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22、 不要再对我提她的事

逆行商海 闻绎 3005 2017-02-09 10:38:31

  沈格富先和栗光英握了手,就很惊讶她的年轻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了,阿兰更年轻呢。现在,就是年轻人的天下嘛。及至再乔一福握手时,心里的疑惑就更多了。这个个子不高,相貌普通的小律师,就是“光福投资”的董事长?

他盯着他说:“你就是乔总?收购ST星信的计划,就是你制定的?”

乔一福仍是他从无改观的一脸傻相,却有点尴尬地说:“不……不是,都……都是大家一起商议的,我不过是……沈总,我们欢迎您。”

栗光英看着他那个样子,心里就有点想发笑,急忙说:“好了,都别站着了。沈总,您也请坐吧。咱们都坐下说。”

沈格富在桌边坐下,看着桌上的菜,扭回头,眼神阴阴地说:“阿兰,有酒吗?”

罗兰微笑说:“老沈,下午还要开董事会呢。你要主持会议。”

沈格富的嘴角向一边扭着,说:“我必须喝酒!不喝酒,我就要发疯了!”

栗光英立刻向远处招手,“服务员,拿一瓶酒来,要高度酒!”

沈格富凶巴巴地盯着罗兰,“你是说,下午的董事会,由我主持?”

罗兰平静地说:“是。”

沈格富几乎有点恶毒地说:“好!等我先喝好酒再说!”

下午的董事会,在星信公司的小会议室里召开。喝了不少酒的沈格富,虽然坐在罗兰身边,但脸色却更加凶恶,眼神也更加严峻。

小会议室不大,装修得很精致。铺着绿呢的会议桌上,摆着茶杯和烟灰缸,此外,就没有其他东西了。董事们坐在会议桌旁,有些不安地看着年轻美丽,坐在上首的罗兰,还有她身边这个凶神恶煞一般的沈格富。

乔一福坐在罗兰的另一侧,脸上总是尴尬的笑容。

沈格富一开口,就没有好话。他严厉地说:“好了,现在开会!张董事长,还有刘董,你们手里连股份都没有,已经失去做董事的资格。我建议你们现在离开这里,去写一份辞职信,交给办公室!”

张董事长和刘董事都惊愕地看着他,木雕似的没有动。

沈格富提高了声音说:“请吧!你们还等什么呢!”

张董事长和刘董事万分尴尬地站起来,欲言又止,先后出了会议室。

会议室里,此时真的是鸦雀无声,空气都仿佛凝固了。

沈格富毫不客气地盯着桌边的每一个董事,严厉地说:“现在召开新一届董事会。第一项,选举罗兰女士为星信公司的董事长,有不同意的吗!请举手!”

董事们呆若木鸡地看着他,没人动。

沈格富说:“好,第一项获得通过!第二项,选举我,沈格富为董事,并担任星信公司总经理,有不同意的吗!”

董事们仍然呆呆地看着他,还是没人动。

沈格富又说:“好,第二项获得通过。第三项,今后公司所有事务,只向我汇报,由我向董事长汇报,有不同意的吗!第四项,杨董,你负责失火车间的恢复工作。我要求你在一个星期内制订出恢复方案。有问题吗?”

杨董事几乎要哆嗦起来了,他小心地问:“沈总,要……要恢复失火车间,可能需要大量资金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沈格富凶恶地瞪着他,大声说:“资金问题我负责解决!一个星期内到位!你做好恢复方案就可以了!有问题吗!”

这位杨董看看桌边的人,乍着胆子又问了一句:“对不起,沈总,我……我冒昧问一下,你说的资金,从……从哪里来?有多少?”

沈格富瞪着他,然后转向罗兰,口气就平稳了许多。他说:“罗总,我查过星信的基本情况,星信公司有一批股票抵押在银行里,已有很长时间了。我建议用这批股票做再抵押,请银行为我们提供恢复资金。你同意吗?”

罗兰以她的精明睿智,在一秒钟之内,就做出了判断。她明白,沈格富所说的股票,就是博远电子的百分之二点四。这部分股票极其关键。在她的算计里,一直有一个隐藏在心里的担忧,担忧项雨轩一旦控制这部分股票后,就会从“光福投资”里撤资。那样,关系到她切身利益的第二步,就走不成了!这个担忧,她不敢对任何人说,包括袁姐,也包括身边的乔律师。

但现在,沈格富突然提出,要利用这部分股票做“再抵押”,瞬间就解除了她的担忧。所以,她在这个瞬间里,也迅速盯了乔律师一眼,看出他并没有反对的意思,心里顿时一阵轻松。

她不动声色,再次盯了一遍桌边的人,没有异常,就轻声说:“我同意。”

沈格富用力合上面前的笔记本,大声说:“好!那就没问题了!各位,星信公司必须在最短时间恢复正常!这是我的第一要求!如果有人耽误工作,或者消极怠工,我请他立刻写辞职信!没有商量的余地!”

