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13、 天下哪有这种事呀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4 2017-02-05 09:28:08

  罗兰明白了,乔律师非常非常看重英子姐姐,甚至可以说,他这个单相思,可能相思得很深呢。想到这里,她也有点为乔律师难过了。

她声音很轻地说:“可是,如果英子姐姐不这么想,你怎么办呢?”

乔一福说不出话了,望着窗外发呆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轻声说:“其实吧,她……她……心里……我……只……只有一层纸,你……你明白吧?”

罗兰仔细看着他那双既苦恼,又满怀希望的眼睛,猜测着说:“乔律师,你的意思是说,栗姐姐对你,其实只隔着一层窗户纸,是吗?”

乔一福认真地说:“我……我觉得……是。”接着,他又傻笑着说:“不过呢,我……我也知道,我好丑,又没本事,是吧?”

罗兰定定地看着他。她几乎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的那颗火热的,却又含着自卑的心,在苦恼和希望之间挣扎的心,又单纯又可爱,让她很感动。她忍不住想,乔律师这个愿望,真不知将来会怎么呢。

汽车在街边停下,前面就是乔律师居住的小区。罗兰看着他下了车,还向她挥挥手,就向小区里走去了。罗兰一直注视着他那摇晃着的背影,好一会儿没动。

汽车重新向前行驶时,罗兰逐渐恢复到冷静而机智的状态。为了明天的股东大会,她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。

她给沈格富打电话,轻声说:“老沈,我明天就要去长沙了。你决定了吗?”

电话里的沈格富冷静而干脆地说:“阿兰,我已经决定了,跟你走。我明天就去辞职,然后去长沙找你。”

罗兰脸上绽放出可爱的笑容,说:“老沈,太好了。请你记住,我们一旦拿下ST星信,我给你的是全权。”

沈格富说:“我知道。咱们长沙见吧。”

罗兰也说:“长沙见。”她微笑挂断电话。

这时,一直压在她心上的忧虑重新冒了出来。明天,我们能拿下ST星信吗?我们能吗?她明白,没有资金和资产,她根本没有把握!

第二天上午,乔一福、栗光英和罗兰将要去长沙,和他们三个一起去的,还王五他们三个操盘手。来送行的只有袁诺芳。

现在的BJ西站,早已不允许送行的人进入候车大厅了。他们下了车,都拖着行李箱站在入口外。此行前景不明,让他们都高兴不起来。

袁诺芳再次查看要出发的人,和他们携带的行李,就走到乔一福面前,眼神怪怪地盯着他说:“乔律师,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。”

乔一福仍是一副糊涂不知天亮的模样,小眼睛不住地眨着,尴尬地说:“袁姐,这个这个吧,还……还真不好说。我们一定尽力。公司里,就……就请袁姐照应了,也就……就是去看一看吧。”

袁诺芳看一眼不动声色的罗兰,仍然对乔一福说:“行,没问题。我会照应。”

栗光英撇着嘴,仍然没好气地说:“回来我可要检查,别弄得乱七八糟的!”

袁诺芳瞪着她很想说几句话,但还是忍住了。心里想,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呢。这时,罗兰却悄悄走过来,把她拉到一边。

她低声说:“袁姐,你真的有信心?”

袁诺芳瞄了一眼正和英子说话的乔一福,就咬牙切齿地说:“有!百分之百的有信心!阿兰,他就是个神人,不到最后一刻,是拿不出办法来的。你只管注意他就行了。这一次,让你亲眼见识一下!你就知道了!”

罗兰咯咯地笑起来,仍然低声说:“袁姐,他除非是个神仙!”

袁诺芳把眼睛一瞪,说:“他比神仙还厉害呢!你等着瞧吧!”

罗兰点点头说:“行了,听你这么一说,我也有信心了。”

袁诺芳拉住她的手说:“你一定要有信心!这也是个关键,你明白不明白!”

罗兰说:“我明白,我明白。”

这时,栗光英在那边说:“阿兰,咱们该上车了,走吧。”

阿兰应了一声,就向她走过去。所有人都拉着箱子,向入口走过去。乔一福走到入口,再次回头向袁诺芳挥手,就消失在入口里。

袁诺芳表面上信心十足,但心里,却是非常不安的。没办法,她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,前面就是火焰山,她们也要踏进去!

