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32、 你就是个万恶的资本家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4 2017-02-15 10:39:34

  办公室的门一关上,屋里的三个人谁也没说话。廖清山心中怒火中烧,快抑制不住了。温庆西仍然盯着门,双手还攥着拳头。金艳妮则惊恐地看着廖清山。

过了很长时间,廖清山才回头盯着金艳妮,用嘶哑的声音说:“小艳妮,请你回去转告阎总,叫他好自为之吧!告诉你,他敢趁火打劫!我绝不会放过他!”

这下子,金艳妮惊恐地看着他,也不敢说话了。她心里明白,这一次不仅没有说动廖清山,还被他直接挑明了结果!他就是要整垮阎震强!

金艳妮最后离开廖清山办公室的时候,心里一直想着一个问题:怎么办?谁能救鲁腾?鲁腾要是被整垮了,她怎么办?

也是这个时候,栗光英坐在她的办公室里,也在发愁。她面对着桌上一大堆收据、票据和财务账册,也不知该怎么办了。她哪有时间弄这些事呀。

偏偏这个时候,百无聊赖的俞凤媛,闲来无赖,就花枝招展地到公司里来了。她走到栗光英面前,那么妖娆地说:“小光英,忙什么呢?”

这下子,栗光英久旱逢甘霖,仿佛遇到再世的菩萨一般,一把拉住她,连声说:“妈呀,你来得太好了。凤姐,你总算是来了。你来的正好,你该干活了。”

俞凤媛挑起柳眉,瞪起凤眼,噘起红唇,说:“你叫我干什么呀!”

栗光英抱起这一大堆票据和财务账册,拉着凤姐就进了另外一间办公室,把那些东西向桌上一放,拍着她的胳膊说:“凤姐,你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会计。这些就是你应该干的活儿。你给整理整理吧。”

俞凤媛立刻叫道:“小光英,你还真拿我当劳动力使呀!”

栗光英嘻嘻哈哈地笑着,说:“凤姐,你可是咱们公司第一把手会计,是财务主管,不,是财务总监,这是咱们公司最重要的职务了!这些就是你的工作嘛。好凤姐,你也不用着急,慢慢干就行了,反正也没人催你。”

俞凤媛怒不可遏地瞪着她,大叫:“小光英,你就是个万恶的资本家!”

栗光英咯咯笑着出了门,回头说:“拜拜,好凤姐,你就慢慢干吧。”

她刚出了财务室,手机就响了。她掏出手机一看,竟然是柳姐姐来的。她问:“柳姐姐,你在哪儿呢?”

柳卓兰却很迟疑,犹豫地说:“我,我就在楼下呢。”

栗光英叫道:“你等着我,我去找你!”她说着,就匆匆向公司外面走去。

她很快出了写字楼的玻璃大门,左右张望一下,就向前走去。很快,她在一家小百货店的门口看见焦虑不安的柳卓兰。

栗光英向她冲过去,一把抓住她的手,一连串地问:“柳姐,你来了!你是不是离开南方控股了!你真离开了是不是!哎呀,太好了!你一离开,就再也不用怕他们了!你不就自由了吗!来,来,你干吗不进去?”

柳卓兰拘谨地看着她,总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,很勉强地说:“我……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。我真的,什么本事也没有,可能帮不了你。”

栗光英大声说:“柳姐,你瞎说什么呢。你已经帮了我们好多了,我们大家都惦记着你呢。走吧,跟我进去。以后,你就在这里上班就行了,肯定没问题!”

栗光英有些兴奋地拉着不安的柳卓兰,很快进了公司大门,指着四周说:“柳姐,你看,这就是咱们公司,光福投资公司。喂,王五,你们三个都过来。”她指着三个年轻人说:“这是王五,这是李四,这是张三。这位是柳姐姐。”

王五他们早就听说过柳卓兰,也看见过她发过来的短信,都非常客气地和柳卓兰握手,说:“柳姐,我们听说过您。”

栗光英说:“以后,柳姐就是咱们的内务主管,除了操盘的事之外,你们都要听柳姐的,听到没有?”