董事会结束之后,乔一福、罗兰、栗光英和沈格富都坐在罗兰的董事长办公室里。这里曾经是张董事长的办公室,现在换了主人。差不多可以说,“光福投资”对星信公司的接管,至此已经基本上结束了。

他们坐在这里,大致上说了一些星信公司下一步的工作。比如,有关给证管办的请示,有关股票停牌的事宜,有关公司今后的发展,等等。但这些工作,基本上都是沈格富的工作,他早已有清晰透彻的思考,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

栗光英心里最惦记的,就是柳卓兰的事。她和柳姐姐在无意中相识,心里本来就非常同情她。再说,柳卓兰几次给她提供过重要信息,也让她很感激。

所以,借着这个机会,她就说:“老沈,柳姐姐的事,我其实早就知道。我甚至亲眼看见,她被温庆西欺负。她在那样的环境里生存,也是挺难的。所以,我觉得,她不管对你做了什么,都是迫不得已的。希望你……”

但是,沈格富很快就截住她的话,严厉地说:“栗总,你不必说了。我也不想再提她的事。阿兰,从明天开始,我就要投入到星信的恢复工作中。有些具体事,我可能顾不上向你请示。”

罗兰聪明而机智,立刻说:“老沈,我给你的,是全部权力,你尽管放手工作。”

沈格富向她点头说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他沉默了片刻,又说:“不要再对我提她的事,不要再提!”

这样一来,栗光英和乔一福等人也就没什么话可说了。

这天夜里,BJ,博云电子公司,梅美云办公室里,没有开灯,一片黑暗。

从上午,星信公司股东大会即将结束的时候,她就躺在地上,一直躺到现在,躺在这个黑暗静谧如墓地的办公室里。此时此刻,她唯一的感觉就是绝望,是那种从悬崖上摔落深渊的绝望,毫无生还机会的绝望!

她曾经无声地哭泣过,任泪水在脸上汩汩而下,湿透了她的两鬓。到了夜很深的时候,她的泪水已经流尽,泪痕在脸上干涸,但绝望,仍像一把铁钳子一样,狠狠地攫住她的身心!她不想动,任凭自己像一片落叶似的,向深渊里坠落。

在这漫长的时间里,她曾看见自己的手机在黑暗中闪亮,发出阵阵刺耳的铃声,但她就是不想动。她太清楚了,她此时没有任何机会了!她已经死了!

她在极度的绝望和迷乱的昏沉中,隐约知道时间正在流逝。阳光蛇一般从她身边滑过去,然后就消失了。黑暗如布幔一般蒙住她的双眼。她只是偶尔听见手机的铃声,其他一切都不记得了。她希望她已经死了。

恍惚之中,她似乎听到有人在敲门,遥远而轻微。她无力去理会。后来,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,走廊里的灯光把一个长长的人影投射到她身边。她猜想,可能是收尸人吧。门重新关上,发出沉重的响声。

一张脸,出现在她眼前,拍打她的脸。她隐约看出来,是廖清山。她想,他是最合适的收尸人,只能是他了!

廖清山俯身在梅美云身边,低头看着她,看见她眼中微弱的亮光。他双手伸到她腋下,就像拖一袋面粉似的,把她拖到沙发旁,然后用力把她甩在沙发上。她向一侧倒下去。他揪着她的衣领把她扶正。

他向她吼叫:“睁开眼!睁开你的眼!”

她没动,仍然闭着她的眼睛。

廖清山严厉地瞪着她。他突然扬起手,猛打她一个耳光。梅美云像个布娃娃似的摔倒在沙发上。他揪着她的衣领又把她正过来,反手又是一个耳光。

血从梅美云嘴角流出来。她终于睁开眼睛,目光阴森地盯着廖清山。虽然心里痛苦,但脸上的巨痛,到底让她多少清醒一些了。她摇晃着,声音微弱地说:“廖总,劳你肯费心……费心打我,是不是,我还有什么……利用价值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