!”许莹湘愤怒地大叫起来。她是玉菲的私人护卫呀!她要是出了什么事,她是逃不掉的!她尖声高叫:“大半夜的,你就让她一个人走呀!她到现在还没回家!你把她怎么了!你把她弄到哪里去了!楚国林,你把她给我交出来!”她的思维也乱了,拚命地叫了起来。

“许同学,你……你千万别着急。你现在,在哪里呢?”他问。

“我就在小区门口!你说她走了半个小时,她怎么到现在还没到家!你说!你这个混蛋!你到底对她干什么了!”她快被他气蒙了。

“你……你千万别着急!千万别着急!我这就过去,你等着,我这就过去。咱们一起找,一定能找到她!”他不住地说。

许莹湘叫道:“你快一点!她要是出了事!我绝不饶你!”她合上手机,仍然焦虑地看着周围。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。

此时,项玉菲的出租车仍然停在路边。她虽然还在哭泣,但经过刚才的发泄,她已经平静一些了,声音已经小了许多。她拿出纸巾擦眼泪,终于止住了哭泣。

司机仍然站在车旁,惊恐地看着她。

她低着头,沉默许久。她绝没有想到,她会遇到这种情况。她心里的苦恼,竟然找不到可以发泄的地方!她终于摇下车窗,对站在外面的司机说:“师傅,对不起,走吧。”

司机上了车,不住回头看她,小声说:“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项玉菲摇摇头,“你不要管,快开车吧。”

司机想了想又问:“姑娘,你要去哪儿呀?”

这又是项玉菲苦恼的事。她不想回家,家里太孤单,无法排解她心里的苦恼。她想了又想,只有去找许姐。她在乔律师那里,却不肯接她的电话!许姐在那里,不知正在干什么呢!她心里泛起一股恶念,就想破坏许姐的好事!我不好,你也不要好!我去砸你的门,搅你的好事!

她从包里取出乔一福的名片,递给司机,“请你送我去这里。”

司机看清名片,说:“好,好,我知道了。”他很快就开车走了。

这个时候,许莹湘仍然焦虑地站在小区外的街边,向四面张望。她心里默念着,希望玉菲千万不要出事。

这时,远处传来一阵汽车的轰鸣声,竟如打雷一般惊天动地。片刻,一辆黑色跑车从黑暗中飞驰而来,闪电一般在她身边停下。

一股强风,从跑车上呼啸吹来,几乎要把许莹湘吹倒。

楚国林跳下车,向她跑过来,“许同学,玉菲还没消息?”

许莹湘恼怒地瞪着他,叫道:“没有!就是没有!你们到底干什么了!你怎么着她了!你是不是欺负她了!”

楚国林此时的心情,是说不清的复杂。终于拒绝了玉菲,让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。但是,压力并没有减轻。项伯伯怎么看这件事,爸爸怎么看这件事,完全是说不清的。他最怕的是,父亲用沉重的目光看着他,却什么话也不说。

现在,听到许莹湘这么问他,让他又有了新的压力。他说不清许莹湘会怎么看待这件事。他最怕她把他当作一时的任性,是乖戾的表现。

他摇着头,轻声说:“我们什么也没做。我们就是聊聊天,喝了几口咖啡,然后就结束了,玉菲她就走了。”

许莹湘怒视着他,恨不得一拳把他打倒在地。玉菲今天的想法,她太清楚了!她就是想和这个帅家伙做那个事!她急不可待的要做那个事!她会说几句话,喝几口咖啡就回来,根本不可能!

她向他吼叫:“你胡说八道!你没欺负她,她怎么会离开!你们就是聊聊天,她怎么不见了!你给我说实话!你把玉菲给我交出来!”

楚国林知道,他今晚和玉菲的事,是怎么也说不清了!大概全天下的人都知道,他们在一起,就是要做那个事的!说他们什么也没做,全天下的人都不会相信!这个事,只能由玉菲来说明了。

他匆匆忙忙地拨打玉菲的电话,但是,她竟然电话关机了。他向她叫道:“许同学,她关机了!她关机了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