王五说:“没问题,没问题。柳姐,有事您说话,我们都听您的。”

柳卓兰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笑脸,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欢迎,也笑着向他们点头。

这时,乔一福背着他的大提包,也进了公司。

栗光英也介绍说:“柳姐,这位就是咱们光福公司的董事长,乔总。”

乔一福慌忙和柳卓兰握手,不住地说:“柳姐,我……我乔一福,小……小律师。柳姐,真……真要谢谢您给我……我们的帮助。”

柳卓兰有点怪异地看着这个个头矮矮的男人,没想到他就是光福的董事长,急忙点头说:“乔总,您好。”

接着,栗光英又领着柳卓兰去了会计室,把她介绍给凤姐。

这个时候,凤姐正在整理满桌子的财务账册。她是怎么整理的?是那么婀娜地伸出两个尖尖玉指,拈起一张账单,扔到一边,再拈起一份报表,又扔到一边去了。她哪里是在整理财务账册,她是在作乱呢。

俞凤媛一见柳卓兰,立刻满面春风,笑意盎然了,娇滴滴地说:“哎呀,柳姐,你可真漂亮,真有派。你瞧瞧,穿的衣服也好看,哎呀,真是谁也比不了。”

栗光英的眼睛瞪得有铜铃大,惊讶地说:“哟,凤姐,你怎么这么谦虚了?”

这句话,倒说得俞凤媛有点不好意思了。她甩着手说:“去去,你一边去。我说柳姐,你看看,啊,你看看,这个小光英多不讲理呀,一下子给了我这么一大摊子东西,乱七八糟的。她哪里是给我安排工作呀,她简直就是折腾我!资本家都没有她这样的!你看看这里乱的,我都不知道从哪里下爪子了。”

柳卓兰看见凤姐那么妖艳地扭着腰,尖尖玉指四处指点着,一张红嘴唇快要撇到耳朵边上了,忍不住就笑了起来,快乐地说:“凤姐,我来帮你弄吧。我虽然没有会计证,倒是知道怎么整理这些东西。”

俞凤媛的两条柳叶眉立刻就挑到房顶上去了,那么夸张地说:“妈呀,柳姐你真是太好了!指着资本家能帮我们建设社会主义吗?不可能!不管什么工作,还得你柳姐这样的革命同志来做。我说,好柳姐,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我可就交给你了,我可再也不想沾手了。对了,你想吃冰激凌吗,我这就给你买去。”她那么招摇地挥挥手,就笑着走了。

栗光英很无奈,说:“这个臭凤姐,真是拿她没办法。”

柳卓兰也笑着说:“没关系,没关系,我干这个没问题。”她说着,就在桌边坐下来,开始整理成堆的票据和账册。她向栗光英挥挥手说:“你忙你的去吧,我一个人干,还清静一点呢。”

果然,半个小时之后,说到做到的凤姐,给柳卓兰送来一款产自迪拜,名为“黑钻石”的高级冰激凌,连盛放冰激凌的小碗,都是精致的青花瓷。

柳卓兰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愉快的。那个高个的王五,给她泡了一大杯茶,又烧了一壶开水放在旁边。那个瘦瘦的李四给她买来晚饭,还问她这些够不够吃。柳卓兰看着那个大饭盒,就笑了起来,说这够四个人吃的。

再后来,栗光英也来了,让她下班回家。可是,柳卓兰说:“你走吧,我多干一会儿,挺好的。”于是,栗光英给她大门的钥匙,也走了。

这天夜里,公司里就很安静,柳卓兰独自在桌边,仍然兴致盎然地整理着那些票据和账册。可以看得出来,她心情非常好。

到天亮的时候,所有票据和账册都整理好了。她看着桌上整整齐齐的账册和票据,心里很高兴。接着,她拿起拖把和抹布开始在公司里打扫卫生。

这时,王五他们三个人都来上班了。一看见她正在擦地,就跟打劫银行似的高声叫嚷着冲过来,先抢下她手里的拖把,又架着她的胳膊把她架到一张椅子上坐下,警察审贼似的叫道:“谁叫你干这个的!你干了,我们干什么!明天你还要替我们操盘是不是!坐着!不许再动了!”

柳卓兰那么快乐地笑着,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只是说:“顺手的事,没关系。”

李四冲出去,飞快地给她买来早点,一大碗嫩嫩的豆腐脑,两张酥脆的油饼,还有茶鸡蛋,喝斥道:“吃!快吃!”

柳卓兰把一勺豆腐脑送进嘴里的时候,就觉得嘴唇瑟瑟地抖着,只是拚命地忍着,才没让眼泪掉下来。

他们围坐在她身边,一边看着她吃早点,一边和她聊起参加股东大会的情景。

王五说:“乔总多精呀,早就知道您会给他发短信,一晚上没睡,就等着您的短信呢!短信一收到,一个电话就把我们都叫到他屋里。嚯,您看吧,乔总大将军一样给我们布置任务,常山赵子龙李四,你带兵把守西南方向,豹子头林冲张三,你带兵把守东北方向,美髯公关羽王五,你坐镇东南方向。我和栗总坐在中军帐中,都看我的令旗行事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