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300、 他就是那个趁火打劫的人

逆行商海 闻绎 2996 2017-01-27 10:07:17

  她这么说着,就站了起来,收拾东西准备离开。

但雪丽却敲了敲桌子,目光尖锐地盯着她,毫不客气地示意她坐下。

梅美云盯着她说:“你还想干什么!”

雪丽不容拒绝地说:“请你坐下,我还有话要对你说!”她几乎是用命令的口气说:“坐下!你要想翻身就必须坐下!”

梅美云惊愕地看着她,心里有些恍惚。她已经处于这种状况了,难道她还有什么机会?还有什么办法吗?说一句实话,在目前的状况下,梅美云也不想放过任何机会。她虽然愤怒,但还是慢慢坐了下来。

雪丽冷冷地盯着她,沉默许久,才轻声说:“梅总,我理解你此时的心情。但你现在没有选择,你必须翻身!这个道理不用我再对你讲。我想对你说的是,你要想翻身,就必须处理好和廖清山的关系。原因,你一定能想清楚,甚至,以你的智慧,你早就想清楚了!”

梅美云盯着她,没有说话。处理好和廖清山的关系,确实是她曾经考虑过的办法。但是,如何处理?如何缓和?简直是不可能的!不过,这确实是一个办法。所以,她没摇头拒绝。

雪丽盯着她,似乎确认她是否明白这一点。随后,她仿佛无意地说:“另外,还有一件事,我刚刚知道,但和你有关。”

梅美云震惊地看着她,哑声问:“什么?”

雪丽轻声说:“我来这里之前,偶然得到一个消息。我听说,鲁腾的阎震强也买了一大批ST星信股票,就是今天下午!这可能是你功亏一篑的重要原因!至少是原因之一!梅总,你怎么看这件事,是你的事。我只是希望你知道这个情况。现在,我的话说完了。该怎么办,该你自己决定了!再见,请多保重!”

雪丽无声地站起来,没有和她握手告别,就悄悄地走了。

梅美云一动不动地坐在桌边。她心里有两件事难以决断。这两件事都是雪丽告诉她的。第一件,雪丽说:“你要想翻身,就必须处理好和廖清山的关系!”这件事其实一直就在她的思考之中。但是,廖清山也亏了一大笔钱呀!他恨她还来不及呢,怎么和他恢复关系!第二件,雪丽说:“阎震强也买了一大批ST星信股票,这可能是你功亏一篑的重要原因!”这个情况让她十分意外,难怪光福投资那帮人,有那么充足的资金呢!原因是阎震强在背后下黑手!他就是那个趁火打劫的人!她想清楚这一点,真是恨得牙根痒痒!

几分钟之后,当梅美云终于离开海岛咖啡的时候,她并没想到,雪丽就坐在门外的汽车里,在暗中看着她呢。

雪丽看得很清楚,梅美云是脸色苍白地从海岛里出来的。她注意到,梅美云打开车门时,甚至有点吃力。不过,她能扛住今天的打击,已经相当了不起了。她看着梅美云开车走了,也发动汽车。她准备回办事处去。

汽车行驶在灯光明亮的街道上,畅快而轻松。风从车窗外吹进来,让她感觉到惬意。她心里很清楚,如果梅美云能翻身,对她最终控制博远电子更有利。梅美云在今天的股市博弈里,如她猜测的一样输了。但她希望梅美云能翻身。

雪丽回到办事处的时候,黛西正在她的办公室里等着她。她猜得出来,这个精明的美国姑娘,想弄清楚所有她不明白的地方。

果然,雪丽在办公桌后面坐下来,翻看桌上的资讯时,黛西开口说话了。

她说:“丽萨尔,我倒是没想到,那个‘光福投资’还挺有实力的。”

雪丽抬头盯她一眼,点头说:“我也没想到。按说,廖清山和梅美云联手,有非常大的实力。”

“但是呢?”黛西不动声色地盯着她。

“我忽略了两个小细节,可能梅美云和廖清山也忽略了。ST星信是亏损股,不在融资融券范围之内。他们能抛出的股票,最多只有百分之八。抛光了,也就完了。换句话说,那个不起眼的‘光福投资’,至少有两个亿的资金!”

“还有什么细节?”黛西继续问。

“我没想到,廖清山和梅美云可能更没想到,阎震强会出手!这在无形之中,增强了光福投资的实力!”

“你告诉梅美云了?”

