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16、 找客户也找个美国姑娘!

逆行商海 闻绎 2989 2017-02-06 10:18:16

  罗兰再看一眼栗姐姐,就笑着说: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乔律师,我想来想去,还是那个关键问题。我们没有资金,没有资产,明天怎么通过股东大会?”

这个问题,乔一福已经焦虑了很长时间了,一点头绪也没有,只能嗫嚅着说:“这个,这个,我……我也是想……想不出办法来。”

栗光英精明是精明,思维还是有点大条,什么事都不吝的。就说:“咱们拚持股数量嘛!咱们是第一大股东,看投票!明天只有几十个股东参加会,肯定不会超过我们!阿兰,你说呢?”

小罗兰却比她精明得多,考虑问题也更全面,小声说:“栗姐姐,不光是会场里的投票,还有网上投票呢,这个就难说了。”

听她这么一说,栗光英也皱起了眉,黑黑的大眼睛转来转去的。

罗兰又说:“还有,如果有股东问到这个问题,拿什么投入到星信公司里,我怎么说呢?我不能被股东们问住了,那就比较糟糕了。”

栗光英转向乔一福,说:“喂,一福,你说怎么办?”

乔一福苦恼得眼睛都没了,不住地摇着头,叹息说:“咱们,只……只能走一步,看……看一步了。如果……如果……”后面的话,他实在说不下去了。

罗兰目光冷静地盯着他。她的精明,能让她感受到乔律师的内心。至少到现在,她感觉乔律师的内心还是一片混乱,没有办法。袁姐在她临走时说过,乔律师不到最后一刻,是没有办法的!到了最后,你只管按照他说的做就可以了!

袁姐那么信任乔律师。但罗兰以她的精明、冷静和智慧,怎么也想不出他还能有什么办法。现在,只能到明天再看了。

这时,栗光英摇着她的手,那么认真地说:“阿兰,你是最聪明的人,明天就看你怎么发挥了。你机灵点,也许能闯过去。”

罗兰不由笑了起来,说:“栗姐姐,这可是天大的难题呀!你们叫我怎么发挥?”

这时,乔一福的手机响了。他急忙掏出手机接听。栗光英和罗兰都注意到,他接到这个电话竟然那么兴奋,小眼睛里都闪出光来了。

他说:“哎哟,是……是黛西小姐呀,真……真没想到,你会给我打电话。”

此时,黛西正坐在雪丽的办公室里,一边注视着她,一边对着电话说:“乔律师,你好吗?你是不是真的出差了?”

乔一福眉开眼笑地说:“是呀,是呀,我……我正在出差呢,在长沙。”

黛西笑眯眯地说:“哎呀,太可惜了,我晚上还想和你去酒吧里坐一坐呢。你出差了,就没办法了。对了,你出差顺利吗?”

这下子,乔一福又苦恼起来了,嘴巴也咧开了,嘟囔着说:“嗨,干……干我这一行的,哪……哪能顺利呢。我现在,正……正发愁呢。”

黛西立刻问:“真的?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?”

“就……就是呀,很大很大的难题。”他看着远处,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。

“是哪方面的难题呢?能对我说吗?”她问。她还注意到,丽萨尔正向她点头微笑,很赞赏的样子。

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……就是资金和资产方面的难题。我们明……明天就要参加会了,这……这两个难题,还……还是解决不了。”

这时,坐在黛西对面的雪丽先向她伸出大拇指,之后,又摇摇头。

黛西明白了,这个话题不能多说,就轻声说:“乔律师,希望你顺利解决你们的难题。好了,我不打扰你了。等你什么时候回来,咱们一起吃顿饭好吗?当然是你请客了,行吗?”她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乔一福急忙说:“行,行,没问题,我……我请客好了。”

黛西放下电话,微笑看着雪丽,“他说了,他遇到了很大的难题,是资金和资产方面的。我判断,他正在为如何通过股东大会而发愁呢。没有资金,也没有资产,他们可能很难通过股东大会吧。”

雪丽点头说:“黛西,你问出了他的实话。这确实是他们最大的难题。如果廖清山真给梅美云提供资金,那就是天大的难题了!”

黛西笑着说:“可是,你还判断梅美云会输呢。”

这时,雪丽就沉默下来了。她心里处于极度的矛盾之中。从种种情况来说,梅美云的赢面都很大,特别是她有廖清山的资金支持。但是,她也说不清为什么,她就是预感梅美云会输!这个预感来自两点,第一,那个叫乔一福的小律师是个异类,更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人,很难说他最后会干出什么事来。第二,梅美云输,才更符合她的利益。但是,梅美云的赢面确实很大呀!

