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28、 风险永远都是风险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7 2017-02-13 10:28:02

  楚国林似乎觉得,这么呆坐着很无聊,就轻声唱起他曾经唱过的SX小曲。

“山沟沟山洼洼金针针菜,

单为眊眊你,妹妹呀,磨烂我一对对鞋。

黑黝黝的头发白凌凌的牙,

毛呼噜噜的眼眼矇矇的眊,

妹妹呀,你还叫哥哥咋?

辣椒椒开花花一片片,

结那个果果红艳艳呀,

哥哥心里头有你,

妹妹呀,你可有咱?”

许莹湘简直要昏过去了,要化成地上的一滩水了。这个帅家伙虽然只是轻声哼唱,却比那天他第一次唱的时候,还要用心,还要用情。那就像一股暖流,那么轻柔,那么温暖地流进她的心里,让她有一种痒痒的很奇怪的感觉,就想去拧他的耳朵,打他的胳膊,再用力推他一把。可是,她不敢。要是那样,她内心的情感就暴露无遗了。她明白,帅家伙是有钱人的,不是她的!她再难过也没用!

这时,她接到项玉菲的电话。她一时有些蒙,问了好几遍才算问明白,“玉菲,你不回家了?为什么呀?那……那好吧,我就先回去了,跟项伯伯说。”

她无奈地合上手机。她明白,今晚和帅家伙的温柔接触,结束了。

“许同学,你要走了?回家?”帅家伙那么关切地看着她。

“是,我要回家了。玉菲今晚住她妈妈家了。”她站起来时,还是有些不舍。

“那,很晚了,我送你吧。”他殷切地说。

她努力用严厉的口气说:“不用你送!”她再次迟疑一下,又说:“还是要谢谢你,陪我这么久。我走了。”她走到街边,伸手去招出租车。

楚国林跟到她身边,很轻地说:“今晚的事,我不会对任何人说。”他顿了一下,又说:“你……你也不要说。”

出租车在许莹湘身边停下。她最后又看了他一眼,就上车走了。

许莹湘回到家里的时候,项雨轩正坐在小书房里,和袁诺芳说话。

他们并排坐在沙发上,手里都端着咖啡杯,用小勺子轻轻地搅着。他们已经谈了好一会儿。袁诺芳今晚的任务,是乔一福在电话里向她委托的,跟项总解释,星信公司为什么要用博远那百分之二点四的股票,做再抵押。

所以,这个时候,项雨轩看着袁诺芳的眼神里,还是藏着一些疑虑的。相对而言,那个百分之二点四,现在比较安全了。但也只是比较安全,终究不如拿在自己手里更让他安心。

项雨轩最近一段时间,有一种很奇妙也很微妙的感觉,他发觉,他对袁诺芳的印象非常好。他一时想不起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袁诺芳一看就是那种干练的白领精英,外表端庄大气,身材高挑挺拔,容貌更是无可挑剔。好,非常的好!他心里时时就有这种感觉。

正是有了这种感觉,他对袁诺芳说话就很客气,也很尊重。他温和地说:“袁总,这么说,那个百分之二点四,一时还不会还给我?”

袁诺芳点点头,第二次或者第三次说:“是。今天乔律师打来电话,要我跟你解释一下这件事。ST星信的情况很糟糕,要恢复生产,就必须有资金。所以,乔律师和阿兰都赞成用那些股份,申请银行的再抵押。”

项雨轩其实早就明白这个意思,但还是没话找话地说:“你也知道,那些股份虽然不多,但对我很重要。我现在只是暂时解除了危险,但我很担心,以后会不会又出现什么新的危险。”

袁诺芳确实没想到,一向精明果断的项总,今天会如此优柔寡断,说话如此絮叨。但项总是光福的大股东,她还是要更耐心地解释。

她笑着说:“项总,您过虑了。那些股份以前在ST星信手里,对您有危险。但现在由阿兰控制,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阿兰可不会随便动那些股份。”

项雨轩点头说:“是,我知道你说的对。不过,我这一辈子,经历了太多的风险。在我眼里,风险永远都是风险,无论它在谁手里。”

袁诺芳只好再给他加上一道保险,说:“项总,博远可是我的重仓股,我不会掉以轻心!我保证不会发生您担心的事!这样您总可以放心了吧。”

项雨轩哈哈地笑了起来,说:“是呀,是呀,我知道,我们的利益密切相关嘛。好了,这件事我清楚了。袁总,我有一个请求,就是希望你经常到我这里来走一走,跟我说一说光福公司的情况,这个可以吗?”

