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34、 今天可能有情况了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1 2017-02-16 11:20:46

  楚国林苦恼地看着远处,心里极其矛盾。他低声说:“杜叔,您帮我爸搞投资项目,我特别感激您。可是,您干吗非要把我搅在里面呢。我看玉菲爸爸也是个特别明白事理的人,也许他并不在意我怎么样吧?”

杜俊山严肃地瞪着他,“国林,这你可就说错了。杜叔的人生阅历可不是白过的,在企业这个圈子里也混了许多年。什么人,什么事,心里的想法是什么,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这一次,玉菲她爸爸就是看上你了!模样长得帅,学习又优秀。你猜得出他的心思吗?告诉你,他还希望你将来能接他的班呀!玉菲姑娘是不错,可也就是个漂亮姑娘,她能接她爸爸的班吗?玉菲爸爸是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的!你明白吗!”

这些道理,楚国林早就明白了,他也明白杜叔说的有道理。可他就是为了许莹湘而万分苦恼。他心里总是想着许莹湘,她是唯一让他动心的姑娘。

他乞求地说:“杜叔,杜叔,求你了,劝劝我爸爸,放过我吧。”

杜俊山狠狠地说:“不行!那绝对不行!国林呀,你想想,你爸爸的精力全都集中在合作投资上。他要是为了投资的事再出点什么情况,再进了医院,你还求我吗?到那时你怎么办!你想过没有!好了,国林,你是最明白道理的人,不用我多说。去吧,去吧,今天一定要把这件事做成!不要犹豫!”

楚国林千难万难地看着他,也明白合作投资的事对他爸爸来说有多重要。他犹豫了又犹豫,终于向项玉菲那边走过去了。

杜俊山仍然站在树丛后面,谨慎地看着那边草地上的情况。对他来说,楚国林这锅生米,能不能做成熟饭,可是个关键!

楚国林正向这边走过来,首先就被许莹湘看见了。她明白,帅家伙是来找玉菲的,和她没关系。她心里虽然有些懊恼,还是向旁边走了几步,坐下看着远处。此时的校园,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美好了。

项玉菲回头,看见正微笑走过来的楚国林,她脸上也露出笑容。

她拍拍旁边的草地,说:“国林哥哥,来坐。”

楚国林坐下来,没话找话地说:“玉菲,是要考试了吧?”

项玉菲就嘟起她的红嘴唇说:“可不就是的。我和许姐正在准备呢。”

楚国林忍了又忍,还是忍不住,就向许莹湘那边偶遇:“许同学,还是坐过来吧,你不是和玉菲一起看书吗?一起准备多好。”

但许莹湘并不理他,只是低头看书。她隐约感觉,今天可能有情况了,而且是很不好的情况。但是,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楚国林看着身边的项玉菲,特别是她美好的侧影,闪光的眼睛,苗条而结实的身材。他心里不能不想到,玉菲实在是不可挑剔的姑娘。杜叔说得对,就是皇帝老子,也不可能想怎么着就怎么着。父亲为了公司今后的发展,真是竭尽全力了,这个全力,就包括他的婚姻。他想,人生有多少无奈,这就是一件吧。

他这样想着,但说出来的话却是:“玉菲,你也看书吧,我不打扰你。”

项玉菲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在他脸上转了又转,似乎想看出什么端倪来。但也看不出什么来,因为国林哥哥一向如此。现在,她努力保持着端庄而且贤惠的样子,轻声说:“那好,你陪着我,我看书了。”

周围很安静。风从他们身边掠过,让花草摇曳。阳光温暖,令人舒适而心存愿望。在这么一种情况下,项玉菲和许莹湘虽然都在看书,心里却很不安分。她们眼睛虽然在书上,但头脑里的神经,却如雷达似的扫瞄着楚国林的一举一动。

楚国林同样心神不定。人生就用这样一种方式让他做出选择。他不时透过项玉菲,注视另一边的许莹湘。她其实不如玉菲美丽,不如玉菲身材高挑,她更没有玉菲的身家地位。但在她身上,就是有一条看不见的线,牵着他的心,牵着他的魂。他心中的堤坝将破,满腔的激情都想向许莹湘倾泄。但是,却不行!

他在心里叹息,忍不住又轻声哼唱起那支别有情意的SX小曲:

“山沟沟山洼洼金针针菜,

单为眊眊你,妹妹呀,磨烂我一对对鞋。

黑黝黝的头发白凌凌的牙,

毛呼噜噜的眼眼矇矇的眊,

妹妹呀,你还叫哥哥咋?

