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08、 你要打就打够!我撑得住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1 2017-02-02 09:34:05

  办公室里只剩下廖清山和梅美云,他们站在明亮的灯光下,互相盯视着。他们的眼神里几乎都含着杀气,深仇大恨,也不过如此了!

梅美云心中绝望,但不能在脸上露出来。今晚不能平安度过,她将死无葬身之地!她努力平静地说:“廖总,希望你听我解释。”

廖清山却愤怒地一跺脚,高声怒吼道:“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!你还能说什么!你他妈的,竟然给我设下一个陷阱!”

梅美云摇头说:“绝不是!我只想和您联手!共同拿下ST星信!”

廖清山继续吼叫:“你胡说八道!短短两天时间,你就让我损失了一大笔钱!这不是圈套是什么!你还有什么可说的!”

梅美云再次放低声音。此时高声喊叫,只会让廖清山更加愤怒。放低声音,也许会让他冷静一些。她轻声说:“廖总,不是!我只是想和您联手,共同拿下ST星信。但是,出了一些意外,是我没料到的。我现在的情况和您一样!”

“你怎么样,关老子屁事!他妈的,老子是低价抛出!是低价抛出呀!他妈的,却要在最高价收回!这一进一出,是多大的损失!现在,老子还不得不付出更高的价格,去赔偿那些王八蛋!你知道我赔了多少钱!”

“我赔的和您一样多!甚至更多!”梅美云咬着牙说。

“你他妈的活该!那是你自找的!你把我也给陷进去了!”廖清山怒吼道。

“廖总,这件事还没完!不能就这样结束!”她拚命克制心中的颤抖,努力让廖清山看到,其中还有一些机会。

“你还想怎么样!还想拖老子下水!”廖清山的样子,似乎就要吃人了。

“廖总,我必须拿下ST星信!这是我的目的!我必须达到!”

“你他妈的做梦!你也不可能拿到!你输干净了!”

“还没有!我也不认输!我必须拿到ST星信!”梅美云终于提高了声音。

“你做梦!你再也没机会了!你骗不了我!你彻底输了!”

“只要还有百分之一的机会,我就要去拚命!”梅美云再次提高了声音,向他尖声大叫。她的眼睛里,也如锥子似的闪着黑光。

“拚命!拚上你这条命也拿不到!你还有什么资本!”

梅美云再次放低了声音,但每句话都是咬着牙说的。她说:“我确实没有资本,但我必须拚!你有南方控股,损失几千万不过是九牛一毛!我没有!我为了这个ST星信已经损失了两个亿,还欠了一大笔债!”

“你活该!这是你自找的!你他妈的害人害已!你就认这个账吧!”

“我绝不认这个账!廖总,我请求你帮助我!拿下ST星信!”她尖声大叫。

廖清山愤怒至极。这个女人已经让他损失惨重,赔了一大笔钱,却还要叫他帮助她!她痴人说梦!她把老子当肉头了!她还想怎么样!他真的快气疯了,一步跨过去,抡起一掌抽在她脸上,怒喝道:“你胡说八道!你还想叫我上当!我恨不得一把掐死你!”

这一掌,让梅美云的头一下子甩到一边,雪白的脸上顿时一片紫红。她捂着脸,要杀人似的盯着他,却平稳地说:“好,打得好!打完了,请你再帮我一次!”

廖清山愤怒到了极点。抽出皮带,“姓梅的,看我的皮带答应不答应你!”

“你想干什么!”她凶狠地盯着他,也看着他手里的皮带。

“叫你尝尝什么叫疼痛!你受得了这个吗!”他向她摇晃着手里的皮带。

梅美云昂起头,傲然地盯着他。随后,她转身走到办公桌旁,双手撑着桌边。她扭回头,冷冰冰地说:“廖总,请你打吧!再疼再痛,我也可以忍受!我梅美云要是哼一声,就从这里爬着出去!你打吧!”

梅美云的挑战,更加激怒了廖清山!现在,他可不会客气了!更不会怜香惜玉了。这两天积在心里的愤怒到了极点,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!他抡起皮带就猛抽下去,并且连续猛抽。

那是一条牛皮带,结实而坚硬,呼啸着从空中抡下来,鞭子一样抽在梅美云身上,发出“啪!啪!”的脆响。她咬紧牙关撑着桌边,全身一下一下地抽搐着,却一声不出,只是忍着。

廖清山虽然愤怒,却多少有些意外。理智告诉他,这样不解决问题,除了出口气,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!他用力扔下皮带,愤怒得呼呼喘着粗气。

梅美云颤抖着侧回脸,瞪着他。之后,她吃力地弯下腰,捡起地上的皮带,又递给他,说:“廖总,你要打,就打够!我撑得住!”

