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15、 她输了对我更有利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0 2017-02-06 10:17:42

  头发花白的张董事长看见他们,慌忙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,先向栗光英伸出手,“哎呀,栗总来了,你好,欢迎你来。哎呀,乔律师也来了,你好,你好。”他看见年轻的罗兰时,似乎很意外,说:“哎呀,这位是……”他回头看着栗光英。

栗光英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说:“张董事长,我来介绍,这位是罗兰女士。我们的公告里说,要求选举罗兰女士为星信公司董事,就是她。如果我们能通过股东大会,罗兰女士将担任星信公司的董事长一职。”

张董事长看着好像还未成年的罗兰,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惊讶。他半天才说:“噢,噢,罗兰女士您好。哎呀,哎呀,罗兰女士真是年轻。”

罗兰平静地笑着,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他,“张总,您好。这是我的名片。”

张董事长把这张名片看了又看,更加惊讶了,连声说:“哎呀,真是想不到,原来罗兰女士还是海洲数据的董事呢,真是年轻有为呀。”

张董事长一凡客套,终于请乔一福等人都在沙发上坐下来,并且一个一个地看着他们,似乎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
栗光英首先问:“张总,明天的股东大会,准时召开吗?”

张董事长仿佛刚刚被惊醒了似的,急忙说:“是,是,明天上午九点整,地点就在走廊那头的会议室里。这个……这个……,这次报名参加股东大会的股东并不多,所以就在公司里召开了,也节省一点资金。”

栗光英说:“那么,我们明天上午九点之前,去会议室就行了,是吧?”

张董事长急忙点头说:“是,是。明天准时到就行。哎呀,希望明天的股东大会,能顺利通过贵公司的议案,这样,星信公司就有希望了。”

栗光英笑眯眯地看着他说:“真的?您真这么希望吗?”

张董事长说:“当然,当然,你们是第一大股东嘛,有利于今后管理公司。”

栗光英笑着说:“那我们要感谢张总的好意了。没别的事,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

张董事长急忙说:“行,行,明天见,明天见。”

等乔一福和栗光英等人出了办公室之后,张董事长立刻就给梅美云打电话。

他说:“梅总,‘光福投资’的人来了,准备参加明天的股东大会。哎呀,那个罗兰,就是个小姑娘。不过,她可是海洲数据的董事呢,您知道这个事吗?”

此时,坐在博云公司办公室里的梅美云,一直在焦虑地等待消息。今天,她已经派柯建设去了长沙,也是为了参加星信公司的股东大会。她知道,光福投资那帮年轻人,也会去参加股东大会。她虽然有廖清山提供一个亿资金的承诺,但明天的股东大会究竟如何,她也没有把握。

现在,她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。到了今天的地步,她其实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。如果她不能通过明天的股东大会,她将倾家荡产,一文不名了!

她一接到张董事长的电话就明白,光福投资的人已经去了。这个消息,就如沉重的乌云一样,压在她的头上。她说:“张总,谢谢你通知我,我知道了。”

张董事长关切地问:“那么,明天您来吗?”

梅美云说:“我实在走不开。我的代表会去,他叫柯建设,他很快就到。”

张董事长在企业圈里翻滚了许多年,察微知著。他隐约从梅美云的话音里听出了丧气。大战在即,话音里却藏着丧气,结果就很难说了!但他还是说:“好的,好的。希望梅总的议案,能顺利通过明天的股东大会。”

梅美云知道,她再与张董事长多说也无济于事,只能敷衍地说:“张总,谢谢你的吉言。我们会尽力。”

她坐在桌边,略略考虑几分钟之后,又给廖清山打电话。

她说:“廖总,那个罗兰,就是你们海洲数据的董事!她已经到长沙了!我现在拿不准你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!是不是想背后坑我!”

这个时候,廖清山刚刚打发走沈格富和柳卓兰,心情正是最糟糕的时候。但想了想,到底还是要以大局为重,就说:“梅总,请你不要生气。我也不瞒你,我防这个小罗兰防了许多年!她一直就是我心头的一根硬刺!这次终于让她找到机会钻出去了!她还带走了海洲的董秘沈格富!梅总,我绝没有背后坑你的意思!”

