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24、 证管办正在调查我们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6 2017-02-10 10:56:19

  第二天,除了袁诺芳还在上班,罗兰和乔一福还在长沙忙碌,其他人都到了公司里,继续为昨天的难题而焦虑着。她们坐在会议室里,想来想去,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这时,王五突然冲过来,大叫:“栗总,快看股市!开盘了!ST星信涨停了!”

一听到这个消息,所有人都回头去大屏幕上的股市。只见那个从没有红火过的ST星信,一开盘就被“一”字型封在涨停位上,上涨百分之五!

小小的会议室里顿时沸腾起来了,所有人都欢呼起来了。刚才的阴霾,立刻就被这股欢乐气氛给淹没了,甚至被人忘记了,仿佛一切困难都消失了,不见了。

金艳妮尖声大叫:“妈呀!涨了百分之五呀!咱们投入多少?咱们投入的资金,一下子就涨了百分之五呀!一个亿的百分之五呀!”

姜丽萍从未取得过大胜的炒股经验,突然之间变成了葵花宝典,变成了金科玉律。她绝对肯定地说:“它还会涨!这种垃圾股,一旦涨起来就不会停!你们等着瞧吧,它还会涨!”

俞凤媛一手叉腰,一手高举,叫道:“涨!涨!涨到天上去!”

金艳妮咯咯地笑着,一条细腰扭出蛇一样的妩媚,说:“凤姐,你可别那么贪心。只要再涨五天,咱们的投资就上涨百分之三十了!那就不得了了呀!”

俞凤媛瞪起美丽的凤眼,大声说:“我说涨,它就得涨!不涨我吃了它!”

会议室里一片笑声,所有人都互相击掌欢庆,仿佛从今往后,就全是好日子了。她们只等着数钱数到手发软了!

此时,正在上班的袁诺芳,也看见已经涨停的ST星信。她脸上露出喜悦的微笑,快要掩饰不住了。坐在外间的秦仁,虽然不动声色,却也惊讶地盯着她。

昨天,下班后,公司里召开证券分析会,一直开到很晚。所以,袁诺芳就没去光福公司,也没有见到栗光英。但下班以后回到家里,她就接到姜丽萍来的电话,也知道她们目前遇到的困局。她考虑了一夜,仍然想不出好办法。她们目前这一关,就是如何说服许家城,同意把宜海电工注入到星信公司里!

不过,看见ST星信涨停,还是让她很快乐。这说明,ST星信的股东们,最期盼的,就是资产重组。傻乔的临门一脚,恰恰踢在要害处!是最正确的一招!

袁诺芳此时想起傻乔,已经和以前有一点不一样了。以前,她就是想着,如何拿下傻乔。但现在来看,不仅傻乔一门心思都在英子身上,似乎英子对傻乔,也有什么想法。这样一来,情况就有一点微妙了。

争风吃醋!戗行!虎口夺爱!勾引傻乔!这些事,对她来说都不是事!她自信绝对可以胜过英子。但这样一来,就可能产生另外一个问题,英子可能和她反目!再接下来,光福公司可能分裂!这就是她不能不考虑的了。

所以,今后对傻乔怎么办,她现在还没有拿定主意。她决定等一等再说!

这时,她面前的电话响了。她拿起来一听,是谭森来的,叫她尽快过去。她就说:“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她放下电话,就出了她的小办公室。

袁诺芳出了交易室,顺着走廊向前走时,就注意到惠小春异样的眼神。

她走到前台时,就放慢了脚步,小声问:“什么事?”

惠小春不动声色,脸上仍然是温和的微笑,却小声说:“袁姐,秦助理就在你身后,盯着你呢。另外,谭总刚从外面回来。”她点点头,表示说完了。

袁诺芳说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她继续向前走,但眼神却疑惑起来。

她隐约有些不安。谭总刚刚回来就找她,一定出了什么事,并且,这个事可能和她有关。但是,出了什么事呢?她一时还想不出来。

袁诺芳敲门走进谭森的办公室时,他只是向对面的椅子指了一下,示意她坐下。但他阴沉的眼神却一直盯着袁诺芳,很长时间没说话。

袁诺芳也谨慎地看着他。她预感到,可能出了什么大麻烦了。

谭森挪挪面前的本子和钢笔,又似乎在掩饰什么的揉着下巴,终于说:“袁总,你在操作沪市4412的过程中,够谨慎吗?”

