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26、 她仍然不能掌控女儿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6 2017-02-12 10:47:26

  项玉菲到了妈妈家门外,就是一个娇小姐作派,一根细长的手指按在门铃上不撒手。长长的门铃声响个不断,几乎要令人烦躁了。

梅美云打开房门,有些惊讶地看着她。

项玉菲一看见妈妈,不由大吃一惊。才几天不见呀,妈妈竟然瘦得脱了形,原来平滑的腮凹陷下去了,原来明亮的眼睛深如枯井,原来挺拔的身姿竟然有些佝偻虚弱了。她站在门口,简直就是形销骨立。到底是母女,项玉菲张大了嘴,立刻从冲进去,抱住她,惊慌地看着她。

她惊叫道:“妈,妈呀,您怎么了?怎么这么瘦?脸色这么不好?出什么事了?是不是生病了?你看过医生了吗?妈呀,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

女儿这一阵惊叫,就如一股春风,一直吹进梅美云的心里,让她好感动。她看着站在后面的柯建设,就明白了,是建设接女儿回来的。她遭遇这场劫难,最需要的,就是女儿的抚慰和关爱了。她好感动。

她搂着女儿,内心里如绷紧的琴弦一般,铮铮地颤抖着。她到底是经历过磨难的,能够克制自己。她温和地说:“玉菲,你怎么想起回来了?是建设接你回来的?真好,来吧,到屋里来吧,跟妈说说话吧。”

她不舍得松手,仍然搂着女儿,和她一起回到客厅里。她让女儿坐下,又指指旁边的椅子,示意柯建设也坐下。她很感谢建设把女儿接回家。

柯建设却有些尴尬地站着,之后,他指了指厨房,就进去了。梅美云猜想,他不是去泡茶,就是去弄一点水果什么。建设总是这么贴心,同样让她感动。

项玉菲拉着妈妈的手,上上下下地打量她,快速地说:“妈,建设说,您最近不顺心,人也瘦了。妈,怎么回事呀?您有什么不顺心的,跟我说说。我就知道建设没尽力,路上我就说他了。妈,您该去看看医生,检查一下。”

梅美云满脸都是笑容,搂着女儿在她脸上贴了一下,微笑说:“玉菲,你不要怪他。妈的事,跟他没关系。是妈自己没有考虑好,把一件很重要的事给办坏了。真的和建设没关系。是妈没做好。”

项玉菲非常惊讶,母亲的精明,她实在是太清楚了。精明的母亲,居然把事办坏了,她实在想不通。她说:“妈,到底是什么事呀?您跟我说一说。”

这次灾难性的败迹,梅美云实在不想对女儿说。但是,隐约的,她感觉女儿这次回来,似乎给她提供了一个机会。女儿要是能和她一条心,整个局面就会改观。但是,她遭到的困境,怎么和女儿说呢?

这时,柯建设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进来,倒给梅美云提供了一个机会。

他把水果放在梅美云和项玉菲面前的茶几上,轻声说:“最近,梅总一直想收购一家亏损公司,只是,没收购成功。”

项玉菲盯着他,猜测他说的这次收购是什么目的。但她对清华校园以外的事,实在关心太少了。她怎么会猜到母亲的目的?

她说:“嗨,不就是一家亏损公司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,没收购成就算了。”

柯建设继续说:“这次,为了收购这家公司,梅总付出许多心血。没想到出了意外,被别人收购了。”

项玉菲瞪着他,叫道:“喂,你是干什么的呀!你为什么不为我妈妈多出力!没收购成功,就成我妈妈的事了!你就没有责任!”

梅美云拉着她的手,笑着说:“玉菲,这事不怪建设,是我没有考虑周全。”

项玉菲仍然不肯放过他,斥责说:“你是总经理嘛,他怎么不替我妈考虑周全!说的真轻巧,出了意外!你光等着吃现成的了!”

梅美云说:“好了,好了,你一张嘴,谁也说不过你。你能来看我,我还是挺高兴的。来,来,咱们商量一下,晚上吃什么?”

项玉菲说:“妈,您去过医院看过吗?没检查一下?您可不要有什么事!”

梅美云脸上露出笑容,感觉和女儿的心贴得更近了。她温和地说:“妈就是瘦了一点,没什么事,倒让你担这么大的心。”

项玉菲就抱着她的胳膊说:“妈,您是我妈呀,我能不担心吗!”

