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10、 今天做好最后的准备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5 2017-02-03 09:33:03

  黛西笑着说:“那有什么呀,我有一万元钱呢,不少了。再说,就算有风险,损失一点,也是我自愿的,不会怨你的。”

乔一福仍然嘻嘻地笑着,眨着他的小眼睛,说:“我……我那个投资吧,真的不太适合你。我觉得,你可以用你……你的钱,去干点别的。”

黛西想了想说:“可是,干什么呢。如果不能投资,那我只有用它旅游了。我这几天就要休假了,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旅游吗?就用这个钱,反正我不能让它闲着。怎么样,和我一起去吧?”

乔一福有些吃惊地看着她,“旅游?什么时候?”

黛西说:“就是这几天吧,八号或者九号出发,去郊区什么地方转一转,一两天就回来。怎么样,你和我一起去吗?”

乔一福露出一副苦恼的样子,说:“这个,我……我可去不了。我九号要出差,去……去外地,没办法陪你了。”

这正是黛西特别想知道的一件事。这个乔一福,或者他的光福投资,最近要干什么呢?她非常意外地说:“啊呀,你要出差呀?去哪里呀?”

乔一福笑着说:“去……去长沙,是公事。”

黛西努力做出非常遗憾的样子,“哎呀,真是太不巧了。”

有关乔一福将于这个月九日去长沙的消息,黛西当天夜里就通报给雪丽了。

所以,雪丽坐在办公室里的时候,就稍稍有些意外地注视着黛西。让她意外的不是乔一福将要去长沙。光福投资将参加股东大会的公告早就公布了,就是乔一福向星信公司提出要求的。所以,他当然也会去长沙参加股东大会。

让她稍稍有些意外的,是黛西居然和乔一FJ立了一种朋友关系,简直是神不知,鬼不觉。黛西将来能从这种关系中得到什么,还不好说,但至少可以说,黛西是真的下了功夫了。

所以,雪丽露出微笑,似乎很随意地问:“那么,你对他的印象是什么?”

这个问题让黛西稍稍犹豫了一下。她确实有一些印象,但关键是怎么对丽萨尔说。她可不希望丽萨尔看轻她的印象,好像她没眼力似的。

她谨慎地说:“他看上去很憨厚,很纯朴,这是直观印象。但要是加上我对他的了解,知道他做过的那些事,我感觉,他又是个很精明的人。”

雪丽笑着说:“黛西,我要恭喜你了,你确实进步了。你对他的印象和我一样。黛西,既然你已经和他认识了,就不需要我再去和他打交道了。”

黛西脸上藏着微笑,注视着她。但她心里仍然想不出,应该如何运用这个机会。她不得不承认,丽萨尔可不是一般的狡猾。

就在这时,办事处的一名女工作人员进来,小声说:“丽萨尔,杜总经理来了。”

雪丽向她做个请进的手势。女工作人员向外面伸出手。

杜俊山很快走进来,在雪丽面前坐下,并用一种疑惑的目光直盯着她。

在雪丽精明的计算里,她不担心任何人,包括财大气粗的廖清山。但是,她却时时担忧着这个杜俊山。他是唯一有可能猜测出她整个方案,并且猜测出她的核心目标的人。他如果猜中了,是有可能利用这个机会大获其利的!这是她不能允许的,因为这有可能损害她的根本目的。

所以,当她看清杜俊山疑惑甚至不安的目光时,她是有一些担心的。她只能轻声问:“杜总,你有什么情况了?”

杜俊山明显沉思了一会儿,才说:“雪夫人,只有一件事。就在我到这里之前,我和廖清山见面。他要我的‘独山投资’,打压鲁腾公司的股价。”

这个情况确实让雪丽吃了一惊。她问:“廖清山出资吗?”

杜俊山干脆地说:“出资!并且说,他能保证我的利益。所以,我来这里就是想问一下,我要这么做吗?符合您的利益吗?”

雪丽疑惑地盯了他几秒钟,一道闪电瞬间在她的脑海里闪过,照亮她一直苦恼的解决不了的问题。她非常突然地大笑起来,“好!很好!非常好!”她甚至站起来,在房间里来回转着,异常快乐地说:“好!真是太好了!”

杜俊山和黛西可完全陷入五里迷雾里,都疑惑地看着她,不明白她的意思。

雪丽面带微笑转向黛西,有些得意地说:“黛西,不知你看明白没有?请你好好动一动脑筋。你要是想明白了,就真的进步了。”她又转向杜俊山,大声说:“杜总,请你一定按照廖清山的要求去做,并且做好!我相信,他不会让你吃亏!”