此时,乔一福正笑眯眯地收起电话,似乎很快乐的样子。

这么一个情况,立刻就引起栗光英敌意,她已经听出电话里是个女人。她说:“傻缺,看你乐的,美得不行了是不是!黛西?还有叫这个名字的?是什么人?”

乔一福咧开嘴笑着说:“是……是一个朋友,美国姑娘,叫……叫黛西。”

栗光英心里的敌意更强烈了,就在桌子下面用力踢了他一下,尖牙利齿地说:“傻缺,你怎么回事?现在居然交了美国女朋友!你本事不小呀是不是!”

乔一福看出她真生气了,急忙小心翼翼地说:“不是,不是,她哪里是……是什么女朋友呀。她就……就是在这……这里工作,曾经向……向我咨询过法律问题,就……就成我的客户了。她就是个客户。”

栗光英怒气冲冲,刻薄地说:“你挺行的呀!找客户也找个美国姑娘!再过几天,你没准还要找希拉里做客户吧!是不是还有什么大美事在等着你吧!黛西?黛西?听听这个名字就不是个好东西!告诉你,你给我小心一点!”

乔一福笑着说:“不……不会,我这个人,最……最实心眼了。中国姑娘,还……还喜欢不过来呢,哪里会招……招惹外国姑娘。”

栗光英更加瞪圆了眼睛,斥责道:“中国姑娘你还喜欢不过来!你喜欢多少呀!你还喜欢谁!你给我说实话!”

这时,一直看着他们的罗兰却咯咯地笑了起来,并且笑个不住。

一直到了这天夜里,罗兰坐在房间里的镜子前卸妆时,仍然咯咯地笑个不住,笑得脸都红了。

栗光英在床边收拾自己的行李,也忍不住发笑。但她终于被罗兰给笑毛了,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丢人的事似的。她把东西一摔,回头叫道:“小阿兰,你笑什么笑!有什么好笑的!他就是个大傻缺嘛!”

罗兰终于止住了笑,她扭回头,认真地看着她,说:“栗姐姐,要我说,你到底要对乔律师怎么样,赶快拿定主意吧。你别看乔律师那副模样,没有一点长处,可有不少人盯着呢。现在又冒出一个美国姑娘来了。我估计,她一定挺漂亮的。”

栗光英气哼哼地把床上的东西摔进箱子里,大声说:“我就不信了,他那个傻缺样子,还能招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呀!”

罗兰继续给自己卸妆,却仿佛不经意地说:“栗姐姐,我看出来了,乔律师是个实在人,一门心思都在你身上。不过,你要是不留神,那个黛西可能不会怎么样,至少我知道,袁姐就是很在意的。”

提到袁姐,就引起栗光英的注意了。似乎,那个高大上美如天仙的袁姐,确实挺在意那个傻缺的。她就问:“阿兰,袁姐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?”

罗兰回头看着她,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,小声说:“栗姐姐,我也不瞒你,今天临上车的时候,袁姐对我说,乔律师不到最后一刻,是没有办法的。但到了最后,乔律师怎么说,她就叫我怎么办,千万不要犹豫。栗姐姐,袁姐可比你了解乔律师。”她说到这里,忽然忍不住大笑起来,笑得前仰后合的。

栗光英冲过去抓住她的手,“阿兰,袁姐还对你说什么了?”

罗兰忍着笑,不动声色地说:“今天上车前,袁姐还交待我一句话,叫我不要和你分开,晚上也住在一个房间里。”

栗光英不由愣了一下,突然明白过来,就大笑起来,大叫道:“小阿兰,你非要和我住一个房间,原来是想看着我呀!你真是个傻阿兰,笨阿兰,喏喏,你看看我的容貌,喏喏,你看看我的身材,我会和那个傻缺东西怎么着吗?袁姐也傻到家了!还想防着我呀!”

罗兰看着她只是笑,却一句话也不说。

栗光英就一撇嘴说:“哼,你看着我也没用!我要是想收拾他,比吃根咸菜还容易呢!真是的!我才不会干这种傻事呢!”

可是,到了夜里,两个都已入睡,罗兰已经睡着了。但栗光英躺在床上却睡不着,她翻来覆去的,眼前总是乔一福的傻样子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