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25、 你为什么不愿意看见我?

逆行商海 闻绎 3009 2017-02-12 10:46:49

  唯一例外的,就是这个项玉菲了。她每天和许莹湘来这里上课,更主要的,是和楚国林见面,在一起窃窃私语。她觉得,这样的日子,实在是太美好了。

但是,处于世外桃源的项玉菲,很快也要卷入这场激烈的财富战争里了。她这个碎片,终将和其他碎片拚凑到一起的。这个时刻,很快就要来临了。

这一天,项玉菲期待的下课铃声终于响了,她和许多同学从教室里涌出来。

她和许莹湘匆匆从教室里跑出来,快速下楼,一直跑到外面的校园里。她们今天有一场排球赛,是有赌注的。结果,她意外地看见正等在外面的柯建设。

她的眼睛在他脸上转来转去,惊讶地问:“你来干吗?”

柯建设有点尴尬地向她笑着,说:“玉菲,你还是回家看看你妈妈吧。”

项玉菲心里的疑惑顿时升起来了,“我妈怎么了?”

柯建设搓着双手,很不自在地说:“你妈妈,最近工作压力比较大,很忙,人也瘦了许多。你回去看看她吧,对她一定是个安慰。再说,你也好久没回去了。”

这么一种情况,是项玉菲第一次遇到的。她感觉,柯建设特地跑到学校里来找她,母亲一定出了什么严重问题。她干脆地问:“你开车来了?”

柯建设伸手一指,“开了,在西门外。”

项玉菲想了一下,就回头说:“姐,你别回家,还是等我电话吧。我回去看看我妈怎么了。”她说得很轻松,但脸色还是有一点不安。

许莹湘小心地问:“那,你晚上还回家吗?”

项玉菲说:“我也说不准。”她忽然凑到许莹湘耳边,小声说:“喂,姐呀,要不然,你还是去乔律师那里呆着吧。”她说完,就唧唧地笑起来,一脸神秘的讥讽。

许莹湘很生气,也低声说:“你要走就走,少说这种屁话吧!”

项玉菲咯咯地笑起来,和柯建设一起向西门外走去了。

许莹湘跟着他们到了西门外,看着她上了柯建设的车,还向她挥挥手。汽车很快开走了。这时,她就不知该往哪里去了,孤零零地站在路边。

没想到,偏偏这个时候,楚国林跑了过来。他望着远处,看着那辆远去的汽车。他其实看见玉菲上车走了,也看见许莹湘孤零零地站在路边。忽然之间,他感觉到某种快乐,正从他心里浮起来。

他仿佛怕这种快乐转瞬即逝一般,轻声问:“许同学,玉菲去哪儿了?”

许莹湘回头看他一眼,心里就仿佛有电流掠过一般,颤抖起来。她努力克制着这种颤抖,似乎有些委曲似的说:“她回家了,去看她妈妈。”

“她妈妈病了?”楚国林仍然看着远处,让自己和她并排站着。

“我怎么知道!”她甩下一句,就向前走去。

“那,你去哪儿?我送你吧。”他紧紧追随在她的身后,一边不安地看着她。

“不用你送!你走开!”她心里仍有一种委曲的感觉,噘着嘴说道。

楚国林感觉到她那种情绪上的异常波动,紧走几步,转身拦在她的前面。他俯下身,专注地盯着她的眼睛,嘴唇因为紧张而颤抖。他从来没有这样过。从来没有因为紧张而颤抖过。但他盯着她的眼睛时,就是克制不住这种颤抖。

他开口说话时,感觉到自己的声音也在颤抖。他轻声说:“许同学,我一直想问你一句话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凶?我从来没得罪过你,为什么?”

她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了上来,心里有某种莫名的愤怒在翻滚。她恼怒地说:“没有什么为什么!我就是不愿意看见你!你走开!我还有事呢!”

他仍然拦在她的面前,固执地问:“许同学,请你一定告诉我,为什么不愿意看见我?我一直都特别尊重你,我一直都把当作我最重要的朋友,我不明白,你为什么不愿意看见我?”

许莹湘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,这让她心里有一股气在堵着。她转身靠在树上,思考她应该怎么办。她不能回家。如果她独自回家,项伯伯一定会问的。她不知该怎么回答。那么去哪里?似乎,只有去乔律师那里了。玉菲就叫她去乔律师那里等着。她不想应了玉菲的话。但不去乔律师那里,还能去哪里呢。想到这里,她就给乔律师打电话。电话立刻就通了,她问:“乔律师,你下班了吗?”

