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06、 准备了一桌精美的家宴

逆行商海 闻绎 3009 2017-02-01 09:23:23

  谁都不要忘记,她可是梅美云的女儿呀,天生的阴谋家!

她温和地笑着,纯净而又天真地说:“我曾经听我爸爸说过,他特别愿意和楚伯伯谈成他们的生意,没办法,他们就是那种人嘛。你去了,也许可以让他们谈得轻松一点,你说呢?”

她这句话,真是准无再准地打中楚国林心里的软弱处。父亲看着他的眼神,杜叔说过的那些话,晋北能源的未来,似乎都系于这一次谈判。他感觉,他可能已经成为这次谈判的一个砝码了。

“你觉得,我去比较好?”他轻声问。

“当然好了。”她仍然笑盈盈地说:“生意谈成了,你迟早总要去见一见我爸的嘛。让我爸爸见见你,他肯定很高兴。”

这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楚国林绝不希望父亲再犯一次心脏病。此时,他心里再犹豫,再为难,再不甘,也只有做决定了。他望着远处,又看看坐在远处的许莹湘,终于说:“那好吧,我就去。”

项玉菲微微地笑着,轻声说:“哥哥,我在家里等着你。别担心,我爸一定喜欢你,你爸爸的生意,也一定能谈成。”

楚国林笑着,向她点点头。

这都是没办法的事。世界总在运行,并且是按照自己的轨道。组成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小碎片,看上去也在按照自己的轨道在运行,不可能脱离它之外的这个大世界。“混沌理论”之下,概莫能外!

毫不夸张地说,楚全富携带儿子楚国林,到项雨轩家拜访,这就是一件大事。

这次拜访,不仅决定晋北能源与博远电子联合投资项目能否成功,也决定着他们两家儿女的婚事能否成功。所以,楚全富是带了一份厚礼来的。

这份厚礼中,山珍有黑松露、竹荪蛋、猴头菇;海味有鲍鱼、花胶、刺参;SX特产有沁州的黄小米、平遥的牛肉、上党的党参、太谷的壶瓶枣。而作为晋北能源特有的一件礼品,是一件未经任何雕琢的煤精,却如崇山峻岭一般沟壑纵横,山势险峻,镶在一个精致的红木底座上,极其珍贵。

项雨轩自然也不会怠慢,两天前就请厨师来家里,准备了一桌精美的家宴。

此时,他家里原本挺宽敞的厨房,也显得拥挤起来了,因为灶台、案板,还有地上,到处都是各种做菜的原料。厨师和保姆都在案板上灶台前忙碌着。

到这个时候,许莹湘自然是不能闲着的,就蹲在地上摘菜,或者为厨师拿这个,准备那个,也忙了一头汗。

楚国林跟着父亲到了项家,拜见了项伯伯。见他们说的都是生意上的事,就觉得很无聊。项玉菲早已看出他对那些生意上的事不感兴趣,就拉着他在家里各处转着。经过厨房门口,看见许莹湘在厨房里摘菜,他就拉着项玉菲的手走进去。

他笑着说:“许同学,你看我们能干点什么?我们和你一起摘菜吧。”

许莹湘可不会给他好脸色,翻他一眼没说话。楚国林就蹲在地上摘菜。项玉菲也拈了一根菜叶子,在手里摇来摇去的。这下子,厨房里就更拥挤了。

保姆就说:“哎呀,厨房里地方小,转不开,你们都去客厅里坐着吧。”

楚国林讪讪地笑着,眼睛却总是看着许莹湘。

保姆说:“许姑娘,你去后院里,把我早上买的鸡抓来吧。”

许莹湘站起来就往外走。

楚国林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回头对项玉菲说:“咱们去看抓鸡。”

出了厨房就是后院。一架葡萄,两株枣树,让后院浓荫蔽日。葡萄架下的石桌石凳也别有一凡意趣。他们三个人一进了后院,那只硕大的三黄鸡就咯咯地叫着,在后院里来回跑着。

楚国林和项玉菲这辈子从未抓过鸡,都不太敢上手,只是轰来轰去。项玉菲更是像鸡一样咯咯地笑着,抓着楚国林的胳膊,隐在他的身后。

许莹湘到底身手矫健,将鸡逼到一个角落,突然扑上去,抓住一只鸡腿,却摔倒在地上。那只鸡就扑腾着翅膀,尖锐地叫起来。恰在此时,楚国林也扑了过来,却没抓到鸡,差一点摔在许莹湘身上。项玉菲指着他们快乐地大笑。

许莹湘瞪一眼楚国林,低声说:“你走开!”

