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

298、 洪金的钱可不能欠

逆行商海 闻绎 3010 2017-01-26 09:54:07

  袁诺芳一挥手,说:“中单,快速!再卖!快卖!”

王五他们又开始挂出卖单。俞凤媛和金艳妮都心疼地看着,却毫无办法。

这个时候,正在接受采访的栗光英,也在惦记着股市。

采访的地点选择在一个公园的角落里,以几棵大松树作为背景。她坐在一把椅子,一个化妆师正在她脸上补妆。她一边忍受化妆师在她脸上涂来抹去,一边心慌意乱地和姜丽萍斗着嘴皮子。

“这个地方选得不好!”她鼓着嘴说。

“你别那么多毛病,这地方有什么不好的!”姜丽萍不客气地说。

“革命英雄牺牲的时候才有大松树!”她歪着嘴说。

“你就是革命英雄呀!妈呀,你可是光福投资的总经理呢!还不伟大吗?”姜丽萍的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上了。

“我可没牺牲!”

“你老老实实的坐着,现在还轮不到你牺牲呢!美的你,还牺牲呢!”

“怎么着,我这个样子,跟牺牲有什么两样!”

“放松一点吧,革命英雄,脸上也应该带一点微笑。笑一下。”

栗光英勉强露出一点微笑,斜着眼睛盯着她。

“对,对,就是这样。王姐,你那里怎么样了?”

被称作王姐的女记者整理着手里的稿子,走过来,“化妆好了没有?其他人离开,我们要开始了。摄像准备。”

葛涛站在摄像机旁边,和摄影记者低声耳语,又向栗光英这边指指点点。

化妆师终于离开了。摄像师低头看着画面。

女记者王姐坐在她对面,笑着说:“栗总,现在是最后一个问题。你准备好了?”

栗光英勉强笑着说:“我好了,快开始吧。”

女记者向摄像那边一点头,“好了,开始。”她转向栗光英,“栗总,咱们光福投资公司,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?请告诉电视机前面的观众。”

栗光英正襟危坐,面带微笑,稳重地说:“我们光福投资未来的发展方向,就是继续在科技企业里投资。”

女记者说:“栗总,请您具体说一说。”

栗光英盯着她,说:“具体地说,就是把亏损的企业改造成赢利企业,把普通科技企业,改造成高科技企业,这就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。”

女记者微笑说:“好的,栗总,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。OK!”

她的话音刚落,栗光英就从椅子上跳起来,向汽车那边跑过去。

姜丽萍在她后面紧追,大叫:“你跑什么!你回去也收市了!”

栗光英头也不回地喊:“我必须回去看看,到底是个什么结果!”

几分钟之后,栗光英已经开着车,飞快地驶过大街。

她一边开着车,一边说:“妈呀,从今以后,我再也不接受采访了!我心里都要冒火了,还要让我笑一笑,妈呀,我笑得出来吗!”

葛涛坐在她身边,愉快地说:“英子,效果挺好的。我看摄像了,一看就是老总的架式,说得有条有理。”

栗光英撇着嘴说:“你得了吧!不用给我说好听的!”

姜丽萍在后面说:“你不要着急!现在已经收市了!董事会叫你接受采访,你还敢不接受吗?真是的。”

栗光英懒得再理她了,就加快了车速。她的车就像要飞起来一样,不断超过前面的车。

这个时候,光福公司的操盘室里是一片欢声笑语,所有人都互相击掌庆贺,大声说笑着。

到了这个时候,袁诺芳才算松了一口气,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。

金艳妮妖娆地走过来,满脸都是迷人的微笑,娇声说:“袁姐,你到底是大经理,实在太厉害了。我佩服得不得了。我吧,刚才冲你嚷嚷,你可别在意,明天还得听你的。”

俞凤媛也笑嘻嘻地走过来,一手挽住金艳妮的细腰,说:“就是呀,炒股这个事,谁也比不了袁总,就是名不虚传!你和阿兰都说抛的好,当然是听你们的了。我和小艳妮嚷嚷几句,也热闹一些,是不是呀,小艳妮?”

金艳妮嘻嘻地笑着:“就是嘛,我们是来打酱油的,不热闹不好玩。袁姐,我们跟你瞎嚷嚷,你可别生气呀。”

袁诺芳看着她们哭笑不得。不过,她心里还是很愉快的。她的目光转了一圈,这才看见乔一福也笑嘻嘻地看着她呢。她心里更得意了。她心里说:傻乔,你现在可见识姐的本事了吧。姐今后还要叫你见识见识呢!姐的本事还多着呢!