“是。我希望她知道这个情况。”

“不管怎么说,你指挥的第一仗,已经失败了。是不是?”黛西微笑说。

“黛西,我早就对你说过,廖清山和梅美云无论输赢,都是我赢!比较起来,他们输了,我的赢面更大一些。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你现在希望梅美云和廖清山,继续联手?”

“是的。在目前情况下,他们如果能联手,更符合我的要求。”

“我知道你的连环套。我再提一个问题,就算是学习吧。”

“你说。”黛西如此谦虚,倒让雪丽有点意外。

“你为什么要告诉梅美云,阎震强也买了ST星信?”

雪丽脸上露出让人捉摸不定的微笑。她说:“黛西,难得你这么谦逊,我就告诉你。梅美云的百分之六已经抵押给我,虽然是抵押,但基本上已经算是我的了。项玉菲的百分之三,还有楚全富可能增持的百分之三,都比较遥远。倒是阎震强手里的百分之一点五,离我更近一点。但是,我现在还不知道如何才能把这个一点五拿到手。告诉梅美云,或许是一条途径吧。”

“你还要看情况?”

“是。还要看情况。这种事,永远都要随机应变。”

“那么,你的下一步是什么呢?”黛西真的像一个小学生一样提问。

这个很随便的小问题,却让雪丽沉默许久。她考虑一下才说:“黛西,我不瞒你,最让我疑惑的,就是那个小律师乔一福。似乎,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。所以,我很想见见他,比较自然的见面。你能给我找找机会吗?”

听到这个话,黛西心里有一点得意。她已经认识了那个小律师,要想见他,打一个电话就可以了,哪里还需要找机会呢?但她不想把这个情况说出来。

她微笑说:“我也正在找机会。不过,他实在是个其貌不扬的小律师。”

雪丽不动声色地盯着她,“你要记住,千万不要小看他!”

黛西盯着她,没说话。她心里想的是,我从来没有小看他!咱们走着瞧吧!

这天夜里,光福投资的庆祝晚宴直到很晚才结束。所有人都喝多了酒,脸红红的,很兴奋的样子。她们在饭店门口互相拥抱告别,有车的上了自己的车,没车或者搭别人的车,或者叫了出租车,都各自回家了。

袁诺芳躲过别人的眼睛,尤其是躲过栗光英的眼睛,悄悄对乔一福说:“傻乔,我顺路,送你回家。”

于是,乔一福看着所有人离开以后,就上了她的车。

袁诺芳开着车,在寂静的大街上驶过。她不时斜睨一眼身边的乔一福,心里始终翻腾着那件让她纠结了许久的事。她其实早就下了决心,要拿下傻乔。妈的,老娘献一回身也就献了!有什么了不起的!但是,他妈的老娘是主动献向,!还是被动献身,半推半就的献呢?这却有天壤之别呀!她心里犹豫的就是这么一点奇妙事!

她紧抓着方向盘,把自己美妙的下巴歪了又歪,终于说:“乔律师,我问你一句话,可以吗?”

乔一福就眨着小眼睛说:“什么?姐直接说,不……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话到了嘴边,还是绕了一个弯。她说:“我心里一直有一句话,傻乔,你他妈的到底是真傻还假傻!”

乔一福非常吃惊地看着她,嘟囔着说:“我……我真挺傻的。今天,还……还有昨天,把……把我吓坏了,大家也吓坏了。只……只有姐最刚强,一下子,就……就把大家都给震住了。不是姐,咱……咱们就乱了。”

袁诺芳想到昨天冲进公司里,向所有人大喝一声,还是挺得意的。就笑着说:“不过,我看你一招一招出的,谁都想不到,也挺狡猾的。姜丽萍就一直说你装,你是不是跟姐装呢?”

他就说:“哎呀,姐你知道吧?泥人还……还有个土性呢,傻子给逼急了,也……也会蹦一蹦吧,是不是?我吧,可能也这样。给逼急了,就……就什么都敢想了。不过吧,我还是觉得我挺傻的。姐、阿兰,还有英子,都……都特别聪明。我不行,真不行。姐,我真挺傻的。”

袁诺芳听他提到英子,就顺便问:“傻乔,你喜欢英子?”

乔一福嘻嘻地笑:“喜欢。我……我跟姐说过的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她的嘴已经歪到一边去了。

“有一次吧,英子就……就挽着我的胳膊,对……对别人说,我以后就……就嫁这么丑的男人!你……你怎么着吧!”

“真的?她对谁说的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