楚国林慌忙站起来,摆着双手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杀鸡又是一个惊险的过程。许莹湘熟练地接了半碗凉水,在里面放了一点盐,用菜刀的一角在碗里搅动,让盐尽快化开。

楚国林蹲在旁边,目瞪口呆地看着,十分崇拜的样子。

许莹湘伸手抓起那只倒霉的鸡,左手抓住它的翅膀根,右手将鸡头向后扳,左手的两个指头就捏住了鸡头。之后,她就开始揪鸡脖子上的细毛。这时,连项玉菲也凑过来,惊恐地看着。

许莹湘这辈子确实杀过鸡,不是一次就是两次,仅此而已。但是,帅家伙就在旁边,她怎么也要显出手法老练,杀尽天下三黄鸡而不怯的样子来。

但是,天下的事总有意外,当她手中的菜刀刚刚划开鸡脖子上的血管时,这只三黄鸡就开始作垂死挣扎。它先是拚命蹬踏两个脚,接着,翅膀也开始扇动起来。它的头突然从许莹湘的手指中挣脱出来,并且开始大叫,把它脖子上的血甩得到处都是。许莹湘刚一扭脸躲闪,它就从她的手中挣脱出来,如导弹一般在厨房里上下飞腾跳跃。

厨房里的人,都在它双翅和利爪的打击下,上下躲避,东西奔逃,尖声喊叫,一片混乱。许莹湘早已摔在地上,似乎楚国林曾经拉了她一下,才不至于摔得太重。后来那只鸡如轰炸机一般,向项玉菲俯冲过去的时候,他又把她按倒在地上。但它投下的红色炸弹,还是溅了他们一身。

到底是那位久经沙场的厨师更有经验,只见他躲开三黄鸡的一次攻击之后,轻舒猿臂,凌空一把将它抓住,不知怎么一弄,那只鸡立刻就偃旗息鼓,一点动静也没有了。厨房里的人这才神情甫定,互相看着,尴尬地笑了起来。

终于,企图反叛的三黄鸡被宰杀好了,保姆在水龙头下冲洗着。

项玉菲就注意到刚刚被保姆掏出来,放在碗里的鸡内脏,惊乍乍地说:“阿姨,这个能吃吗?还留着它干什么?”

保姆也从刚才的混战中清醒过来,就叫道:“哎哟,这个好吃的呀!鸡心、鸡肝、鸡胗,鸡肠子洗干净,一起炒一个鸡杂,是下酒的好菜哩。”

项玉菲摆出一副恐怖面容,回头说:“国林哥哥,你吃这个吗?”

楚国林是吃山珍海味长大的,哪里见过如此血淋淋的鸡内脏,同样是一副恐怖面容,就回头问许莹湘:“许同学,你是不是吃过这个?”

许莹湘冷冷地说!“这个菜不是你吃的。是平民百姓吃的!”

楚国林急忙换了一副表情,回头说:“玉菲,这个一定好吃,一定好吃!”

项玉菲仍是一副恐怖模样,“哥哥,看上去好吓人的。”

保姆说:“啊吔,洗干净就好了的。放一点辣子,炒出来喷喷香,好吃哩。”

项家的这个家宴,终于在项雨轩和楚全富相互谦让中隆重开始。因为主客只有四人,所以,许莹湘也被项雨轩叫来做陪客,让她好不尴尬。

餐桌上菜肴精致而丰盛,是没什么可说的。他们喝的酒则是SX名酒竹叶青,色泽金黄中略带一点青绿色,斟在高脚杯里非常好看。

此时,项雨轩和楚全富碰杯喝酒时,不由多看了对面的楚国林一眼。不由想到,要说帅哥,那就是这个了。要说才俊,也是这个了。

他的秘书早已把这个帅小伙查个清清楚楚。要说人品、容貌、学业、身家,处处都是百里挑一的。他能有这样一个女婿实在是没什么可说的。

只不过呢,看着他明亮的眼神,温暖的笑容,项雨轩也多少掂了出来,这孩子恐怕不是一个能挑起晋北能源重担的企业家。这样一来,项家和楚家的这两个孩子,恐怕都难以承担大任。那么,博远电子和晋北能源,将来怎么办呢?这就是一个问题了。不过,这些都是将来的事了,现在只能顾眼下了。这个眼下,就是博远下一步的发展,至关重要。

昨天,在博远的会议室里,博远和晋北两方面的管理人员,整整开了一天的会。参加这个会的还有两个人,一个是他的律师乔一福,还有一个则是独山投资的总经理杜俊山。

这个会上商量的一件重大事情,就是博远和晋北联合投资的事。

博远的“X系统4”即将研发成功。一旦成功,他们就要联合投资建设新的生产线。老楚愿意投入巨额资金,而项雨轩有技术和场地,双方珠联璧合。他们双方商定的是,博远电子和晋北能源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