杜俊山仍然不是很明白,说:“那么,我就那么去做了?”

雪丽大声说:“你完全可以去做!我的建议是,尽快开始!杜总,如果需要,我也会采取措施支持你!”

杜俊山不想做傻子,还是问:“为什么呢?您有什么好处吗?”

雪丽笑着说:“杜总,要不了多久,你就会知道我得到什么好处了!”

杜俊山终于走了,尽管他什么也没问明白。黛西没走,但她也没有问明白。

她可以问,问丽萨尔的目的是什么,能得到什么。但她看着丽萨尔高兴的样子,就是不想问。她也太得意了!得意到旁边的人一个字也不想问!

当黛西独自一人时,她竭力思索这件事里面的奥秘,但还是想不明白。这个结果让她愤怒到要砸桌子的地步。她只知道,这件事能让丽萨尔得到很大的好处。

九月八日,星期一,一个很平常的日子。两天后,ST星信将要召开股东大会。

乔一福像往常一样出了家门去公司。他要在今天做好最后的准备。

街上行人很多,大多都是去上班的。他们背着或提着包,行色匆匆。乔一福走在这些行人中间,那么普通,一点也不显眼。此时,他手里拿着一个肉夹馍,边走边吃,不时东张西望,或者给别人让路。他吃完了肉夹馍,舔了舔手指,左右看看,就在衣服上擦擦手,摇摇晃晃的继续向前走去。

他就像一个无所事事的小民工,去哪个工地上找活干。但他此时的心里,却十分紧张。他只有今天一天的时间做准备了。但他却感觉,他的准备远远没做好!ST星信股东大会,有太大的不确定性。

他摇摇晃晃走进公司里来的时候,张三他们三个操盘手已经来了,正坐在电脑前聊天和打游戏。他们早就看出乔一福在公司里的地位,都恭敬地起身和他打招呼,先后说:“乔总来了。”“乔总喝茶吗?”

乔一福笑嘻嘻地说:“现在你们可……可轻松了。”

张三说:“乔总,现在风平浪静,什么情况也没有。”

王五说:“这是表面的。我估计,后面肯定还有大事发生,是吧,乔总?”

乔一福不由咧开了嘴,这句话正说到他心里。他说:“是,你说的对。”

这时,栗光英从她的办公室里出来,说:“一福,你进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一听她说话的声音,王五他们三个就互相使着眼色,说话声音也放低了。

乔一福急忙走进她的办公室,说:“好,好,来了,来了。”

栗光英的脸色和她的声音一样,在冷峻中透出一股愤怒。她侧身让乔一福进来,伸手关上门,就瞪起她的黑眼睛直盯着他。

乔一福眨着他的小眼睛看着她,小心地说:“英子,有……有事呀?”

栗光英撇着她的红嘴唇,一手叉腰,一手点着他的脑门,恨恨地说:“傻缺,你现在怎么这么招女人疼呀!走桃花运呀!是不是!”

乔一福一时还没回过味来,“什么?我……我没做什么呀。”

栗光英的小肩膀一端,小腰一扭,叫道:“哼哼,你没做什么?你还想做什么呀!吃个饭,都有大美人给你擦嘴了。你要是去上茅房,是不是还有人给你擦屁股呀!傻缺,你到底什么地方稀奇呀,我都想不明白了!”

乔一福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是为了前天晚上,袁姐给他擦了一下嘴的事。就嘻嘻地笑着说:“英子,我吧,我这个人,特……特别诚实,特……特别善良,特……特别真心对待别人。我……我优点挺多的,你没看出来?”

栗光英叫道:“我看出个屁!我就看出你对我耍心眼了!在女人面前得瑟!”

乔一福心里更快乐了,妈呀,英子对他吃醋呢。英子好在意他呀!

他说:“我?不……不可能呀。别的女人,我……我从来没当回事,我……我对你才……才是一片真心呢,真的真的。”

“你少跟五马斗槽,油嘴滑舌的!喂,你是不是跟袁姐甜言蜜语的了!”

“绝……绝对没有!我发誓!我……我就是有时和袁姐说说公司里的事。”

“你少跟我瞎扯!告诉你,袁姐至少比你大五岁,怎么着,她看上你了?动不动就给你擦擦嘴,动不动就握着你的手,多深的情意呀。你是不是挺愉快呀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