袁诺芳急忙点头说:“这个没问题,我经常来就是了。”

这时,许莹湘敲门进来,却有些嗫嚅看着项雨轩。

项雨轩谨慎地盯着她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许莹湘小声说:“项伯伯,玉菲今晚在她妈妈家里住了。她可能要住几天。”

项雨轩微笑着摆摆手,说:“就这个事吧,好,我知道了。你有空时告诉她,她想多住几天,就多住几天,好不好?”

许莹湘完全没想到,今晚项伯伯这么通情达理,没有用严厉的眼神盯着她。她急忙说:“是,我打电话告诉她。那,我就回房间了。”

项雨轩点头说:“好,你去吧,早点休息吧。”

看到许莹湘悄悄关上门走了,他再转向袁诺芳时,脸色就变得很严厉了,“袁总,你看见没有,这就是风险!是我时刻都不敢放下的风险!我早就知道,梅美云时刻都在打玉菲的主意!从来没有断过!包括她打的那个小官司!玉菲身上,可有百分之三呢!我敢掉以轻心吗!”

袁诺芳这才意识到,在项雨轩那么随意的表情之下,藏着多么严重的危机感。把这个问题稍稍想一下,连她自己也感到其中的风险。老天!梅美云可是和廖清山一路的!如果梅美云笼络住项玉菲,如果项玉菲把那个关键的百分之三委托给梅美云!整个世界都将反转!项总的博远,还有她的光福,都将陷入没顶之灾呀!这个情况就太可怕了!

她有些惊愕地看着他,小声问:“要是那样了,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

项雨轩表情严厉地盯着她,低沉地说:“实话告诉你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!在女儿面前,在这个许莹湘面前,我还不敢露出担忧的样子来。因为玉菲那丫头,和她妈妈一样,也不是一般的精明。我要是多说几句,可能适得其反!你说我敢放松吗?几年了,我一直处于忧虑之中。过去只是担心玉菲手里的股份。现在还要担心阿兰姑娘手里的那点股份!我真是,太难了,你理解吗?”

袁诺芳有点忍不住,就伸手和他握了一下,坚定地说:“项总,我理解。我一定注意这些情况。我相信,阿兰这边决不会有问题!”

项雨轩对这个情景,非常非常满意。袁诺芳的手,虽然柔软,却也是很有力的,感觉非常好。他笑着说:“袁总,我们走着瞧吧。希望你一定常来坐一坐。”

袁诺芳有点微妙,也有点疑惑地看着他,还是说:“好,我一定常来。”

她在开车回去的路上,隐约感觉,这个项雨轩,似乎对她有什么企图似的。发现有一个男人可能正在打她的主意,让她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在最近这几天里,长沙星信公司,在罗兰和沈格富的努力下,正在发生着巨大变化,所有工作,包括生产和销售,也逐渐走上了正轨。按照沈格富的说法,星信公司到了年底。就可恢复正常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乔一福也跟着忙碌着。他负责的,主要是法律方面的事。例如,和银行方面的谈判。清理并确认公司留下的债务,等等。等这些工作也告一段落了,他在长沙也就没什么事了。所以,他和罗兰商量后,就决定返回BJ。

这天下午,他在BJ西站下了车,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公司。到了之后,他拖着行李箱,摇摇晃晃地走进公司大门里。

这时,栗光英正坐在桌边,翻看清理着一摞账本。光福公司虽然走上了正轨,却还没有一个正式的会计。俞凤媛那个会计,也是徒有其名的。所以,所有财务方面的事,还得她这个总经理亲自办理。

就在这时,乔一福探头探脑地走进来,笑眯眯地看着她,那么亲切地说:“英子,我……我回来了。”

栗光英猛地从满桌的账册上抬起头,有些惊愕地看着他,好一会儿没说话。她忽然意识到,她已经好久没看见这个傻缺了,竟然有一点久别的感觉。

她瞪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,盯着贼似的盯着他,慢慢起身走到他面前。她突然拧住他的耳朵,一边摇一边叫道:“傻缺,你怎么现在才回来!”

乔一福顿时满脸桃花灿烂。他一下子就听出来了,英子想念他了,似乎还想念得不得了。他歪着头,咧着嘴,一只手护着耳朵,另一只手已挽到英子的腰上了,连说话声音都变得喜滋滋的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