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04、 我可一直都蒙在鼓里呢

逆行商海 闻绎 3031 2017-01-29 09:23:06

  项雨轩略略思考一下,谨慎地说:“最近,我一直跟晋北能源集团的楚全富楚总,谈我们双方合作的事。倒是已经有些眉目了。现在我们正在草拟协议。等差不多的时候,你也要参加进来,再给我审一审协议。”

袁诺芳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傻乔就是给他审了一个协议,才有了今天的结果。他再给项总审协议,不知又会审出什么情况来。

乔一福说:“我……我是您的律师,您需要,我……我随时都会过来。”

袁诺芳笑着说:“看来,项总的业务又要扩展了。”

项雨轩就愉快地笑起来,似乎很愿意回答她这个问题,说:“那个楚总有资金,我有高科技项目,我们双方合作,应该是一件双赢的事。其中,楚总那边提出,想增持博远百分之三的股份,这是件大事,你要考虑一下。”

乔一福说:“是,是,我一定。那,我们就……就……”

项雨轩一挥手,“好,我也不留你们了,我就等着你们的好消息了。”

袁诺芳和乔一福都站了起来,准备走了。

不料,项雨轩又招手说:“你们等一下,我给你们带点东西,我去拿来。”

项雨轩说着,就出了书房。书房里只剩下袁诺芳和乔一福。

袁诺芳此时心情很好,就微笑看着身边的乔一福。她看见乔一福的头发有点乱,就从包里拿出梳子给他梳头。乔一福就傻乎乎地笑起来,眯着小眼睛看着她。袁诺芳仍然给他梳着头,然后推着他转向门口的大镜子。

在镜子里,袁诺芳可要比乔一福高出大半个头,容貌美丽而端庄,身材高挑而挺拔,一副知识精英的模样。可是,再看这个乔一福呢,却是满脸傻笑。他个头矮矮的,站在她的旁边,就仿佛王祖蓝站在他美女媳妇身边一样,极不般配。

袁诺芳看着镜子里的高大美女和矮小民工,笑得嘴巴都歪到一边去了。妈呀,妈呀,她就在心里叫了起来,哎呀呀,这叫老娘如何下得了手!如何下得了手!哎呀呀,这个事情也太难办了!太难办了!

这时,项雨轩拿着两个盒子走进来,笑着说:“这是朋友送的东西,我也用不着,就送给你们吧。这个盒子里面,是一条披肩,听说还是什么名牌,就请袁总收下吧。以后有空了,就多来看看我,跟我说一说外面的情况。”

袁诺芳听着他说话的声音,总有一点怪怪的感觉。

项雨轩又说:“这个盒子里面是一顶帽子,就送给乔律师吧。”他向他们伸出手,说:“你们不妨拿出来试试,很好的东西。”

袁诺芳和乔一福连声道谢。他们打开盒子,不由都笑了起来。

几分钟之后,他们咯咯笑着,终于告辞出来,上了外面的汽车。只见袁诺芳披着一条艳丽的真丝大披肩,就如一个印度美女一般,仿佛马上就要唱起歌,跳起舞来了。旁边的乔一福则戴着一顶宽檐的牛仔帽,倒像是哪个快枪手的跟班。

乔一福仍然嘻嘻哈哈地笑着,说:“姐,我戴这个帽子,好看吗?”

袁诺芳仍然歪着嘴,讥讽地斜睨着他,“好看,好看,你真是太帅了。”

乔一福快乐地笑着,不住东张西望,最后笑着说:“姐,还是你好看。”

他这个话,倒让袁诺芳惊讶得合不上嘴了,一时倒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
他们两个人这么一副模样,一进了公司,顿时引起一阵骚动。

金艳妮首先叫了起来:“哎呀,袁姐,你们是不是逛街去了?我们都等着你们呢,你们倒去逛街去了,也不叫上我,真是的!”

袁诺芳说:“什么呀,谁逛街去了。这是项总送的。你看好看吗?”

金艳妮就夸张地招摇起来了,连声说:“当然好看了,这可是名牌,我在专卖店里看见过,贵得不得了呢。喂,袁姐,项总送你这个,什么意思呀?”

她这句话,就让袁诺芳眨了半天眼,有点回不过神来。

在另一边,俞凤媛就拉着乔一福,妖娆地上下看着,说:“哎哟,乔律师,你怎么弄得跟牛仔一样,我都不敢认了。你们看呀,他像不像个牛仔?”

