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12、 就等最后那一刻!

逆行商海 闻绎 2999 2017-02-04 09:54:17

  袁诺芳肚子里的怒气也没有消,就不客气地说:“那没用!如果股东大会否决了我们的议案,就会同意梅美云的议案。到时候,梅美云就是董事长,我们最多弄一个董事当当!”

栗光英翻起眼睛盯着她,“你不要光说风凉话,你就说怎么办吧!”

袁诺芳也同样瞪着她,“栗光英,你不要这么凶!今天就是要想办法的!乔律师,你说咱们怎么办?”

栗光英一拍桌子叫道:“你总是问他干什么!他要是有办法,他早就说出来了,还等你来问!你怎么不动脑子!”

袁诺芳立刻回击道:“谁说我没动脑子!今天就是动脑子想办法的!”

这两个美女,今天突然升级为情敌,是谁也没想到的。女人一旦吵起架来,是谁也不会相让的。她们就这样针锋对麦芒地斗起嘴来。

一向冷静聪明的罗兰,看到这种情况也毫无办法。参加ST星信的股东大会,不过是她们要走的第一步,这一步都走不成,对她至关重要的第二步,就无从谈起了。她现在只能焦虑地看着乔一福。

乔一福同样焦虑,也同样没办法。他在她们之间来来回回地劝说着,“英子,英子,不……不要这样。袁姐,咱……咱们再想办法。”

袁诺芳一回头,盯着他说:“乔律师,我就等着你想办法呢!你说!”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乔一福,不再看栗光英。

栗光英可正在兴头上,哪里会放过她,大声说:“袁姐,这里就你最有经验!你是基金大经理,这类的事你最清楚!你想不出办法,总盯着他有什么用!”

她这么一说,袁诺芳突然意识到,她简直是瞎着急!傻乔哪一回是认认真真想办法才想出来的?他妈的,他哪一回都是犯傻,说傻话,才露出神人面目的!傻乔不犯傻,她再多说也没用!

想到这里,她很突然地轻松下来,又向乔一福脸上扫了一眼,就向后一靠,摆着双手说:“拉倒吧,我不和你们争了!妈的,再争也没有!你们等着瞧吧,船到桥头自然直!用不着我们在这里哇啦哇啦大叫!”

栗光英就说:“我就对你叫了!你怎么着!”一副不认输的样子。

罗兰也注意看了看袁诺芳,察觉她一直瞄着乔一福,隐约猜测,她们面临的这个最大问题,只能由乔律师来解决。也许,乔律师到了最后关头,又神了一把呢。想到这里,她就站起来说:“栗姐姐,不要着急。我知道,你们都是为了我,为了帮助我,我特别感激。我希望不要因为我,弄得我们大家这么紧张。”

桌边的人都沉默下来了。他们都觉得难为情,年龄最小的罗兰,却比他们都懂事,都明白事理。但是对参加股东大会的事,谁也没有好办法。

这时,把整个事都想明白的袁诺芳站了起来,大声说:“好了,我建议散会!明天去长沙参加股东大会的事,我建议授权乔律师临时全权决断。阿兰和英子,必须服从乔律师的决定!有不同意的吗?”

罗兰也站起来,看着乔一福说:“也只好这样了。我没意见。”

栗光英仍然对袁诺芳不服气,站起来说:“哼,我们走着瞧吧!”

乔一福惊愕地来回看着她们。在所有人中,大概只有他没明白,这是怎么一个情况。似乎大家把这件事交给他,就必定能成功了。

罗兰笑着说:“乔律师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乔一福却有点犹豫。他很想再和英子呆一会儿,说说话什么的。今天似乎是个挺好的机会。所以,他吱唔着不想立刻就走。

但罗兰的眼神却温和而坚定,不动声色地说:“乔律师,还是回家吧。我送你走。”她抬头看着袁诺芳和栗光英,似乎别有意图地说:“请两位姐姐不要说话。”

袁诺芳已经猜到她的意思,就笑着向她一点头。栗光英则有些意外地看着她,倒也不好说什么了。

沙子哥开车,快而平稳。虽然不时超过前面的车,但坐车的人并没有左右摇摆或者点头仰头的感觉。车窗开着,宜人的风从外面吹进来,让人很舒服。

乔一福坐在车里,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望着车外的景色发呆。

罗兰坐在他身边,不时平静地看他一眼。她特地要求送他回家,就是想有个安静的机会,和他聊一聊。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,光福投资会不会亏损,她的目标能不能实现,都要看股东大会的结果了。

但是,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。她一看他的样子,就知道他什么办法也没有。要是现在问他怎么办,岂不是自己犯傻吗?