梅美云心里非常感动,默默地把女儿搂在怀里。

这天晚上,她们三个人都挤在厨房里,互相配合着做了晚饭,然后就坐在桌边吃饭。在这个过程里,精明的项玉菲,和更精明的梅美云,不时互相看一眼,猜测着对方的心意。

聪明的项玉菲,一直就想在爸爸妈妈之间找到一点挑事的缝隙。她想挑拨矛盾吗?想制造事端吗?都有那么一点意思,但又都不是。说穿了,她就是想寻找一些刺激。她手里的百分之三,让她有这个权力。

她很关切地说:“妈,您想收购什么公司?怎么是个亏损公司呢?”

尊者、长者,也包括各级上司,只想说过五关,最不想提的就是走麦城。梅美云也是如此。收购ST星信失败,是她刻骨铭心的痛!

她淡淡地说:“收购的事,已经过去了。没收购成,也就算了。”

项玉菲没从母亲嘴里得到答案,就回头看着柯建设,但眼神却是阴阴的。

柯建设自然明白梅美云的意思,但看到项玉菲的眼神,就知道他不能隐瞒。

他笑了笑,老实说:“就是一个叫ST星信的公司,在长沙。梅总想把它收购下来,让博云公司借壳上市。如果能成功,咱们的博云公司就可以募集到更多的资金,也能发展得更快一些。”

项玉菲的经济知识虽然有一些,但也没听出这个收购行动有什么重要意义。就说:“妈,就是这些?这么简单?”

梅美云看着精明的女儿,心里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,如何让女儿成为她的同盟军。这是她思虑了很长时间的事。如果能成功,她控制博远电子,简直轻而易举。但是,女儿表面上和她一条心,甚至和她共同策划了那件小小的故意伤害案。但到了关键时刻,她仍然不能掌控女儿。

她轻声说:“就是这些。没收购成功,确实让我有点失望。不过,也没什么。”

项玉菲的心思,可不是一般的精明。虽然她看不出这个收购案的关键,但有一点,她是很清楚的,博远电子一定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她轻声说:“妈,您其实,还是想和爸爸争一争,是吧?”

这是梅美云全部行动的核心,几乎是她人生的唯一目标。她忍不住笑了,抚着女儿的手说:“玉菲,你还不了解你妈妈的性格吗?”

项玉菲明白,她猜对了。于是,她进一步问:“那,我能帮您吗?”

换一个人,都会对这句话兴奋异常。但梅美云不会,她太了解这个女儿了。谨慎地看她一眼,就知道,在这件事上,她绝不能操之过急。

她很随意地说:“你呢,只要好好的,就是帮妈了。”

项玉菲的眼睛在梅美云脸上转来转去,猜测她的想法。

梅美云则故作轻松,给她搛菜,也劝柯建设吃菜。

柯建设也谨慎地看着她们。他知道,这母女两个,都不是他能对付的。那个一直藏在他心里的想法,就更不敢露出来了。

这个时候,天色已经逐渐黑了下来。街边的路灯亮起来,汽车灯更是雪亮地从她眼前扫过,让她眼花缭乱的。

许莹湘坐在街边的长椅上,无奈地看着远处。她不知今晚该怎么办。玉菲没来电话,她就不能回家。乔律师又去出差了,让她无处可去。身边又粘着这个帅家伙,她走到哪儿,他就跟到哪儿。她总不能在大街上跑吧。那个帅家伙在后面追,那算怎么回事呀!

这时,那个帅家伙楚国林,手里拿着两个面包向她跑过来。他把一个面包递到她面前,说:“吃一个吧。你不肯去饭店,就吃一个面包吧。总不能饿着吧。”

许莹湘一下一下闪着眼睛,去瞄他的脸。不管怎么说,他还是很诚恳的。她犹豫再三,终于接过面包,慢慢吃着。

楚国林坐在她身边,也吃着面包,不时回头看着她。小声说:“你别生我的气,我不是故意跟着你。你反正也要等项同学的电话。她不来电话,你也不能回家。我也不多说话,什么都不说,就是陪你在这里坐一会儿。行吗?”

许莹湘非常无奈。眼前这个情况,要是让玉菲知道了,可能就不太好了。但是,他不肯走,她也没办法。她只好呆呆地坐着,望着街上的车辆发呆。

这天晚上,栗光英从公司里出来,开车回家的时候,恰巧看见许莹湘呆坐在街边长椅上。她很想停车叫她一声,可一看见她身边的那个帅小伙,就放弃了。她猜想,许莹湘肯定正在谈恋爱呢,就不要打扰她了。

她开着车继续往前走。现在,她心里惦念的是另外一个人,柳卓兰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