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299、 她将死无葬身之地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39 2017-01-27 10:06:41

  罗兰和袁诺芳碰了一下酒杯,只敢抿一小口,轻声说:“袁姐,刚开始的时候,我还真挺担心的。不过,我现在又看到希望了。”

袁诺芳用一只胳膊,搂了她一下,说:“阿兰,咱们吉人天相,你等着瞧吧!”

栗光英眼睛瞪得大大的,比划着说:“我急的,汗都出来了!我一进门就大叫,洪总,我要借钱!我要借钱!洪金就说,你慢点说,你慢点说,我听得懂。”

袁诺芳脸红红,心里十分高兴。她端着酒杯四面扫了一眼,就走到乔一福面前,微笑注视着他。乔一福也快乐地笑着,向她举起酒杯。不过,她却没碰,反而伸手扯了一张餐巾纸,去擦乔一福嘴边的菜汤。乔一福向她嘿嘿地笑,那样子更傻了。袁诺芳也微微地笑着,一直注视着他。

在另一边和别人说着话的栗光英,透过晃来晃去的人,看见他们正相视而笑,就端着酒杯,慢慢走过来,来回盯着他们。

乔一福可有点慌了。他看看袁诺芳,又看看走过来的栗光英,就向她举起酒杯。栗光英一声不响地和他碰了一下。乔一福又向袁诺芳举起酒杯。可是,栗光英却一把扯住他,仍然向他举着酒杯,还用她的大眼睛盯着他。

袁诺芳脸上仍然带着微笑,却没有动,只是看着乔一福。她对这种情景太清楚了,不管是有意的,还是无意的,这就是一种竞争,女人之间的竞争。她特别希望乔一福仍然向她举起酒杯,并且和她碰一下。可是,她也注意到了,栗光英正毫不客气地瞪着乔一福,固执地向他举着酒杯。

这么一种微妙的情况,让乔一福更加尴尬了,只能傻傻地笑着,看着她们。

罗兰注意到这边的情况,就款款走过来,看着他们。她向他们举着酒杯说:“喂,你们怎么了?喝酒吗?谁和我碰一下。”

乔一福急忙和她碰一下,说:“英子,阿兰,袁姐,咱……咱们喝酒。”

栗光英却直截了当地伸手去拧他的胳膊,仍向他举着酒杯。

袁诺芳有些不高兴了,脸上却没有露出来,只是故意从他们之间走过去。

她转向大家,高声说:“喝酒!都喝酒!小春,叫他们再送两瓶酒来!今天我们要一醉方休!你们都瞧着吧,明天还要涨!甚至还要涨停!”

金艳妮高声叫道:“对,袁姐,明天还要涨!继续涨!天天涨!”

她这么喊叫着,就一手端着酒杯,在喝酒的人之间,旋转跳起舞来。她跳的是XJ舞,谁都看得出来,她跳舞是真有功底的。她的细腰和圆臀,扭得都快要飞起来了,她那饱满的胸脯,更是抖得风光无限,让人遐想翩翩。旁边的人都咯咯地笑着,互相碰着酒杯,用脚为她打出节奏,大声地叫好。

王五那三个操盘手,已经五啊六啊地划起拳来了。

惠小春一手端着酒杯,一手拿着一瓶饮料,脚下踏着那边的节奏,妩媚地笑着,走到沙子哥面前。她给他斟上饮料,微笑注视着他。她指了指正在跳舞的金艳妮,自己也轻轻扭动起来。沙子哥笑着,和她面对面踏起舞步。

葛涛拿着一瓶红酒,逐一往大家的杯子里倒,“喝呀!使劲喝!”

此时,在梅美云的办公室里,却寂静无声,冷清得更如墓地一般。她独自坐在办公室里,脸色苍白,无声地看着电脑里的ST星信。

窗外,夜色刚起,但秋意却渐渐的浓了起来。秋风秋雨不在窗外,而在她的心里,并且,一直渗进她的骨头里。她此时,是彻身冰凉。

她心里极其痛苦。多年来,她时刻想把博远电子控制在自己手里,但现在成果就在眼前,她却步步艰难,处处失败。为了拿到ST星信持有的那百分之二点四,她先是从洪金手里借了一个亿的高利贷,损失了一半。为了弥补,她又从雪丽手里贷款五千万,却又把博远的股份抵押出去了。她和廖清山联手打压ST星信,为几天后将要召开的股东大会造势,却又遭到更大的损失。她现在真切地感觉到了绝望,刻骨铭心的绝望!她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了。

她四面环顾,却发现她可以依靠的人是如此之少,只有廖清山和雪丽。

她不敢和廖清山通电话,更不敢向他求援。他低价抛出,却不得不在高价收回。他和她一样,肯定损失惨重。廖清山要找替罪羊,只能是她!