十几分钟后,乔一福、栗光英和罗兰等人都拖着行李,进入车厢。

罗兰说:“栗姐姐,你来,咱们两个坐一起吧。”

栗光英自然没什么可说的,就走过来,放好行李,在座位上坐下。

动车一旦动起来,速度就很快。窗外的城市街景飞似地掠过,没多久,就只剩下无边的田野和星星点点的村落了。

小罗兰虽然年轻,却极有心机。她向过道那边看一眼,看见乔一福正托着下巴,望着窗外发呆,就知道他仍在为明天的股东大会焦虑。但是,再焦虑,没有办法仍然是没有办法,一切只能等到了会上,再见机行事了。

她从包里拿出芦柑,剥好了递给栗光英,说:“栗姐姐,我问你一句话行吗?”

栗光英吃着芦柑,说:“你看你,跟我说话还有什么客气的,尽管问。”

罗兰脸上藏机敏,笑着问:“栗姐姐,你喜欢乔律师吗?别犹豫,直接说。”

栗光英却“哈”地一声笑,又放低声音说:“那个大傻缺,我怎么会喜欢他!”

罗兰仍然笑着说:“可是,我看着你吧,就是挺奇怪的。平时,要是别的女人对乔律师多说几句话,你就好不高兴。”

“我不高兴?不可能,没影儿的事。”栗光英说得很痛快。

“是吗?可是昨天,要不是我拦着,你就非要把乔律师拉到你身边去。还跟袁姐那么叫劲儿。我是真不明白了,你说你不喜欢,可为什么呢?”

“他就是个朋友嘛,我不看着他,谁知道他会怎么样。”她说得很认真。

“那你还是喜欢他了?是不是?”罗兰仔细地盯着她。

“我喜欢他?才不会呢!你看他那个傻样子,说话都结巴,我会喜欢他?”

“好,你说你并不喜欢他。那要是别人喜欢他呢?你怎么办?”

“不可能!他那个样子,你说谁会喜欢他?”她眼睛瞪得大大的,惊奇地问。

罗兰不动声色,似乎很随意地说:“我看,袁姐就挺喜欢他的。”

栗光英一副万分恐惧的模样睁大眼睛,叫道:“袁姐至少比他大五岁!比他高半头!收入是他的一百倍!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!根本不可能!”

“你说不可能,可我从旁看着吧,袁姐就是挺喜欢他的。你看乔律师布置任务的时候,谁要是插话,袁姐立刻就拍桌子,叫他们都听乔律师的。”

“哎呀,阿兰,你怎么这么想呢!袁姐那个人,眼光那么高,怎么会看上他?”

“那袁姐就是看上他了呢?你怎么办?”罗兰笑得更灿烂了,直盯着她。

“不可能,就是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天下哪有这种事呀!”她用力摇着头,好像要把这个念头甩掉似的。

可是,小罗兰却不依不饶,继续问:“要是袁姐就是喜欢他呢?你怎么办?”

这个时候,栗光英的身体就在座位上扭了起来,好像浑身都不舒服似的。她叫道:“哎呀,你这个小阿兰,你非逼我这个干什么!真是的!”

罗兰轻轻握住她的手,很认真地看着她,说:“栗姐姐,我说一句话,请你考虑。你要是喜欢乔律师呢,就挑明了说你喜欢。你要是不喜欢呢,就干脆撒手。”

栗光英惊愕地看着她,又看看那边的乔一福,一向麻利爽快的人,此时却犹豫不决起来了。你看他那样子,矬得像钉,丑得像怪,说话还结巴,小眼睛一眨一眨的,跟那个王祖蓝没什么两样。这么一个男人,让她说,傻缺,我喜欢你!怎么可能呢!也说不出来呀!但是,如果说我不喜欢你,袁姐愿意喜欢你,就让她喜欢你去吧!那似乎……那似乎……也是她说不出来的!哎呀,这个小阿兰,怎么把我逼到这个地步了!真是的!

罗兰脸上藏着机敏智慧的笑容,不动声色地盯着她。又说:“栗姐姐,你最好还是想一想吧。想清楚了,就做个决断。我是为你好,也是为咱们大家好。”

这回,轮到栗光英这个爽快人眨眼睛了,长长的睫毛,仿佛蝴蝶翅膀似的扇着,莫名其妙地看着小罗兰。

也就在乔一福等乘车前往长沙的时候,沈格富进了海洲数据董事长温庆西的办公室里,并且把一封“辞职信”放在他的面前。

其实,温庆西早就判断,沈格富会辞职。他极有可能会跟罗兰走!但真的看见这封“辞职信”,他还是有些惊讶。

他装模作样地说:“哎呀,老沈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沈格富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,就沉静地回答:“温总,就是这么个事,你一看就明白。你也不必多说什么了,我已经决定了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