乔一福快乐地笑着,“我……我还是第一次戴帽子呢,真不习惯。”

站在一边的栗光英可就来了气了。一福不过是戴顶帽子,倒也没什么。那个袁诺芳却披那么大的一条花披肩,你瞧她嘚瑟的,招摇给谁看呢!就撇着嘴说:“你们可真行,就跟项总汇报一下工作,还收起礼来了。咱们公司可是有廉洁制度的。”

袁诺芳原本满心高兴,却被她泼了一盆冷水,也不高兴了,说:“不就是一条披肩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呀!我还能被他拉下水呀!我和项总都在一条河里!”

她们两个人虽然算不上争吵,却叽叽咕咕说了好几句气话。

葛涛最不愿意看着英子和别人吵架,急忙过去把她们拉开,两边劝着说:“英子,英子,别这样。袁姐,你也少说几句吧。没多大事,没事,没事。”

袁诺芳小声说:“真是个小心眼,我收一条披肩她就不平衡了。”

姜丽萍挤过来,把袁诺芳拉到一边,却小声问:“喂,怎么样?你挑明了吗?”

袁诺芳莫名其妙地看着她,“什么挑明了?”

姜丽萍狡黠地笑着说:“还有谁呀,和傻乔呗。”

袁诺芳就向她歪歪嘴,同样小声说:“哎呀,快别提了,我实在是,实在是下不了手呀。你看看他那样子,你叫我怎么办?”

姜丽萍回头向乔一福那边瞄了一眼,就偷偷地笑起来,“袁姐,看来想喜欢一个人,还真挺不容易的。喂,喂,关了灯是不是好一些呀?”

袁诺芳不由大笑起来,笑得全身都乱颤起来,拧着她的胳膊说:“你胡说什么呢!关灯管个屁用呀!他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呀!哎呀,臭姜呀,这个事真是难死我了,我心里纠结得不得了,简直是没办法了!”

这时,俞凤媛端肩挺胸,昂然地大声说:“喂,不是说要开会吗?要开就快开,我还要逛街去呢。”

袁诺芳立刻挥着手说:“对对,要开会。都去会议室,咱们开会。”

这样,光福投资的美女股东们就说说笑笑地进了会议室,互相推拉着,在会议桌边坐了下来。袁诺芳最后一个进来,仍把乔一福推到会议桌的上首坐下。

她说:“好了,都别说话了,现在都听乔总说吧。”

听她这么一说,美女股东们都笑眯眯地看着乔一福,不知他要说什么。

乔一福笑嘻嘻地看着桌边的人,结结巴巴地说:“这些日子,要我说,咱……咱们又闯过了一关。妈呀,真是惊心动魄呀!我看着你们,都……都挺沉着的,就我不行,吓……吓得都要瘫了。”

这时,金艳妮妖娆地笑着说:“乔总,你就别谦虚了。我们这里边,就你最狡猾了,我可算是知道了。好家伙,诡计多端呀,一招一招的,谁都想不到。”

她这几句话,倒是得到大家的认同,都笑着频频点头。

乔一福笑着,立刻接口吹捧说:“这次,金姐姐也……也立大功了,能……能把阎总说动,出手买股票,真……真是不容易。”

这个金艳妮真是经不得夸,此时就好不得意,身体也扭成几道弯,妖笑着说:“哪里呀,我那算什么呀,大家都立功了,可不光我一个人。”

乔一福说:“就是,就是,大……大家都立功了。袁姐、姜姐、英子、阿兰,都……都立功了,都比我强。”

这时,俞凤媛就扭着腰站了起来,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乔一福,娇声说:“我说乔律师,你什么意思呀,我就没立功呀!”

乔一福急忙双手抱拳,向她作揖,陪着笑说:“凤……凤姐立的是头功。没有凤姐,马总那一千万,打……打死我也借不来。凤姐是头功,没错的。”

俞凤媛这才扭扭地坐了下来,撇着嘴说:“就是嘛,这还差不多。”

这时,袁诺芳心里可就犯起了疑惑。那天,去向马总和项总借钱,请凤姐一起去,当然是没错的,凤姐在马总面前有面子嘛。可是,傻乔为什么也要叫上自己去呢?我在项总面前也有那么大的面子吗?这时,她就想起今天项总看着她的眼神,还有他说话的声音。妈呀,现在想起来,那声音还是有点肉麻的。临走时,项总居然送了她那么贵重的礼物,难道他真有什么想法?

想到这时,她不由回头盯着乔一福。她心里想,妈呀,这个傻家伙,难道早就看出来,项总对我有什么想法了?我可一直都蒙在鼓里呢!这个傻乔,居然敢利用我!老娘到现在才想明白!这个傻东西,都他妈的精到什么份上了!袁诺芳此时,可真不敢小看这个傻家伙了!

这时,美女股东们还在说说笑笑的,坐在上首的乔一福却渐渐收起了笑容,看着大家的眼神也变得沉重起来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