梅美云心里,就如站在悬崖边上一般,有抑制不住的恐惧。她大声说:“廖总,你那么大的本事,竟连一个小姑娘也防不住!你是干什么吃的!”

廖清山终于被她激怒了,吼叫道:“好了!你不要再说了!那个罗兰就是个丫头片子!你还对付不了她吗!你明天全力拿下ST星信!我给你投资一个亿的承诺不会变!你尽可以在股东大会上说!下一步的事,等你拿下ST星信再说!”

梅美云虽然烦躁不已,也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情绪。不管怎么说,廖清山终究是她的金主,是不能得罪的。她忍着怒气说:“好,咱们明天看结果吧!”就用力放下电话。

此时,在廖清山的办公室里,他也恼怒地放下电话。他不能不想到,光福投资那帮人,是第一大股东呀,他们居然收购了百分之十二点三一!凭着这一点,明天梅美云能否战胜他们,还真是一件悬而未决的事!但是,他决不能让光福投资的那些人太得意!

他把眼前的情况再次考虑一遍,就回头对温庆西说:“庆西,光福这伙人,实在太可恶了!不能让他们这么消停!你挖出的那点料,该抖就抖出去!”

温庆西说:“行,我知道了。我明天就找人去举报!”

关心ST星信股东大会的,可不止这几个人。此时,雪丽和黛西也坐在桌边,等候长沙那边的消息。有时,她们也互相盯视着,琢磨对方的想法。

黛西脸上隐约露出一丝微笑,轻声说:“丽萨尔,明天,ST星信就要开股东大会了,你判断,结果会怎么样?”

雪丽冷冰冰地盯着她,早已把她的想法看得清清楚楚。她不动声色地说:“我预判,梅美云会输,八九不离十。”

黛西冷笑一声说:“我不明白为什么,你总是希望她输。”

雪丽静静地说:“她输了,对我更有利!”

黛西再次冷笑一声:“丽萨尔,这一次你可能判断错了!我的最新消息是,廖清山准备向ST星信投资一个亿,为梅美云壮声势。你还认为她会输吗?”

雪丽说:“我还是那句话,她输了,对我更有利!”

黛西手里的一支笔,在手指之间来回转着,“现在看,形势对她有利呀。光福投资的人,除了那些股份,什么也没有!那些股东们,凭什么支持他们!”

这个时候,雪丽再次感觉到眼前一片模糊。那个一脸傻样的小律师,就如魔鬼一般出现在她眼前。她把这个小律师掂了又掂,他仍然像个魔鬼!有些人,你一看就知道他是你的对头,那个小律师就是这样的人!这种感觉,让她很不安。

想到这里,她轻声说:“黛西,黛西,你千万不要小看那个小律师。我最近越来越感觉,那个小律师是光福投资的核心。他说的话,做的事,都是别人想不到的,却又是最管用的!他们虽然除了那些股份之外,什么也没有,但我就是感觉他们会胜!说一句实话吧,我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!”

其实,黛西也不敢轻视那个小律师。现在听丽萨尔这么说,也觉得应该做一点什么,或许会有作用。这时,她有点得意地说:“丽萨尔,你说,我给那个小律师打个电话怎么样?和他聊一聊,也许可以猜出他们会怎么办吧?”

雪丽盯着她:沉思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你要想好怎么说。你可不能暴露身份。”

黛西不由笑了起来,说:“我知道。”

这天的傍晚,乔一福等人在星信公司确定了明天参加股东大会的事,又在饭店里安排好了房间,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。

他们在饭店餐厅的角落里要了一个小桌,王五他们三个人则占了另外一张桌。

他们坐在桌边吃饭时,因为都有心事,话就很少。

罗兰年龄虽小,却聪明而精细。她很快就注意到了,英子一直在注视乔一福,是那种用挑剔的眼光,上下打量的注视,似乎在品评他的相貌体态,审视他的服装举止。她隐约明白了,栗姐姐是在考虑,要不要乔律师做她的男朋友。想到这里,她就悄悄踢了她一下。栗姐姐回头看她一眼,两个聪明女人一下子就明白对方的意思了,就会心地笑了起来。罗兰注意到,栗姐姐的脸似乎有点红了。

乔一福这个傻子,哪里明白身边两个女人的精细心态,还眨着眼睛问:“啊,什么?你……你们说什么了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