她这么想着,心里又转到那个让她纠结矛盾的问题上了。按说,这个事,她实在没什么可犹豫的了,但是,他妈的,她就是非常犹豫!她也明白,她犹豫的事非常可笑,也非常虚荣,不是她要不要和这个傻子在床上怎么样,她犹豫的是如何带他出去见人!真他妈的!

这时,王五从电脑上抬起头,大叫着说:“袁总,我算了一下,从昨天到今天,咱们账面上净赚两千万呢!”

金艳妮和俞凤媛最爱听的就是这个事,立刻咯咯笑着欢呼起来,就在操盘室里扭了起来,和袁诺芳、乔一福击掌庆祝。

这时,栗光英、姜丽萍和葛涛匆匆冲进来,惊愕地看着他们。

栗光英其实已经意识到,等待她们的肯定是好消息,但还是大声问:“袁姐,怎么着了?咱们怎么着了?”

袁诺芳指着墙上的大屏幕:“英子,你看见没有?ST星信涨停了!”

金艳妮也欢叫着:“栗姐姐,涨停了!ST星信涨停了!”

栗光英“呀”地一声尖叫,原地跳了起来。紧接着又问:“袁姐,你卖了没有?”

袁诺芳得意地笑着说:“涨停了,我能不卖吗!已经卖了一部分。今天借来的资金,咱们全部收回来了!”

栗光英“呀”地一声,又是一声长长的尖叫:“妈呀,太好了!这我就放心了。谁的钱都能欠,洪金的钱可不能欠。”

袁诺芳又说:“英子,昨天跟马总、项总借的资金,还没有收回来呢。”

栗光英说:“今天都涨停了!妈的,明天还要涨停!”

所有人都喊叫起来:“明天涨停!明天涨停!继续涨停!”

这时,俞凤媛摆着双手,女王似的说:“喂,我说,你们都别乱叫了!走吧,咱们吃饭去!喝酒庆祝!王五,你们也去!”

这下子,所有人都欢呼着向外走去。

也是这个时候,在南方控股的办公室里,廖清山和温庆西面对面站在窗前。他们的脸色就很不好了。

廖清山脸色极其严峻,低沉地说:“今天收回来多少?”

温庆西低声说:“还差一部分。明天还要继续收。廖总,这次损失比较大。”

廖清山用力摇着头说:“妈的,那个‘光福投资’!它怎么有这么大的资金!”

温庆西叹息一声,说:“这年头,就是个傻子你也得敬着点儿,谁知道他是哪根藤上的瓜。我感觉,这伙人的背后,一定有大头子!”

廖清山盯着他说:“谁?马还是项?”

温庆西向他点点头,说:“我判断,可能都是!那个乔一福,是马和项的法律顾问,他们肯定有关系!廖总,对这些人,咱们今后还真得防着点儿。”

廖清山低头考虑片刻,低声说:“这件事还不算完!我不会就这么结束!”

接下来,他们都没有说话。办公室里的气氛沉闷而压抑。

可是,在俞凤媛订的饭店大包间里,却是一片欢乐和喧闹的气氛。

大包间里简直乱成了一锅粥。所有人都端着酒杯,走来走去地互相敬酒,又是欢呼又是喊叫,每个人都脸色红红的。

刚刚下班的惠小春也被叫来了。她此时抓着一个大酒瓶,不住给大家斟酒,又跑到门口喊:“服务员,再拿两瓶红酒来。”她转到沙子哥面前,快乐地说:“沙子哥,你喝酒吗?”

沙子哥说:“我开车呢,喝饮料。”

惠小春向他一撇嘴,说:“真没劲,这么喜庆的时候,还喝饮料。”她又转到王五、李四和张三那三个年轻人身边,一看见他们手里小杯子,就叫道:“对了,你们喝的是白酒!等着,我给你们倒酒。”

王五他们都叽叽嘎嘎地笑着,说:“惠姐姐,你喝不喝呀,和我们一起喝。”

惠小春向他们歪着嘴说:“别跟我逞能,喝酒?还不知道谁钻桌子呢!”

在另一边,金艳妮那么夸张地扭着她的细腰,蛇似的说:“妈呀,你们知道不知道,我当时吓得都不敢动了!妈呀,跌得那么猛!我心脏病都要犯了!”

俞凤媛挺着胸脯说:“我才不在乎呢,我就那么一点投资,赔了就赔了!”

葛涛竖着一根手指,轮流看着每个人,“你们还别说,咱们英子真有老总的派头呢,坐在那里端端正正的,说起话来不快不慢。”

姜丽萍重重在乔一福肩上拍了一下,眉开眼笑地说:“我说乔律师,都这个时候了,就别装了,装什么装!跟姐碰一杯,干了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