袁诺芳明白了,这个麻烦一定和沪市4412有关。她谨慎地思考一下,轻声说:“谭总,我操作沪市4412,主要分为两个阶段。”

谭森不耐烦地向她一挥手,“我知道要分成两个阶段。我问的是前一个阶段!”

所谓第一个阶段,其实就是帮助梅美云打压沪市4412的阶段。是梅美云出了事,还是她的打压被人察觉了?她想不明白。

她再次思考一下说:“很谨慎。再说,我都是按照您的要求做的。”

“没有超出报告期?”谭森的问话简洁而直击要害。这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,也是证管办最在意的地方。

“没有。我每天都检查,绝没有超出报告期!”袁诺芳的回答也干脆果断。

谭森盯着她,似乎也确认了这一点。但他很长时间没说话。

袁诺芳感觉,还是主动一点比较好。另外一种微妙的考虑,她希望谭森把她当作自己人看待。她轻声问:“谭总,出什么事了?”

谭森沉默片刻,终于说:“袁总,是这样,我得到一个消息,可能不太可靠。但是,无风不会起浪!我听说,证管办正在调查我们,是秘密调查!”

袁诺芳大吃一惊。她的操作,居然受到证管办的注意,并且开始秘密调查。在证券这一行里,这就是最可怕的事了!几乎可以说,证管办的秘密调查,很少有落空的!每一次秘密调查,都有证券老总,或者基金经理,进了监狱的!

她再次慎重考虑一下,轻声说:“谭总,您确信,证管办的调查,是针对我们前一段的操作?不是指后一段收购?”

谭森目光严厉地瞪着她,明确地说:“我们后一段对沪市4412的收购,执行的是董事会的决定,完全没有问题。关键是前一段,对沪市4412的打压!”

袁诺芳明白其中的要害了,就说:“关键的关键,是客户对我们的委托吧?”

谭森用力一点头说:“肯定是!”

“那么,谭总,客户那边有问题吗?”她的问话,其实是层层递进。

“客户那里,肯定没有问题!我要你考虑的,是我们这边!”

对袁诺芳来说,情况已经比较清楚了。客户那边没问题,那问题肯定出在证券公司这一边。再具体说,就可能出在她负责的优选基金里!那么,问题出在哪里呢?她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,秦仁!但怎么说出这个话,她要仔细考虑。

此时,她的大脑在飞快运转,考虑各种情况和说法。

她极其认真地说:“谭总,您这么考虑,我确实知道有客户委托,但也仅此而已。我知道规矩,绝不会随便乱说!这关系到我的切身利益呀!您说,是不是?”

谭森虽然不动声色,但还是轻微点头,算是认可了她的说法。

她继续说:“所以,这个消息只到我这里为止。但是,操盘手们有可能猜得出来,这是什么情况。不过,操盘手就算是猜到了,也不会乱说!这也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!所以,谭总,您考虑过秦仁吗?”她明白,这是关键一句,是快刀还是钝刀,有效无效,就看谭森的反应了。

但是,老奸巨猾的谭森,却盯着她好一会儿没说话。

袁诺芳明白,她还需要给她这一刀加一个注脚,就如勾缝一般,要抹平其中的缝隙。她用更低的声音说:“谭总,您可不能警告秦仁,那无异于不打自招!”

谭森极其狡猾,并不接她这句话。但是,他的眼神却表明,他是认可这句话的。他淡淡地说:“袁总,你要记住,如果证管办真的查到我们这里,不是什么话都可以说的。怎么应对调查,你这几天就要考虑好。”

袁诺芳点头说:“行,我考虑好之后,再和你商量。”

谭森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。

袁诺芳离开谭森办公室时,就意识到,她可能要有麻烦了。但是,这个麻烦有多大,是否会给她带来灾难,她一点把握也没有。

所以,总体来说,光福投资控制星信公司的初步目的已经达到。其次,廖清山和梅美云因为光福投资的介入,在收购ST星信这件事上,都遭受了巨大损失。其中,梅美云的损失更为惨重。不过,她可不是会轻易认输的人。她正如廖清山说的那样,正如潜伏的猎豹一样,在暗中等待机会。

再其次,雪丽和黛西,正在坐山观虎斗,静待局面发生变化。她们静待的这个变化,是谁都没想到的,竟然是在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快乐上课的项玉菲。

所有相关的人,其实都在紧张和不安之中等待着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