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297、 别卖了!那都是钱呀!

逆行商海 闻绎 3026 2017-01-26 09:53:26

  罗兰镇静地盯着股市,轻声说:“袁姐,散户都被赶出来了!”

王五从电脑前扭回头,“袁总,咱们买吗?”

此时,袁诺芳就像两军阵前的统帅一样,昂首挺立在操盘室中间,目光严峻地盯着墙上的大屏幕,冷静地说:“等一下!别着急!”

几分钟后,又有一个大卖单加了上去。接着,是更多的小卖单堆积在卖盘上。

俞凤媛不由张大了嘴,“妈呀,他们还有的卖呀!”

袁诺芳神色冷峻地说:“都不要动!我们再等一下!”

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大屏幕。ST星信处在跌停位上,成交量很少,偶尔有也都是小单。但卖盘上却不断堆积着,越来越大。

罗兰回头看着袁诺芳,说:“袁姐,我感觉,也就这么多了,他们可能没多少股票了。除了小单,再也没大单出来!”

袁诺芳冷静地说:“我也看出来了!王五,你们三个做好准备,一万手!全部小单!做好准备说一声!”

王五、李四和张三迅速凑在一起,确认各自的账户,就开始快速地下单。他们的屏幕上,卖出窗口一个一个被打开,迅速填入数字。许多窗口摞在一起,像手风琴一样。他们做好准备,手指就悬在回车键上,都回头看着袁诺芳。

袁诺芳扫了他们一眼,又盯着股市。她突然说:“买入!”

王五他们的手指,连续敲着回车键,发出机枪一般的响声。那些卖单窗口,如风卷残云一般,一个一个地消失了。

大屏幕上,ST星信的成交量迅速放大,堆在跌停位上的卖盘,正在迅速地减少。所有人都张大嘴看着,被这个局面震惊了。他们感觉,这就是一场战争!

这时,罗兰接到一个电话。她听了一下,抬头喊:“袁姐,阿哥说,阎震强出手了!第一单是五千手!”

金艳妮一声尖叫跳了起来,挥着胳膊喊叫:“哎呀,你这个阎震强!你要害死我呀!五千手,太少了!阿兰,问问阿哥,他还买不买了?”

罗兰向她笑着说:“金姐姐,你也立功了!阿哥说,他后面可能还有。”

这时,袁诺芳一声大叫:“王五,准备一万手!全部中单!再买!”

王五等三个人飞快地敲击键盘。大家都看到,堆积在卖盘的股票正在迅速减少,已经不多了。王五他们飞快地下着买单。现在,他们是在抢股票了!

罗兰又喊道:“金姐姐,阎震强又出手了!这次是八千手!不算少了!”

大屏幕上,ST星信的跌停突然被打开,一个大买单出现在高一档上,将那个档位上的股票全部收走了。操盘室里的人都欢呼起来,大叫:“快呀!快呀!”

罗兰高声说:“金姐姐,这个也是阎震强的,一万手!”

金艳妮简直连眼睛都红了,大叫:“这个家伙,可让他捡着大便宜了!”

袁诺芳再次下令:“王五,再高一档,两万手!买!”

大屏幕上,ST星信的股价开始回升,许多小买单也冲进来,开始抢筹了。

ST星信意外打开跌停,并且开始回升,立刻惊动了两个人!

首先一个,就是梅美云!此时,她目光严厉地盯着正在回升的股价,内心却像撞上冰山的泰坦尼克一样,向冰冷的海水里沉没。她心里的第一个感觉就是,她已经陷入没顶之灾了!并且毫无挽回的余地!

坐在旁边的柯建设,比她更紧张,绝望地叫道:“梅总,不能再犹豫了!股价正在回升,我们得赶紧买回来!不然,我们的损失就更大了!”

梅美云此时,真是痛苦到了极点。她用力一拍桌子,叫道:“这个‘光福投资’,他们到底有多大资金!他们哪来的资金呀!”

被惊动的第二个人,就是廖清山。此时,他手里的茶杯“砰”地一声摔在地上,摔得粉碎。他比梅美云更惊恐,也更愤怒!

他近乎疯狂地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,一连串地怒骂着:“混蛋!混蛋!他们就是一群混蛋!他们!胆大包天!”

温庆西匆匆跑进来,万分惊恐地看着他。

廖清山第一句话就问:“我们还有股票吗!”

温庆西疯了似的向他喊!“廖总,没有了!咱们的股票已经抛光了!就是有也不能卖了!抄底的散户都冲回来了!现在股价正在回升!正在回升!廖总,趁现在股价还不算太高,赶快回收吧。要不然,损失就更大了!”