眼下,她只能和雪丽联系了。雪丽借给她五千万,应该会向她伸出援手吧?

她犹豫两三,终于接通了雪丽的电话。但电话通了,她却很长时间没说话。她不是犹豫怎么说,而是自感下贱。她这一生虽然有起有落,却从未像现在这样,如此下贱地和别人通电话!

雪丽一看见电话号码就知道是她,首先问道:“梅总,梅总,你怎么了?”

此时,梅美云心中悲凉,眼泪都快落下来了。她哑声说:“雪丽,我今天损失巨大呀!我……快要崩溃了!”

雪丽轻声说:“梅总,梅总,请你冷静一点。我现在正开会,今晚咱们见个面,聊一聊,好不好?我现在想问一问,你今天是怎么操作的?”

梅美云心里的堤坝突然崩溃了,眼泪从她的脸上滚落下来。她嘶声叫道:“我的操作没问题!没问题!光福对我设了圈套!故意引着我抛出!我上当了!”

雪丽明白,这个样子,是无法和她交谈的,就立刻说:“好,好,梅总,我知道了。请你冷静一下,咱们今晚见面后再说。十点钟,在海岛,见面再说吧。”

她几乎立刻就挂断了电话。但梅美云仍然举着手机,久久没放下来。她哭出了声,甚至是痛哭着,全身都在颤抖。她哭了很长时间,才渐渐平静下来。

她不是一个肯认输的人,她的精明,她的睿智,逐渐控制了她的情绪。她明白,她必须从这个绝境中冲杀出来!否则,她将死无葬身之地!

这天夜里十点钟的时候,梅美云重归冷静。她精心选择了服装,精心修饰容貌,然后才端庄高雅地出现在海岛咖啡里,见到了雪丽。

当她在桌边坐下时,心中的痛苦再次涌上来。她竭力克制着自己,只是低头看着面前的咖啡。

雪丽不动声色,更冷静地注视着她。一切都按照她的预想在进行。今天下午,黛西看着她的眼神就很不一样了,那是一种惊讶和敬畏的眼神。

她说:“梅总,我肯定,你的操作没问题。你在电话一说,我就明白了。只能说,‘光福投资’的资金,确实比较充足。这一点让人意外。”

梅美云冷淡而僵硬地说:“他们的资金,简直是非常充足!今天下午,他们连续大单收购,连续收购!我没办法,只能回购!”

雪丽完全清楚,梅美云的损失有多么大。今天一天,她一直坐在电脑前,看着ST星信从跌停到涨停的过程,那是一种出人意料的反转!光福投资的资金,更是出人意料的充足!她确实向那个小律师通报过,告诉他,ST星信将要下跌。但那个小律师,居然在一夜之间做好了准备!这太不可思议了!

此时,她轻声说:“梅总,看来,你在资金上,确实损失了一些。不过,你如果能通过股东大会,完成对ST星信的收购,一切损失都补回来了。”

梅美云克制着心中的愤怒,冷静地盯着她,“你相信,我能通过股东大会?”

雪丽同样冷静地盯着她,“我相信,你能!而且,你必须通过!没有退路!”

梅美云一直目光尖锐地盯着她,此时一声冷笑,直截了当地说:“雪女士,我今天想了一下午,才想明白了。你一直推着我在前面冲锋!你一步步地推着我往前冲!你那么关心我,那么细心地为我策划,还为我提供资金,你究竟想要什么?”

雪丽心里很明白,以梅美云的聪明智慧,迟早会怀疑她的动机。所以,她也早就想好了怎么回答。

她轻声说:“梅总,我对你说过,我们愿意为有能力的公司和经营者提供支持,包括资金和行动建议。你就是这样的经营者。我愿意帮助你实现你的目的。”

梅美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尖声说:“别说那么多好听的了!你其实是一步步把我往泥坑里推!你让我陷入被动,甚至陷入绝境!你就是想要我的博远股份吧!你帮助我的结果,让我无力收回我的股份!这是不是你的目的!”

雪丽不紧不慢地说:“梅总,请你不要误解。那些股份仍然属于你,只不过,现在抵押给我了,只是为了获得资金。但它的所有权仍然是你的!”

梅美云怒不可遏地说:“那些股份,我还拿得回来吗!我已被你推入绝境!什么都没有了!我现在终于明白,我虽然很小心,但还是掉进你的陷阱里!你就是想要那些股份!我对你没什么好说的了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