廖清山手里提着皮带,瞪着眼,却很长时间没动。他慢慢地伸出手,去抚摸她的后背。隔着薄薄的衬衣,他能感觉到她光滑的后背上已经起了一条一条的楞子。他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你这个女人,倒是够种!”

这一刻,眼泪如溪水一般,从梅美云脸上流下来。她虽然竭力克制,但还是忍不住。她慢慢蹲下去,无声哭泣。她从里到外,都痛不可忍!此时,廖清山伸手扶住她,似乎想把她扶起来。她却再也忍不住,全身颤抖地嚎啕大哭起来,瘫坐在地上。她一声接一声地哭泣和喊叫,这几天堆积在心里的苦恼,就如火山一般地爆发出来了。

这个时候,在廖清山办公室的门外,柳卓兰一直就没有走,而是站在门外听着。她听到他们说的话,也听到那一下一下的抽打声。她也是女人,她也有过类似的经历。听到梅美云撕心裂肺的哭泣声,她脸上也流下了眼泪。

此时,在办公室里,一动不动的灯光,也仿佛在诡异的气氛中波动着。窗外的车声,也在极远的地方呼啸着。梅美云断断续续的哭泣声,还有廖清山粗重的喘息声,如同积聚的乌云,压在他们的头顶上。

廖清山终于动了一下,他抽出纸巾递给她。她没动,他就直接塞进她的手里。她把那纸巾折成长条,捂在眼睛上,拭去眼泪。之后,她高高地昂起头,盯着他的眼睛。他也同样一动不动地盯着她。他们就这样互相盯了许久。

“请求你,再帮我一次!”她的声音如空谷里的回音,沉重而又飘渺。

“你还有什么!凭什么让我帮你!”他的声音里还有一些疑虑,更多的是疑惑。

“我只剩下一个决心!拿下ST星信!”她此时,已经恢复了冷静。

“你做不到!你没有机会了!”他完全不相信。

“我必须做到!我只请求你帮我!否则,我只有死路一条!”

“你真能做到吗?”他心里渐渐的,也有了一点希望。

“我必须做到!”她目光尖锐地盯着他,坚定地说。

“如果你能做到,之后呢?”这是他不能不想的利益!

“按我们商定过的!不变!”

“ST星信归我!”

“绝没有问题!我只要博远的股份!”

“你控制博远后,会不会和我换股!”

“一定会!我说到做到!我只请你现在帮我!”

“怎么帮?”

“给我一个投资承诺!我只要求这个!帮助我通过股东大会!”

此时,办公室里更加宁静,如同阴森的墓地。他们已经重要恢复理智,经济头脑又开始运转起来。成本多少?代价多高?有多少可能性?获得的利益是什么?一切的一切,都在他们的头脑中运算和评估。

廖清山心中的计算有了结果,虽然成本很高,代价很大,可能性似乎还很飘渺,但利益巨大!这个利益足以让他解脱所有的困境!

他说:“好,我可以给你!只要你拿下ST星信,我承诺投资一个亿!够不够!”

她立刻说:“廖总,这就足够了!有了这个,我就能通过股东大会!后面的,都按刚才说的,我保证做到!”

此时,廖清山终于满意了。他伸手扶着她的胳膊,说:“刚才对不住了。”

梅美云说:“廖总,没什么!只要你肯帮我,就都值了!”

廖清山扶她在沙发上坐下,又给她倒了一杯茶,也在她身边坐下。

此时,梅美云才感到口中火烧火燎的干渴。背上的疼痛可以忍受,只要解决眼下最大的问题就可以了。她喝了一大口茶,回头注视着廖清山,说:“廖总,我还得到一个消息,不知你怎么看。”

“你说,我听着。”廖清山静静地盯着她。

她脸上再次浮现出刻骨的仇恨,“我得到可靠消息,ST星信开始上涨的第一天,鲁腾的阎震强,抢购了一大批股票,ST星信的股票!这些,就是从我手中抢走的!也是从你手里抢走的!廖总,你能忍下这口气吗!”

廖清山眼睛里闪出凶光。他从来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。阎震强居然落井下石,趁火打劫!这是他绝不能放过的!

他冷静地说:“好,这件事我知道了!我会对付他!你等着吧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