乔律师在电话里说:“是……是许姑娘吧,我……我正在长沙出差呢。”

许莹湘大为意外,只好说:“是吗?那你要出差多久呀?”

“还……还要过几天才回去。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他在电话里很关切地问。

“我没事。”她勉强说,心里却焦虑不安。她说:“我就是有点空儿了,想给你打个电话问一下。我没事。”

“那好,等……等我回去,我请你吃饭吧。”乔一福在电话那头说。

许莹湘听出来了,乔律师那边正有事,似乎有许多人在说话。

她无奈地说:“那好吧,我等你回来。再见,乔律师。”她合上手机,靠在树上茫然四顾,不知现在该如何是好。

楚国林仍然固执地站在她面前。他一手撑在她身后的树上,低头注视着她。

这么一种经典的,能让人动情的局面,让许莹湘局促不安,呼吸也乱了。她很想很想甩手走开,但她就是动不了。她隐约能闻到这个帅家伙身上的气味了。她感觉自己正处于慌乱之中。

此时,夕阳西下,金色的余晖给街边的房屋,还有往来的汽车上,镀了一层灿烂的光芒,让人有一种踏入童话世界的感觉,又温暖,又清凉,令人惬意。

楚国林心里,正有这种又温暖,又清凉,让他惬意的感觉。他克制不住地说:“许同学,请你听我说,我现在有几句心里话,特别想对你说出来。因为,我从你的眼睛里,看见了你的内心。我真的看见了,你有一颗水晶一样纯洁透明的心。我还看见,你心里有一个,你特别深爱的人,他是……”

许莹湘脸红得都要发紫了。她惊慌而急促地叫道:“不是你!不是你!”

这句话一出口,她就悔到了极点,悔到连眼睛都闭上了,脸上更是一片飞红。

“那会是谁?”楚国林雾蒙蒙的双眼盯着她,脸上带着一点微笑。

“难道,不是玉菲吗?”她极其勉强地这么说,努力凶凶的瞪着他。

此时,柯建设正开着车,在宽阔的街道上疾驶。车窗外景色鲜艳如激流。

项玉菲扭回头,看着坐在身边的柯建设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柯建设有些惊讶地看她一眼,“什么?我没说话呀。”

项玉菲感觉自己正在走神,是那种魂游天外的感觉。意识到自己在走神,她才变得清醒起来。她随口问:“我妈到底怎么了?”

柯建设忍不住咧了一下嘴。他拿不准该把肚子里的话说到什么程度,似乎轻了重了都不好。他犹豫着说:“最近这一段,你妈妈不太顺,工作压力特别大。”

项玉菲的心里,仍然在矇眬与清晰之间波动着,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。这种感觉,就把她的刁钻性格给勾出来了。她毫不客气地说:“你是总经理,我妈工作压力大,你怎么不能替她担起来!你是吃白饭的呀!”

柯建设的心,就像从山上滚落下来的石头一样,跌跌撞撞地往下掉。虽然痛苦,却只能藏着。他已经藏了好长时间了,从来不敢流露出来。

他勉强说:“你妈妈是个要强的人,有些事,她也不愿意让我们……”

项玉菲这张刀子嘴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在柯建设身上特别好使,并且锋利无比。她刻薄地说:“拉倒吧,你就是狡辩!你没能力,没本事,我妈妈才不愿意把工作交给你!你就是一天吃饱了混天黑!什么事情也担不起来!我见着你就有气!你还说什么你!”

柯建设这颗心,真正是滚落到深渊里,掉落在冰河里,摔得粉碎,冻得寒凉,让他痛苦不堪。他无奈到极点,只能勉强说,“是,你说的对,是我没能力。”他望着前面,忍受着心里的痛苦。

项玉菲这张刀子嘴,哪里会轻易放过他,伶牙俐齿,刀刀见血,接连不断地向他抡过来。她尖刻地说:“我妈妈就是心肠太软!对你也太客气了!养条狗还能对着门外叫两声,也不知道养着你能干什么!饭不少吃,钱不少拿!挺大的个子,却什么也干不了!我妈事事都得亲自去干!你是白眼狼呀!是睁眼瞎呀!真是的!”好一顿讥讽训斥。

柯建设苦着一张脸,不敢再说话了,只能继续开车。他很无奈,非常非常无奈。这个嘴比刀子还要锋利的大小姐,却仿佛有一根线似的,一直牵着他。他无奈,是因为他怎么也摆脱不了这根线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