廖清山愤怒异常,非常非常不甘心!他居然败在几个黄毛丫头手里。他不用想就知道,他现在毫无办法!一点办法也没有!他忍了又忍,终于一挥手说:“你告诉他们,买!赶快买回来吧!”

温庆西得了指令,匆忙向外面跑去。他冲进南方控股的证券营业部,高声叫道:“买!买!全部做多!”

此时,在光福公司的操盘室里,所有人都在疯狂地喊:“涨!涨!涨!”

在大屏幕上,ST星信正在从下跌变成上涨。谁都可以看出来,许多散户也在买入!股价正在稳稳地上升!

袁诺芳神情紧张地盯着大屏幕,再下一道指令L“王五,上涨百分之三位,一万手,大单!买!”

王五等人快速操作。大屏幕上,ST星信的股价立刻上涨到百分之三。

但是,只过了片刻,一个大买单冲出来,一下子将股价拉升到百分之四。

所有人都大喊:“涨!涨!涨!”

在所有人中,只有乔一福没有喊叫。他喊叫不出来,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大盘,看着正在上涨的ST星信。他心里,隐约冒出另外一种苦恼,那个梅美云,还有廖清山,他们损失巨大呀!几千万的财富,就这样化为乌有了!他们,得有多么强大的神经,才能扛住这个灾难呀!

他望着窗外,心中痴迷。财富令人艳羡,令人向往,但获取的方式是如此的惊天动地!又是如此残酷!就如逆流而行,失败的人,必将被汪洋大海所淹没!

在他的身后,袁诺芳高声叫道:“王五,百分之五!涨停位!一万手,买!”

王五和李四、张三,都如机器人一般,快速地操作,把一笔笔的买单发出去。

大屏幕上,ST星信立刻就涨停了。所有人都欢呼跳跃起来,大声喊:“涨停!涨停!涨停!”仿佛这不过是一场很欢乐的小游戏。

紧接着,她们都看见,又有几个大买单堆积上去,买盘更大了。所有情况都预示着,ST星信不可能再下跌了。也预示着,梅美云和廖清山都在拚命争夺股票!他们不抢回股票,损失将更加惨重!

凤姐把双手拢在嘴边,“呜呜”地欢叫起来。金艳妮则如蛇一般,扭动着她的细腰。罗兰拍着手,满脸都微笑,眼睛里闪着快乐的光芒。

只有袁诺芳仍紧张地盯着大盘,脑子里也飞快地算计着。

她回头叫道:“阿兰,买盘够多吗?”

罗兰向她大叫:“袁姐,足够多,而且都是大单!我估计,他们正在回收股票!”

袁诺芳脸色严峻,目光如炬,盯着大盘,叫道:“王五,涨停位买单撤下来!”

王五惊愕地看她一眼,急忙低头操作,开始撤单。

袁诺芳叫道:“张三、李四,你们听好了,小单,快速,抛!”

操盘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,刚才还在欢叫的人,此时都惊愕地看着她。

金艳妮首先叫了起来,“哎呀,袁姐,正在涨呢,干吗卖呀!”

俞凤媛也冲过来,“喂,喂,我的大袁总,你看清楚没有!明天这个股还会涨呢!你为什么要卖!明天还会涨呢!”

金艳妮又说:“袁姐,这是挣钱的好机会呀!等一两天再卖呀!那都是钱呀!”

但是,袁诺芳却脸色严峻地说:“张三,李四,中单,抛!快抛!”

金艳妮简直要哭出来了,“袁姐,求求你了,别卖了!那都是钱呀!”

袁诺芳怒目瞪她一眼,喝斥道:“金艳妮,你少费话!”

俞凤媛仍不甘心,叫道:“明天还要涨!明天还要涨!你干吗现在卖呀!”

袁诺芳大声说:“你们知道什么!项总的资金还有四天!洪总的资金只有四天!如果明天涨不起来,我们的资金还能收回来吗!”

金艳妮和俞凤媛同时叫起来:“不会吧,明天应该还会涨,再等一天吧!”

这时,罗兰悄悄走到她们身边,说:“凤姐,金姐姐,别心疼,我们其实已经挣着了。袁姐必须把资金抽回来,不然我们也可能有麻烦。”

金艳妮和俞凤媛都很心疼,但听阿兰这么说,也只得心疼地看着了。

袁诺芳说:“王五,你们三个,控制节奏,全部小单,连续卖!连续卖!”

王五等三个操盘手飞快地操作电脑,不断挂出卖单。

几分钟后,袁诺芳突然大叫:“慢一点!停!停!”

王五他们三个人都停下手,看着大屏幕,又不解地看着袁诺芳。片刻,只见又有一个大买单挂了上去,买盘仍然很大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