辣椒椒开花花一片片,

结那个果果红艳艳呀,

哥哥心里头有你,

妹妹呀,你可有咱?”

这么一支民间小调,文字如此简单,情意却如此深厚长远。那婉转的曲调,也变得一唱三叹,令人柔肠百结,就好像有一双深情的眼睛,一直盯入你的心里,问你:“妹妹呀,你心里可有我?”

许莹湘背对他,一动不动,心里却有缕缕柔情在翻腾,快要抑制不住了。她好想好想跳起来,大叫一声:“哥哥呀,我有!我有!”

可是,能说出这句话的,却不是她,而是玉菲。她用那样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楚国林,声音虽轻,却含着真情说:“哥哥,我心里有你。”

楚国林直视着她,看得懂她的眼神,也看得懂她的真情。他没得选,只能是她了。他轻声说:“玉菲,我知道。”

这时,他透过玉菲,也透过茂密的树丛,看见树丛后的杜俊山正在向他作着有力的手势。他明白,他没得选,只能是玉菲了。

到了这个时候,他还是犹豫了一下,终于说:“玉菲,晚上有空吗?”

项玉菲两眼闪出光芒,嘴角的微笑阳光一般美。她同样轻声说:“哥,我有呀。我就是个闲人,晚上最闲了。”她的眼神在期待着。

楚国林终于说:“那,晚上我请你吃饭,然后去看电影,最后……”

项玉菲立刻接住他这半截话:“你是不是又有了好咖啡?让我去品尝?”

楚国林只得点头说:“是。行吗?”

项玉菲竭力克制满脸的灿烂笑容,向他点头说,“行啊,有什么不行的。我就喜欢喝咖啡。那,我先跟许姐说一声吧。”她移到许莹湘身边,小声说:“许姐,晚上,国林哥哥请我吃饭看电影,然后去他那里喝咖啡。”

许莹湘模样凶凶地瞪着她,低声说:“你不要去!他就是打你的坏主意呢!”

项玉菲低声地笑起来,满脸都是狡黠的样子,小声说:“姐,你不要管了,我都知道。你呢,还去乔律师那里呆着吧。你和乔律师干什么,我可不管了。”

许莹湘用力掐了她一下,“我和乔律师什么事也没有!”

项玉菲咯咯地笑着,“反正,你等我电话就行了。好了,我先走了。”

她回到楚国林身边,挽着他的胳膊,莺声燕语地说:“哥哥,咱们走吧。”

许莹湘独自坐在草地上,气恼地看着他们越走越远。她明白今晚会发生什么事。等那件鬼魅事发生过之后,一切就都板上钉钉了,再也不会发生变化了!她毫无办法,毫无办法,一切早已注定了。

此时,一直站在树丛后面的杜俊山看到这个情况,也在脸上露出微笑。今晚一过,一切都将板上钉钉,再也不会发生变化了!他在心里说,一切早已注定了!

这一天的下午,许莹湘无奈地在街道上走着。她看着身边的行人和街上的车辆,感觉他们都是有目的的,他们正在奔向他们的目标。而她,却毫无目的,只能任凭生活把她带到任何地方。她无力掌握她的命运。

犹豫再三,她终于掏出手机,给乔律师打了一个电话。

电话很快就通了,她说:“乔律师,你忙吗?”

乔一福在电话里说:“哎呀,是许姑娘呀。我……我刚下班,正在公交车上。”

看来,乔律师也是有目标的,他知道他要去什么地方。她有点悲哀地说:“乔律师,我今天又没事了,正在街上瞎转呢。”

乔一福拉着长声说:“噢,我明白了,项……项姑娘又去她妈妈家了吧?”

这却是许莹湘无法回答的,她也不愿意回答,就沉默着没说话。

乔一福虽然傻,但还是听出她话音里的哀伤。他非常同情她,听出她伤心,就很想为她做点什么。他说:“要不然,你……你还到我家来?咱们随……随便做点吃点什么的?再聊聊天什么的,咱……咱们一起等项姑娘的电话。”

这些话虽然很平常,却让许莹湘感觉到说不出的温暖。乔律师那么平凡,却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。她轻声说:“乔律师,你不用管了。我想吃什么,就买点什么。你在家等我吧。”

乔一福笑着说:“好好,我……我在家烧点水,等你来。”

今晚有了可去之处,让许莹湘安心了许多。她在去乔律师家的路上,找了一家小吃店。她买了猪耳朵,买了煮花生,买了炸藕盒,买了卤牛肉,还买了几个酥烧饼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