就在这个时候,她接到袁诺芳的电话。她刚刚接通电话,就听见袁姐在电话里急切地说:“阿兰,不要说话,不要说话,听我说。”

这个情况让她很疑惑,就说:“好,你说吧。”

袁姐在电话就是一种神秘的口气,压低了声音说:“他在你身边吗?乔?”

罗兰忍不住要笑出来了,说:“是。怎么呢?”

袁诺芳仿佛松了一口气,声音也更低了,说:“阿兰,你听好了,不要担心,一定不要担心。他不傻到家,不到最后一刻,是想不出办法来的!你要相信我的话!什么也不要多说,就等最后那一刻!然后按他说的办!就行了,明白吗?”

罗兰听袁姐多次说过,乔律师就是一个神人,只有他最傻的时候说的傻话,才会管用。但是这一次,他们确确实实没有资金,没有资产,这些东西是变不出来的。更不可能机缘凑巧了,让他说中了什么意外的事,就可以解决的。乔律师曾经说过,明天后天大后天,也许就是凑巧了,第二天ST星信就失了火。资金和资产可不行!不可能有什么凑巧的事!

她怀着疑虑,轻声说:“真的?”

袁姐在电话里似乎有些着急了,用力说:“当然是真的,已经有过许多次了!次次都是这样。你只管等着就行了,然后按照他说的办!你现在问他,可能起不到好作用,反而给他增加了压力,明白吗?”

罗兰心里想,反正也就是这么一种情况了,或许乔律师真有什么天赋异能的奇迹出现。要真是那样,可就太神奇了。她忍着微笑说:“那好吧,我就等着。”

袁诺芳用力说:“对!对!就是这样!好好等着就行了!”她说完这句话,却又沉默了好长时间,似乎在犹豫着什么。

罗兰忍不住问:“还有什么?”

袁姐在电话里很奇怪地笑了一下,再说话时,边声调都变了。她声音柔柔地说:“小阿兰,还有一件事,明天你们到了长沙之后,不要和英子分开,好吗?”她这么说着,还嗤嗤地笑了起来,有点妖情妩媚的意思。

罗兰立刻就想到今天袁姐和英子对峙的情景。哎呀,这样看来,袁姐和英子姐姐,都在暗中争夺乔律师呢!袁姐清楚自己的目的,所以她要争。但英子姐姐却并不清楚自己的目的,却也要争,这个情况就有点意思了。

她忍不住,就快乐地笑起来,说:“好,我们不分开。这样行了吗?”

袁诺芳也在电话里咯咯地笑起来,怪声怪气地说:“你这个小罗兰,不要瞎想!我也没别的意思。行了,我挂了。明天我去车站送你们。”

罗兰放下电话,想着袁姐在电话里提到的事,心里觉得,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。她微笑看着乔一福,轻声说:“乔律师,问你一句话可以吗?”

乔一福眨着眼睛看着她,“啊,什么?”

罗兰的笑脸就像一朵盛开的花。她笑着问:“你喜欢栗姐姐吗?”

乔一福张口结舌地看着她,简直不知该怎么说好了,“啊,那个什么……是,是,就是……”他尴尬得有点说不下去了。

罗兰说:“乔律师,我也看出你喜欢英子姐姐,可是,这可能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法吧?也许,英子姐姐并不这么想吧?”

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却恰恰点中乔一福心里的要害。他再傻,也知道自己是一副什么尊容,英子多美丽呀,多耀眼呀,美得像鲜花一样。

他结巴着说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我觉得……我觉得吧……我挺那个的。”他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。

罗兰想了想,又说:“乔律师,今天我和袁姐到公司里的时候,栗姐姐对你说了什么话,我们都听见了。乔律师,我也听明白了。不过,我觉得这种事,应该是两好合一好,才最好。如果只有一好,可能很难吧?”

乔一福咧开了嘴,说:“我……我吧,挺笨的,心里只……只能放一件事。”

罗兰仔细看着他那双有些慌乱的眼睛,说:“你的意思是,你心里只有一个人,就是栗姐姐,是吗?”

乔一福傻笑着,不住向她点头,似乎还有点难为情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